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五十章 烟消雾散

作者:司马紫烟

白少夫沉声道:“老贼,你别得意,父亲送妹妹到你身边,是想从你那儿取一点武功的秘诀,只是我这个妹妹太笨,十年了还没有一点进展,我只好自己再来,现在我对你的武功已不感兴趣了,只对杀死你有兴趣,你虽然杀了我的妹妹,你的秘密还是控制在我的手中,燕青你过来,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燕青笑道:“我不感兴趣。”

白少夫急道:“这是惟一能杀死强永猛的办法。”

燕青道:“强永猛会准你开口吗?”

白少夫道:“所以我才叫你过来,那秘密只有十句话,你们的人能阻止他说十句话的工夫我就可以告诉你了。”

葯师道:“这倒可以一试,燕青,你过去吧!”

燕青道:“师父,我想真正的秘密不会超出十个字,他故意要拖长时间,引起我们与强永猛的火拼,在十句话后,我们的人已伤之过半了,这是他的阴谋。”

葯师道:“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白少夫冷笑道:“不错,十句话,你们的精华尽失,不过剩下的人必能杀死强永猛,这样我才可以全身而退,这是我的条件,接受与否,全在你们。”

燕青道:“可是你一石二鸟的计划也达到目的了。”

白少夫道:“我必须如此,燕青,你不是处处都比我强吗?我可不服这口气,你们的实力与强永猛两下抵消后,我们再来斗一斗,看看是谁高明。”

葯师道:“燕青,去,我们才只几个人,江湖上的武林人物还多得很,你不见得就会输给他。”

白少夫道:“对呀!燕青,除去强永猛,你还有四大门派的人可以支持你,不见得就比我差,强永猛不除,你们江湖就永无出头之日,这笔交易还是值得的。”

燕青终于在葯师的催促与命令下过去了。

白少夫又道:“还有一点要注意的,任何人都可以牺牲,葯师先生与东门夫人却必须安然无恙,对付强永猛,只要二位就够了。”

群侠商量了一下,张长杰、李铁恨、哈回回与拂云叟、管翩翩五人锐身自任,连哈赤星与巴尔赫勒、萨达三人也都参加进来,抵挡强永猛的突然狙击。

燕青慢慢走近白少夫,强永猛那边的花蝶影与徐中行以及齐天教的一些人也都十分紧张,准备配合强永猛的出击,倒是强永猛十分冷静,一摆手道:“你们别急,我先听听白少夫说些什么,如果无关紧要,我犯不着硬拼。”

白少夫冷笑道:“我会让你听见吗?”

强永猛傲然道:“哪怕你低得像蚊子叫,也别想漏过我的耳朵,我的听觉岂是你能防范得了的?”

白少夫倒是有点顾虑难决。

燕青笑道:“金龙佛,这个要借重贵方了,我听说贵教在练神功时,有一种抵抗心魔扰乱的办法,此时颇可一试。”

萨达闻言朝两个师弟一使眼色,三个人突然朗声,宣经诵禅,其声震耳,燕青飞快将头凑到白少夫面前。

强永猛的听觉为禅唱所扰,脸色大变,飞身突起,朝葯师击出一掌,巴尔赫勒拼死出掌相阻,被他震开老远,哈回回补下正想继续阻挡强永猛,忽而燕青将身一纵而起,大声叫道:“强永猛,住手,我们有约在先。”

强永猛道:“是你不守约。”

燕青道:“谁说的,我讲过不会与他合作的,而且我还替你除去了心腹之患,免得你不放心。”

白少夫胸前横着一柄匕首,满脸惊愕,可是燕青刺得很技巧,他连口都开不了,就已倒在地下。

燕青居然会出手杀死白少夫,不但使东来的群侠感到突然,连强永猛也惊愕万分。

葯师沉声道:“燕青,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拼了命掩护你,就是想使你能得到克制强永猛的方法,你为什么把白少夫给杀死了?”

燕青平静地道:“师父,弟子权衡轻重,认为在白少夫与强永猛之间,还是留下强永猛的好。”

管翩翩点头道:“我赞成这个想法,强永猛虽有野心,他的齐天教得逞,总是武林一脉,为江湖保留一分元气,白少夫却是异族的鹰犬,他的得势,岂仅武林死无噍类,连华夏的一点民族自卫武力也将荡然无存了。”

被管翩翩这么一说,大家也就默然了,因为每个人都是仁心侠怀的正道人物,大义当前,自然知所选择。

燕青又道:“强永猛,我虽然杀了白少夫,只是实践对你的诺言,我们之间,仍须做最后一决。”

强永猛略略有点感动,想了一下才道:“燕青,看在你的分上,我对你们也特别宽大,我只要你们三个人的命,其余的人,我准许你们退走,只要以后不再与我作对为难,我也不再找你们麻烦。”

燕青微笑道:“哪三个人呢?”

强永猛道:“管翩翩、东门云娘与李铁恨。”

燕青哈哈大笑道:“你倒想得容易,别忘了今天是我们找你来的,别说三个人,连一个人都不能轻易牺牲,而且我们是为了武林的安宁而来找你的,并不是为了私仇,你不死,天下不太平,我们任何一个都会与你作对到底。”

强永猛笑道:“你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我的武功又精深了一倍,现在我掌握着优势,你们又能如何!”

燕青庄容道:“这不是优势与劣势的问题,我们这边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

强永猛道:“好,我已经给你们留下了生路,你们自己要找死,可怪不得我,你们想要怎么死法?”

燕青道:“只要能杀死你,我们将不计任何手段。”

强永猛挺身而出,傲然道:“行,强某单身应战,看看你们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好了。”

花蝶影与徐中行都准备上前参战,强永猛一摆手道:“不用,你们上来也帮不了忙,我一个人足够了。”

徐中行道:“教祖固然是神勇无匹,但对方也不是弱者,单身临敌,似乎太冒险了一点,还是……”

强永猛大笑道:“你放心,我先前不愿轻易临阵,只是因为不知道他们有多少实力,经过几次的测试,我大致有了个底子,相信我还应付得了。”

拂云叟最忍不住他的傲气凌人,挺前就是一掌,强永猛也用那只铁掌相迎,蓬然声中,毕竟功力悬殊,强永猛安然无恙,拂云叟那只铁掌却断为两截。

强永猛不禁哈哈大笑道:“老家伙,强某念在前一些日子相处之情,只用了一成劲道,否则你这条老命早已完了,还是退下歇歇吧!”

拂云叟怒不可遏,抡动另一只空手又抢攻上去。

强永猛脸现杀机,左手轻格,右手的铁掌已飞速拍出,拂云叟胸前受击,身子向后平跌出去,口中鲜血直喷。

燕青是最沉得住气的一个,他把拂云叟从地下扶起,诊了一下脉象,轻轻摇头一叹道:“完了,云老的心脉已碎,再有灵丹仙葯,也救不活他的命了。”

这是群侠中第一个被杀死的人,众人不禁物伤其类,黯然叹息。

强永猛面现得意之色,哈哈大笑道:“这可以证明,强某已非半年以前那样好相与了,那时你三仙二老,只比我差上一点点,现在可不一样了,你们还有意送死吗?”

燕青朗声道:“这是什么话,我们来此的目的就是要杀你,为武林除害,哪怕死剩最后一人,也不会屈服的。”

强永猛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上次强某在京师同样也向你们低过一次头,曾几何时,不是又站了起来吗?”

燕青笑道:“你希望我们也向你低头一次吗?”

强永猛笑道:“你们给过我一次机会,我也应该同样还报你们一次,才显得公平。”

燕青摇头道:“我们不接受你的好意,我知道你心思京师之屈膝,是你毕生最大的耻辱,这一耻辱不雪,尽管你杀尽我们,齐天教的势力遍及于天下,你在人前仍然难以抬头,所以我们宁死也不给你这个扳本的机会。”

强永猛脸现怒色道:“燕青,我对你容忍至再,你却一次又一次跟我捣蛋,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

燕青道:“我把你看得太透彻了,在我面前,你就像照妖镜中的影子,不仅无所遁形,而且还原魂毕露,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反射,你当然要怕我。”

强永猛道:“使我怕的人绝没有好处。”

燕青微笑道:“既然我能使你害怕,自然能有办法保护我自己,要想杀死我,你可能要费点事。”

强永猛目射凶光,渐渐向前逼近。

燕青忙叫道:“各位留神,强永猛的功力实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拂云叟就是前车之鉴,大家绝不能与他单独作战。”

事实上大家也有了同样的警惕。

强永猛才出两步,哈回回与金龙佛萨达同时出掌,双方一样心思,张长杰与葯师、管翩翩三人联手搭在哈回回的左肩上,巴尔赫勒与哈赤星则一掌对贴一掌交于萨达的后心将全部劲力通过那两个人向前发出。

强永猛见来势太猛,双掌分左右击出,等于是以一敌七,才堪堪相持不下。

过了片刻,强永猛觉得拼下去耗力太多,忽然收掌退后道:“你们倒是会算计。”

燕青笑道:“你功力再高,也无法高过我们这边七位高手的联阵,凭此联招,就足可以制服你了。”

强永猛冷笑道:“你们会用,我难道不会用,我们这边也有的是人手,中行,蝶影,你们俩人过来,帮我一点忙,最好再找几个好手,看他们怎么应付!”

徐中行与花蝶影同时出阵,而且齐天教下的护法也有六七人出来,分成两组,各联成一串由徐、花两人为首,分站在强永猛的后面。

强永猛道:“大家准备好,我发掌攻击时,你们就开始在后面支援助力。”

两列人都答应一声,强永猛再度出手。

仍然是由哈回回与萨达接住,可是这次由于对方实力增强,立有不支之状,拼命咬牙苦撑着。

燕青叫道:“东门夫人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东门云娘早就准备好了,燕青一声招呼,她双手齐扬,几十支细针形成一蓬光雨,向强永猛涌去。

强永猛没有防到这一着,知道东门云娘的细针专破气功,不敢涉险轻试,鼓口狂吹,劲气屏幕,将那蓬针挡住。

可是恰好李铁恨与李灵凤父女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动出手,一个是针发如雨,一个是剑气如虹。

他们出手的对象不是强永猛,而是他身后的那批人。

刹那间惨呼之声顿起,针针中在要害,已经受不了,李铁恨的剑气过去,不是断肢残足,就是腰斩枭首。

除了花蝶影与徐中行因为紧贴强永猛,受到掩避未被波及外,其余出场的六七人没有一个能活命也,也没一个留下全尸的。

而强永猛也因为支持的助力骤失,一个疏神,被七人联手的劲力震退了两三步,徐中行与花蝶影退得更远,气血浮动,连身子都难以站稳。

强永猛连忙用双手抵他们俩的颈背,以内劲助他们压平震荡的血气。

燕青笑道:“我们在定谋联手时,就想到你会东施效颦,所以预留了两三个人,专为破坏你们的这一招,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施展出来?”

强永猛脸现厉色叫道:“燕青,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燕青笑道:“你现在不重视我的才具了?”

强永猛咬牙道:“你的才具是值得骄傲,可是你用来与我作对,我就无法再顾及了。”

徐中行望着满地的残骸,黯然道:“教祖!燕青的才华虽然可贵,但教祖为保全他而下的代价太大……”

强永猛沉声道:“我知道,我现在就以这小子为第一个下手的对象,你把场上的死者先整理一下。”

徐中行默默招呼几个人出来,将厅上的残尸抬开,当他们动手抬白少夫的尸体时,强永猛喝道:“把他放下,还有他的妹妹也不许动,齐天教中不要这两名叛徒。”

徐中行只得将白少夫与七妹的尸体放下。

燕青却道:“师父,齐天教不要的人,我们却不能任之暴骨在此。”

葯师道:“这是什么时候,你还管这种事。”

燕青道:“白少夫兄妹之死,起源于我,至少在他们死后,我应该尽点心,请你帮弟子一下,将他们拖过来,跟拂云叟的遗骸放在一起,以后再设法收殓。”

葯师道:“你有兴趣你自己去搬,我可懒得动。”

杨青青道:“燕大哥,我帮你的忙好了。”

他们俩人同时出去,将两具尸体拖过来,放在与拂云叟平排,燕青顺手在白少夫胸前拔出匕首。

强永猛忽而狞笑道:“燕青,这下子你死定了。”

用手一指,地下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章 烟消雾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