《燕赵雄风》

第二十八章 虎穴龙潭

作者:司马紫烟

公孙述微微一笑道:“教祖不久之前才更换敝人担任,飞凤使者与司马护法在旁可以做证的。”

卞京道:“谁做证都没有用。”

公孙述道:“齐天令符做证有用吗?”

说着取出一块玉牌,在他眼前亮了一亮,卞京这下子才低头无语,公孙述脸色一沉道:“我以总坛执事身份传令伏虎使者行为有辱本教威信,立刻撤除外坛执事职务,暂由司马护法接替。”

卞京脸色一变道:“我有什么地方做错?”

公孙述道:“你用兵器对人空手,就有污本教威信,齐天教几时占过人家这种便宜的?”

卞京叫道:“我有全权自由行事,只要不违反教祖的口谕,谁也环能干涉我的行动。”

公孙述冷笑道:“你还要强嘴,莫非认为你是教祖的嫡传门人,我治不了你的罪,我非要给你一点教训,以重法纪,跪下,自行掌嘴二十。”

卞京鼓目大叫道:“我犯了什么罪!”

公孙述冷笑道:“教祖命你不准伤张自新的命,你擅自违命,此罪之一也;以兵器与人空手决斗,此罪之二也;不遵我的裁决,强自抗辩,罔顾法纪此罪之三也。”

卞京道:“第一条是因为他出言辱骂教主,我才要杀死他,这是为了表示对教祖之敬意。第二条是他自己不肯拔剑,何况如何处决对方,我有自主之权,前两条我有理由申辩,自然第三条也不能成立。”

公孙述冷笑道:“对方今天是正式拜山,在未能折服对方前,他说什么也只好听着,这是江湖的规矩,第二罪也是一样,对方按照江湖规矩通名拜山,你就必须以江湖规矩对待,对方不拔剑,你只好空手奉陪,否则就是自承不如人,齐天教祖威震天下,能有这种笑人的事吗?”

卞京一怔道:“我不懂什么江湖规矩。”

公孙述道:“正因为你不懂,我才从宽处分,只是暂解除你的职务,另派人接管,否则还有这么轻松吗?”

东门灵凤道:“公孙护法,他确不知道。”

公孙述道:“身为执事,不懂应该问,岂能擅自做主,尤其是最后还要强词逞辩,蔑视法纪,我只罚他自己掌嘴二十,还是最轻的,如以教规治罪,那该是什么罪名?”

东门灵凤顿了一顿才道:“卞使者!公孙护法已出示信符,你就该听候指示,你的态度太桀骜了,还是认罪吧!”

公孙述见卞京仍然没有低头之意,冷笑一声,伸手又要去取玉牌,东门灵凤忙道:“卞京,信符一出,如教祖亲临,那时要你自裁,你也没话说。”

卞京一咬牙,跪在地下,左右开弓,打了自己二十个嘴巴,起身道:“我要去向教祖评理去。”

公孙述喝道:“跪下,我没叫你起来。”

东门灵凤忙对他使眼色道:“卞京,教祖对你的一切的行为都知道了,就是因为做得太丢人,才特命公孙护法出来管教你,如果你现在进去,就别想再活着出来。”

卞京闻言一怔,但是在东门灵凤连连的暗示下,只好再度跪下,公孙述沉声道:“跪到一边去,看看司马护法如何应付这种情形,牢记在心,以后再有拜山时,你就不会丢人现世。”

卞京怨毒地看了他一眼,膝行至一边,跪着不敢起身,公孙述笑道:“司马兄,由你接替下去了。”

另一个中年人微微一笑,然后拱手道:“在下司马笑,刻为外坛执事,请教各位拜山以哪一位为主?”

燕青道:“自然是杨老伯领头。”

司马笑淡淡一笑道:“很好,很好,杨大侠望重武林,光临敝教,欢迎之至,但不知是以何种身份拜山?”

杨公久道:“拜山还要表明身份吗?”

司马笑道:“当然了,拜山性质有二,一为敦睦情谊,一为挟技示威,杨大侠表示明白,敝教也好便于接待。”

杨公久道:“这两种拜山的接待方法有何不同呢?”

司马笑道:“如为友谊性质,则各位都露一手,敝教同以功力相当的朋友接待,大家互相切磋,然后杯酒言欢,恭送程仪,如系示威性质,则敝教自然另有接待的方法,文来武来,敝教总会令大侠满意的!”

杨公久知道齐天教中高手如云,当然也知道江湖上拜山的规矩,如为示威,则主方列出一连串厉害阵势,拜山者必须一一力闯,自己这边只有四个人,恐怕难以应付,他是个老江湖,于是高声打了个哈哈道:“杨某率同小女与两位小友前来拜山,没有什么性质,说联络感情,杨某等不敢高攀,说示威,杨某等也不够资格,反正就是拜山,悉听贵教如何招呼便了!”

司马笑也打了个哈哈道:“杨大侠的确高明,就是这一番不着边际的话,使敝教也穷于应付,只好问问各位的来意了,各位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燕青听这家伙也相当厉害,乃微微一笑道:“我们实际上是陪张小弟前来找强永猛一践前约的,张小弟先人订约时,对象并不是齐天教祖,因此我们只要求让张小弟与强永猛一会,任何条件都由贵教决定好了!”

司马笑也难以决定了,用眼望着公孙述。公孙述笑道:“如果我们多作留难,则显得敝教祖不敢与天龙后人一会,如若直接让各位进去,则齐天教的门也太宽了。这样吧,此地到达教祖的起居宫室,共有六道门户,每道门户都有一位执事负责接待,各位如果通过了,教祖自然会接见,否则就请各位准备充分一点再来!”

燕青笑道:“卞京在这儿闹了半天,害得张兄弟的手掌也破了,原来只是一场白忙。”

公孙述道:“卞使者守值之职已被解除了。”

燕青道:“他在交手时,职务并没有解除,如果每一关都是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要过十二关了。”

公孙述眉头微皱,燕青笑道:“我看阁下虽然临时膺命总坛执事,实际却做不了多大的主意,不如再去请示一下,把条件弄清楚了,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公孙述被他说得生气了,大声道:“不必请示了,敝人既然受命,自然有全权做主。”

燕青道:“那么卞京这一关算不算?”

公孙述道:“自然是算了,可是你们并没有通过,如果不是敝人喝止,张自新早已丧身在剑下了。”

燕青微笑道:“张兄弟既然有把握敢空手斗剑,自然不怕剑伤,你们半途拦阻,只是保全了卞京的性命而已,要说是保全张兄弟的性命,我们绝不领情。”

卞京忍不住叫道:“放屁,我们再试一下。”

燕青道:“今天我们是拜山闯关,可不是随便来开玩笑打闹架,目前你的职分已被解除,不够资格挑战。”

卞京差一点就想跳起来,可是公孙述又伸手去掏出那块令符,使他起了一半的身子又乖乖地跪了下来。

公孙述无可奈何地道:“好,第一关算各位通过了,敝人陪各位上第二关去吧。”

司马笑尴尬地道:“那么兄弟不是无所事事了吗?”

公孙述笑道:“司马笑不必着急,今天恐怕很热闹,拜山的人很多,不会止这一批,你会大忙特忙呢。”

司马笑微怔道:“还有什么人?”

公孙述道:“据白少夫传来的消息,他的老子白长庚在朝中新膺荣职,率同大内一批高手也到了洛阳,可能会来凑个热闹,教祖虽然不在乎他们,但目前也不想与官方正式作对,而且白长庚身携密令,一定会叫官方的人随同前来,你可以给他们一点颜色,但不必过分留难,让他们通过好了。”

司马笑道:“公孙兄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公孙述道:“示之以威,待之以礼,这是教祖的指示,细节问题,由司马兄自己斟酌应付好了。”

司马笑点点头,公孙述又道:“卞使者,你可以起来了,留在第一关,协同司马护法接待来宾,凡事要听司马护法的节制,不能再自做主张,如果再犯了错,定按教规严惩不贷,你听见了没有?”

卞京起立点头道:“知道了。”

公孙述沉声道:“跪下,再回答一遍,我没有听见。”

卞京望了他一眼,似若不解,东门灵凤道:“卞使者,公孙护法是总坛执事,你要按照规矩答话。”

卞京无可奈何,再度跪下道:“属下遵示。”

公孙述笑笑道:“好吧,请起来,教祖除了飞凤使者外,对你们其余三位实在很失望,所以我才给你一点打击,刺激你发奋,别恨我,实在我是一片好意,如果你再像以前那样不懂事的话,很可能被白少夫比了下去,你明白吗?”

卞京愤然作色道:“白少夫那混账也能算人物?”

公孙述笑道:“那小子目前虽是武功稍差,但心计智慧俱非俗品,教祖对他很器重,现在本教已公开创立门户,不是从前那种做法了,所需要的也是长于策划领导,独当一面的人才,我与教祖情谊深厚,你是教祖亲手教导出来的人,我不愿意外人爬到你的头上去,所以才如此激励你,希望你好自为之,别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

卞京这才流露出感激之情道:“多谢先生启示。”

东门灵凤微笑道:“公孙护法大概是在为己张本吧!”

公孙述一笑道:“东门使者,你虽然与左右护法比较接近,但是我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有这个意思,教祖的武功才识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但是那两个庸才不学无术,偏得教祖如此倚重实在叫人不服气,他们最多人缘好一点,所以我也得多结结人缘。”

东门灵凤微笑道:“我可以告诉你,左右护法的成功不仅是善结人缘,他们在教主面前的地位也没有人能替代的,但是我也不反对你的做法,因为本教惟一缺欠的便是人和,你能使本教团结一致总是好的。”

公孙述笑了一笑道:“各位请。”

用手一比肃客,东门灵凤道:“总执事先走吧,第二关上如何接待,恐怕轮值人员还不太清楚,临时指示,反而见得本教组织杂乱无章,这几位来宾由我与上清宫主陪同前往就行了。”

公孙述道:“那也好,如此我失陪了。”

说完领头先去,东门灵凤才邀请四人起程,走过第一道院落,步上山径时,她才低声向张自新道:“你是怎么了,叫你等功成后再来,你偏要赶来送死。”

张自新道:“我等不及。”

燕青低声道:“张兄弟练功尚须时日,而齐天教祖对他颇不放心,在汝州时,已经派了有二路人前来探察,幸而被我们事先发觉,才搪了过去……”

东门灵凤一怔道:“我怎么不知道?”

燕青道:“老怪物对你并不太信任,所以我们要来一次,目前张兄弟的功力自然不足以敌的,但是展示后,一则使老怪物放心,再者也使姑娘的地位安全一点,因为我们防不胜防,万一给老怪物知道了张兄弟进步的情形,不仅张兄弟有危险,姑娘也有报导不实的责任。”

东门灵凤道:“原来是为了这个,你们也太小心了,我自然有我的安排,我对教祖说张自新的实力难测,但尚不足为虑,因为我的报导未作肯定,责任并不大,可是你们这一来,倒把纯阳子弄得紧张起来了,连忙设法让白长庚那批人也找人来拜山,以分散教中的实力,本来纯阳子是打算利用白长庚那批人先消耗教中的力量,因为他探知大内颇不乏高手,两虎相争至少可以将双方的力量削弱不少。”

燕青道:“白长庚本人就是个蠢材,大内如真有高手,怎么会受他的领导?”

东门灵风道:“这你就不懂了,大内的组织不同,高手未必能受重用,九贝勒以宗亲而执掌军机,白长庚长于谋略,又是他的心腹,才得受重任,并不全以武功分尊卑的。”

燕青笑道:“这个消息倒是很重要,我知道了可以稍加利用,尽量叫他们去打头阵好了!”

东门灵凤道:“可是你们来在人之先。”

燕青道:“没关系,我们可以设法拖延,等等他们。”

东门灵凤道:“你少卖弄聪明,齐天教中长于机智的人很多,弄不好反而会露出马脚。”

燕青道:“我知道这儿的聪明人很多,我会采用最笨的方法,让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去。”

东门灵凤叹了一声道:“反正你们已经来了,只好闯一闯,我与家母去会纯阳子,尽量给你们掩护好了,其中只有一个纯阳子是可以信赖的。”

燕青笑道:“我知道,他跟我们见过面了,而且他把沙丽带来了,你们一定见过了吧?”

东门灵凤道:“见过了,他把沙丽寄在我的住处,幸好只有白少夫认识她,而白少夫不会说穿的。她已见过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虎穴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