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二十九章 智勇兼备

作者:司马紫烟

刚说到这里,那枝信香上冒出一道银色火花,燕青一抖手就是两枚燕镖,分作弧形前进绕过各人的头顶,向花蝶影耳际袭去,花蝶影举钏轻点,将它们击落在地,燕青双手轮流发镖每次都是两枚,以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路线,花蝶影左右前后,几乎都受到了攻击。

可是她十分从容,判断也极准,有时不加理会,任听镖片在耳际飞过,连头都不动一下,果然那些镖以分寸之差,擦耳而过,有时她用玉钏一击,铜镖在一声清脆的声响中,被击落在地下或桌面上。

蓦而,银花再爆,信香已尽,公孙述道:“花护法接镖手法,果然神奇莫测,可是蝶须针也未见施展,不知是何原故?”

东门灵凤一叹道:“花护法的蝶须针早已发出去了,而且只发了两枚,想必都钉进了燕公子的肩井穴中去了!”

燕青道:“燕某怎么没有感觉?”

东门灵凤道:“蝶须针之妙就在此,中人毫无感觉,入穴而没,外表上毫无踪影,一刻功夫后针随血脉运行至心肘,透心而死,连救葯都没有!”

花蝶影笑笑道:“不过妾身已得总执事指示,说教祖对燕公子有意借重,所以在手劲上留了六成未发,现在针尾尚有三分之一在外,可以起出来……”

东门灵凤见张自新要替燕青拔针,连忙道:“使不得,针上没有毒,却另有作用,针口见风,立刻就能致人于死命,只有花护法自己才能起出!”

东门灵凤说完后,又转首朝杨公久道:“杨大侠!拜山之举,只好到此为止了,三位请回去,燕公子则必须留下,等教祖示下后,再为他取针……”

燕青却笑道:“别忙,别忙,如果花夫人只发了两枚蝶须针,燕某已经接了下来,不知是不是?”

花蝶影一怔道:“你接住了,不可能,针在哪里?”

燕青道:“已经壁还,穿在夫人的耳上了。”

花蝶影连忙举手去摸摸自己的耳,忽听得叮的一声,两枚燕尾镖适时擦身而过,将她的一对串珠耳削落在桌子上,每串珠耳的最后面一颗明珠上,刺着一枚极为细小的淡青色小针,长仅半寸,细如牛毛,如不是白色的珠光为衬,肉眼还不易辨别。

花蝶影脸色大变道:“这……这简直不可能!”

公孙述也大感意外道:“花护法,这是不是你的蝶须针,你要认认清楚。”

东门灵凤这时倒是惊喜参半,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兴奋,淡淡地道:“不会错,除了花护法的蝶须针外,谁也不会有这么细小的暗器,花护法,你的蝶须针独步人世,从没有出过差错,今天怎么会失效了?”

花蝶影讷讷地道:“我……我也不知道。”

燕青笑道:“夫人的蝶须针既然能破气功,必须纯钢所铸炼,钢性属阳,惟纯阴之物能克的,而阴柔之物,其质必柔,难以抵挡夫人强劲之腕力,只有一样东西,不仅性属纯阴,而且坚硬不逾钢铁,燕某刚巧带着此物……”

花蝶影忙问道:“是什么?”

燕青一举手道:“燕某这十枚指套是磁石所铸的!”

东门灵凤哈哈一笑道:“原来磁石能抗御蝶须针,花护法,你的蝶须针不再是秘密了。”

花蝶影脸色一沉道:“燕公子果然好心智,居然能识透妾身蝶针之秘,可惜你的指套太小了,不能把全身都掩盖起来,妾身如果用满天花雨的手法,你又如之奈何?”

燕青笑笑道:“那燕某只好认命,可是今天侥幸承让,夫人要杀燕某,就必须改一天。”

花蝶影怒道:“为什么要改天,今天也不能再放过你!”

燕青将笑容一敛道:“公孙先生,齐天教如果只会耍赖皮手段,我们就不必继续领教了。”

公孙述道:“燕公子!本教几时赖皮了?”

燕青手指桌上的一对珠耳道:“双方言明指鹄为止的,燕某侥幸得手,证物尚在,算不算过关?”

花蝶影怒道:“比斗是有时限的,信香已尽,你才出手,我没有防备,又被你声东击西,胡说八道,分散了注意,否则你这点手艺,岂能难得住我!”

燕青笑道:“声东击西有之,胡说八道却不承认,燕某接得夫人的蝶须针,明明穿在耳上了……”

花蝶影叫道:“那是你附在最后两枝镖子送过来的,早已过了时限!”

燕青笑道:“时限是对手的时限,不是指镖运的时限,信香火尽之后,燕某两手都放在桌上,没有再动过,几时发过镖的!”

花蝶影一怔道:“时限满了之后,我们还说了好一阵,那枝镖才到,如果你是在时限以前发出,怎么停那么久才到,分明是你利用我们谈话的时间,偷偷发镖……”

燕青笑道:“夫人可曾看见我发镖?”

花蝶影道:“没看见可是谁也没有注意你的手。”

燕青道:“既然没注意,就不能说我偷偷发镖,至于时间之久暂,夫人是行家,该明白回风手法之下,要所发的暗器在空中再停留久一点,也并非不可能的!”

东门灵凤道:“这倒是不错,我们既然没看见燕公子在时限之后再出手,我只好承认他的话!”

花蝶影叫道:“不承认,回风手法固然能维持暗器久浮不坠,但必有声音,我在手摸到耳时,才听见耳后风响,因为过了时限,我未加戒备,可是我知道这两枝镖发出的时间不会超过讲一句话的工夫。”

公孙述道:“在下耳目虽然不敏,也听见一点声息,那确是在时限之后才有的动响。”

燕青笑道:“我承认在厅中的响动时间很短,但不能承认我的镖是在时限之后出手的。”

东门灵凤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燕青笑道:“花夫人是听风接影的高手,必须用点心思,才能侥幸占先,那两枚燕尾镖是在时限以内发的,但出手之后,在厅外的院子里绕圈子,各位自然听不出,照燕某的估计,它该回来得早一点,不知何故,在外面受了一点耽误,但最后回来的路线,是穿破花夫人背后的窗纸直线射至,这有窗纸破痕为证。”

公孙述连忙走到窗前一看,果然有两条细小的割痕。

张自新道:“燕大哥的飞镖在院子里飞行时,因为碰上了树枝,削下两根细枝来,所以慢了一点。”

杨青青微愕道:“张兄弟!你怎么知道的?”

张自新道:“我在通达镖局练习捡树叶,拾树枝,整整有一年的工夫,这种声音最熟了,再远再乱,我也听得见,不信可以出去看看,那两根细枝上共有九片树叶。”

东门灵凤飞身出门,很快拾了两根细枝,进来放在桌上,果然是只有九片树叶,断处如削,公孙述摇摇头叹道:“花护法,物证俱在,本席只好判你输了,恭喜公子过了一关。”

花蝶影再也没话说了,起身一福道:“燕公子心智手法,妾身自愧不如甚远。”

燕青也还了一拱道:“夫人过奖了,夫人蝶须针神技,依然独步当世,燕某发尽囊中之镖,瞒天过海,声东击西,才幸胜一筹,何况夫人仅发两针,如果用满天花雨手法,燕青岂有命在了。”

花蝶影似乎满意了,微微一笑道:“妾身自遇教祖之后,不屑作第二人想,可是今天一会先是几个小婢在张少侠之前出尽了丑,妾身蝶须针又折在公子燕尾镖之下,看来江湖能人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后江湖,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公孙述冷冷地道:“花护法是代表谁说话?”

花蝶影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客气,把这几个年轻人捧得太高,竟忽略了有一个齐天教祖的存在,连忙一笑道:“当然教祖的技艺天高海深,举世无人能及,可是教祖自己也表示过了,他只站在指导的立场,绝不会跟这批年轻人去争意气的。”

公孙述这才微微一笑道:“岂仅教祖如此,连我们也只能站在指导的立场上,真正干事的责任,还是放在年轻人的身上,不过自从四大使者有两个失风后,教祖对本教年轻的一代很失望,目前不想叫他们负太多的责任,所以才请各位护法多辛苦一点,让几个年轻人多学学,磨练成熟一点,再把担子交给他们去挑,你训练的十二金钗还不错,只是年纪太轻,多历练一下将来都是本教的栋梁之材。”

花蝶影听得很高兴,连忙笑道:“将来还要公孙先生多加提拔!”

公孙述笑道:“那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们都是闲职,你倒不如求飞凤使者多帮忙,将来齐天教中,飞凤使者必然是教主以下的第二把交椅人物!”

东门灵凤听得很不入耳,冷冷地道:“公孙先生,来人已经连过两关,你该到下一关打下招呼,人家可没兴趣听你在这儿吹嘘!”

公孙述被说得脸上微红,讪然起身而去,临走时朝花蝶影关照道:“花护法,今天恐怕还有第二批人来拜山,你要留神招呼一下!”

花蝶影问道:“是哪一批人?”

东门灵凤道:“是白长庚率领的大内高手,你最好把你手下这十二个侍女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重新布置一下,可不能再丢一次人了!”

花蝶影道:“那倒是要好好计划一下,可是这里我分不开身来……”

东门灵凤道:“你去好了,我用你这里款待一下这几位来宾,日已近午,不能叫客人饿肚子,等吃过了午饭,再访第三关去,顺便替你照顾此地!”

花蝶影道:“那就麻烦使者了,我叫人准备去!”

东门灵凤道:“你忙你的,松月院主叫人准备的。”

花蝶影率人起身告辞,东门灵凤这才对燕青道:“这一关你过得很漂亮,我知道你要拖时间,才留你们在这儿午饭,等白长庚他们来一起闯,后面那一关颇不好过呢!”

燕青神色微动道:“前面一关是什么高明人物?”

东门灵凤道:“那不能算是人物,只能称为怪物,是教祖在苗疆中延罗来的一个巫师,不仅身高体壮,还兼天生异赋,一身皮肉,刀枪难伤,力大无穷,而且还会喷火腾云各种异术,像这样一个怪物,你将如何对付呢?”

张自新愕然道:“世上真有这种怪人吗?”

东门灵凤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杨公久道:“这倒是有的,我年轻时到过苗疆,斯地颇多异人,尤其是各部族的巫师,确实会法术,赤足走炭,皮肉不伤,只是没见过会腾云的。”

松月真人这时第一次开口道:“贫道门所习乃道门正宗,可以保证一件事,世上绝无腾云驾雾的神仙。”

东门灵凤道:“可是我亲眼见他表现过,手扬处,真有一团五色彩云,离地两三丈,蹑身而上,往来浮游,蹑空而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燕青沉思片刻道:“此人具此异术,应该不是武功所能敌的,齐天教祖又怎能制服他?”

东门灵凤道:“那就不太清楚了,此人对教祖十分忠诚,此外谁都不在他眼中,还有就是对纯阳子十分客气,似乎有几分惧意,因此如果纯阳子能及时赶到跟他暗中打个招呼,说不定能叫他手下留情,放各位通过。”

燕青神色一动道:“他对纯阳子为什么要客气呢?”

东门灵凤道:“苗人都有蛊虫,巫师更练有本命神蛊,纯阳子精通医理,必擅制蛊之术,才使他畏惧吧。”

燕青笑道:“纯阳子能制他,我也不必怕他了,这一关我们必可通过,还是先过了关再吃饭吧。”

东门灵凤道:“这可不能开玩笑,我觉得还是等一下的好,我听说白长庚的大内高手中,有个藏边的喇嘛僧人,也擅吞刀吐剑的异术,不如让他们以巫对巫。”

燕青道:“不必,腾云的异术,我可以跟他较量一下,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倒是不好对付,但张兄弟的摔跤手法,可以巧制蛮,摔他个发晕,管叫他筋疲骨软,自己能解决的问题,何必沾人家的光呢?何况白长庚与张兄弟不睦,合在一起,不但帮不了忙,说不定还会捣我们的蛋呢,东门小姐,请把午饭转到第三关上,等我们破了关再用吧。”

杨青青问道:“燕大哥,我从来也没听过你会腾云驾雾的法术,你是跟谁学的?”

燕青笑道:“我从来也没学过,可是你听松月仙长说了,腾云驾雾的神仙法术是骗人的,世上绝无这种事。”

东门灵凤道:“我是亲眼看见的。”

燕青笑道:“那一定是骗人的,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到时候我也跟他对比戏法好了。”

东门灵凤将信将疑地道:“你很有把握,我自然可以带你们现在就走。”

燕青道:“没问题,只有武功是假不了的,此外一无可惧,趁着白长庚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智勇兼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