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七章 迷魂大法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道:“那是我们的疏忽,但事情尚可补救,我们必须注意那个觉迷佛哈赤星,别让他受到损伤,利用他的力量使张兄弟恢复意识,至于这个白少夫,不管他在强永猛身上得了多少传授,弟子负责对付他就是了。”

葯师心中也是这个想法,所以不做声了。

场中的脱脱出手就挨了一顿,虽然没有受伤,却更形暴怒,旋即掌出如风般,追着白少夫急攻。

白少夫则利用他那诡异莫测的身法,半避半攻,出手中的,只听见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六七招过去,脱脱已挨了四五十掌,白少夫却连衣角都没叫他沾上半点,倒是他雄浑的掌力,震得四壁皆动。

旁观的金龙佛萨达忍不住了,道:“脱脱师弟,你别一股劲儿硬冲,白花力气挨冤枉打,真要被人打上八十掌,本教的颜面何在,纵然你不被人杀死,我也要你自杀了!”

脱脱粗鲁成性,直到听见师兄提醒后,才稳住身子,退后两步。

白少夫一点不惊,站在对面笑道:“大师父,八十掌才挨一半,你想退可不行!”

脱脱两颊血红,微微肿起,眼中几可喷出火,厉声叫道:“你小辈欺负佛爷身形不便,如你能再打到一掌,就佩服你。”

白少夫笑道:“一掌怎么行?教祖规定八十掌,我才执行到一半出头,六八四十八,还有三十二掌,少一掌都不足数,你乖乖地挨吧!我看你的身子很结实,脸皮尤其粗厚,八十掌挨下来还不至送命……”

脱脱怒吼一声,再度欺步进扑。

白少夫一摇肩,仍是闪身反击,哪知脱脱这次可有了准备,双手护颊,猛力朝外一分,刚好与白少夫的掌面相迎。

脱脱吼一声:“滚你的。”

使用巨力往外一推,跟着一脚往胯下踢出,在他意料中,白少夫一定架不住他的神力,分开双手后,绝对躲不过这一脚。

谁知白少夫身子一翻,虎跳数步,仍是安然无事地闪过这一脚。

白少夫阴阴地笑道:“大师父,你聪明我也不笨,我算准你这一次是会用手护颊,想跟我对一掌的,所以我出手全不用劲,虚接了你一掌,多可惜呢!假如你不招架,这两掌挨上了也只是轻轻一拍,也许毫无感觉就算过去了,岂不是少挨两下重的,现在双掌相接,没打在脸上自然不做数,你还是得补挨满三十二掌。”

这番话说完后,不仅脱脱脸色铁青,其余藏边三佛也都是怒形于色,一言不发,每双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白少夫见他们不开口,更忘形得意,正想再说几句话气气他们。

忽然强永猛出声道:“少夫,你回来,这一场由我来接下去,你终究不是成大器之才。”

白少夫愕然道:“教祖,属下自信必不辱命。”

强永猛一哼道:“我认为你已经够了,得意不可太满,你只是仗着灵巧的身法与一点小聪明占占上风,并不是真正的功力胜过对方,居然自以为了不起,目空一切了,人家在藏边,领袖一方,一半是宗教的力量,另一半也是靠着真功夫,绝不是欺世盗名,泛泛不学无术之辈可比,你这种轻敌的态度,一定会吃亏的。”

白少夫道:“属下不相信会吃亏在他手上。”

强永猛冷笑道:“你到底阅历太差,对方是个莽汉,他在盛怒之下,乱了方寸,你可以投机取巧,现在他已经稳了下来,蓄怒于心而不发,就是到了危险的时候,你还看不出来,岂不是自取灭亡。”

白少夫道:“还有三十二掌,属下一定能凑满数。”

强永猛道:“叫你下来就下来,还噜苏什么,我要不是手下无人,就让你去上当,现在我还不想你送命,乖乖给我滚下来,由我自己来解决。”

白少夫不敢违抗,只得依命退后。

强永猛站了起来,正拟亲自出场,忽又止住道:“张自新,你出去!”

白少夫道:“教祖为什么想利用他出场呢?”

强永猛笑道:“对方以大力为擅长,那是一种天赋,我用功力胜他,是没有问题,但不能叫人心服,所以我派个天赋神力的人去胜过他,表示本教各种人才都齐全。”

脱脱一心想在白少夫身上雪回前耻,厉声叫道:“张自新又不是你们齐天教中的人,派出来算什么?”

强永猛笑道:“他是你们指名邀斗的对象之一,自然有出场的资格,何况他现在已在我的控制之下……”

金龙佛萨达道:“脱脱师弟,你就接受下来好了,虽然你吃了一点亏,却令对方不战而退了,总算找回了面子,事情很明白,若非强永猛见机得早,白少夫一定活不了,这一场对本教的威名并无损害,你也可以引为自慰。”

脱脱气呼呼地道:“我那些巴掌不能白挨。”

萨达道:“没关系,耐着性子等下去好了,等我们击败强永猛后,还怕没机会收拾那小子吗?”

脱脱这才不开口了。

强永猛笑对张自新道:“你曾经用摔跤手法胜过喇嘛教的人,现在人家又来挑战,你仍是以摔跤功夫应战,不过对方是个大力士,你除了在手法上应付外,还得在勇力上胜过对方,才能使他们心服口服。”

张自新傻愣愣地出场,还是沙丽替他脱去了上衫。

脱脱也宽了外衫,两个人都是赤膊对垒,双方都是肌力纠结,身材魁梧,倒像是两尊天神般,各摆了一个姿势,随即跳身相接,对搏起来。

两个人的摔跤技术都很精湛,搭上手之后,攻守兼备,只看见四条胳膊来往推拿,却始终未能有所进展。

因为两个人一出手,就被对方化开了。

然而这一场的精彩是没话说的,手上在较技,脚下在赌力,地上新铺的白石,被他们踩踏之后,立刻显出了条条裂痕。

也随着发出了格格声响,声势煞是惊人。

强永猛笑对白少夫道:“你看见了吗?像这种劲力你行吗?”

白少夫不服气道:“属下跟他们技不同,力各异!”

强永猛冷笑道:“斗技你也不见得行,再看下去就知道了,等人家的杀手用出来,你躲得过才怪!”

场中二人推搏片刻,大家都知道纯靠手法已无以取胜,必须要运用别种技巧了,角技虽以摔扑为主,但像这种搏命赌胜的场合,自然不限制施用其他手法,所以脱脱见无法在摔跤上取胜,突然腾出一手,改抓为切,一掌砍向张自新肩头。

张自新的神智虽然不清楚,动作和反应却毫无影响。

他体会到对方的劲力忽减,立刻就意识到对方将有什么不同的动作,手臂一翻,也用手掌迎上去。

“啪”的一声闷响,双方肉掌相接,虽然都是用的掌缘,却可见出功力的深浅与天赋的优劣。

张自新的身子不过摇了一摇,脱脱却连退了两三步,整条手臂酸麻,尽管他脸上装得若无其事,仍然逃不过强永猛的眼睛。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脱脱,这可是硬碰硬的角力,没有投机取巧的吧?你不行就是不行,还要再斗下去吗?”

脱脱利用退后的机会,又跳开两步。

一面运气镇制手臂所受的震动,一面喘着气道:“笑话!佛爷除非是倒下来不能动弹,那只好认输,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得拼到底!”

强永猛笑道:“好!你不怕死,齐天教还会在乎杀个人吗?张自新!对方已经开始下毒手了,你也不必客气,给他两下重的,打得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张自新成了个没有知觉的木人,也不开口说话,甚至于答应一声也不会了,可是他的动作却表示接受强永猛的指示,双手并成掌势,慢慢欺身过去。

脱脱喉间发出一声低吼,摇拳直上,径攻面门。

张自新用手朝外一封,攻得急,对得也准,恰好托住脱脱的拳头。

哪知脱脱的手法十分怪异,忽然又张开手指,握住了张自新的手掌往前一带,张自新自身往前一冲,脱脱右手猛落,结结实实地砍在张自新的后颈上。

张自新俯身往前倒去,群侠惊叫出声,颈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哪经得起脱脱如此神力一击!

可是张自新的身子居然抗得住,快要贴地之际,竟然双手撑地,一个翻身跳了起来。

强永猛得意地朝白少夫笑道:“这是藏派密宗手法中的精华,叫做引玉掌,他的掌心中有一股吸力,能粘住对方身体任何一部分,牵引过去,然后加上一击,刚才我如果不换你下来,你就难以躲过他这一吸,你可没张自新的本事,挨得起那一掌!”

白少夫这次不开口了,承认了这一事实。

强永猛又说道:“我看他双手护颊,就知道他准备施行这一手了,第一次是故意让你先上手,还没有用上劲,所以你能轻易脱开;第二次他的掌心变白,劲力已提到十成,如果你一掌打上去,就会被牢牢吸住,我要是不开口叫住,你此刻哪有命在,现在你是否还不服气我叫你下来呢?”

白少夫一躬身道:“属下愚昧无知,多谢教祖赐示。”

强永猛微笑道:“那倒不必客气,我得力于你帮助也不少,尤其把张自新弄来,使我去了一个心腹大患,而且更得了一个横行天下的工具,应该报酬你一下,好好干下去,这齐天教祖的位置,一定是你的!”

白少夫欣然面露笑容,静坐观战。

张自新与脱脱已经由贴身肉捕,改为拳掌相击。

这一方面,张自新的造诣较弱,经常挨打,可是他身无知觉,护体真气内力,抵消了对方雄浑无比的掌劲,挨在身上,一点都不在乎。

脱脱倒是越战越心惊,他的拳法打在张自新的身上不起作用,张自新还击的拳脚却是坚稳有力,偶一疏忽被打中一两下,痛入骨髓。

金龙佛萨达见状不佳,忙又出口提示道:“师弟,这样下去不行的,你必须拣那气运不到的地方下手,此子先天禀赋奇特,力持下去,一定是你吃亏。”

强永猛笑道:“我先警告你们不要投机取巧,张自新现在是我的人,在我的保护下,不会让他受伤害的。”

脱脱的肋上又挨了一拳,打得眼前金星直冒,心头火发,忽地一腿撩阴,直取下胯。

张自新虽然痴呆,这等重要的部位却不肯轻易受击,单手一抄,握住了他的脚尖,身子一转一提,将脱脱的身子提了起来,像放风筝一般,飞旋急转,轮圈子舞动开来,脱脱虽然身子悬空,仍力图挣扎。

忽而身子一弓,弯腰突起,双手上下分叉,一取双目,一戳咽喉,势子又疾又毒,杨青青急叫:“张兄弟,快放手!”

可是张自新对她的呼叫置若罔闻,直等到脱脱的攻击到达身上时,才将握脚的手往下一猛掷。

脱脱的两手一起插在他的胸腹之上,“咔嚓”声中,张自新安然无恙,脱脱却痛得大叫,四只手指都被张自新体内真气反震撞断了。

强永猛笑道:“杨青青,你不要着急,他不会听你的话,但我也不会叫他受伤的,好了!可以结束这一场了。”

后面那句话是对张自新说的,声音较为猛厉。

张自新应声受命,将脱脱往下一横,不等他有所动作,跟着上前一脚踏往背心,反握住他的两臂,抬头看着强永猛,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强永猛笑道:“脱脱,你自号大力神佛,可以跟张自新比比力气,你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脱脱努力挣臂,张自新也用力扳紧,两个人的手臂上肌肉都凸起如丘,相持不下,而且俩人都从臂骨上发出格格的声音,显示出他们用力过猛。

萨达与强永猛几乎同时喊道:“用劲!”

声落发生,张自新双臂一分,硬生生将脱脱的双臂断折,抛了开去。

强永猛得意地大笑道:“好!张自新,毕竟是你力胜一筹,没有替我丢人,下去休息休息吧!”

张自新痴痴呆呆地木然拔步,走到沙丽的身边,汗出如泉,沙丽替他用衣襟擦抹着。

那边脱脱则已昏厥在地,由四佛带来的同伴抬了回去,开始替他接骨疗伤。

强永猛笑道:“大力神佛已经报销了,下面是谁?”

普度佛巴尔赫勒沉声出场道:“本师候教!”

此人身高丈余,骨瘦如柴,披着一袭大红的僧袍,虚飘飘的搭在肩上,极不相称,可是说话的中气十足,一望而知为内家高手。

强永猛打量着他道:“阁下号称普度,但不知有何神通?”

巴尔赫勒道:“僧家本吾佛慈航普度之旨,广济世人,佛法无边,僧家无所不能,无所不精。”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你的口气倒不小,但不知你要选谁做超度的对象?”

巴尔赫勒道:“佛门广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七章 迷魂大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