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三十九章 父女团聚

作者:司马紫烟

纯阳子道:“哪有这等容易,我们会纵虎归山吗?”

祁海棠道:“教祖先走,我们可以挡一阵。”

朱梅道:“祁海棠,你明珠暗投,已经铸下了一次大错,不趁这个机会补过,还想一错再错下去?”

祁海棠冷笑道:“江湖虽说五大门派并立,崆峒始终是站在最低的一位,我对你们盛气凌人的嘴脸早已受够了,这是我惟一压倒你们的机会……”

朱梅望着祁海棠微笑道:“我们之间虽然有点不愉快,到底还把你当个朋友看待,你在强永猛那边,只够当个奴才!”

祁海棠道:“今后我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窝囊了,而且等教祖重来之日,轮到你们做我的奴才了。”

朱梅正想招呼大家冲杀过去,强永猛却已从后面退走了,只有苗天神跟着他其余的人,都在赤霞客的率领下布阵坚拒。

纯阳子道:“霞兄,三仙二老,乐和已死,我们这边有三个人,你凭一人之力就挡得住他们吗?”

赤霞客怒声道:“你有种就来试一下好了!”

纯阳子笑笑说道:“强永猛不是张自新的敌手,你看得清清楚楚,你跟着他还会有什么前途呢?”

赤霞客道:“乐和早就建议教祖宰了这小子,斩草除根,都是你在中间捣鬼,说什么一个小孩子不足为患,我相信教祖绝不会输给他,一定是你捣了鬼,现在教祖已经走了,你等着好了,迟早有你们好看的!”

纯阳子见他毫无退意,不禁轻轻一叹道:“你我虽非同道,到底有过一段相处之情,我不忍心对你们太绝,你坚信强永猛可依靠,我也无法说服你,只好让你自己去尝恶果了,现在我放你走,如果你聪明一点的话,我劝你最好别去找强永猛,否则下次再见时,我就不会再客气了!”

赤霞客虽然不曾改变心意,但也不想去拼,忙问道:“是真的?你不再留难我们?准我们离开?”

纯阳子道:“自然是真的,我们只想除去强永猛,并不想取代他的地位,更不想滥杀无辜,这次我放你们走,如果你们继续跟强永猛作恶,就是自寻死路了!”

赤霞客不再开口,领着众人退走。

燕青颇不以为然地道:“师父!这些人到了强永猛的身边后,岂不是如虎添翼,您不该放他们走的。”

纯阳子一叹道:“我何尝不晓得,可是东门夫人将事情办得太急了一点,强永猛未除,我们谁都不能太绝,与其让他一个人找我们个别报仇,倒不如拨出一些恶人给他,以便随时探测他的动静。”

东门云娘愕然道:“我完全是遵照道长的吩咐,配合出手的,怎么又会嫌我太急呢?”

纯阳子道:“张自新用剑削断他一条手臂并没有到我预期的程度,夫人不明就里,猝然出手,徒劳而无功。”

东门云娘一怔道:“我以为他受了伤,真气已泄,惟恐失了时机,才如嘱出手,谁知他仍然能躲过呢?”

拂云叟也道:“老朽也是见夫人有了行动,及时拼全力发出那一掌,如果不是陈扬那小子替死,强永猛至少也要送上半条命,以后大家收拾他就容易多了。”

纯阳子又是一叹道:“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是他命不该绝,所以我设想天衣无缝的计划,仍是有了漏洞,这也没话说了,最糟的是张自新的那一剑,多少致命的部位都可以着手,却偏偏只砍掉他一条胳臂。”

张自新在哈回回与小沙丽的扶持下,已经拔出了肋间的剑,正在为两处的剑伤上敷葯,闻言强自挣扎道:“我根本没想到那一剑能伤到他,以他的功力修为,那一剑绝对不能伤害到他,现在我还是感到奇怪。”

纯阳子苦笑道:“你伤他那一剑是在我意料之中,只是你能在他剑下留住性命,倒出乎我意料之外,幸亏你还活着,总算我的计划没有完全落空。”

张自新一怔道:“葯师长,这是怎么说呢?”

纯阳子苦笑一下,道:“你跟他动过手了,对他的武功应该有个了解,你们之间谁强谁弱呢?”

张自新道:“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我是必死无疑,如果再等几个月,我可能有机会与他一拼。”

葯师长(纯阳子)摇头道:“对未来的事我无法预测,可是我知道目前你绝对胜不了他,所以我与燕青尽量设法为你延长时间,留待你稍稍有把握时再付之一决,谁知你的个性太倔强,完全不肯听取我们的安排,我没有办法,只好作了个最坏的打算,使你们在今天同归于尽。”

张自新愕然道:“葯师长,今天强永猛受伤,是你事先动了手脚吗?”

葯师点点头道:“是的,燕青他们的五梅剑阵,根本就不足以制住强永猛,我费尽心力在事先安排这一战,只是为了让燕青刺他一剑,侥幸成功了,你才能伤得了他。”

张自新道:“燕大哥那一剑对他毫无影响呀!”

燕青笑道:“怎么没影响,我的功力虽不足以伤他,但是我的剑上涂了一层麻葯,使他的功力大为减弱。”

李铁恨道:“是真的吗?我们看不出呀!”

葯师道:“强永猛何等精明,如果葯性用重了,他立刻就会知道,燕青的剑上只用了极轻微的葯量,初时毫无所觉,等他动手了百招之后,葯性才渐渐发作。”

张自新忙问道:“就是这原故他才受剑断臂吗?”

葯师轻叹道:“不错,起初我担心的是你们交手不会超过百招,等事实渐渐接近希望时,我正在高兴,谁知你只砍断他一条手臂乃使功败垂成……”

李铁恨道:“自新的那一剑如果砍在别的部位,就能杀死强永猛了吗?那倒是太可惜了一些。”

葯师道:“谁说不是呢?张自新剑发的正是时候,那时正是葯力行至最高的时机,也是他功力最弱的时候,如果剑中要害,强永猛必然难逃一死,可惜你只取了他一条手臂,而且使他产生了警觉,立即中止战斗。

所以你一再逼他,他只是躲避不还手,等他暗运功力,抗过葯性,再想跟你一斗时,你还有一手机会,可是东门夫人又出了手,跟着云老发掌无功,所有机会都失去了,如果不是他心存怯意,急于退去,硬拼下来,我们都是死路一条。”

李铁恨愕然道:“在他断了一条手臂之后,他还能胜过我们这边每一个人?”

葯师一叹道:“是的,管仙子与云老都清楚他的功力,他的功力之深,实是无人能及,他离开得太早,如果他多等一会儿,就会知道葯性已过,单凭一只手,仍然可以杀死我们每一个人,否则我刚才拼死也不会叫大家放走他了!”

东门云娘愕然道:“那他很可能又赶回来找我们了?”

燕青笑笑道:“我想不会。”

东门云娘道:“你怎么知道?”

燕青道:“他逃走的原因是为了惧怕张兄弟,他只以为是张兄弟的功力伤了他,根本还没察觉是麻葯的作用,否则他就不会逃了。”

葯师想了下道:“这也有可能,因为那葯力起作用的时间很短暂,他又在断臂之余,无暇留心这一点。”

张自新道:“那就不必担心了,等他把断臂的伤势养好,我的伤也好了,而且我在养伤的时间内,并不影响功力的进展,到时候就可以同他一拼。”

葯师轻叹道:“老弟,我对你的估计略有错误,但对强永猛的了解绝不会错,你虽然仗着天生异禀与天龙大侠超常态的培育方法获此进境,但要想胜过强永猛,仍是不可能的事,你必须另作准备。”

张自新道:“这个我知道。”

葯师道:“知道是最好了。”

张自新又道:“可是他少了一条胳膊,再加上我有了这柄烈女剑,我们的差距就不太远,何况我还有一点比他强的!那就是他怕我,而我对他始终有必胜的信心,就凭这一点,我必克制他无疑。”

葯师想了一下道:“这倒可能,他虽然一直没把你放在眼中,可是见到了你的表现之后,他的心中一直在惊恐、怯惧,因为他的功力已至极限,而你还大有发展,不过,老弟!我费尽心血的安排,只把他在齐天教的势力瓦解下来,以后再也没机会了,如果要对付他,完全要看你的了!”

张自新慷慨地说道:“没问题,凭此一剑在手,我绝对有把握不让强永猛再加害任何一个人。”

哈回回这时才笑问沙丽道:“你这小鬼还不错,怎么把烈女剑弄到手的,张自新能剑创强永猛,全仗这柄宝剑。”

小沙丽笑笑道:“是白少夫给我的。”

燕青也是一怔道:“白少夫怎么会给你剑呢?”

小沙丽笑道:“白少夫早就认识我的,他昨天送他父亲回来后,就找我问得很详细,尤其是关于张大哥的武功进展,我老实地告诉他后,他就偷偷地把剑给了我,叫我在适当的时机下交给张大哥。”

燕青道:“白少夫居然肯如此帮忙,倒是想不到。”

葯师笑道:“那恐怕是白长庚的意思,他率众远出,弄得全军覆没而返,如果不设法除去强永猛,他在朝中的地位摇摇慾坠,所以才想假手张自新去完成这件事。”

杨青青道:“张兄弟杀死了强永猛,对白长庚并没有好处,张兄弟也不会受他的节制与利用的。”

燕青道:“那倒不然,至少张兄弟没有野心,不会与他的职务冲突,强永猛的齐天教能号令江湖,又有着严密的组织,齐天教的存在,对他是个绝大威胁。”

张自新又问道:“可是白少夫又跟强永猛去了,强永猛的势力已崩溃,他没有理由再跟着去呀?”

燕青道:“这家伙最懂得利用时机,强永猛虽然垮了,手下仍有一大批高手,他如果要将长春剑派重振声威,这批人仍是一股很雄厚的实力,他怎么舍得放弃呢?”

杨青青道:“可是那些人会听他的吗?跟去的那些人,谁都比他高明,说什么也不会受他的指挥。”

燕青道:“强永猛已经有了戒心,今后用人惟求其才干而制其武功,这是因葯师而得的教训,他带去的那些人武功虽高于白少夫,才干却不如远甚,强永猛如果要东山再起,白少夫必然是第二把交椅上的人物。”

杨青青道:“那也是靠着强永猛而已,一旦失去了这个靠山,谁也不会再听他的。”

燕青道:“白少夫自然有办法拉拢住那些人,而且他还可以借此机会向强永猛提出一点武功传授的要求,只要他不超过强永猛,这个目的不难达到的。”

李铁恨道:“这么说我们倒是成全他了?”

燕青笑道:“他也帮过我们的忙,我们帮他一点也是礼尚往来,目前为了对付强永猛,我们必须借重各方面的助力,等除此巨孽后,再谈到其他的问题不迟,白少夫如果有继之而起的野心,也总比强永猛好对付。”

葯师沉重地道:“问题是目前我们倒该怎么办?强永猛带走了一半的人,还有一半的人留下来。”

东门云娘道:“我们没有那种野心,现在能够与铁恨重晤如愿已足,那些人给遣散了也罢!”

燕青道:“夫人!这可不行,他们留下,是信任我们能抗强永猛,才毅然摆脱那股恶势力,现在如果遣散他们,无异是叫他们去送死,强永猛绝不会放过他们的,何况这片基业也须要人来维持。”

东门云娘道:“我也不要这片基业了,我只想带着灵凤,跟铁恨一起躲到个僻静之处,永远摆脱江湖。”

葯师一叹道:“夫人!在强永猛未除之前,没有一块地方是能容身的,我们这儿的人,谁也不会恋栈权势,谁都没有野心,可是目前我们必须联合在一起,把局面撑下去,直到我们能真正享受安静的日子,才可以过自己的生活。”

拂云叟庄容道:“夫人!纯阳兄的话是对的,老朽与管仙子都是为了追求自由宁静的生活才参加你们这边,在强永猛未除之前,我们都脱不了身,因为单打独斗,我们都不是强永猛的对手,只要结合在一起,勉强可自卫。”

东门云娘道:“那该怎么办呢?我们总不能也占用齐天教的名称呀!何况要留守此地,人手也嫌不足,这片山庄广阔十数里,守卫起来,是个沉重负担。”

葯师笑道:“建庄是乐和的设计,我也参与其事,如此精密的布置,放弃了太可惜,让强永猛占回去了,后果严重,所以绝不能轻离。

至于人手问题,倒是容易解决,现在有朱兄与松月道长都是一门之长,可以将昆仑、武当两门的人手召来,名义上也可以借用这两家联合出面,主旨在对付强永猛,想来二位掌门人一定乐于支持的。”

松月道长道:“武当幸得各位之助,才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父女团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