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八章 以术制术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笑笑道:“知其所以,就可以攻其所短,如果你不服气,我就跟你斗一次法,叫你输得口服心服。”

哈赤星自然不信,笑道:“好,我们就比一下。”

燕青道:“那该由我先施术,瞧你能否抗御?”

哈赤星慨然道:“没问题。”

燕青在袖中掏出两枚燕尾镖,轻抛在空中,道:“你看好,我这两枚镖,当它们在手中起落五次后,你还不入迷,就算你道行深远。”

哈赤星见他依样画葫芦,不禁笑道:“你把迷魂大法看得太容易了,这关键不在引人注意而在诱人入窠。”

燕青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我的这一套玩意儿,你还没有领略过,怎知其妙用所在?”

哈赤星道:“你尽管施为就是了,洒家连眼都不眨一下,快准备你的飞镖,瞧我是否会人迷吧!”

燕青笑道将镖一上一下,连续抛了五次,然后收镖入袖道:“哈赤星,现在我命令你散去自身功力。”

哈赤星笑道:“没有的事,洒家一点都不在乎。”

燕青道:“你别嘴硬,事实上我已经控制了你的心神,在你不知不觉中,你已接受命令,散去全身功力了!”

哈赤星全身一运劲,全无异状,乃笑笑道:“洒家好得很,全身功力如旧,丝毫未见有所减弱。”

燕青道:“那是你本身的幻觉,你练的是有形之法,我施的是无形之术,有生于无,自然低我一级,不信你与家师对一掌看看,包你接不下去。”

哈赤星自然不信,举掌朝葯师道:“来,对掌!”

葯师微微含笑,伸手跟他轻轻一拍,两人都不动。

可是停了片刻后,葯师居然连退了七八步。

哈赤星这才朗声笑道:“洒家用的是歇后掌劲,令师可不行了!”

燕青淡淡一笑道:“家师第一掌只是试探性的,连半成劲力都没有用上,你自然不会有何感觉。”

哈赤星点头道:“这个洒家倒不否认。令师曾为齐天教中三仙之一,当不致如此差劲,咱们再来过。”

葯师再度发掌,哈赤星举掌相迎,两人仍不动。

可是停了片刻之后,哈赤星不但后退了十几步,而且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燕青大笑道:“这下子你总该服气了吧!家师也用的是歇后掌劲,你连半点抗力都发挥不出来了!”

金龙佛萨达脸色一变,忙问道:“师弟,怎么回事?”

哈赤星坐在下道:“小弟也不知道,但全身柔软无力,连站起来都办不到,也许是真的受了制。”

燕青笑笑道:“你只会迷魂,我却能迷心,你的迷魂之术,使人三魂六魄俱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我的迷心之法却能保持你神智不泯而心神受制,由我操纵自如,岂不是较你的高明多了?”

萨达不知道是千毒掌的原故,信以为真,只得道:“燕公子,你的确是高明,洒家代敝师弟认输。”

燕青笑道:“好说,好说,我们只是印证所学,现在贵方把管仙子的禁制解除,我也撤除禁制。”

哈赤星没办法,只得喃喃念了几句藏文咒语,然后轻喝道:“管翩翩,返尔迷途,归你本主,你去吧!”

管翩翩打了一个冷噤,忽地警觉过来,燕青道:“一客不烦二主,请贵方将张兄弟也解救过来如何?”

强永猛笑道:“那可没这么容易,各人施术所加的咒语不同,那咒语多达百千多种,除非你们能将张自新隔离我的身边,逐一试验过,才能找到正确的一种。”

哈赤星道:“这是事实,不过也不要这么麻烦,只要我与他静处片刻,就可以从他本人口中得知解术的咒语,不过强永猛在旁捣鬼,那就无法可施了。”

燕青想了一下,道:“也罢!我们另外设法便是,现在我先为佛爷将术法禁制撤除,以示诚意。”

说完在身边水化衣中喝了一口水,暗将解葯含进口中嚼碎,一口喷在哈赤星的身上,口中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敕令,疾,佛爷请起来吧!”

哈赤星在地下伸展了一下腰骨,慢慢地爬了起来,微一运劲,却发现功力只恢复到两成左右。

因为葯师的千毒掌乃无形之毒,中时没有感觉,完全是内气感应,故能使人功力化解于无形,燕青喷上一口水,也只解了两成毒,使之不继续恶化而已,除非继续服用解葯,才能完成解毒。

燕青却不肯说明,只是微微一笑道:“我只解除了部分禁制,使佛爷能行动自如,其余部分等以后再说。”

哈赤星怒道:“这是为什么?”

燕青道:“这一半是为了张兄弟,一半也是为了佛爷,因为我解不了张兄弟的禁制,必须借重佛爷,对佛爷的生命,自当严加保护,以免受到强永猛的毒手。”

哈赤星道:“洒家不明白公子的意思?”

燕青笑道:“强永猛知道佛爷为惟一能解救张兄弟的人,一定将佛爷列为首先杀害的对象,佛爷如若恢复了全部功力,一定不肯逃避,奋力与之一搏,不客气说,佛爷必然不是他的敌手,现在佛爷只剩两成功力,失去了拼斗的勇气,遇变就会慎重,但求自保而躲避,才能保全性命,此乃吾道家戒刚强而重柔弱以保身之养性要旨。”

哈赤星道:“我们喇嘛教最尚勇武,我绝不做懦夫。”

燕青淡淡一笑道:“那是因为佛爷以武自强的原故,现在失去了武功的凭持,只好受点委屈了。”

哈赤星怒声叫道:“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要挟,洒家宁可一死也不妥协,更不会替你解救张自新的。”

燕青笑笑道:“那随佛爷的高兴了,反正你只有两成的功力,要找强永猛送死也行,找我拼命也行。”

哈赤星跳起来,就要和燕青拼命。

萨达一把拉住了他,道:“师弟,燕公子说的也有道理,今天我们输在燕公子手下,最多受点儿委屈,以后尽有找回的机会,折在齐天教之下,就只有死路一条,你还是把拼命的工作交给我吧!”

燕青道:“在下正是这个意思,拼过强永猛,我们双方都有活路,在下自然也遵约将佛爷的功力全部恢复,拼不过强永猛,佛爷仍然得以不死,因为强永猛对一个只有两成功力的人,绝不会加以重视……”

萨达道:“燕公子不必说了,你无非是想联合我们共取强永猛而已,我们也洞悉利害,舍此别无生途,请问公子打算要我们如何出力才是?”

燕青笑道:“这倒不敢当,强敌当前,我们惟有群策群力,各尽所能,看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萨达道:“我们师兄弟四人来此,现在只有我跟师弟巴尔赫勒尚可一搏,公子运幄之才,我们早有耳闻,深为佩服,公子也不必客气,尽管驱使命役好了!”

燕青笑道:“萨达佛爷这么说,在下倒是不敢当,普度佛之武学精深,在下已经大概有个了解,少时定当有所借重,但不知佛爷之能耐如何?”

萨达笑道:“燕公子是否想考究洒家一下?”

燕青道:“兵法首在知己,再求知彼,始可定谋,在下如慾有所借重,最好是先有个了解,佛爷假如有兴趣,不知可否先向强永猛挑战一场?”

萨达道:“当然可以,强永猛,我们该接一场了!”

巴尔赫勒怒声道:“燕公子!你分明是先拿我们去送死来作试探,这是什么意思?”

哈赤星连忙低声道:“六师弟,你别弄错了,燕公子绝无此意,目前就是大师兄一人未出手,强永猛未知他的深浅,绝不会自己下场的,燕公子把第一场交给我们,正是相让之意,不信你看好了!”

巴尔赫勒道:“假如强永猛真的自己下场呢?”

哈赤星道:“我想不会的。”

巴尔赫勒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哈赤星道:“假如他下了场,燕公子一定会妥做安排,他要求我们合作,必须拿出诚意,否则我们也不是傻瓜,难道真会受他利用不成?”

强永猛在萨达挑战的眼光下站了起来,表示准备接受了,巴尔赫勒连忙朝哈赤星抛了个责备的眼色,意思怪他判断不够准确,因为燕青那儿没任何表示。

哈赤星却微笑轻声道:“六师弟,你不要急,如果他们不做表示,就是大师兄与强永猛这一战必可平安解决。”

巴尔赫勒渐渐对他不信任了道:“你怎么知道呢?”

哈赤星道:“因为燕青他们急需要我们合作,绝不会叫大师兄遭遇不测。”

巴尔赫勒忍不住道:“他们要的是你的帮助,别人的死活他们才不关心呢!他们已经控制住你……”

哈赤星怒声道:“六师弟,你好像连我也怀疑了,不错,我希望能恢复功力,势必要为他们救回张自新,但我的功力绝不会比大师兄的生命更重要,假如大师兄遭遇不测,我宁可舍弃功力不要,也不会帮他们的忙。”

巴尔赫勒这才觉得自己太过于激动,连忙道:“师弟你别多心,我们跟强永猛固然有仇,跟燕青他们也有点过节,目前虽然为情势所逼,不得不暂时与其中一边放弃成见,但也不能视他们为朋友,处处全靠着他们。”

哈赤星一叹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怪我们来得太轻率,没有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就贸然来了,你我都折锐于前,三师兄,还受了重伤,根本是技不如人……”

巴尔赫勒也为之黯然叹道:“我们四弟兄前来,已经是动了全教最大的力量,除非是掌教祖师活佛亲出,才比我们强一点,但那是不可能的……”

哈赤星道:“当然是不可能,掌教活佛驻锡拉萨圣寺,为吾族政教的领袖,绝不能介入武林的纷争,今天这场战全靠我们来打,力既不足,只有仰赖外力之助,幸好燕青他们还有求于我们之处,否则不但得不到帮助,还得两面受敌,后果更不堪设想,现在我才明白掌教活佛不让我们前来的理由,我们这一行根本是多余……”

巴尔赫勒道:“赫达与巴鲁克不能白死!”

哈赤星道:“他们二人逞技傲人,不守本分,掌教活佛才遣他们到皇宫大内去传教,原是叫他们磨磨火性的,谁知他们多生事故,不仅自己送了命,还拖累到我们!”

巴尔赫勒道:“怎么是拖累我们呢?”

哈赤星道:“他们原可不必介入的,如果是我,绝不会中朝廷这个借刀杀人的计谋,只怪他们太好名了!”

巴尔赫勒愕然道:“怎么是朝廷的借刀杀人之计呢?”

哈赤星道:“你的脑筋太古板,朝廷知道齐天教的实力太大,故意煽动他们出来应付,成则可喜,失败了,借此挑动我们的仇意,再利用我们的报仇之心来对付齐天教,朝廷对齐天教固然不放心,对我们的声势日壮,何当不怀有戒心呢?这样使我们互相残杀,岂不是一石两鸟之计!”

巴尔赫勒一怔道:“你为什么不对掌教活佛说明呢?”

哈赤星道:“掌教活佛明智觉远,岂有不知之理,所以行前一再劝阻,大师兄坚持要来,他虽然答应了,却声明成败到此为止,本教绝不再派人支援了,争一口气事小,本派必须保有充分的实力,才能免为朝廷所并吞。”

巴尔赫勒问道:“那大师兄知道吗?”

哈赤星道:“活佛晓以利害时,我与大师兄在一起恭聆教论的,他当然知道,不过起先他并不相信中原有什么能手,现在他算是明白了,所以才会改变态度,答应与燕青合作,以处事之冷静,大师兄比我们都强。

所以你千万不要再冲动,静待事情的发展吧!反正要解救张自新,他们必须倚重我,凭这一点,他们也不敢让大师兄吃亏。”

他们的谈话刚告结束,强永猛已徐步出场,朝萨达道:“你要较量什么?太差劲的,强某可没兴趣奉陪。”

萨达淡淡地道:“这一战是为搏命,哪能限制手段,本师是为了已故的两位师弟复仇,也为了我们与东来的群侠生死而搏,任何方法,任何手段都不惜使用。”

强永猛道:“那就不按比武的规矩了?”

萨达道:“当然没有规矩,而且出场的也不止是洒家一人,只要有机会,我们每个人都随时准备出手。”

强永猛大笑道:“要讲人多,本教岂会在乎。”

萨达笑笑道:“今天到此地的无一庸手,兵在精而不在众,认真拼起来,我们仍是占着优势。”

强永猛冷笑道:“你不妨试试看!”

萨达道:“不必试,我有这个把握,如果我们全数发动,齐天教中,大概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活下去。”

强永猛笑道:“那就够了,你们连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以术制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