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五章 天龙之威

作者:司马紫烟

天龙的传人张自新因不忍高龄老人惨死刀下,也认了输。

因为张自新的认输,而放过了黄广宇的一命,可是相对地他自己也就放弃了延长一年的生计。这一来,在场诸人不由怔住了。

强永猛笑道:“这倒好,我这边认输,你那边也认输,我正好拣一场便宜。”

乐和笑道:“强兄也不好意思拣这种便宜,这一场大家不算好了,强兄不反对兄弟的决定吧?”

强永猛笑道:“当然不反对,我并不在乎求胜,说什么我也不会输给这小子,胜了对我并没有用。”

纯阳子却道:“这一场不能不算,虽然双方都是不战而认输,兄弟以为张自新输得漂亮一点。”

强永猛一愕道:“这是怎么说?”

纯阳子道:“白少夫是抽到自己的老子,不战而屈,乃人伦之常,张自新的对手是个不相干的人,他有认输的勇气,在胸襟上就胜过白少夫多了。”

强永猛看看燕青,点头大笑道:“说得好,齐天教威镇武林,并不是全靠着武功与强权,张自新,今年你不会死了,你大可安心了。”

燕青这才笑道:“教祖如此胸襟才是王者之风度,令我十分佩服,由此可见齐天教上下一心,并不完全是教祖威望所致,这种盟会,才是我心中所望的组织。”

强永猛微微一笑道:“巧事只有这一宗,下面几场全是真才实学力拼的了,你们那边的人还够资格一争吗?”

燕青但笑不语。

强永猛伸手又捻出一对名条,展开朗声念道:“下一场大内出阵者是廖天化,对手是本教右护法铁笛仙乐和兄,哈哈,乐兄的仙笛又可以让我们一饱耳福了,四五年来,未聆雅奏,这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乐和傲然起立道:“杀鸡焉用牛刀。”

白长庚那边的廖天化是个瘦长的中年人,神情也相当傲慢,哈哈起立一笑道:“乐先生,你除了铁笛天杀神曲另成一格外,其他功夫并不见得高明。”

乐和目视白少夫冷笑道:“白少夫,你倒是很尽职,把本教各人的底细,都给你老子报告过了。”

白少夫从容笑道:“家父在山下问起,我只约略说了一点,不过对护法绝无妨碍,事实上三仙二老的真才实学,除了教祖外,谁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何况属下并非藏私,家父这边的实力,属下也同样竭尽所知禀告教主了。”

乐和冷笑道:“问题是你所报告的内容有多少正确性?”

白少夫道:“属下尽所知而言,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并不可靠,正如属下给家父的报告一样,家父也未能全信,只好当做一个基本参考而已。”

强永猛道:“乐兄,这个倒不能怪白少夫,白长庚是靠着九贝勒的后台才当上这个职位,他对大内的实力也不清楚,九贝勒是朝廷新秀,大内原有的班底未必会支持,所以派他们跟随白长庚到本教来,也有两层用意,一是借本教之力,测试一下他们的实力,二是想利用本教,为他们除去一部分高手。”

白长庚忙道:“教祖,这是没有的事。”

强永猛冷笑道:“你以为你跟主子的密谋我会不知道,老实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我都很清楚,前任职掌军机处的龙大学士权柄太重,连皇帝老儿都感到不安了,才想到削减他的权限,调换了他的职务。

可是龙大学士颇善用人,这些大内供奉都是他的死士,屠虎先拔其爪牙,这才是万全之策,所以这批人就是悉数死光了,你回去不但无过,反倒是大功一件,我是在帮你的忙,你还假惺惺地干什么?”

白长庚脸色十分尴尬,那出场的廖天化却神色一变,沉声问白长庚道:“白大人!真有这回事吗?”

白长庚顿了一顿,才干声一笑道:“各位在朝日久,伴君如伴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然也不能怪敝上,只能怪龙大学士,他交出军机处,却没有将各位的详细资料交出来,不仅敝上不放心,圣上也不能无疑!”

廖天化一叹道:“这才叫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他们争夺权利,却拿我们的性命当儿戏!”

强永猛哈哈一笑道:“这是各位自己糊涂,武人居朝,本来只有当走狗的份,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是必然的下场,帝乡不可久留,是各位自己忘了教训!”

除了白长庚外,大内诸人都低下了头。

强永猛又道:“帝乡不可留,本教却欢迎各位参加的……”

廖天化道:“不可能,我们也不是恋栈这个职位,因为我们都有家小在京作为人质,牢牢地被困缚住了!”

强永猛笑道:“那不必担心,强某既然敢收容各位,自然也有办法保证各位眷口安全,不过齐天教用人惟才,非才不用,除了白少夫那一场是我故意安排,其余各场都由本教三仙二老临阵,主试之权在他们,可留则留,不可留则杀,他们自会安排,只要能通过他们,而有意为本教效力,各位大可放心,齐天教中除了一个贵字做不到,富与权,都不比各位在大内差……”

强永猛的这番话,使得那些人个个怦然心动。

白长庚则没有想到强永猛会在自己这边来挖人,脸色十分难看,却因为底子被强永猛揭穿了,想挽回也没有办法。

廖天化道:“教祖既然有此心,我们自然十分感激……”

强永猛道:“阁下不必感激,强某并没有说过一定要收容各位,闯不闯得过,还在各位自己,那全靠本事,可不能靠运气,因为这里面绝没有运气可言。”

廖天化道:“那教祖就该给我们一个公平的机会,不该分出一半给张自新那一边,对教祖这边,我们略有所知,闯不过也只好认命,可是在另一边,我们就是闯过了,回到京中,恐怕也没有好日子过。”

强永猛笑道:“你别动错了念头,张自新那边只怕更不好过,各位能在那边留下一条性命本教一定重用。”

廖天化点点头道:“那就好了,请乐先生赐教。”

乐和道:“我知道阁下擅长的是腰下那枝盘丝卷棒,但阁下另有所长,不妨先说在前,以便一并候教。”

廖天化道:“这个要请乐先生原谅,敝人现在是求命,还有一点小玩意要在生死关头才能动用,以敝人的微末伎俩,要胜过先生是万无可能的,因此先生也不会介意这点小节吧;请问先生将何以赐教?”

乐和淡淡一笑道:“你不肯说,却想问我的,似乎太占便宜了吧!不过我还是可以告诉你就用这枝铁笛。”

廖天化神色微变,乐和又笑道:“你放心,我只是用铁笛做兵器,还不想施展天杀神曲的绝招。”

廖天化这才放心了笑道:“先生不以天杀神曲见示,敝人或许还有半分胜望,否则敝人只有自寻了断,以免在天杀神曲下,受那摧心裂腑的极端痛苦!”

乐和一笑道:“你别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我这枝铁笛吹奏起来固然厉害,你只要把得住还并不严重,可是放在手中舞动,劲风贯进笛孔,那滋味更难受!”

廖天化道:“难道会比吹奏更厉害吗?”

乐和道:“笛曲是对付内家高手的心功,笛音是属于外门劲力,柔能克刚,自不能相比,可是笛曲只对内功有根底的人才见效,笛音却每个人都有份!”

白长庚道:“那我们在旁边会受波及吗?”

乐和道:“笛音波及的距离有限,在旁边的人不过稍稍有点影响,如果连这一点都受不了大可不必留在此了!”

强永猛笑道:“我这两个侍女只练过几年功夫,她们都不怕,白大人难道还会在乎吗?”

白长庚也不说话了。

廖天化解下腰间的盘丝双龙软棒,那是一根金丝编成的独门武器,通体作双龙交缠,龙尾握在手中,龙头的触须则是四根尖刺,长约五尺,粗如鸡蛋,发出闪闪的金光,形象很奇特。

他抡了几下,呼呼作响,然后朝乐和身上扫去,乐和轻挥铁笛格开,锵然有声,好像这枝棒很坚韧。

可是廖天化使动起来,又柔软无比,他拼命想缠住乐和的铁笛,不让乐和将笛子使开,招式极其灵活,乐和一时倒被他封住了门路,无法作进一步的施展。

张自新在这边见他们交手虽然紧凑,都并无奇招,乃笑向燕青道:“燕大哥!齐天教中把三仙二老捧为天下无双的奇人,照那位散花仙子的身手,倒也不愧高明,可是这位铁笛仙,兄弟实在看不出妙在哪里!”

燕青笑道:“兄弟你这就不懂了,他们这种人哪里真正想跟人交手,不过为了好玩罢了,如果一招制胜,像猪八戒囫囵吞人参果,有什么意思,所以才拿着慢慢品尝,就跟狗捉耗子,一定要玩弄个够……”

强永猛听了笑道:“到底你有点见识,这品武之趣,比什么都有意思,那种傻小子懂得什么?”

张自新庄容道:“我的确不懂,因为我学艺很苦,以前我拼命想拜求名师,却没有人肯教我,这一点一滴的武功,我得来都很艰难,因此我从不敢存一点轻慢之心,哪怕是一个练过几天武功的对手,我也以全力来对付,我认为武功是一种庄严的事,绝不能以儿戏的态度去看待它!”

强永猛居然被他训斥得满脸通红。

在场中交手的乐和听了也是神色一动,手下立紧,铁笛突出,震开了廖天化的软棒,跟着内劲贯注,横笛斜扫,劲风流过笛孔,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使得每个人都感到耳鼓一炸。

那声音不仅能使人听了不舒服,而且还令人有五脏翻腾的感觉,廖天化距离最近受的影响也最深,手下一迟,铁笛已巧妙地点了进来,他奋起精神,回棒急架,那枝软棒竟像活的一模一样,缠住了铁笛,往旁边扯去。

然而乐和的劲力何等深厚,单手握笛,动也不动,一直点向廖天化的前胸,轻声叱道:“撒手。”

廖天化闭目道:“乐先生武功无敌,但求个痛快。”

说完放开了手。

乐和笑道:“假如你只有这点能耐,本教实在没有兴趣录用,给你个全尸吧。”

铁笛朝前再送,准备用内家功力将廖天化的心脉震碎,可是廖天化身子猛往后仰,双手撒出一片银星叫道:“乐先生,得罪了,留神,照打。”

乐和见他困兽犹斗,不禁哈哈一笑,漫舞铁笛,将那片银星全数格落,正待继续进招,忽而眉头微皱,止步大笑道:“想不到阁下还有这一手,高明,高明。”

说完收回铁笛,将缠在上面的软棒取下,伸手拉了一下,又略加省视,将软棒还给廖天化道:“强兄!此人功力不俗,可留在本教,司当护法之职。”

强永猛微怔道:“乐兄认为哪一点可取?”

乐和指着握笛的手腕上两个小黑点笑道:“就是这一点还可取,比诸本教原有的护法,排名可在五六之间。”

强永猛道:“乐兄莫不是中了他的暗器?”

乐和笑道:“如果他的暗器能击中小弟,则可与三仙二老并列了,这是明器暗打,所以又差了一点。”

强永猛一愕道:“这是怎么说呢?”。

乐和道:“这一手还算不错,除了小弟之外,别人都不易看出,他那枝软棒是有伸缩性的,贯以内力,可以延长一倍,这并不出奇,奇在他能控制内力,暗蓄棒上,稍延片刻才发,小弟逼他将兵器脱手后,以为没关系了,谁知他的后劲突然发出,使棒身突长,那龙须沿笛而下,刺了小弟一下!”

强永猛哦了一声道:“这也罢了,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乐兄难道会毫无知觉吗?”

乐和笑道:“他的心思不坏,知道光凭这手功夫是瞒不过小弟的,所以发了一手暗器作为掩护,小弟只顾去应付那片暗器了,一时疏神,才挨了一刺,以他的功力,只可居十大护法之末,但加上这份心智,尚堪提前几名。”

强永猛点了点头道:“廖天化,乐兄对你颇有好感,所以才保荐你跻身护法之列,你意下如何?”

廖天化朝乐和看了一下,才拱手道:“既蒙乐先生提拔,复蒙教祖垂注,在下乐于从命。”

强永猛一笑道:“那就过来吧,等事完之后,再给你排名叙次,在本教当护法,绝不逊于你在大内当供奉。”

廖天化谢了一声,走到强永猛身前,又旋开棒头的口,倒出一粒白色丸葯,双手捧给乐和道:“在下这龙头须曾淬毒葯,中人立发,先生功力深厚,才压住毒性,但余毒不清,终究是麻烦,请先生用这粒解葯。”

乐和接了过来,随意一看,丢在地下用脚踩碎了。

廖天化惊道:“在下这解葯极为难配,为了怕泄露所淬毒方,每次只配上一丸,先生糟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天龙之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