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七章 五梅剑阵

作者:司马紫烟

李铁恨这才抚着张自新的肩头,伤感地道:“孩子,你不该为了我们而惹恼强永猛的,要知道你是武林人的希望。如果明天你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张自新却庄重地道:“不,李大叔,我跟强永猛之约是祖上代订的,身为天龙后人,无论胜负,都必须出之光明,所以我绝不能隐藏什么。 

“明天我有多少实力,就表现多少,假如我为了想多活两年而欺骗对方,我根本就不必来赴这次约,虽然期限已至,强永猛并不想找我,他以为我还不堪一击,所以我不来,他压根也不会去找我。” 

李铁恨道:“是啊!你为什么又要来呢?” 

张自新道:“二十年前我祖父是胜方,二十年后,我不能替祖上丢人,在敌人的轻视下而逃避责任。” 

李铁恨叹道:“这不是负气的事,你究竟还是小孩子。” 

张自新道:“我承认我年纪轻,却不承认这是负气,我只知道应该做的事,就不该怕危险而去躲避,假如每一件事都要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前面,那就不是男子汉的作为,您以前不是常教我,大丈夫要有义无反顾的精神。” 

李铁恨轻轻一叹道:“你说得对,但事情有轻重缓急,更有值得与不值得,你现在身负的责任太大……” 

张自新道:“越是重大的事,越应该守住本分,人如果只在小地方表现勇气,临到重大的危机就退缩了,那就是虚伪,我做不来这些事,也许我不是好的江湖人……” 

李铁恨怔了一怔,才换了一副神情道:“不,自新,你是个天生的豪杰,只有天龙后人,才有你这分气质,是我们对你太不够了解,假如你没有这分气质,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你祖父的功籍练到这分成就了。 

我现在才明白你祖母为什么不早点将功籍交给你,那是一分造就天才的功籍,如果你不合条件,练上一百年也未必有用,合了条件,自然水到渠成。 

孩子,我不再替你担心了,只是今夜你为我开罪了强永猛,却大可不必,云娘与我虽没有交谈,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意念,也不必再敷衍下去了,要来的迟早总会来的,我们都想跟强永猛把事情摊开。” 

张自新笑道:“但不必在今夜,您与东门前辈已经忍了二十年,总不会为了见一面就满足了,多忍一下,说不定还有奇迹发生,万不得已,您再一拼还来得及。” 

李铁恨苦笑一下道:“我们都准备置生死于度外,惟一可虑的是灵凤那孩子,只要能保全她,我们绝不辞一死。” 

张自新道:“所以我才阻止强永猛闯进来目睹您二位聚面的情形,因为您还没有为灵风姑娘谋定出路。” 

李铁恨深深一叹道:“齐天教势力遍及天下,想要叫灵凤逃出他的魔掌又谈何容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自新笑笑道:“总会有办法的,五大门派中,除了崆峒之外,都没有向齐天教屈膝,也没有被他杀尽呀!何况齐天教中,还有几个是属于我们的人。” 

李铁恨又一叹道:“这些人并不足与强永猛一抗,否则他们就不会留在齐天教中了,算了,暂时不去谈这个问题,我们还是找燕青商量一下明天的约会吧!这小伙子也是个奇才,不怪强永猛如此欣赏他。” 

二人回到观中,却找不到燕青等人,向轮值的武当弟子一问,才知道他们不久之前都到松月真人的丹室中去密谈要事了。 

他们也赶了去,只见室中漆黑无光,隐闻剑风乎乎,好像有人在动手比剑,静听不见兵器交触之声。 

张自新摸索进去,碰到一个人,根据触觉,那人的身上穿着皮毛,好像是哈回回,乃低声道:“是哈大叔吗?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点灯呢?” 

哈回回也低声道:“别说话,你听着,瞧这是什么?” 

张自新听了一下道:“是五个人在练剑,他们各据一个方位,集中向中央攻击,这是五梅剑阵吗?” 

哈回回一声长叹道:“朱兄,把灯点起来吧!这个剑阵恐怕没有什么用,连张自新都混不过。” 

擦擦声中,四下火石齐燃,朱梅、杨公久、松月真人与刘广泰各燃着了一枝蜡烛,照见全室。 

室中有杨青青、刘小莺和杜月华、燕青与一身青衣的小沙丽。 

小沙丽看见了张自新,抛下了剑,飞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将脸在他脸上贴了一贴,以吃吃的声音叫道:“张……大哥,我会说话了,你……高兴吗?” 

张自新也兴奋地抱起了她,举着转了两个圈,才放了下来道:“高兴,当然高兴,沙丽,你真能干,几天工夫,居然会说话了,你是怎么学的?” 

小沙丽将脸藏在他的胸前,羞怯怯地道:“我……以前还是听见一点,只是不明白意思,葯师父替我把耳朵治好后,又教我几天,我把那些都连贯起来了……” 

哈回回沉重地拍拍沙丽道:“沙丽等一下再说,我们有要紧的事要谈,自新!你怎么辨出有五个人练,我相信你绝对看不见,我们把光都隔绝了,完全在黑暗中行事的,你怎么一下子就知道是五梅剑阵?” 

张自新道:“我听得出来五个人的剑风强弱不同!” 

朱梅沉重地一叹道:“那我们就白费一场心血了,五梅剑阵之设计,可谓是无上绝学了,他们五个人分别发剑,在黑暗中同时练招,而不相混杂,我想一定可以困住强永猛了,结果你用耳朵就能听出来源与剑格方向……” 

松月真人也叹道:“五梅剑阵之设计,就是在五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发招,使对方无从发觉到,结果连你也混不过,强永猛的功力胜于你,自然更没有用了。” 

燕青道:“天龙大侠的五梅剑阵原是为五位掌门人而设计的,以五位的功力,施发此阵,自然能做到身剑一致的境地,现在换成我们五个人,功力深浅不一,当然难以配合一致,看来强永猛杀死少林与峨嵋两家掌门,早已窥破此阵的奥秘,叫大家布不起阵来。” 

李铁恨想了一下道:“我认为尚可一试,张自新听觉一来出白天赋,二来得于特殊的训练,强永猛功力虽深,未必能有这种境界,何况这个缺点还可以挽救的,功力深浅不一,低的无法提高,高的可以降低。” 

朱梅兴奋地道:“对了!到底是李大侠深谙剑理,一言中的,你们可以把功力降于最低的标准出手就行。” 

李铁恨笑笑道:“如何订出标准,要自新来判断才行,在目前他的内功最深,刚才打了强永猛一掌,震得他喘不过气来。” 

燕青叹道:“我们都知道了,正因为那一掌打出了问题,家师才把沙丽送来,叫我们速将五梅剑阵配合完成,明天在交手时,先消耗强永猛一部分真力。” 

朱梅愕然道:“这个剑阵只能消耗他的体力吗?” 

燕青道:“各位都见过强永猛的功力深浅了,如果剑阵由五位前辈人物发动,或许能予以轻创,杀死他也是不可能的,到了我们手里,刺中他也是白费,只求能耗去他一部分真力,使张兄弟能从容应付,就是最大的成就了。” 

张自新笑道:“假如只是为了这个目的,倒是简单,也不必使功力平均,明天你们五位各尽其力,跟他拖上十五个回合,我就稳能胜他。” 

燕青一怔道:“五梅剑阵各有五招,配合使用,有一百多种变化,十五个回合绝没有问题的,可是十五招刹那即过,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连他半成真力都耗不掉。” 

张自新道:“如果能拖上十五招,就能拖到一百五十招,因为他在十五招内,还不能测出剑招变化,我的剑式就可以克住他,问题是十五招内能不能困住他。” 

燕青道:“我可以担保没问题。” 

张自新笑笑道:“燕大哥!我说来你不会相信,干脆就试一下、好了,你们拿我做,攻我十五招看看。” 

燕青想想道:“试试当然可以,但你挺得住吗?” 

张自新道:“没问题,挺不住我就用天龙匕削断你们的兵器,何况我的护身真气,还可以挨两下。” 

燕青道:“好!那我们就先用你试试手。” 

张自新站进中心,五个人各按方位站好,由燕青发令。 

一声轻喝,五枝长剑同时发动,分头攻到,张自新长剑一挥,剑气如潮,但闻叮当两响杜月华与刘小莺的两枝剑立刻脱手,杨青青退出五六步,只有燕青与小沙丽还能站住在原位不动,张自新这才止手笑道:“强永猛知道你们想消耗他的真力,绝不会上当的,他的功力比我深,一招之下,恐怕你们五枝剑都无法留在手中了。” 

燕青废然将剑一掷道:“我根本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功力相差悬殊,剑术再精也是白废,这不是空忙一场吗?” 

哈回回却笑道:“葯师考虑周详,这个问题一定早在考虑之中,他既然叫沙丽赶来参加,必然另有深意,所以我觉得计划还是照行,大家还是再练练吧!” 

燕青想想道:“练倒是不必了,家师如果别有用意,一定不会只靠这个剑阵成事,再说这个剑阵原是单独行动的,临时配合,才能够出其不意,练多了反而会露出破绽。” 

朱梅道:“这也是,好在每个人本身那一部分都已练得很纯熟了,大家还是休息一下,养养精神吧。” 

几个老人先散了,各自回房,小沙丽拖了张自新,絮絮叨叨,恨不能将所会的言语都讲给他听一遍,燕青则跟杨、杜、刘三女结伴到松林前闲谈,使张自新跟小沙丽有一个畅晤的机会,渐渐地天色已明。 

松月真人备了早点,让大家用过后,东门灵凤已奉命前来,约他们上半山的广场处待斗,她的眼睛红红的,想来昨夜哭过,因为有陈扬在旁,大家也不便问她什么。 

到了指定约斗的地方,强永猛已召集了齐天教中的执事人员在那里等候了,见到他们后,微微一笑道:“张自新,我们开始比斗了,昨夜接了你一掌,我觉得你还有两下子,所以今天特地将全教的人都邀集前来观战,天龙死后二十年,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后人,我倒是很佩服他的。” 

朱梅忙道:“等一下,我们五大门派还有一个小小的剑阵,我请你指点一下,你能否先解决一场。” 

强永猛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据我所知,天龙留给你们的这个剑阵,缺了崆峒那一环,似乎不够威力。” 

朱梅道:“我们已经自行补充完成了,为了怕你破坏,我们将剑式交给了几个不属于本门的弟子演练,除了杜月华是昆仑门下外,其他四个都是别家的人。” 

强永猛笑道:“我全知道,那四个人是燕青、杨青青、刘小莺与这个小哑女沙丽,你们的事岂能瞒得了我?” 

纯阳子笑道:“教祖难道忘记了,沙丽的耳疾已经由兄弟治好了,现在她可不是哑女了。”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对,我倒是忘了这回事,强某对这五梅剑阵十分感兴趣,为了替你们弥补缺陷,特地把沙丽接了来,不仅由纯阳兄替她治好耳疾,同时也把崆峒的剑式传给了她使她能够凑出一脚,这对你们够客气了吧!现在你们是否还要坚持一试呢?” 

朱梅等闻言都是一怔。 

没想到强永猛对沙丽的事早巳知道了,可是看纯阳子微微含笑,似乎没有为这件事而受到牵连,不知道纯阳子对此是如何解释的,因此不便置答。 

其中只有燕青比较细心,听出其中蹊跷,因为沙丽所学的是武当剑式,所缺的崆峒剑式,是由李铁恨、朱梅与纯阳子三人细心研究,后交由刘小莺演练的,现在把崆峒那一部分算到沙丽头上,显然就有问题。 

因此他淡淡一笑道:“纯阳仙长将沙丽带走治耳疾时,我们已知他是齐天教中的人,故意让他带走,其实她那一部分剑式早就练好了,教祖把崆峒部分教给她,可能对我们没有多少用处,教祖如果想从沙丽身上窥破五梅剑阵的奥秘,只怕反而会吃个大亏。” 

强永猛神色微变,回头对纯阳子道:“纯阳兄,这事情有可能吗?” 

纯阳子也装出愕然的神态道:“这个我倒不敢说,传授崆峒剑式给沙丽,原是教祖的授意,兄弟也想到他们会另藏姦计,为慎重计,教祖最好还是不理他们。” 

燕青笑道:“这不是我们姦诈,而是教祖自己居心不善。 

五梅剑阵乃是天龙大侠专为对付教祖而设计的精招,教祖只从祁海棠那儿得到了崆峒剑式未能洞悉其变化,对其他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五梅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