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二章 互较心智

作者:司马紫烟

强永猛冷笑道:“强某是何许人,岂能为了一个女人背心而杀之以泄愤,这样会影响我将来在江湖上的身份,所以我要等她们找死的时候才对付她们。”

赤霞客知道这是托词,但他也明白强永猛不先出手的原因,管翩翩和拂云叟都还没出手,强永猛的功力不能虚耗。

而且宫门四杰态度不明,雪山双皓云中兄弟也为了血滴子之故不太趁心,如果强永猛一下场,引起群攻,这两拨助力很可能会袖手旁观而坐收渔利,尤其是宫门四杰,大概已得到了宫廷的密旨,连齐天教的势力也在翦灭之列,所以他们才多方刁难,处处表现得不合作的态度。

赤霞客看宫门四杰和雪山双皓态度暖昧,便笑了一下道:“强兄乃一队之主,没有先出手的道理,我可以负责对付其余的人,就怕拂云叟与管翩翩横加插手,我一个人应付不来,强兄要及时支援才好。”

强永猛明白他的暗示,笑笑道:“那是张大人昆仲与云中二老负责的,强某自会催促他们及时支援,不致误事。”

赤霞客知道强永猛已领会暗示了,加重语气道:“无论如何,强兄是今天行动总负责人,如果出了差错强兄的关系最重,必须当机立断才行。”

强永猛为了使他放心,干脆把话讲明了道:“那不成问题,如果有哪一个敢居间捣乱,就是跟对方有串通勾结之嫌,强某一定视同叛逆处置,而且强某也有这个把握。”

说话时,目光盯着宫门四杰与云中二老。

白少夫更是机灵,笑了一下道:“我相信不会有这种情形的,如果真出了这种事,也不必教祖亲自出手,属下早有安排了,花夫人的蝶须针和苗天神的五毒掌足可清除内贼,属下已通知他们预作准备了。”

说时用手一指,果然花蝶影已摇控有利位置,监视着宫门四杰,而苗天神却将天蚕盅功运妥,逼牢云中兄弟。

赤霞客哈哈笑道:“好小子,你倒是很细心,强兄要重用你,我本不赞成,现在则要改变对你的看法了!”

白少夫笑道:“弟子已投在您老人家门下,一切都要请您老提拔,对您的事,一定更为尽心。”

赤霞客又是一阵大笑。

然后,他从容出场,手指点着哈回回道:“来吧!老夫见识一下你这条大漠飞龙能有多少能耐!”

哈回回态度安详,淡淡一笑道:“大漠飞龙那称号已放弃多年了,我现在只是个平凡的马贩子而已,承霞老看得起,折节赐教,幸何如之!”

赤霞客道:“你少跟我捣鬼,我知道你最拿手的是摔跤手法,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放心进招,三招内不还手,瞧你是否摔得倒我?”

哈回回笑道:“多蒙赐让,马贩子是生意人,却讲究公平交易,你尽管还手好了,也不必三招,第一招就摔得你四脚朝天,不知你经得起否?”

赤霞客哂然一笑道:“你虽然干的是贩马行业,却学会了吹牛的本事,不是摸错了门路吧?”

哈回回道:“咱们穆教弟兄最讲究诚实,从不会欺骗顾客,老实生意,将本求利,口说无凭,一试便知!”

赤霞客点头道:“好,你就出手吧!”

哈回回跨前两步,小沙丽心急老父,忙上前护卫。

哈回回笑道:“沙丽,这是一对一的公平交易,你可不能插进来帮手,霞老是个精明人,跟他做生意无利不做,你最好站到那边,顺手赚点利息。”

小沙丽会意地站到丈许远近处,将长剑归鞘,空手作势等待着。

哈回回走到赤霞客面前,突然探臂撩天,举掌拍下,赤霞客举手一格,并指点向他的肩窝处,哈回回另一手也疾然伸出,抓住他的衣襟抛出去。

两人的动作都快,看上去好像是同时发作。

但到底是赤霞客的功力较深,出手快上一点,哈回回的肓蝇穴被点,幸好摔得快,躲过了他底下致命一击。

赤霞客被抛起半空,却仍能一个转翻,双脚落地。

赤霞客朝哈回回笑道:“老回回,你还算不错,居然能躲过我连环阴掌,留下了一条命,可是你肩井上挨了我的金刚指,半边身子是残废了,我大发慈悲,饶你一死,你下去休息休息吧!”

哈回回一条右臂已垂了下来,咬牙苦笑道:“霞老,做买卖要有始有终,我收了你一指定金,没把一跤摔给你,岂不是太吃亏了?”.

赤霞客得意地笑道:“看样子你还不肯认输?”

哈回回道:“当然了,咱们教民做生意不图暴利,也不能赔本,哪怕拼上性命,也得把本钱捞回来!”

赤霞客道:“好,你一定要找死,老夫成全你!”

昂然跨步上来,忽而背后被人轻拍了一下,连忙侧身回头一看,却是小沙丽,他神色激变正待出手攻击小沙丽。

小沙丽却比他更快,小手搭扣住他的腕脉,用力一抛,将他往哈回回面前抛去,口中大声道:“爹!接好!”

赤霞客一时不慎,被摔倒在地,跌了个狗吃屎,身子一翻,见哈回回伸拳攻到,飞脚出一腿。

如果哈回回那一拳过来,断难避开一腿,谁知哈回回发拳只是虚招,顺势张开五指,捞住他的脚尖用劲一转,赤霞客便被翻了过去,双手撑地才勉强没将脑袋掩进沙地里,哈回回不等他有所动作,双手上下直抑。

赤霞客的脚被他抓住,无法稳住身形,身子跟着他的手,忽左忽右上下直转,狼狈不堪,引起了一阵哄笑。

白少夫见情形不对,慾上前解救。

强永猛却将他喝住道:“不必,霞老功力卓绝,虽然一时不慎失手,必有解救之策,你一去反而折了他的威名。”

白少夫止步不前,赤霞客却被翻得火往上冲,撩起另一只脚,反向踢出,哈回回只有一臂可以活动,只得侧身避过。

赤霞客利用这瞬息的机会,身躯突然一弓,居然全身反折而起,双掌齐发,向哈回回的两侧击去。

云中兄弟精擅绵掌,属于轻柔技击功力,最是识货,见状忍不住同声喝出一个好字。

因为赤霞客所表现的是一绝顶功体,仰弯成弓,必须上腰十分柔软,才可以致成,练这种功夫也只有在年轻时才能回伸如意,得心应手,以奇招克敌,上了年纪后,腰干转硬,就不太能如理想施展了。

赤霞客以古稀之年龄,仍然具有此等身手,而且所发的招式精奇凌厉,怎不使他们心折喝彩呢!

那一招风贯耳用在此时此地,可谓精绝无比,谁都以为哈回回必将无幸,连最沉着的葯师都讶然大惊。

哪知哈回回对拳掌招式研究有年,通晓变化,当年以一双空手曾力抗浊世三神龙,也不过平分秋色。

对这类凶招,全靠应变,但见他将手一沉,把赤霞客硬往地下掷去,赤霞客双掌击空,肚子撞在沙地上,跌了个四脚朝天,而且是倒反过来的。虽然功力深厚,也受伤颇重,滚翻站起来,顾不得别的,先忙着调息运气。

这下轮到群侠叫好了。

李铁恨尤为高兴,大声道:“精彩,精彩,这一式除了哈兄之外,谁也无法化解得如此巧妙,当年的大漠一会,已经极为钦折,而今雄风依然不减,艺事更精,乃令兄弟五体投地!”

哈回回却抚着那条僵直的臂膀苦笑道:“霞老一指之赐,一跌为报,总算两相抵消了,至于小女摔你一跤,只能算是生意人的蝇头小利,大家都是上了一把年纪了,何苦再为虚名所累,硬拼老命呢?我们就此为止吧?”

说完回头要走。

赤霞客厉喝道:“站住!”

哈回回道:“霞老还有什么见教?”

赤霞客道:“你能摔我一跤,我确实佩服,可是我们生死未分,你休想罢手,还有什么精招,我要继续领教。”

哈回回道:“霞老,你不过摔了一跤,我却废了一条胳臂,算起来还是我吃亏,你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呢!”

赤霞客冷笑道:“你别忘了,我们不是来比武,而是诛杀叛逆,不留下脑袋,你就别想走得了。”

哈回回道:“‘叛逆’二字,不过是强永猛故意加上的帽子,我们都是江湖人,不理政事霞老该明白。”

赤霞客叫道:“我只知道要你们的命。”

哈回回手指残臂道:“我只有一条胳臂了,胜之不武。”

强永猛冷笑道:“我也只剩一条胳臂,你们为什么还要追到京师来,一点不肯放松,霞老别理他。”

哈回回神色一正道:“强永猛,如果你不是为野心所驱,妄图独霸武林,我们绝不会找你的麻烦,你暗练血滴子,到洛阳来杀死多条人命,我们才来找你的。”

强永猛哈哈一笑道:“江湖上的事,成王败寇,公理事非,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评断,我虽剩一臂,却不承认残废,仍有兴趣跟人们一斗。你那一条残臂也不算丢人,拿出勇气来跟霞老斗一场。

我念你是英雄,说不定可以宽贷你的女儿一死,如果再推三阻四,我就请霞老出手,你的女儿曾经摔他一跤,只怕小命也难保了!”

哈回回将头一昂道:“好吧!霞老,我把命卖给你了,但是希望你别再为难我那惟一的女儿。”

赤霞客听哈回回的语气中有讨饶之意,觉得非常高兴,将刚才被摔倒的面子也挽回来了一点,故而慷慨道:“我习技至今六十年了,除了强兄外,还没有在别人手下吃过亏,你能摔我一跤,我对你相当佩服,这个请求我可以答应,绝不伤她性命。”

强永猛笑道:“我也可以提出保证,张自新是我的心腹之患,现在他不在这儿,我还有点担心他躲起来,暗中跟我捣蛋,你的女儿跟他感情不错,我准备用她做人质,引诱张自新前来送死呢!”

哈回回道:“我们都自知不免于难,所有希望都寄在张自新身上,才叫他觅地勤练武功,他的武功没练好前,任你用什么方法引诱他,他都不会来的。”

强永猛大笑道:“这个我倒不相信,如果在我的刺激之下,他真能忍着不出头,我就佩服他。”

哈回回道:“你用什么方法刺激他都不中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昆仑掌门人朱梅将他领到一个秘密的地方躲了起来,专心练功,任何事情都不让他知道,除非他的功力能超过你,否则你永远见不到他。”

强永猛哈哈笑道:“那他这辈子不会有机会了!”

哈回回道:“不见得吧!在短短半年多时间内,功力就能进展至与你不相上下,以他的年纪与资质,将来一定在你之上,这点你不敢否认!”

强永猛笑道:“当然,我绝对承认。”

哈回回道:“那不就得了!”

强永猛道:“可是我绝不为这件事担心,他如果不能在十天之内找到我,十天之后就别想胜过我,十年之后,或许他能比我强,但是我不能等他十年的,上天也不会给我那么长的寿命来等他杀我了!”

哈回回笑道:“你只怕打错主意了,十天之内,他固然找不来,可是也用不了十年,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半载,他的功力一定可达另一层境界,那时就该你担心了!”

强永猛怔了一怔才道:“绝无可能,对他的功力进展,相信世上不会再有人比我了解更清楚了!”

哈回回道:“世上没有人天上有人,对于天龙大侠之才能,你又会懂得多少呢?他能使一个小孩子在半年之内,就成为不世之才,自然也能够在一年之内造就一个更奇特的人物来克制你。”

强永猛脸上现出一丝忧色。

哈回回又道:“现在你还有一个机会,赶快放弃你的野心,安安分分地闭门思过,或许还能乐尽天年,否则你必死于非命。”

强永猛思索片刻,突地脸色一横,姦笑道:“强某岂被一个小孩子吓住了,强某一生从未打算过要安安分分度此余年,以后的事不去想了!霞老,杀!”

哈回回一叹道:“我们对你好话说尽了,你仍执迷不悟,是自取灭亡了,自作孽,不可活,你实在无葯可救了。”

强永猛冷笑道:“你们这些人哪一个肯放过我的,居然会对我如此客气,倒是实在令人不解。”

葯师道:“强永猛,说句良心话,我们还是钦佩你的武功,才对你如此客气,张自新虽然能与你一争,但他是仗着天赋,他的练功进境不足为奇,除了他之外别人毫无用处,只有你的武功是积智慧与经验的结晶,如果你肯把你的心法公诸于天下,将可使武林进入另一种新的境界的。”

强永猛冷笑道:“你在做梦,我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秘学,给别人去坐享其成?即使我有这种宏愿与度量,也未必是众生之福,一个强永猛已经叫你们受不了,如果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互较心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