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八章 怒视情敌

作者:司马紫烟

强永猛笑笑道:“男女之情不能勉强,云娘对你毫无情意,她嫁我是名正言顺,怎么能说是丑史呢?” 

李铁恨无言为答,他知道东门云娘是爱着自己的,管翩翩也是帮着自己的,只是大家必须做戏。为了保全东门灵凤而做戏,因此他必须做下去,瞪目厉声道:“强永猛过去的都不必说了,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是报二十年前一剑之恨,二是为了替我两位义兄索命来的。” 

强永猛笑道:“这两件事你都冲着我来好了。” 

东门灵凤忙道:“砍你一剑的是我母亲,杀死两个老家伙的是我,我一肩担待,你冲着我来好了。” 

强永猛道:“灵凤!不要你管,云娘是我的妻子,你是我的女儿,说什么也没有要你出头的道理。” 

说完摇剑向李铁恨道:“云娘刺你一剑是为我,灵凤杀死那两个老家伙也是我的指令,你都找我好了。” 

李铁恨自然只得挺剑而出,张自新一急,就要出去替代他,却被燕青拉住了,低声道:“你别急,强永猛只是借此羞辱李大侠一番,绝不会杀死他的。” 

张自新不信道:“你敢担保?” 

燕青道:“我绝对敢担保,强永猛此刻志得意满,正想表现一下风度来对东门云娘的歉意。” 

张自新低声道:“可是李大叔受得了吗?” 

燕青道:“受得了的,他知道了东门云娘的苦心,为了东门灵凤,为了一个希望,他什么都受得了的。” 

李铁恨挺剑出击,他的剑术虽然凌厉,可是跟强永猛一比就差多了,不过因为他劲力深厚强永猛还有点顾忌,身上比较重要的部位,还是保护得很周密,所以两个人的剑斗还能支持片刻,维持一来一往的比斗。 

可是这情形只维持了十几个回合,强永猛剑光轻闪,就找到了一个空门,伸剑平拍,击中李铁恨的右臂。 

这一击用劲不重,李铁恨已经禁受不起,肩骨立碎,手中的长剑坠地,他倒是很挺得住,连一声痛都不哼,昂然而立。 

李铁恨目视强永猛,沉声道:“你杀了我吧!” 

强永猛笑笑道:“你等了二十年,就为了想报一剑之恨,现在杀了你,对你太不公平了,我还是给你一次机会。” 

李铁恨怒声道:“你毁了我这只手,今生再也没有手刃你们的机会了,你倒不如杀了我痛快。” 

强永猛笑道:“别气馁,你这条手臂废不了,我这儿有的是接骨疗伤的妙葯,将养三五个月,包你恢复正常,你可以再去研练剑术,想法子来击败我。” 

李铁恨厉声道:“我宁死也不要接受你的治疗。” 

语毕左手猛戳自己的死穴,强永猛的动作更快,剑尖指处,劲力暗注,早已逼住了他的穴道。 

他笑笑道:“在我面前,你想死也没有这么简单,你不要活,我偏要你活下去,纯阳兄,麻烦你给他治一下。” 

纯阳子应声而出,将李铁恨拉到一边,立刻加以包扎,外敷内服,两种葯都用上了,然后交哈回回道:“这里还有两瓶葯,黄色外敷,白色内服,你们给他照应一下。” 

哈回回道:“李大侠未必肯接受。” 

纯阳子笑笑道:“一个人轻生只是刹那间的冲突,仔细想一下后,他就会发现许多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如果他一定要死,也得到别处去,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至少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完搁下解葯就回身走了。 

管翩翩道:“教祖为什么不杀他呢?难道你还想留着他来气云姐吗?” 

强永猛笑道:“云娘对他的生死已不在乎了,我又何必杀死他,让他活着知道云娘对他是什么看法,不是更有意思吗?何况他到底还是云娘的故人,也不能对他太残忍。” 

管翩翩道:“那教祖为什么又要使他残废呢?” 

强永猛道:“我并没有教他残废的意思,否则何必叫纯阳兄给他治伤呢?只是燕青说他们几个老家伙也排成了五梅剑阵,我破去其中一环,这个剑阵就摆不成了。” 

管翩翩道:“等他恢复后,剑阵仍然摆起来。” 

强永猛笑道:“这个剑阵并不出奇,我只是一时无法破解,用不了一个月,我就能摸清两种阵式的变化,到时候我希望他们卷土重来,我再破一次给他们看看。” 

赤霞客道:“教祖的意思还要留下这些人!” 

强永猛大笑道:“不错,本教雄霸天下是没有疑问的了,但没有一个对手,你我都会感到太无聊,排遣一下以后的岁月,不是很有意思吗?” 

赤霞客也大笑道:“教祖说得对,江湖大势已为本教所掌握,剩下来的工作只是如何去管理而已,这些小事用不着我们去操心,我们必须留几个强硬的对手以供消磨。” 

强永猛道:“还有一点,技艺是越磨越精,武学之道,漫无止境,刚才五个小家伙能用剑阵胜了我,足见天龙遗学还有可取之处,这些小家伙已不足为虑了,我留下几个老的,借以策励自己居安思危,未尝不是自励之道。” 

纯阳子笑道:“教祖这居安思危的警语,的确足以发人深省,可是我以为不是那些人,眼前这个张自新是天龙的真正传人,教祖该多注意他才是。” 

强永猛大笑道:“纯阳兄说得对极了,现在我就要跟他对一下,那个剑阵虽是天龙遗学,却是汲取各派的剑式精华加以融会了一下,并不是张天龙的真本事,只有击败这个小家伙,才是我真正的胜利,也为先师吐一口气。” 

语毕朝张自新一招手道:“小鬼!出来吧!二十年一约实在太长了,我虽然觉得你此刻尚非敌手,但我不能再等你二十年,只好在今天解决了。” 

张自新沉着出场,大家都紧张起来了,虽然每个人都预料到张自新此战必败,但这毕竟是大家最关心的一战! 

强永猛看看张自新道:“我们功力悬殊,我本来并不想跟你较内劲的,但是你有着祖传的天龙匕,我的护身真气还不能抗受这种利器,所以必须用内劲,你认为公平吗?” 

张自新取出天龙匕,一下子开口道:“天龙匕早就被你夺去了,你又故作大方,变了法子还给我,我也不稀罕仗着它来对付你,现在我放弃它。” 

强永猛微觉愕然。 

张自新又抢着道:“虽然我放弃了天龙匕,却并不借此要求你放弃使用内劲,既要求公平决斗,自然各尽所能,任何工夫都不加限制。” 

强永猛道:“小子!这样一来,你更不是敌手了!” 

张自新朗声道:“笑话!二十年前,我祖父也不是仗着天龙匕,胜了你们,二十年后,我又何须用它。” 

很多人都怔住了,觉得张自新简直在找死,有了天龙匕,他还可以给强永猛一点威胁,这傻小子究竟是着了什么魔,面临生死之搏而自弃有利的兵器。 

强永猛的神色显得很迷惑,眼中掠过一丝杀机,虽是一闪即逝,却没有漏过燕青的注意,他心中立刻为之一震,随即想到是怎么回事了,因此哈哈一笑道:“张兄弟,你这一手,做得虽漂亮,却使强教祖太失望了。” 

张自新不解道:“燕大哥,这是怎么说呢?” 

燕青笑道:“你想想,天龙匕是强教祖得去了又还给你的,他自然成竹在胸,已经想好了对付之策,也许正是利用你施展天龙匕进招时,给你一个重大的反击,你忽然放弃了,岂不是叫他白忙了一场,他怎么不失望呢?” 

强永猛连忙道:“胡说!陈扬在他的‘袖底藏刃’一式下去了一条手臂,我如果有了解法为什么早不告诉他呢?” 

燕青笑道:“陈扬那条手臂是教祖有意牺牲的,目的正是要造成张兄弟有恃无恐的心理,再施展这一式时,恐怕断臂的将会是张兄弟了。 

哪晓得张兄弟宅心仁厚,一念之豪,居然放弃了天龙匕,教祖的计划本来是够周密的了,却在这种无心的情况下瓦解,看来人算不如天算之言,真是一点也不错,天心独厚赤子,果然大有道理。” 

强永猛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强永猛笑道:“燕青,不管你怎么说,我觉得张自新这家伙可能在装傻,也许他早就知道了我要利用天龙匕反击他,才故作大方地放弃了,我认为这小子很危险了,因此我在动手时,就不能再考虑什么两年的宽限了。” 

张自新爽朗地道:“强永猛,这都是你一个人在自说自话,我根本没有打算要接受你两年的宽限。” 

强永猛道:“可是燕青提出这个问题时,你也在旁边,你并没有表示反对,当然是表示接受了。” 

张自新道:“燕大哥为友情热,我如出口拒绝,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可是我也没有表示过接受,天龙后人绝不会要求敌人怜悯的,何况我知道动手以后,你也不会遵守诺言,因为你不比我高明多少,别说两年,就是两个月后,我也有足够的把握杀死你。” 

强永猛神色为之一变,接着冷笑道:“你这小子外貌忠厚,骨子里却狡猾透顶,你先前何尝不想我宽限两年,现在知道没希望了,又装出这分英雄气概来。” 

张自新目射神光,湛然逼人,朗声道:“强永猛,我不承认我是个狡猾的人,但也不否认我对你用了一点心计,昨天以前,我尽量让你自尊自大,目的就是要你接受今天的一战,如果我表现得很不在乎,你可能会对我产生怀疑,要暗中调查一下才敢跟我动手了。 

所以我一直忍受着你的骄横,直到我们俩人正面相对时,再告诉你这番话,经过昨夜那一掌相试,我知道我们双方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今天我不敢说一定能杀死你,但绝不会输给你的。” 

强永猛见他的态度忽然变了,像是突然之间,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再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心中大是狐疑。 

张自新又说道:“你不必用鬼心思想推避这一场战斗,我们已经面对面站着了,你绝没机会逃走了。” 

听了他这番狂妄的口气,强永猛倒是有了主意,冷笑一声道:“笑话,我以一教堂堂之尊岂会怕你,可是我现在跟你动手,岂不是将整个齐天教由你摆布了,我偏要找个人先试试你有多大能耐,徐护法。” 

徐中行应声道:“属下在。” 

强永猛道:“你先跟这小子接一场。” 

徐中行这才走出两步,张自新已沉声喝道:“站住!这是我跟强永猛之间的事,你别插进来送死。”‘ 

强永猛厉声道:“徐护法,别理他。” 

徐中行欺身扑进,强永猛转身要站开一点,可是张自新更快,避过徐中行,绕到强永猛右侧,迎面击出一拳。 

强永猛为了顾全身份,绝不肯在徐中行之前,与他交手,闪身一避,谁知道张自新算准了他的行动,右手的长剑圈了过来,刚好拦住他的去路。 

强永猛逼不得已,避开长剑,反手一封,托住他的拳势,化开了这招夹攻。 

张自新却被他封拳外推的力量,震得往后直退,接着脚下一个踉跄好像就要跌倒的样子。 

徐中行见机会难得,跨上前一脚,踢在张自新的腰眼上,张自新倒没怎么样,徐中行自己却反跌出去,飞出丈余,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因为他的脚被张自新的内劲震错了关节,痛得直哼! 

张自新挺立笑道:“强永猛,这可是你害他的,我自己并没有出力,完全是借用你一推之力,回敬在他身上。 

你别再找人出来挨打了,不管你找谁出来,我都用这个方法对付他,我的功力要留跟你拼一下,绝不浪费在别人身上。” 

强永猛这才知道又上了他的当,他出拳抢攻,完全是虚招,本身未曾使劲,等自己封架时他才利用那一推的劲道,暗蓄体中,他踉跄后退,也是装作姿态,实际是利用行动的冲势,保留住那股劲力,等徐中行举腿踢他时,才发了出去,这等于是自己震伤了徐中行。 

徐中行的功力与强永猛相去太远,自然吃不消了。 

徐中行等于伤在强永猛之手,这不算丢人,丢人的是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面前,强永猛脸上挂不住了,大声叫道:“齐天教中,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制住这小子吗?” 

纯阳子道:“本教的人未必就不如他,可是他会蓄劲借劲的手法,每次都利用教祖的劲道来抗拒,变成了自己打自己,本教的人谁能强过教祖呢?” 

强永猛道:“这么说来,我必须接受他的威胁,放开手跟他一搏了,我并不怕他,只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怒视情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