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四十九章 强中有强

作者:司马紫烟

萨达自幼受宗教熏陶,对鬼神的观念十分深厚,而且廖天化穿肠伤目破脑碎腑,仍不改其凶性,益发证明是恶鬼附体,逃避惟恐不及,哪里还敢回手。

燕青没有办法,悄悄掩至巴尔赫勒身边,众人全神注意在一人一尸的追逐,没有人去注意他的行动,廖天化追了几步,忽而幡龙棒一紧掠斜而来,萨达用手去推,软棒却电闪似的一落缠住了他的脚跟,将他摔倒在地,口中啊啊怪笑道:“番僧,这下子你逃不掉了。”

抛去软棒,用双手扼拄萨达的咽喉,萨达拼命挣扎,却抵不过行尸力大,气塞目瞪,双腿拼命乱蹬。

忽而金光突闪,嚓的一声,将廖天化的双臂斩落,尸体被萨达踢了出去,两只断手仍然扼住萨达的脖子。

萨达已闭过气去,那斩臂的金光则是巴尔赫勒的飞钹,斩臂后余势不歇,继续朝强永猛飞去。

强永猛一臂急伸,用那只钢掌将飞钹击得粉碎,声响震耳,燕青即趁这个机会飞身出去抢回了萨达,同时替他抽下脖子上的两条断臂,用力一戳人中,将萨达救醒了过来,望着地下的残尸,犹有余悸之色。

强永猛哈哈一笑道:“番僧,算你命大,又是燕青这小子鬼精灵救了你一命。”

萨达犹自不解,燕青笑道:“佛爷受愚了,这哪里是行尸,分明是强永猛在暗中用功力操纵死人在行动。”

强永猛笑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燕青道:“主要是你不该叫廖天化开口说话。”

强永猛道:“我运气入密,将声音传到死人口中才发出来,精妙之处,可谓天衣无缝,怎么会是破绽呢?”

燕青笑道:“人的行动本于精气神三者,赋之于形体才有行动,犹利之于刃,未闻刃亡而利在,岂有体死而神在,廖天化死后,功力竟超过生前,这就是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因此别人注意行尸,我在留心你的行动,廖天化说话时,他的嘴不动,你的嘴却在上下开合,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在捣鬼,所以我才请普度佛用飞钹斩断行尸的双臂,隔断你的劲气,同时猜准你必会将劲力运在那双断臂上,才请普度佛继续用飞钹攻你,及时抢救出金龙佛。”

众人恍然大悟,葯师道:“你怎么不早说?”

燕青道:“我也拿不准,只有试试看,可是我的功力不足于抗,如果早叫穿了,强永猛加劲施为,反而加速了金龙佛的死亡,强永猛催尸行功,随时都可追上金龙佛,他为了要造成恐怖气氛,才慢慢拖下去……”

萨达长叹道:“洒家虽然功力不如强永猛,但也不会如此狼狈,都是这具行尸把我吓住了使我斗志全消。”

燕青笑道:“这是不信鬼神的好处,我不信鬼神之事,一切异征自然就会往人为上去求答案。”

萨达低头无语,燕青又道:“如果普度佛不攻强永猛一下,使他分神应付,我还是无法扯下断臂,幸亏及时配合得恰当,才抢救下佛爷一命,只是毁了那面飞钹太可惜。”

巴尔赫勒道:“一面飞钹能换回敝师兄一命代价实在太轻了,敝师兄弟对燕公子感激之情实无以言表。”

萨达犹惊异道:“洒家到现在还不相信人的功力可以用在死尸上起作用,那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燕青笑道:“普度佛能将内功用来操纵飞钹,使之运转由心,强永猛自然也能用以操纵死人,何况新死之尸,肢体未僵,作用起来更方便,我相信这个灵感还是佛爷给他的启发,否则他绝不会想到这一点。”

强永猛大笑道:“对极了,我看到他能用内力操纵飞钹,我为什么不能用死人试一下呢!这一试给我发现了一个绝妙的杀人方法,自己不必动手,照样能行功及敌。”

燕青道:“活人可没有死人那么方便,你要他往东时,他自己会往西,这样就要浪费你一半的劲力,你隔空运功本来就要差一点,如此一对消,威力更差了,不足为惧。”

强永猛道:“我还怕没死人应用吗?”

燕青笑道:“那除非是用你们自己的死人,我们这边的人,要就同生,要就同死,绝不会给你运用的。”

强永猛道:“不用你们的死人,本教还怕没有慷慨牺牲的烈士,随便找两个下人,就足以应用了,每一个下人就如同强某亲出,你们能支持得了几次攻击?”

燕青笑道:“那恐怕很难找。”

强永猛怒道:“我倒不信,中行,你去把不重要的下手找几个来,点住死穴,不要伤他们的肌肤,只要有四五个,我就可以将他们一个个次第消灭。”

徐中行应声正待启行,群侠都不禁色变,这个方法太绝了,强永猛不出面,牺牲几个不起作用的下手,居后操纵,就成为杀人利器,还能跟他交手吗?

只有燕青笑道:“强永猛,我劝你别糟蹋生命,如果要用你的方法,一定得找最好的高手才行。”

强永猛道:“那不行,这些人都是我忠贞不二的部属,可以用廉价的方法,我何必下大本钱。”

燕青笑道:“如果不是绝佳的高手,本身的肌肉筋骨组织不够坚韧,经不起你的功力灌输,还没动就散了。”

强永猛怔了怔才道:“这倒也好,看来我只好用活人了,用我们自己的人,只要他不抵抗我的操纵,顺着我的功力指挥。我想就没有问题了,中行,你看派谁最好?”

徐中行想想道:“属下第一个自告奋勇。”

花蝶影忙道:“你不行。”

徐中行道:“花夫人莫非认为我的功力不足!”

花蝶影道:“不是这意思,徐兄忠心不二,才堪大用,此举虽然是由教祖借体行功,至少总要打个折扣,对方亦非庸手,纵能建功,却也不免危险,我们不能少了徐兄。”

徐中行道:“正因为如此,属下才不愿另派他人……”

花蝶影道:“徐兄绝对不能去,我来好了!”

徐中行一怔道:“夫人更不能出来了,这很危险……”

花蝶影一笑道:“我明白,教祖功力胜之有余,但对方既然敢来,必然另有所恃。”

强永猛道:“是的,像李铁恨的剑气,梁葯师的怪异掌功,都是我事先没料到的,目前这两种功夫虽然还不足以构成威胁,但我对他们的实力尚不够了解,不能轻易涉险,因为这一战成败全靠我个人,不能有半点失误。”

花蝶影道:“所以我才自告奋勇要求出场,齐天教中人才虽多,却只有我与徐兄肯为教祖毫无条件效死,徐兄仍须为教祖支持大局,剩下只有我了。”

强永猛沉呤片刻才道:“好吧!蝶影,我说不出对你有多感激,我会尽最大的小心不使你受到伤害。”

花蝶影徐徐地走出。

白少夫却抢在前面道:“夫人,请把这效死的光荣让给属下吧!教祖对夫人倚望殷切,说什么也不能让夫人轻易牺牲,属下受恩深重,理应代夫人一死。”

强永猛冷冷一笑道:“白少夫,你终于站出来了。”

白少夫道:“其实属下早就想出来了,因为教祖和夫人讨论到另外的问题,属下不方便介入。”

强永猛冷笑道:“你是最投机的一个家伙,所以我始终不敢把全部的武功传授给你,这一次幸亏你见机得早,自己出来了,否则我第一个就是要你的命。”

白少夫惶然道:“教祖难道对属下的忠心还有怀疑吗?”

强永猛道:“你根本就没有忠心这两个字,你追随我是因为我这身武功与我的地位,你不必否认,我比谁都明白你,你出来了,总算你还见机,只要我不死,你仍然有机会继承我的事业,甚至于得到我的武功,否则我第一个就杀死你,因为我不能白白地便宜你。”

白少夫仅只笑笑,不作任何答辩。

花蝶影道:“教祖既然知道他不可靠,为什么还要容纳他呢?”

强永猛一叹道:“你说我是个枭雄是说对了,你就该明白,一个枭雄的事业必须要另一个枭雄才能接替的,你与徐中行都不是那块料,目前够资格的,除了燕青之外,只有他了,所以我不能放弃他。”

徐中行想开口,可是话只说到口头,又咽了下去。

强永猛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宁可要燕青是吗?”

徐中行道:“属下以为燕青比他能干,而且比他懂得用人,如果在他手下,属下与花夫人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强永猛一笑道:“你放心,如果我死在你们之前,一定用燕青来接替我的地位,否则还是他好,因为燕青的行事方法,并不全如我的理想,齐天教在他手中,充其量只能成为一个健全的武林组织,不会有太多的作为。”

徐中行道:“教祖难道还想有更大的企图吗?”

强永猛道:“没有,但我希望这个齐天教能传之万代而不朽,燕青的作为可以称尊一时,他主张与武林共存,总有一天会被另一股势力所代替,白少夫却能做到惟我独尊,除了齐天教外,没有人再会高深一点的武功。”

徐中行愕然道:“那可能吗?”

强永猛笑道:“断其本而涸其源,把非我道中的武林高手都杀尽了,自然就可能了,这个工作白少夫可以做得很彻底,我欣赏他的也就是这一点。”

徐中行摇摇头道:“属下认为那是个狂妄的计划。”

强永猛道:“以前我也不赞成这个想法的,可是张自新的出现使我改变了想法,这个小伙子几乎没有经过苦练就造成了一身非凡的技业,瓦解了我建下数十年的基业,我不希望在齐天教的未来发展上,再出现第二个张自新来动摇根本,因此必须采取这种措施。”

徐中行道:“这样也不能防止第二个张自新的出现呀!”

强永猛笑道:“杀尽天下高手,毁弃一切武学秘籍,纵或有千百个张自新这样的人才,也无法得以造就了。”

徐中行道:“张自新的成就是在不知不觉之中。”

强永猛笑道:“白少夫会比我小心,稍有动静他立会采取预防的措施,不等到这样一个人成长就加以毁灭。”

徐中行道:“属下以为找到这样的人才,争取过来为我所用,不是更好吗?”

强永猛道:“这是燕青的做法,也不是绝对不行,反正这是我定的两条路,如果你们死在我前面,我无所顾忌了,不如白少夫去横行天下,如果我死在你们前面,我一定做成燕青,让你们从事另一番作为。”

花蝶影道:“教祖别想得太远,燕青还站在跟我们作对的立场,不见得就一定会为我们所用呢!”

强永猛大笑道:“这一点我绝对有把握,我事先宣布出来,就是告诉燕青,使他有准备懂得如何见风使舵,别弄得到时候孤立无援,连个可使唤的人都没有。”

燕青始终含笑不语。

强永猛又道:“蝶影,白少夫既然出来了,你就回来吧!他受过我部分传授,再得我功力之助,发出的威力也强得多,你可以不必操心了。”

花蝶影又慢慢回去了。

强永猛笑道:“少夫,我用不着关照你怎么做了,因为你我的招式都是一样的,大家的心意也差不多,你放心出手,有我在功力上支持你,相信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你自己去挑对象吧!”

白少夫想了一下,用手一点哈赤星道:“你出来!”

强永猛大笑道:“这倒是与我同样心思,此人不除,张自新就无法长久控制,你选得对极了。”

白少夫笑道:“属下正是这个想法,只要除去了这个番僧,教祖就可以用张自新作为替身来对付那些人了,以教祖的功力,加上张自新本身的修为,谁能抗御。”

哈赤星闻言略加迟疑,燕青过去跟他们低声商量了一下,同时还交出解葯使哈赤星恢复功力,终于得到萨达的首肯,徐步出场。

白少夫道:“觉迷佛,你那套迷魂大法对我可起不了什么作用,我们还是在真功夫上见高低吧!”

哈赤星淡淡道:“本佛爷虽以觉迷为号,但迷魂大法也不是容易施为的,像你这种没有灵魂的人,还不配佛爷施法,佛爷这双肉掌就可以将你打下十八层地狱去。”

白少夫一掌进击,哈赤星翻掌相迎,砰然声中,将白少夫震回去,连退了好几步。

这一震颇出白少夫的意外,连忙叫道:“教祖不是要借属下之体行功吗?怎么未见施为功力呢?”

强永猛冷冷地道:“杀鸡焉用牛刀,像这种情形,你自己分明可以对付得了,何必要我出手。”

白少夫一愕道:“教祖该事先通知属下一声!也好使属下有所准备,不会全倚赖于教祖了呀!”

强永猛冷笑道:“我已经告诉你,叫你全力施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九章 强中有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