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章 计闯五关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笑道:“事实上我囊中二十四枚燕尾镖,都在燕涎中泡过,所以一抛出来,碰到蛛丝就把蛛丝割断了,害得苗天神从空中摔下来。”

杨青青道:“我的镖是朝天发的……”

燕青道:“我知道,我向你打招呼,是吸引他的注意,暗中我替你发了两枚燕镖,割断蛛丝后,又利用回风进路回到我手里了,大家被那枚镖吸去了注意,没有看见我出手而已!”

东门灵凤道:“难道你早知道他是以喷雾的蛊,才在燕尾镖上涂了云燕的口涎吗?”

燕青道:“那倒不是,云燕的口涎可解百毒,我淬炼在镖上有很多用处,第一可用来解毒,第二我以前常在田野间走动,遇见什么毒虫蛇蚁之类,这飞镖是它们的克星,第三这燕涎有防蚀避锈的功效,涂在表面上,可使镖身永保光洁,因为我的燕尾镖是回风手法的利器,表面必须经常保持光洁,第四它还能远驱蚊蝇,所以我把燕涎涂在飞镖上,有很多的妙用!”

东门灵凤道:“这云燕口涎一定是很难取得的珍品!”

燕青道:“不错,此禽高飞人云,动作快逾电光石火,数量又少,必须深入苗疆山区无人之处,才能猎得一两只,所以我只能将它涂在镖面上……”

东门灵风道:“如此我虽然知道了内情,仍是无法预防,因为我没有云燕的口涎……”

燕青道:“我可以送你一枚,令堂大人也送她一枚,这东西有很多用处,并不限于对付苗天神,凡是外伤的毒物,用镖面贴近伤处,都可以收拔毒之效!”

说着取出两枚燕尾镖递给她,同时又送给杨青青与张自新各一枚道:“你们留在身边,不一定要作暗器之用,夏天赶赶蚊蝇也是好的!”

各人收过之后,东门灵凤道:“燕公子,拜受重赐,无以为报,这太不好意思了!”

燕青道:“如果你真是强永猛的女儿,杀了我的头,我也不会送给你的,因为你是李大侠的后人,则我们同仇敌忾,不必再说客气话了……”

刚说到这儿,苗天神已经赶了出来道:“酒菜都准备好了,各位怎么还站在门口谈天呢?请!请!今天我们要好好地醉一下……”

面对着苗天神一副诚恳的坦率,燕青与东门灵凤都有点愧疚的感觉。

燕青连忙说道:“天神厚情不敢忘怀,只是酒却不能多领,因为我们还需要赶过三关!”

苗天神豪爽地笑道:“洒家虽难招待一次朋友,要喝酒就得尽兴,别担心过关的事,据洒家所知,后面那三关都是些饭桶,各位绝对能过得去!”

东门灵凤道:“苗护法,也许后面三关容易闯一点,但是你把客人灌个烂醉如泥,就不见得能过了。”

苗天神道:“燕公子机智广闻,张老弟神勇盖世,哪怕躺在地下,也能应付那些笨蛋!”

东门灵凤脸色微沉道:“苗护法,虽然教祖对你特别客气,你也不能如此诋毁本教的人是吧!”

苗天神道:“洒家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东门灵凤道:“我也知道是事实,可是来人是具帖拜山,你把他们灌醉了,万一无法过关传闻出去,倒好像本教使用手段了。这对大家都不好。”

苗天神怔住了,大声叫道:“洒家第一次请客,就碰上这些扫兴的事,喝酒不醉,有什么意思!”

燕青忽然道:“苗天神既然如此高兴,我们自然应该奉陪,走,喝酒去,过关的事回头再说!”

语毕大踏步向前,拖了苗天神就走,其他人只好跟着,到了堂中,果然已摆好了一席盛筵了,燕青自顾自坐了下来,看看面前的酒杯道:“既然要尽兴,这小杯太不过瘾了,天神!我们干脆换大碗如何?”

苗天神大笑道:“这最合洒家的意思了,来,换大碗侍候!”

侍们立刻换上了大碗,苗天神请杨公久坐了上席,燕青与张自新并坐对席,东门灵凤与杨青青居左,苗天神自居末席,就这样喝了起来。

燕青主动地找苗天神对拼,使他没有时间去管别人喝酒,口到碗干,刹那间就十几碗下去了,张自新还能陪几碗,其余的人只是沾chún而已!

苗天神是越喝越高兴,后来干脆连碗都免了,与燕青二人捧起罐子对干,各灌了三四罐之后,苗天神不胜酒力,自己先醉在席上了,燕青也有了八九分酒意了。

东门灵凤埋怨道:“燕公子,前面的三关虽然较为容易,却也是绝顶好手,你醉成这个样子怎么办呢?”

燕青笑道:“我身边有醒酒的葯,而且我还有个不醉的秘诀,用手指一掏喉咙,把酒都可以吐出来,不会醉的!”

东门灵凤道:“那你快吐了吧!多闯一关,回头纯阳子带着李铁恨他们也可少一道麻烦的!”

燕青笑道:“我现在不吐,等见到强永猛以后再吐也不迟,至于醒酒的葯,是给苗天神用的。回头你们把他弄醒来,你多费点心,让他送我们过关去好了!”

东门灵凤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燕青叫大家把头聚拢,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东门灵风才笑道:“难怪你拼命找他拼酒,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

燕青笑道:“这是最省事的办法,不过还要你多多帮忙,多用话挤他一下……”

说完从身边取出一个小瓶,倾出一粒小葯丸道:“这葯可以解去两成酒意,让他在平时半醒的状态下,才易于受激,对不起,我要开始发酒疯了。”

将葯丸交给杨公久后,他自己就和衣往地下一躺,杨公久忙将葯丸塞在苗天神的口中,没多久,苗天神由桌上抬起头来大叫道:“痛快!痛快!燕公子,再来一罐。”

东门灵凤怒瞪一眼道:“都是你,硬拖人家拼酒,你看看把人家灌成了什么样子。”

苗天神见燕青躺在地下喃喃直说呓语,忙过去拉他,燕青趁势起来含糊不清地道:“苗天神我一生中难遇上你这么个好酒量,更难得交上你这个好朋友,走!瞧我闯关去,我要杀他个痛快。”

苗天神忙拉住他道:“不行,燕公子,你醉了。”

燕青一把推开他叫道:“谁说我醉了,一分酒,一分本事,十分酒十分精神,我要好好地地闯关去。”

力气虽大,步伐却摇晃不定,歪歪倒倒直往前闯。

杨公久也装模作样地追着他道:“贤侄,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跟人家动手呢?算了吧,我们下次再来……”

燕青含糊地道:“不行,下次我再也没有这么好的兴趣,好酒,好朋友,人生难得有几回乐……”

杨青青朝苗天神道:“他这条命就送在你这个好朋友的手上了。”

苗天神酒只醒了二分,醉意上冲:“笑话,洒家的朋友,谁敢动他。”

东门灵凤道:“人家是来拜山的,可不是讲交情的时候,我看你如何收场。”

燕青连忙道:“拜山是拜山,交情是交情,天神,苗兄,瞧你这个兄弟露两手,一路闯上去,赢了,是你的光彩,输了你就别再认我是朋友,只麻烦你找块地,把我往里头一埋,就是你尽到心了。”

东门灵凤冷冷地道:“苗护法,你还是想想什么地方埋葬他较为适合吧,最好是找一口大酒缸,把你们两个人泡在一起,让你们这一对醉鬼死都分不开。”

苗天神气往上冲道:“燕公子如有不测,洒家绝对照你的话去做。”

东门灵凤道:“人家力闯三关,第四关上是用这种方法把人家搁下来的,你可真会替本教争面子。”

苗天神怔了一怔,燕青已跑远了。

东门灵凤用手一指道:“你快找酒缸去吧。”

苗天神一言不发,大步追了上去。

东门灵凤这才低声一笑道:“行了,我们也去吧,这蛮牛发了性子谁也不让的,可是公孙述有令牌在身,还要我在中间转寰一下。”

四个人跟在后面,燕青已经闯到第四重院落处,公孙述陪着一个中年胖子迎了出来道:“这是本教徐中行护法,擅长击剑之道,是哪一位赐教?”

燕青叫道:“自然是我,来,咱们别说废话了。”

伸手就要拉剑,才拔出一手,身子摇摇慾倒,苗天神连忙上前扶住叫道:“姓徐的,你认输吧,燕公子过关了。”

胖胖的徐中行一怔道:“这是谁说的?还没有动手怎么就判我输了?”

苗天神大叫道:“是洒家说的,丢下你的破剑认输,否则洒家就先宰了你。”

公孙述愕然道:“苗兄这是什么意思?”

东门灵凤连忙过去说了几句,公孙述皱眉道:“这简直是胡闹。”

苗天神用手一指道:“公孙述,你再多说一句,洒家连你也宰在里面。”

东门灵风低声道:“他们两个人都醉了,公孙先生你看着办吧。”

公孙述伸手要取令符出来,东门灵凤忙道:“公孙先生,狠话我说过了,完全没有用,你取出令符,他听了还好,不听就难以收场了,他人虽然醉,法术还是照样能行的,伸手就能致人死命,而且把他逼反了,教祖面前你自己去交代。”

公孙述道:“可是就让他这样胡闹下去也不行呀!”

东门灵凤道:“他在清醒的状态下,可以用教规来制裁他,他喝醉了,谁也没有办法,你还记得他上次洒醉闹事,连杀了十几个人,教祖也只有笑了笑……”

公孙述道:“可是这次不同!”

东门灵凤道:“没什么不同的,来人已经连闯三关,后三关也未必拦得住,倒不如放他们过去算了,也免得本教丢人太大。

如果他们真的直闯六关,对本教颜面上也不大好看,这是我的意思,该怎么办,还是由你去决定,不过后果也归你一个人负责!”

公孙述道:“教祖已经知道来人力闯三关,也明白后面三关是拦不住他们的,只是想对来人多一番了解,这叫我如何交代呢!”

东门灵凤道:“苗天神自己负一半的责,你我负另一半的责,如果你一定要坚持执法,我就不管了。”

公孙述想了一下,才道:“使者这么说,我也只好同意了,我看燕青是故意装醉的。”

东门灵凤笑道:“醉倒不是装的,他们两个人整整灌下了六七罐陈年老酒,岂有不醉之理的,但我也知道他是故意醉的,你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

所以教祖对此人颇为器重,一定要设法网罗人教重用,教祖做的事,绝无不成之理,你也不如卖分交情吧!”

公孙述想想道:“那我就去向教祖复命了。”

东门灵凤道:“你干脆通知后面两关撤禁,让他们通过算了,我陪他们慢慢上来,你请示一下教祖如何应付吧!”

公孙述回头走了,东门灵凤笑向那胖子道:“徐护法,总执事已经上去复命了,你也不必呆着看,准备两碗茶,让他们喝了,把酒醒一醒,没有你的事了。”

徐中行对东门灵凤的话十分顺从,答应了一声,回身进屋。

苗天神将燕青半扶半抱进了堂内,然后才道:“飞凤使者,多谢你的帮忙,否则洒家真不知道如何才好。”

东门灵凤道:“如果他真拿出令符来,你怎么办?”

苗天神顿了一顿才道:“那也没办法,洒家只好先宰了他们,然后再到教祖面前领罪自裁了。”

东门灵凤道:“我就晓得你会这么蛮干的,才把公孙述压住了,不过你回头在教祖面前,还是难以交代的。”

苗天神道:“教祖要洒家脑袋,洒家绝不皱一下眉头,换了别人,洒家可不能受这种的闲气。”

东门灵凤笑道:“教祖这是看中你这番忠诚,才处处纵容你,不过这一次你破坏教规,使教祖威令不行,教祖如果不处分你,今后何以服众,如果处分你,又太伤教祖爱惜你之心,你不是给教祖为难吗?”

苗天神怔住了,摸摸脑袋叫道:“是啊!东门使者,你看这该怎么办才好?”

东门灵凤笑道:“我是没办法的,不过燕公子机智百出,一定能替你想个完善之策。所以你最好设法把燕公子的酒解一解,叫他替你出个主意。”

苗天神连忙道:“对,对,徐中行,叫你泡浓茶的,你怎么还不快点送出来。”

徐中行已经命人泡了好几碗苦茶,送了出来,苗天神端起一碗,硬灌在燕青口里,燕青苦得直皱眉头。

东门灵凤笑道:“浓茶跟酒一中,马上就要吐的,你快扶到外面去。”

苗天神叫道:“出去干吗?就吐在这里好了!这批混账整天吃饱了没事干,让他们打扫打扫也好。”

东门灵凤知道燕青酒醉是假的,不用手挖吐不出来,而且被苦茶一激,肚子里会十分难受的,乃沉下脸道:“你不怕脏,我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计闯五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