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六章 力敌千钧

作者:司马紫烟

一旁的拂云叟开口道:“仙子说赤霞无赖是什么意思?”

“云老你怎么会问出这种幼稚的话,张自新刚才那一击,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否则他的老命早就断送了,这虽然算不上是恩情,但受人留情,还要拼命耍无赖,谅你云老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吧!”

拂云叟一笑道:“能击断赤霞的两根肋骨,已经很不容易,要说能一击致命,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散花仙子怒道:“云老是说我不如你们吗?”

拂云叟笑道:“仙子别误会了,如果换了你,老朽绝对相信,可是这小子才多大年纪,怎能具此功力?”

散花仙子道:“我在山下第四关上和他对过一掌,我用了九成劲力,与他不相上下,所以才如此说,假如云老不相信他,就是认为我的功力不如你们甚远了。”

拂云叟笑道:“仙子的功力我们绝对相信,可是赤霞受了伤,光凭仙子一句话,他实在难以服气。”

散花仙子脸色一沉道:“云老可是要考较我一下?”

强永猛连忙道:“管仙子怎么和自己人闹起来了?”

散花仙子道:“胜负事小,齐天教中胜过张自新的人很多,可是要叫我与这种人相与为伍可受不了。”

拂云叟一笑道:“假如真像仙子所云,赤霞自然该罢手认输,否则强兄不在乎,老朽也不能同意……”

散花仙子道:“我的判断如果不确,我就输下脑袋。”

拂云叟道:“那又何必呢!老朽出去与这小子对一掌试试看,这并非不相信仙子,而是赤霞与仙子素来不和,以为仙子是故意给他难堪,由老朽证实一下,他就没话说了。”

强永猛连忙道:“这样很好。”

散花仙子愤然道:“教祖也不相信我的话了?”

强永猛道:“哪里的话,我只是不愿各位伤了和气,云老一向为各位所信得过的,由他试一下,不是省了许多麻烦,张自新如果真行,定然能经得起这一掌的。”

散花仙子道:“要试尽管试,张自新与我非亲非故,一定要杀了他来保全本教的盛名,我也能同意,只是我看不起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

拂云叟笑道:“老夫试掌,一定公平行事,绝不会伤他的性命,仙子想到哪里去了。”

散花仙子冷笑道:“我是把话说在前面,因为云老的摧心腐骨阴掌太过狠毒,一掌毙了他弄个死无对证,我岂不是成了存心捣蛋,所以我先声明一句,假如我的判断错误,我依然贯彻诺言割下脑袋,假若云老在掌上另玩什么花样,可别怪我翻脸,齐天教三仙二老齐名,要丢人我也有份,可是我不屑以卑鄙的方法保全盛名。”

拂云叟大笑道:“仙子说到哪里去了,赤霞也不是真的不如他,只是一时疏忽而已,否则凭赤霞的身手,这小子根本近不了身,哪里还会挨上这一下,就是真输了,也算不得丢人,仙子想得太严重了。”

散花仙子道:“正是这话,齐天教又不是不如人,何必要摆出那副输不起的无赖面孔,惹人耻笑呢!”

赤霞客气得全身发抖,一言不发。

燕青知道散花仙子的用意,她是为了赤霞客的胸怀狭窄,看清这个人,一定会不计手段,杀死张自新以求扳回面子,才出头硬揽起这场纠纷,乃笑笑道:“张兄弟,如果你想叫齐天教闹个窝里反,这倒是个机会,回头在对掌时,保留几分劲力,赤霞客与散花仙子就会有一场大热闹!”

强永猛脸色一沉道:“燕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青笑笑道:“教祖放心,张兄弟不是这种人,他做事一板一眼,不会投机取巧,不过齐天教本身有这种矛盾的情形,可能会为别人所利用,教祖如果想使基础稳固,一定要想个办法解开这个内里的死结才好。”

强永猛道:“这个我自然晓得!”

燕青道:“教祖既然明白,何以未能及早化解!”

强永猛怒道:“许多高手聚在一起,使气斗气,势所难免,我能维持这个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

燕青一笑道:“应该还有更好的方法!”

强永猛喝道:“让你来试试看如何?”

燕青笑道:“目前还不急,等我看准齐天教果真大有可为时,我一定有一套更为妥善的办法。”

强永猛看了他一眼。

拂云叟已缓步出场,朝张自新微微一笑道:“小子,散花仙子说你很了不起,老夫倒想试试,我们就以一掌为限,你可别耍滑头,只要你能接下这一掌,我们两场都算输。”

张自新再笨,也听得出燕青给他的暗示,知道这一掌非同儿戏,想了一想道:“我今天是来找强永猛践约的,你们三仙二老,轮番出阵,将我斗得力乏了,再给强永猛拣个现成便宜,你们好不好意思。”

拂云叟哈哈大笑道:“强老弟,这变成我们用车轮战来消耗你的体力了,你必须有个交代才行。”

强永猛道:“这本来不是他的事,是他自找的。”

张自新道:“虽然是我强行出头,也是你故意安排,你明知道我的个性好打不平,故意在我面前伤人行凶。”

强永猛怒声道:“放屁!你真把自己看得多了不起。”

纯阳子笑道:“强兄,这虽然不足为信,但本教也不能落这个口实啊!我们干脆大方一点算了。”

强永猛道:“纯阳兄有何高见?”

纯阳子道:“白长庚那边的人,也以这一场为限,张自新如果能接下云老的一掌,那批人就放他们回去算了。”

强永猛道:“那对公孙述不大方便吧!”

纯阳子笑道:“我想他们已见识过本教的武功实力,而且他们也明白了自己在大内的地位已摇摇慾坠,回去之后,谅亦不敢再对本教有不利之心,更不敢对公孙述有何举动,再者本教近日来折损不少人手,今后镇服四海,也需要扩充人手,这些人均可一用,他们愿意留下的,本教量才为用,恐怕大部分都不会回去了。”

已为强永猛允准录用的廖天化忙道:“这一点在下可以担保,白长庚对我们所有排挤之心,回京也难有出头之日,如蒙教祖开恩,下属保证他们都会投效麾下效命的。”

强永猛点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吧!”

语毕朝张自新道:“你只要接下云老这一掌,所有别的事一并搁过,剩下就是你我两人的事了。”

李铁恨这才一叹道:“自新,你出头干什么?你拼了命的结果只是替齐天教增加了一批帮凶。”

张自新正色道:“李大叔,我替他们出头,只是为了他们免于被杀,至于他们以后干什么是他们自己的良心,我不能要求他们该干什么。”

廖天化道:“张老弟,你不能责难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回京,就必须托庇于齐天教,否则天下虽大,却没有我们容身之处,除非你把白长庚杀了……”

张自新道:“我不替你们当刽子手杀人。”

廖天化笑笑道:“那你不能怪我们自谋求生之道。”

张自新不再理他,朝拂云叟一拱道:“请前辈赐招。”

拂云叟道:“这一掌纯为试你的功力,不必讲求招式,你可不能再用卸劲的手法,必须硬碰硬接。”

张自新道:“我知道,前辈出手好了。”

拂云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当胸一掌推出。

张自新也站稳马步,翻掌相接,只听得“嘭”的一声,连四下的空气也为之一震,地动墙摇。

拂云叟退了两步,张自新却连退了七八步,脸色苍白,勉强站稳不倒下,口中已喷出一口鲜血,拂云叟的情形稍佳,但是也身子直晃,脸色如土……

杨青青最是关心,连忙冲了出去,将张自新扶住问道:“张兄弟!你怎么样了?”

燕青追着过去,一面为他推宫活血,一面道:“没关系的,张兄弟不过是气血震动,好在他身子结实,那口淤血吐出来反而好,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说完又对拂云叟道:“云老,你上了年纪,可不能和年轻人赌狠,那口血千万不能吐,必须要想法子压住!”

拂云叟本来在拼命压制翻腾的胸血,被他这句话一气,热血顿时上冲,纯阳子飞身出座,在他的胸前气海穴上一指点去,硬将喷到喉头的血压了下去,然后托着他归座,取出一颗葯丸,塞在他口中道:“云老,别说话,忍一忍,尤其不能情绪激动,和小辈们计较些什么!”

拂云叟总算慢慢地恢复过来。

纯阳子瞪了燕青一眼,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云老不能再生气……”

燕青笑道:“前辈,我的话可没说错,而且句句是好话,云老既是列名三仙二老,总不会连这点修养都没有!”

拂云叟听得很不好意思,轻声一叹道:“你是怕张自新落了输,才故意帮他气我,我也是修为不够,居然受不了你这一激,自然不好意思跟你争胜,何况我说过张自新能接下我这一掌就算赢,他接下来了,就是他胜了。”

张自新肃然道:“在晚已经出到十二分劲力,老前辈最多只用到八分功力,依然高出晚辈一筹,在晚怎敢言胜。”

拂云叟微微一笑道:“废话,老夫的年岁高出你几倍,用八成功力来试你一掌,结果两败俱伤,你已经算很不错了,难道老夫还要拼全力跟你赌命不成!”

张自新道:“在晚有一事不解,前辈只用了八成劲力,并未用足,何以也会受到震伤呢?能否请前辈告知?”

拂云叟笑道:“这难怪你不懂,老夫虽用八成劲力,并非那两成功力可以蓄而不用,碰上你的劲道势均力敌,自然会两败俱伤。

这比如说你有举百斤之力,人家递一样八十斤的东西给你,你应该是拿得动的,可是看那件东西只有三四十斤,只用了五十斤的力气去接,自然会接不住,脱手坠地,等你发觉错误,已经来不及了。”

张自新想了一下道:“多谢前辈指教,晚辈明白了,这是说人绝不能托大,无论是跟谁对手过招,即使明知对方不如自己,也必定要全力以赴,不得轻敌。”

拂云叟笑道:“道理是该如此,可是技业高的人,最容易犯这错误,往往轻敌而不屑使用全力。”

强永猛道:“这倒是提醒了我,现在你已经通过了本教的各种测验,够资格跟我一战了,我倒真不能托大。”

张自新正色道:“我跟你这一战不同,因为二十年前你们是败方,你没有什么可保留的,必须出全力不可,而且我跟你比的是剑,并不全仗功力可以取胜的!”

强永猛微笑道:“你现在是否有力应战呢?”

张自新昂然道:“我随时随地都不辞一战。”

燕青忙道:“教祖,张兄弟刚受内伤,你不能乘人之危而投机取巧,至少等他复原了再说呀!”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了,现在我就是胜了他也觉得不光彩,随他要休息多久都行。”

燕青代为做主说道:“张兄弟的内伤并不很严重,至多休息一天就能够复原,明天再比斗吧!”

强永猛道:“好!就是明天!”

朱梅这时才道:“明天也行,不仅是张少侠要跟你一践前约,我们这边还有不少的账要算呢!你准备一下。”

强永猛笑了一下,然后朝白长庚道:“你可以走了,今天算你运气,跟张自新凑在一天,由他替你们担承了下来,你回去转告大内的负责人,就说齐天教的人对富贵不感兴趣,就是把皇帝让给我做,我还嫌麻烦,叫宫廷死了这条心吧!慾图平安,以后少来找我的麻烦!”

白长庚一声都不敢响,强永猛又道:“大内诸公如果不想回去,就留在本教,强某十分欢迎。”

众人沉吟未决,廖天化道:“大家都不想回去,只是尚有眷小留京作为人质,他们不敢贻祸家人。”

强永猛一笑道:“本教既然答应保护他们,自然也包括家人在内,愿留者只要表示一声,强某愿负其责。”

说完看看那些人,他们都没有一个敢将自己的家人来做孤注一掷的冒险,强永猛微笑道:“你们可是不相信我!”

其中一人道:“我们绝对信任教祖,却信不过白大人,如果我们悉数留下,白大人回去自然无法交差,一定会归咎在我们身上,教祖如果真的可怜我们,请将我们与白大人一起留下几天,迅速派人到京搬取我们的家小来此。”

强永猛笑道:“那当然可以,现在你们表明一下,愿意留在本教的,就站到本教这一边来吧!”

那些人沉吟了一阵,终于慢慢地站过来,白长庚的身边只留下赛无常与三四个年岁较长的人。

强永猛笑道:“赛无常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力敌千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