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章 秘密阴谋

作者:司马紫烟

过了有个把时辰,忽见一条人影悄悄而来,在每一个坑洞上轻击着,他们都伏耳贴地细细倾听,终于听见有了回声,那人就在坑上挖掘着。

片刻后,挖出了水缸,缸中的尸体居然复活了。

葯师等三人远远看去,但见那挖掘的人正是十二金钗的主人花蝶影,而复活的正是服毒自杀的七妹。

她出来之后神情极其困顿,但听得花蝶影问道:“七儿!你们是怎么被人发现的?机关泄漏了没有?”

七妹摇摇头道:“没有,血滴子全毁了,人也全死了,六个是我灭的口,其余五个是服毒死的。”

花蝶影道:“你看清楚了?”

七妹道:“看清楚了,她们中了银针,果然都是自己咬碎了牙齿中预藏的毒丸,倒是省了我再动手脚。”

花蝶影道:“你没有被人看出来吗?纯阳子精擅用毒,想瞒过他很不容易,你是怎么逃过他的检查的?”

七妹道:“婢子叫她们在外面,婢子一个人独留下里面监视大姐等人的行动,事情败露之后,婢子先行假死,纯阳子检查过外面五人后,以为婢子跟她们一样,所以就没有再做检查,只是那条秘道不能再用了。”

花蝶影道:“没关系,教祖的神功快练成了,就是怕他们知道消息,才叫你们前来制造一点惊扰,总算拖住了几天,现在就是他们赶到京师,只怕也来不及了。”

七妹道:“夫人,教祖真打算接替白长庚的职位吗?”

花蝶影笑道:“傻丫头,教祖志在天下,怎么会对那个位置感兴趣?只不过借以隐身而已,要不然我们这么一大批人,如不是借重官方,怎么能藏得住形迹。”

七妹又道:“教祖的神功练成之后,一定能胜得过张自新吗?婢子见他的近况,似乎比教祖更佳。”

花蝶影道:“他的状况怎么样?”

七妹道:“婢子试了两支蝶须针,还没有到他身上就被真气阻落下来,而且血滴子对他也没有用。”

花蝶影道:“血滴子只能对付其他的人,教祖始终没指望能用血滴子制住张自新,不过你能试探到张自新的近况,就算不虚此行,我们快去通报教祖吧!”

七妹道:“这口缸还是得埋好,免得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回去不会成问题吗?那个燕青鬼得很呢!”

花蝶影笑笑道:“他再鬼也不会晓得我们另有一条通道的,这是最后一条,但也没多大用处了,教祖神功一成,我们可以明着过来,重振齐天教。”

七妹笑道:“那时夫人就可以登上总护法的宝座了。”

花蝶影道:“那还轮不到我,教祖有了戒心,可能会让白少夫去总理教务的,不过,我们至少也可以弄个分坛坛主,教祖准备成立三个分坛,由我和赤霞客各任其一,你建立了这次的大功,另一个就是你的了,那也够了,与其在总坛中管杂物,倒不如能够独当一面,自由自在地多好……”

七妹道:“全仗夫人栽培!”

花蝶影道:“那也是你自己争气,总算没辜负我一片苦心教导,你们十二个姐妹中,就属你机灵,我才选你担任此一任务的。”

七妹道:“谢谢夫人夸赞!”

花蝶影道:“咱们快走吧!”

七妹又问道:“教祖是否还在大内?”

花蝶影摇头道:“教祖嫌大内太拘束,已经搬到贝勒府中去,现在那儿成了个小朝廷,除了九贝勒,就是教祖为尊,连大内原有高手,也拨到教祖手下了!”

七妹道:“那不是把白长庚的地位整个取代过来了?他岂肯苦心拱手相让,教祖如何安顿他呢?”

花蝶影道:“他那点能耐怎足与教祖相争,而且上次他铩羽而归,地位已经起了动摇,跟他回去的那些人,对他的手段极不满意,好在教祖对他的位置并不感兴趣,一旦将总坛夺取回来,还是要重振齐天教的,所以他才全力支持教祖,取得大内侍卫的全部统御权,日后教祖在外面支持他,他的位置才坐得稳。”

七妹笑笑道:“其实教祖现在想取得整个天下也非难事,干脆当皇帝算了,何必还急急于恢复齐天教呢?”

花蝶影笑道:“傻孩子,当皇帝不会比当教祖舒服的,教祖同样可以具有天下生杀之权,却不必去操劳忧心国事,所以武林人不想在朝为官,就是这原故。”

七妹道:“那白长庚为什么对权势如此热衷呢?”

花蝶影道:“白长庚没有教祖这么大本事,只得由偏途发展,如果他有教祖的才能,他同样不屑于皇帝的。”

七妹道:“婢子总以为皇帝才是天下万民的主宰。”

花蝶影笑笑道:“那是你目光太浅,教祖有帝王的权势,却没有帝王的责任,何等清闲自在,再说当今皇帝虽好,大部分江湖人仍是不服王法的统治,独行独往,官家始终拿他们没有办法,齐天教祖能够将天下江湖人一统之下,你说说看,是哪个权柄大呢?”

七妹想了下道:“婢子愚昧,还望夫人多加赐诲。”

花蝶影道:“你也不是真笨,只是想不透彻而已,这次你们的工作很成功,我们的好日子快来了,这还要感谢东门云娘,如果不是她除掉了铁笛仙乐和,此人在教祖面前的地位超然,始终轮不到你我出头。”

七妹道:“现在还有个赤霞客呢。”

花蝶影道:“这个老家伙是个糊涂虫,武功无可取,不足以寄大任,教祖最多会给他一个高高在上的闲位子,不会让他真负责任。”

七妹欣然道:“那教祖之下,夫人就是第一把交椅了。”

花蝶影笑道:“可以这么说,所以我才带着你追随教祖,这也是项冒险,因为我不知道教祖是否稳得住势。

新的顾虑倒没有,就是张自新莫测高深,教祖先前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哪知道动手之后,竟吃了这么一个大亏,现在教祖虽然口中说是有把握,未付诸事实以前,连他自己也都不敢相信,所以他才会寄身大内,不敢公开露出形藏,我们自然也得做最坏的打算才行。”

七妹急道:“假如教祖仍不能取胜呢?”

花蝶影道:“那对我们也没有多大损失,最多回到江湖去,过我们的闲散日子,不会再坏到哪里去了。”

七妹道:“张自新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花蝶影道:“我们又没有怎么样,我们担心的只是教祖一人,其余的都不会有多大危险,我早看准了这一点,才把将来投屈在教祖这一边,成则是喜,败亦无忧,傻孩子,跟着我不会错的,我们快走吧!”

花蝶影带着七妹,转过一道山崖,然后就消失在断崖尽头,很明显那地方正是另一处秘道的所在处。

葯师笑向满脸愧色的燕青道:“小子,姜是老的辣,你说什么也不会想到死人居然还会复活吧!”

燕青道:“另外的几个我都检查过了,正因为她们的死状相同,我才忽略了这一个,谁想出了问题!”

葯师道:“这是你经验尚欠缺之故,她们十二个人一半负责,用血滴子狙杀,另一半负责杀人灭口而后自杀,但是人总是贪生怕死的,强永猛信不过另外的六个人真会死,必定要留下一个心腹负责监视或在最后杀人灭口……”

燕青道:“师父怎么知道会有人不死?”

葯师道:“那很简单,这种毒葯瞒不过我,经我一检查,假死必然会拆穿,她必须与其他人分开,以免被我发现,老七既然负责灭口,为什么要单独行动,与狙杀组的人混在一起呢?除非她有特别任务。”

燕青道:“师父考虑的比弟子周到,可是师父当场拆穿她,用法子一逼,就能得到我们所需要的口供了,为什么放她离去呢?”

葯师笑道:“这十二个在我们严密的防备下仍能自由活动出入,我想必有秘密的出入孔道了,所以我故意放任她等人来接应,把那些秘道找出来,幸好来的是她们,假如来的是强永猛自己,这条秘道深入后山,我们岂不太危险了,放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发现了一条秘道,我们可以用来对付强永猛,不是更有价值吗?”

燕青道:“师父以为强永猛还会由这条秘道前来?”

葯师道:“强永猛已是惊弓之鸟,假如他要前来,一定不敢公开,一定还是走秘道,我们就可以瓮中捉鳖了!”

燕青想想,道:“师父,这个办法不太妥当,强永猛狡计百出,安知他没有第三条秘道呢?”

葯师道:“设置一条秘道不是简单的事,我敢断定不会有第三条,就是这条,多半在我意料之中,因为照全山的环境来说,惟有那片断崖可加利用,我将这些尸体葬在此地,就有刺探之意,现在果然不出我所料。”

燕青一叹道:“真没想到强永猛会躲在京师里,以他那样一个高傲的人,屈志投奔官方的庇护,也真可悲了!”

葯师叹道:“事实上我们也应该想到,他带着一大批人突然失踪了,我们动用四大门派的眼线,都得不到一点消息,惟有大内宫廷是我们未能深入之处。”

张自新却道:“问题不是管他躲在哪里,而是现在知道他的下落了,我们是等他,还是去找他?”

葯师道:“自然是等他,以逸待劳,好在已经知道他落脚之处,加紧注视,他的行动就不难控制了。”

张自新想想道:“我认为去找他的好!”

燕青忙道:“张兄弟,这使不得,他现在已取代了白长庚的位置,有了官方的身份掩护,你去找他就是叛逆,虽然你不怕官人,但在禁城重地生事,你就永远是个黑人,一辈子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头了!”

张自新道:“我有我的道理。”

燕青道:“什么道理?”

张自新道:“等下去我就打不过他了!”

葯师道:“这是怎么说?时间对你只有利!”

张自新一叹道:“我的功力进展得很快,那不是正常的现象,这两天我练功不懈,但进步已停止了!”

葯师道:“这是练功时必有的现象,再过一段时间,你将进人一个新阶段。”

张自新摇头道:“对我则不然,我的武功,不是靠苦练而成的,完全是激发体内的潜能,现在已经到了极限,将来或许还会有一点进展,那至少是很多年后了,而强永猛受了挫败的刺激,发愤苦练,进步会在我之上。”

葯师愕然道:“这怎么可能呢?你年纪还轻!”

张自新道:“行百里者半九十,他已到了九十的边缘,再下去就可能迈进到另一半,我必须到他的年龄才能进到另一半,所以我不能等。”

燕青想想道:“师父!张兄弟的话有道理,花到快谢时开得最盛,练武功也是一样,强永猛已步人暮途,张兄弟开得虽早,凋谢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今后的进境,必是强永猛甚于张兄弟!因此我们必须争取先机。”

葯师沉吟了片刻,才道:“如果换了别人,我绝不相信这种可能,但张自新的进境太出人意料,我不能不往深处想,如果真有这情形,那自然只有先找他了!”

说着率领二人,匆匆地回到大厅议事处。

葯师将适才的情形说了一遍,大家都莫衷一是。

哈回回道:“以我的看法,张自新的顾虑极为正确,而且这是从强永猛处得到的旁证,平心而论,张自新武功的进展是个武林难解的谜,除了天龙大侠之外,恐怕只有强永猛了解得最清楚。”

李铁恨点头道:“这点我们承认,天龙遗学之深,只有具有相当成就的人才能知其堂奥,强永猛比我们了解深一点也是应该的,但哈兄何以为说从他的身上得到旁证呢?”

哈回回道:“强永猛的为人一向高傲无比,惟我独尊,这次居然向他所看不起的官方投庇,用意倒不是为掩藏行踪,而是想利用宫廷的压力,使我们不敢找他的麻烦,也就在争取对他有利的时间,如非他看透这个道理,他怎么肯如此受屈而做出这种事来?”

经过哈回回的解释后,每个人都恍然大悟。

燕青想了想,道:“哈大叔这一解释就更明白了,他派出十二金钗,潜伏暗处,作扰乱性的暗杀,也是想制造我们的不安,使我们忙于坚守,无暇他顾,由此可见,我们去找他是刻不容缓了。”

张自新道:“我去找他就行了,大家可不必去,京师大内不比别处,大批的人活动立受注意。”

燕青笑道:“兄弟!你这就错了,强永猛所以投身大内,还有一层用意,就是想利用大内的高手为他作护盾,他在内力未进至十足能超出你之前,是不会跟你动手的,等他认为真正能胜你之后,你不找他,他也会来找你了。

所以进京去找他志在必行,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秘密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