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四章 深谋远虑

作者:司马紫烟

强永猛笑道:“他的资质虽差,我的武功却可以速成,而且他的机变比我行,城府比我深沉,两年之后,恐怕你们张家死无孑遗,不给你们后人再有出世的机会了!”

花蝶影道:“教祖既然选中白少夫做继承人,为什么还要等两年呢?现在就成全他那不是更好吗?”

强永猛道:“不行!两年中,一年是考验他如何在强敌环视下的自保能力,另一年是给他练功的时间,他挨过这两年,才有资格接替我的事业!”

白少夫道:“花夫人,两年时间弹指即过,我倒不在乎,只是在这两年中,我还希望你全力为助!”

强永猛道:“不错!你们俩人合起来,实力也不小,只要通力合作,足可抵挡任何外力的侵扰!”

说完他又朝张长杰走去。

张叔豪抢着上前道:“大哥,小弟先挡他第一手,您最好留到最后……”

葯师也道:“张大侠,您对强永猛的虚实了解最深,必须留到最后,主持大局,由我们先上吧!”

张长杰道:“不行,这是我们张家的责任。”

张叔豪道:“我们四兄弟已亡其二,小弟算是第三个,大哥留下也算对得起大家了,生死事小,大局为重!”

张长杰苦笑道:“你说得倒好,强永猛会让我留下吗?”

张叔豪挺身道:“不给他有选择的机会,我先找他!”

欺身径出,直奔向强永猛。

张长杰叫道:“四弟,用剑!跟他拼掌吃亏太大,用兵器攻他下盘!”

可是他叫得太慢,张叔豪的剑空执于手,反而用拳头去攻强永猛的前心,强永猛反掌猛击而出,手格手撩,掌落张叔豪的肩头,一下子把半边身子震得粉碎。

张长杰侧身跳开,黯然道:“老四,你太心急了,如果你用剑,他至少要两招才能杀死你的,这一来省了他一手功力,我们又多赔了一条命!”

燕青仗剑而出道:“张伯伯,我来接第二招,是攻他的下盘吗?哪些部位才能有效?”

张长杰道:“下盘九处大穴都可以落剑,但是你不行,你的功力对他哪一处穴道都不足构成威胁。”

燕青笑道:“我的剑与众不同,只是挨上他,至少要减低他四成功力,为了节省人命,我拼上一死,就可代替四个人牺牲,还是值得一试的。”

强永猛冷笑道:“小子,你别做梦!”

燕青笑道:“我才不做梦,我跟你过几次招,都是你吃亏,刚才你追了半天,还没能把我怎么样,这次我把握折损你四成功力,却不一定会死在你掌下。”

强永猛厉声道:“刚才我是想利用你使所有的人集中起来,一举而歼,否则你早就没命了,还能活到现在吗?”

燕青道:“你说你的,我想我的,要等手下见过真章才能分,光吹牛可不能吓死人!”

强永猛单掌一垂道:“我放开空门让你进攻好了!”

燕青斜刺一剑,直奔下半身而去,强永猛敞开门户,由他攻进来,直等他的身子进入掌力范围,才举掌拍出。

张长杰又急叫道:“攻上盘。”

燕青的长剑刺中强永猛的上盘,如中败革,毫无作用,而强永猛的铁掌已急拍而下,口中喝道:“小子,去吧!”

燕青的身子是翻滚跌出了,可是他一弹腿,又站了起来,可见他并未中掌,完全是自己退出来的。

倒是强永猛的肋骨上钉着一柄匕首,正是燕青借自张自新的天龙匕,深没及柄,花蝶影惊呼一声上前要替他拔出来。

强永猛沉声道:“不要动,让它留在上面。”

花蝶影道:“您受了伤,不拔出来怎么行?”

强永猛叹道:“这小子太阴险了,一下子刺中了我的气海穴,假如拔了出来,气脉一泄,我的功力再也聚不拢了,所以必须让它留在身上……”

张长杰吁了一口气道:“燕老弟,我说攻他下盘,是故意诱使他松懈戒备,以便下手的,他的脉门全在上盘,而你所刺的气海穴是第一要害,你出手时,我招呼已经迟了,你怎么知道的……”

燕青笑道:“小侄已经知道老伯的用意,怎么会上当呢?刚才是将计就计,好重创他一下的……”

张长杰道:“老弟难道也得知玄天神掌的虚实?”

燕青摇头道:“不,那是老伯提示的。”

张长杰愕然道:“我的提示根本是假的。”

燕青笑道:“老伯虽然指示攻下盘,却说九处大穴都可着手,下盘只有七处大穴,何来九处着手呢?小侄一听就知是声东击西之意,所以出手时剑指下盘,只做做样子,重心全放在上盘的天龙匕。”

张长杰一叹说道:“难得老弟如此细心;否则我真要负咎终生了,不过老弟也太冒险了一点。”

燕青道:“冒险,强永猛明知我剑上涂过麻葯,仍然敞开空门让我人手,更证实我的揣测,所以我攻击的时候,先亮亮相,使他紧张之下,连那一掌都落了空,我利用翻身后退的机会掷出天龙匕,把命也捡回来了。”

张长杰安慰地一笑道:“老弟建此殊功,实在难得,他的气海穴上钉了一枚匕首,不敢再用劲,否则内力将匕首挤出来,他的玄天神掌就无法施为,更不足畏了,现在我可以放心地对付他,为先母与新故的兄弟复仇了!”

燕青忙道:“老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强永猛一身功力非凡,即使受了伤,仍不能以等闲视之。”

张长杰苦笑道:“我明白,强永猛如果容易应付,我又何至于会躲到宫廷中去,天龙的儿子居然会替官家做护卫,这是任何人也不会相信的事,但也幸亏如此,我们才能过了几十年安静日子,现在强永猛虽然受了伤,我也没认为他好对付,但至少有点希望!”

燕青道:“老伯如无十成把握,最好还是多加慎重!”

张长杰摇摇头道:“别说十成把握,我连一成把握都没有,但只要有半分希望,就值得一试。”

燕青道:“自新兄弟自从得知身世之后,孺思颇殷,老伯至少应该见他一面才对!”

张长杰忽然问道:“自新是否在这儿?”

燕青沉吟不语。

张长杰道:“我问的意思不是想见他,自从他被家母领走之后,我就没有再当他是儿子,他不在最好,如果在,你得设法叫他今天别出头,我所作另外那个对付强永猛的安排,要等三年时机才成熟。”

“如果我们杀不死强永猛,此人心智已入错乱的状态,势必将在武林中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杀孽,叫他以大局为重,千万不能轻举妄动,而为武林保存一分元气,三年后才有人来接他的班!”

燕青只得道:“老伯放心好了,跟自新兄弟在一起的是昆仑掌门人矮叟朱梅,此老行事稳重,他会辅导张兄弟作适当的行动,保存实力,不使邪魔得逞的!”

张长杰笑道:“那就好了!注意我跟强永猛动手的身法与招式,那不但是攻其所弱,而且也是尽量求自保的方法,必须采用这个方法,才有希望杀死他,即使不能如愿,也可以将牺牲减到最小的程度而换取最大的代价!”

燕青躬身后退道:“小侄遵命!”

张长杰又笑笑道:“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每次只能以一个人对付他,人多可以占到一个优势,就是多耗损他的体力,但必须慢慢地消耗。

玄天神掌威力至巨,集天下之力也不足抗其一击,记住劲发可穿重甲,但强弩之末,却不足以透轻纱,这是惟一克制强永猛的办法。”

燕青没有回答。

强永猛脸含狞笑,慢慢逼近道:“张长杰,你对我了解得很透彻,那不是好事,不但保不住你的性命,而且更加速了你的死亡!”

张长杰朗声道:“我们四兄弟已去其三,我并没有打算一人独生,只要杀死我,就得多费你四倍的功力。”

强永猛一掌拍来,张长杰举剑硬架,“锵”然声中,长剑与钢掌交触,激起一蓬火星,双方各迫退两步。

强永猛冷笑道:“有一点你没算到,我什么时候施展玄天神掌可捉摸不定,所以你的拼命战法并不有效。”

张长杰道:“不管你是否施展玄天掌法,我始终是维持这个方法,每招都硬接,看你是否一直忍得住?”

强永猛冷笑道:“有什么不能忍的,耗到明天我也不在乎,我反正有的是时间,陪你多耗几手也没关系!”

两人再度接触,依然是火星四冒。

张长杰好像在拼命,每一招都用足了劲力,而且守中带攻,剑光所致的范围内,剑风呼呼直响,接下约十几招过去都是如此,只是张长杰渐渐力有不继,势子慢慢转弱了。

围观的人个个都脸色沉重,连强永猛自己也是神色紧张,眼中杀机渐浓,倒是对手的张长杰,态度始终很平静,手中的剑势虽然不如先前凌厉,悍战依然如旧。

交手渐近五十回合,强永猛忽而放他一剑刺进,一掌虚袭,拍向他的胸前。

张长杰的剑本来是刺向咽喉的,剑尖触及肌肤时,内里一股劲力暗弹,将他的剑震偏了,张长杰好似早已准备及此,剑尖下挑,将强永猛肋下钉得稳稳的天龙匕挑了出去。

两个人的动作都是在同时发作,同时结束。

强永猛肋下血涌如泉,连忙自己运功闭住了。

张长杰的一只左掌已经消失无形,齐腕而断,断处有如刀削,也在大量出血,张长杰用右手扣死左腕的血脉。

张长杰转朝燕青道:“燕老弟,你看清楚,强永猛的玄天神掌是无可匹敌的,惟一的办法是用这些不足以致命的地方去硬接一下,这样才可以多耗他一分体力。”

强永猛神色凌厉地道:“张长杰,你是够狡猾的,可是你还能挨多少下而不死呢?”

张长杰道:“我还有一只手,两条腿,至少要三招后才会送命,因此你要杀死我,必须要多耗四倍的气力。”

强永猛冷笑道:“我们等着瞧吧!”

语毕又慢慢地逼近前去。

花蝶影忙又挺身挡住道:“教祖,您肋下的匕首被拔了出来,气泄劲散,还能作战吗?”

强永猛一叹:“蝶影,你真不懂事。”

花蝶影一怔道:“我不懂事?这是教祖自己说的。”

白少夫将她拉开道:“花夫人,话虽是教祖说的,但教祖早已有了防备,事先将那一部门气脉闭死了,对教祖的运功毫无妨碍,如果问题真有那么严重,教祖岂会将本身的缺点告诉给敌人知道呢?”

强永猛再度逼向张长杰,抡掌进袭。

张长杰单手运剑招架,斗了几合,从眼色中看出强永猛又有杀机,竟虚划一剑,挪身避开了。

强永猛劲聚掌上暂不发出,口中冷笑道:“你想逃,我看你能逃多远?”

张长杰脸对着他,身形不断后退,或是左右移动,始终不让强永猛贴近过来。

两人对峙了一段时间后,强永猛加速动作追上去。

张长杰也加快速度逃开,没有防到身后挂着一支拴马的石棒,脚下一绊,跌倒在地,强永猛欺身上前,猛然挥掌下击。张长杰一脚上踢,大概是准备用一条腿去抵消他的掌劲,可是强永猛已不再上当了。

掌势一转,改拍为削,向他的腿侧切下,反攻小腹。

这一掌如果切上,张长杰绝对难逃一死了!

正在危急之际,斜里一条人影掠至,剑影如风点出,架住了那一掌,当的一声,居然抵开了那一掌。

只是那枝剑,因为抗受不住玄天神掌的霸道巨劲,断为两截。

张长杰得人一挡,滚地躲开了,跳起身来,看看是谁能以一枝剑架住强永猛无与伦比的一击。

一见之下,不由心头大震,那是张自新,一个他不想见的人出现了。

自襁褓中被带走的儿子,突然长成了绝世风华的少年英雄。

张长杰心中何尝不激动,可是他毫不敢形之于色,更不敢开口招呼,只以淡淡的声音道:“多谢兄台赐援!”

燕青等人俱是一怔。

起先他们以为他不认识张自新,所以才称呼兄台,李铁恨忙着要告诉他们,可是才一张嘴叫了声:“自新!这是你朝思暮想……”

燕青却明白了张长杰的意思,飞快地接口道:“张兄弟,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机会,强永猛虽然凶猛如虎,却已被我们拔掉了一半的爪牙,你用点精神,就可以除掉他了。”

李铁恨见燕青突然打岔,说出这种话,心中很感奇怪。

管翩翩却低笑道:“张自新天性浑厚,如果知道了面前这个人就是他的父亲,心情必然会受激动而影响功力……”

李铁恨这才明白了,不免自悔孟浪,连忙不开口了。

强永猛则因为自己凝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 深谋远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