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三章 死而复生

作者:司马紫烟

巴鲁克冷笑道:“刚才就派了一位了,蒙他热心教我们滚蛋的方法,原来是把脑袋砍下来当蛋滚了,这实在是难了一点,阁下最好再找到简单一点的动作赐教!”

强永猛冷冷一笑道:“你会说风凉话,我就叫你们开不得口,讲不了话,这个题目算简单吗?”

巴鲁克道:“题目很简单,只是佛爷们生性愚钝,难以学会,阁下最好派个明师,才能一教就会!”

强永猛笑笑道:“我派人就不算稀奇了,由你们自己指定人选好了,凡是在我这边的人,任凭挑选。”

这句话使全场又为之一震。

齐天教中人才固多,但强永猛那边的并非完全是高手,这两个番僧既然练成了无形剑气等闲之辈根本就不足与敌!

赫达笑道:“此言当真?”

强永猛道:“自然是真的,哪怕是我身边侍候的从人,也都堪为人师,教你们这两个番僧足够了!”

赫达眼睛一扫;停在东门灵凤身上,冷笑道:“这位女菩萨曾经废去僧家一腿,就请她再慈悲一下吧!”

强永猛点头道:“可以,你出去封住他那张臭嘴,割下他的舌头,敲掉他的牙齿,叫他不再说话!”

东门灵凤以为强永猛还要拿她来作试验,观察李铁恨的反应,毫无考虑地应了一声,就待出场。

东门云娘却急急道:“你这不是叫孩子出去送死?”

强永猛笑道:“夫人放心好了,刚才经你一指点,我才发觉过去对孩子太苛刻,正准备好好疼她一下,以补偿从前的不对,怎么会叫她去送死呢?”

东门云娘道:“可是她……”

强永猛笑道:“她应付得了的。”

东门云娘道:“孩子的功力还不足应付无形剑气!”

强永猛道:“经我面授机宜后就应付得了的,灵凤你过来!”

东门灵凤走到他的身边,强永猛在她耳畔低语了一阵。

东门灵风连连地点头。

东门云娘不放心地问道:“你教她什么?”

强永猛轻声一叹道:“夫人,你真不信任我?”

东门云娘道:“事关孩子的生死,我一定要问清楚。”

强永猛笑道:“那可告诉你不得,但可以另外请个人评定一下灵凤!你把我的方法跟管仙子说一声,如果她认为不妥,你就别出去,免得你娘不放心!”

东门灵凤果然在管翩翩的耳畔又说了一阵。

管翩翩听后笑道:“不错,还是教祖高明,这个办法准行,云姐,你放心好了,如果小凤出了问题,我陪上一条命。”

东门云娘对管翩翩倒是相当信任,听了她提出了保证,才不再反对了。

东门灵凤缓步出场,朝两僧微笑道:“二位是一并赐教呢?还是单独赐教?”

赫达与巴鲁克见强永猛面授机宜后,管翩翩又力加保证,倒是有点紧张。

他们虽然不信强永猛凭几句话就能教会一个少女破他们的无形剑气,但也有点担心,沉吟片刻后,赫达为慎重起见,连忙道:“僧家想找菩萨报削足之德,还是由僧家一个人奉陪的好!”

东门灵凤道:“说好了就不能后悔,二位一起上是一个方法,分开又是一个方法,我们在交手时,另一位可不能插进来,免得我乱了手法,最好还是请另一位站开些!”

巴鲁克道:“佛爷们说过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却不能站开,我师兄一足已残,行动不便,为了防备你另施诈术,僧家一定要站在旁边掠阵!”

强永猛忽然道:“齐天教中岂会做那种事?”

巴鲁克冷笑道:“那可难说,刚才你们的人原是说好冲着我来的,结果却对受伤的师兄下手,假如师兄不是靠着有无形剑气护体,岂不是要惨受蹂躏之苦,你们失信在先,我不得不谨慎一点。”

强永猛被他塞住了嘴,不禁怒道:“所以卞京之死,我不找你们追究,我只要剜舌敲齿,还不想要你们的命!否则你们杀了本教的人,两条命也不够赔的。”

东门灵凤笑道:“教祖,没关系,叫他在旁边好了,谅他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你站在一边掠阵可得规矩点。”

巴鲁克道:“只要正正当当地较量,佛爷绝不插手,如果你要使用先前的暗器,或者用别的手段,我师兄一足成废,行动不便,佛爷自然要插手介入。”

东门灵凤沉声道:“对付一个残废的人,我绝不用暗器,你大可放心,再说我真要用暗器,你在旁边也挡不住,刚才你试过厉害了,我明着发出来,你也没挡住!”

巴鲁克不由自主地看看戒刀上的穿孔,脸色阴沉沉地道:“女菩萨的银针的确厉害,可是佛爷也有一两项伤人的利器,施展起来,未必会比女菩萨的差!”

管翩翩飞身而出道:“小凤,你别跟他废话了,他要押阵,我也替你押阵,如果他要插手,归我负责对付。”

东门灵凤笑向赫达道:“你当心着,断足之仇,还是轻的,如果我这次得了手,你的舌头、牙齿都保不住了,而且再想找我报仇,只怕也没机会了!”

赫达对东门灵凤的话只宣了一声佛号作为回答,然后一手挺杖,一手持刀,作势待敌。

东门灵风又笑道:“大和尚大概是不会先出手了?”

赫达淡然道:“僧家行动不便,自然只有坐守。”

东门灵风一剑飘出,身影绕着赫达急速转动,赫达惟恐她在背后使弄什么手段,只有跟着她转。

可是他一足已残,全靠一足支持,转动自然不便。

东门灵凤转得又快,他利用那支木杖撑着移动身形,简直苦不堪言,因此转了十几个圈子后,他一咬牙,干脆不动了,只任东门灵凤在前后转来转去。

东门灵凤见他已静止下来,忽而一剑直刺,取的是脑后的玉枕穴的部位,这是人身的一大死穴。

赫达纵然有横练功夫,也禁不起这一下,因此微感脑后风生,不遑转身,横刀往后劈去,意图磕开那一剑,谁知一刀竟劈了个空。

东门灵凤已转到前面来了,剑光斜掠,砍向他手中的木杖,喀的一响,杖随剑断,赫达骤失依凭,身子一歪。

东门灵凤趁此机会,对准他的颈下刺出一剑。

赫达对口一张,这次因为大家都在注意,可以看见淡淡的一掠青色光影,往东门灵凤的胸前射去。

这大概就是所谓无形剑气了,因此每一个人都替东门灵风担上了心。

但见东门灵凤身形一矮,手中剑往上一撩。

“当”的一声轻响,那道青色的光影居然被击成无数青色的淡烟,向四下散开,赫达倏然失色。

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东门灵凤的剑又刺进了他张大的口中,用力一绞,赫达痛吼一声,往前直扑。

剑尖还在他的口中,他是负痛之下,忘情急扑,东门灵凤顺势向上一挑,赫达连人被挑了起来。

然后“铮”的一声,首先是东门灵凤的长剑吃不住赫达的体重,断成两截,接着是砰的一声巨响。

赫达巨大的身躯俯跌而下,断剑撞在地面上,急碰之力加上赫达的体重,将剑尖从他颈后穿出,滚出了几滚,随即寂然不动了。

原来东门灵凤一剑刺进去顺手带绞,只绞碎了赫达的舌头。

赫达的横练功夫虽佳,却没有练到口腔里面去,舌碎咬牙,居然咬住了剑身,而且他前扑之力太猛,东门灵凤惟恐被他扑上,因势上挑,只想化解他的扑势。

谁知双方用力都大,才把剑拗断了,赫达落在地下,那尺许长的断剑被重力一撞,才透喉而过。

东门灵凤自己也吓了一跳。

她怔了片刻,才向强永猛一躬身道:“教祖,我只做到剜舌,敲齿之惩,恐怕无法从命,因为对方已死,我不能再对死人下手。”

强永猛笑笑道:“没有关系,我只要你使他不再骂人,死人绝不会再骂人了,你的责任也算尽到了,下去休息吧!”

东门灵凤应声退后。

巴鲁克的脸上浮起一阵戚色,将赫达口中的断剑拔出,拿在手中看了半天。

强永猛笑道:“你不必看,剑上绝对没问题。”

巴鲁克问道:“你怎么知道无形剑气的破法的?”

强永猛大笑道:“你还好意思说是无形剑气?”

巴鲁克似乎有点惊奇,顿了顿才道:“不是无形剑气又是什么呢?”

强永猛得意地大笑说道:“强某虽然不擅此道,但是对密宗门的功夫约略有点耳闻,你们的横练功夫能避刀剑,并不是真的练到皮坚似铁,骨硬如钢,完全是靠着运气的作用,所谓无形剑气,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古有道家能以气驭剑,我想你们的无形剑气也是这种玩意儿吧!”

白长庚一怔道:“教祖,以气驭剑与运气成剑是两回事,圣僧的无形剑气为有目所共睹,仅只是淡淡的一片光影,并没有真正的剑……”

强永猛笑道:“刚才你看见了,小女曾经用兵刃劈散了他的剑气,不独有声,而且也有形有质,那道剑气曾化为一片烟雾,如果真的是剑气,应该无形无质才对。”

白长庚点点头又道:“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强永猛道:“我听说藏边的圣母峰上出产一种寒冰石,其质地坚脆,其形如水晶,五色而透明,用来磨成薄片,当作暗器,可以伤人于无形之间,他们已经懂得运气之法,又练过吞刀吐剑等异术。

我认为他们就是利用这种寒冰石的薄片,暗藏于丹田之内,突然以气喷出而杀人,因为无色透明,质地坚脆,碰触人体后,自动碎裂,消化无形,很容易骗过人的眼睛,所以才称为无形剑气,其实也不过是口中运气喷射暗器而已,灵凤你说对不对?”

东门灵凤笑道:“完全对,我遵照教祖的指示,避免与他正面相对,等他口喷暗器时,首先避过锐锋,再用剑劈过去,果然震碎了他的暗器。

那个番僧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破了他的法宝,所以我一剑刺进他的口中,他连防备都来不及,就这样归西天了。”

强永猛笑斥道:“你也别太得意,你一剑能奏效完全靠的运气,他的功夫比你强,绞碎了舌头,他还能够立刻咬住你的剑,不使你的剑刺进去。如果不是他想跳起进扑,而你又适时的挑剑,将剑拗断了,碰撞地面而迫剑穿喉,他不会死得这么快,困兽负创逞性反噬,你就更惨了!”

东门灵凤笑笑道:“那我倒不怕,有管姨给我掠阵,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白长庚钦佩道:“教祖见闻渊博,并世无双,神僧国师,如果强教祖所言属实,依在下愚见,你就不必再逞性赌气了,因为你绝对讨不了便宜的,二位此来是为协助在下行事,如果一个都不回去,在下如何返京交代呢?”

巴鲁克脸色变得很难看,冷笑一声道:“白大人,你不要虚情假意了,你新膺显职,正想借个机会消除异己,以便引进私人,我们的底子,都是你揭穿的……”

白长庚冷笑道:“国师这话说得太过分了,无形剑气是你们的不传之秘,轻易不肯示人,白某根本就不知道,又何从揭底呢?

白某是一片好心,国师既然见疑,白某也没有办法了,只好置身事外,听由国师自便,不过白某与强教祖尚有公务商榷,不能因国师而伤却和气,国师要与强教祖作对,恕白某无法为助。”

巴鲁克大叫道:“谁要你帮忙,佛爷教宗同门有的是高手,自然会替我们报仇的,姓强的,你下来跟佛爷决一死战。”

强永猛瞥了他一眼道:“你是向本座叫阵吗?”

巴鲁克厉声吼道:“自然是向你叫阵,你虽然识得我无形剑气之秘,佛爷可不怕你,快出来给我师兄抵命。”

强永猛冷笑道:“你师兄杀了我一个门人,我叫个门人杀了他,正好是一命抵一命,你怎么还想找点便宜。”

巴鲁克叫道:“如果不是你在暗中指点,你的女儿怎么能杀得了我师兄呢?所以我找你算账。”

管翩翩微怒道:“教祖,这个番僧太嚣张了,教坛重地,岂能容他肆意咆哮,我出手惩治他一下好吗?”

强永猛笑道:“散花仙子玉洁冰清,跟这种家伙动手太冒渎了,请回座休息吧!我自然会派人惩治他的。”

管翩翩道:“这个番僧虽然狂,但功夫的确不错,本教中能超过他的人并不多。”

强永猛笑笑道:“仙子未免太看重他了,三仙二老,都是人间绝顶高手,哪一个不胜过他百倍。”

管翩翩道:“二老早已了却尘心,轻易不理俗事,左右总护法各有所事,这不是他们的职务范围,只有我最闲散,什么都可管,因此我才自行请命。”

强永猛笑道:“请命二字不敢当,敝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死而复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