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五十一章 单唱却魔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强永猛正以全副精神,将掌中的石块慢慢由底下震碎,成为石粉纷纷落下,盖住徐中行的遗体,对萨达的来袭视若未睹。

萨达的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却完全不起作用,掌隔半尺,就为一股无形的掌力挡住,拍不下去。

萨达怔了一怔,再度运劲,以十二成的功力又拍出一掌,仍是到了半尺之处停住了,这种情形,旁人全然不知,只有萨达心中明白。

因此燕青见萨达两度举掌无功,还以为他及时收功,下不了手,轻声道:“佛爷虽有悲天悯人之心,到底与本心有违,还是算了吧!”

萨达却摇摇头道:“不是这回事,僧家既然下了决心,宁可事后一死以谢,也不会中途而止的,实在是力有所未逮,掌力根本用不出去。”

燕青不禁一怔道:“是真的吗?”

萨达道:“千真万确。”

众人听了也骇然变色。

强永猛一手提起重逾千斤的巨石,而且是靠掌心的吸力粘住,另一手慢慢拂去石粉,还要用内力将石块慢慢震碎,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如果他还能运气护体,抵抗萨达这样一位高手的袭击,则此人实已功参造化,到了无法抗拒的境界,别说是这几个人,就是再增加几倍,也杀不死强永猛的。

这个念头在众人心中迅速转了一转,大家不约而同地做了决定,如果此时不出手,等强永猛事毕功成,能以全力搏战时,谁都是一条死路。

张长杰道:“强永猛虽然不还手,但是他仍有自卫之力,我们也不算乘人之危,我们不能再等待了,宁落不义之名,也比由他荼毒天下好得多,大家上。”

于是每一个人都集中功力,包围在四周,准备一举而齐发。

忽然有个声音道:“大家等一下!”

说话的居然是张自新。

燕青大喜过望,急声叫道:“张兄弟,你恢复了神智?”

张自新道:“我根本就没有被他所迷,爷爷所留的天龙拳剑精解中,有一套定心澄虑的自养心法,可以抗拒任何外术的迷惑,我始终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中。”

众人又是一怔。

张自新继续道:“我之所以离开大家,不别而行,是为了沙丽受了迷魂大法的影响,我只能自保而救不了她,只好装着受惑而跟她来到此地。”

这些人当中最兴奋的是杨青青,因为她与张自新同时出道江湖,相处的时间也最久,差不多拿他当做自己的亲兄弟,因此她连忙问道:“兄弟,刚才强永猛说震碎了你的耳膜,你没什么吧?”

张自新道:“他的迷魂大法都奈何不了我,几声鬼叫,自然更不会对我产生什么作用。”

燕青笑笑道:“张兄弟,你可真会装……”

张自新道:“这都是跟大哥学的,你装死更高明,我差一点就想叫出声来,可是仔细想想你是多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也不会被强永猛治倒的……”

燕青笑道:“我是个出了名的坏蛋,耍两手狡猾算不了什么,你这个老实人玩出这一手却把我们大家都给吓住了,才是真的高明,兄弟,我可服了你了!”

张长杰见儿子安然无恙,心中自然是高兴,但也有点生气的感觉,沉声喝道:“畜生,你只顾玩弄聪明,却没有想到多少人在为你担心拼命,葯师先生还为你散去了千毒掌功,身受重伤,你简直该死……”

张自新道:“爹!孩儿是故意让葯师先生散去功力的,他的千毒掌功固然能给强永猛一点威胁,但是对我们大家的危险性更大。”

葯师道:“怎么会呢?我不会用来对付自己人的。”

张自新道:“强永猛的意思是诱你到他身边,对准他出掌,他用那只铁掌来接住,他不会受影响,可是他的铁掌上沾了毒,用来对付我们就危险了。”

葯师一怔道:“这个我倒没想到。”

张自新道:“强永猛可想到了,他用我来做替身,逼你对掌,只用了三成功力,就是怕伤了你,是我多加了两成劲力,才把你的毒功震散了的。”

葯师道:“强永猛似乎没有发觉呀!”

张自新道:“他根本弄不清楚你的功力有多深,还以为是他自己的功力奏了效,心中虽然有点后悔,可是去掉了千毒掌功的威胁,他还是认为上算的,所以没有在意。”

燕青又道:“兄弟,如果你要救沙丽,觉迷佛已经可以为她解除迷魂大法,你始终还是在迷糊,又是为了什么?”

张自新道:“你智慧过人,应该想得到的。”

燕青道:“这回我实在是迷糊了,也许是你想消耗他的功力,等必要的时候再出手。”

张自新道:“我就是为了这个缘故,才一直装糊涂等待着,强永猛这一次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使功力激增,我实在不是他的对手。

幸好他也不敢跟你们直接交手,一味借体行功,这是很耗精力的打法,我就一直装下去,让他利用我来跟你们对敌,我再用暗中引力的方法,加倍消耗他的精力,耗到我能够胜过他为止……”

燕青道:“那么现在已经到那个时候了?”

张自新道:“还没有,是你逼得他太厉害了,把他引翻了杀性,不顾一切拼命了,我才赶紧出击阻止……”

燕青一叹道:“早知你没有受迷,我当然不会那么心急,你不能依靠时,我当然要设法靠自己了。”

张自新摇头道:“你错了,强永猛正因为我不可能跟他对手,才肯将功力用作其他方面的消耗,如果知道还有我这样一个敌手时,他必然会留下功力对付我的。”

燕青道:“那么现在你跟强永猛能够一拼吗?”

张自新道:“根据他最后一击的劲力,似乎还高出我两三分,可是他埋葬徐中行,又消耗了一部分,现在可能还高出我一点,但已不足畏了。”

燕青道:“高出你一点,就是高出我们许多……”

张自新道:“不然,现在我跟他打一场,虽然他能杀死我,但剩余的功力已经不多,你们足可除掉他了。”

燕青一怔道:“这么说你还是要牺牲了!”

张自新点点头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幸亏有这个机会,如果给他得到充分的休息,我们加起来也不是敌手,错过此时,就永远没机会了。”

燕青为之默然。

管翩翩道:“为什么要牺牲你呢?由我们出手,先消耗他一部分功力不行吗?”

张自新道:“管仙子,您知道这是不行的,用一斤炭去烧一大锅水,只能使水稍稍加温,炭尽火熄,水很快又凉了。可是等水只剩锅底一点点时,一斤炭也能煮开了。”

管翩翩道:“这个比喻不妥,假如煮一锅水要十斤炭,你就算九斤,加上我们一斤刚好,谁先煮都是一样。”

张自新叹道:“管仙子弄错了,我不会比各位高出九倍,我也不是用九斤炭去煮那锅冷水的。”

管翩翩道:“那你用什么方法去跟他对拼?”

张自新道:“我是用柔的方法,把自己变成一块棉花,把锅里的水吸出来,使他剩到一斤炭能煮开的程度。”

听了他这个比喻后,大家都是没话说了。

张长杰道:“孩子,你好自为之吧!你祖父感于心力交瘁,留下这个祸害,能够在张家人手中消除掉,我们才对得起武林。”

他们在讲话时,强永猛始终没有知觉,一直在为安葬徐中行而施功,直等石粉将徐中行的遗体盖住了,他再轻轻放下石块,居然与原地一样的平。

化石成粉,应该占更大的空间,何况又多了徐中行一具尸体在内,可是他能做到还原如旧,不知是将多余的石粉挤到哪儿去了,抑或是硬用内功将石粉炼化了,反正这分功力足以使人乍舌。

他徐徐回过身子,看见张自新站在面前,似乎微微一怔道:“你已经复原了,难道过了两个时辰了吗?”

这一问使大家都迷糊了,不知他是真是假。

张自新笑道:“还没两个时辰。”

强永猛道:“那至少也有一个时辰,金龙佛为你施过术了?那很好,我决心死拼一战,但遗憾没有一个像样的对手,你能复原了,我倒是很高兴,即使你不复原,我也会等一个时辰,让金龙佛给你施术解迷的。”

萨达冷笑道:“你会这么大方吗?”

强永猛庄容道:“这是真的,因为我在埋葬徐中行的时候,你们谁都可以下手杀死我,你们不下手,证明你们的侠义心肠,确实与众不同,我也得给你们一个机会。”

萨达脸上一红,还以为强永猛故意出言讥嘲他。

因为刚才他趁强永猛失神之际,曾连发两掌,都未能击中到强永猛身上而为其护体真气所阻。

强永猛再糊涂也不会不知道,这样说法分明是拿自己视若无物,虽然明知功力悬殊,何啻天壤,但也不能忍这口气。

萨达脸色一变,厉声道:“强永猛,佛爷承认你武功高强,但也不能忍受你如此的侮辱,佛爷先跟你斗一场。”

强永猛微微一笑道:“你们要送死也行,可别说是斗,你实在够不上这个资格,不过强某有点不明白,强某那番话真心捧你们,怎么你会认为侮辱呢?”

经这样一解释,萨达益发认为是存心奚落,怒从心起,凝聚功力,正待发掌攻击,他的两个师弟巴尔赫勒与哈赤星也认为辱及门户。气愤难忍,冲到近前,以待联手后合击,强永猛却毫无所谓地漠然视之。

三个人功力聚足,正想发掌,猛然张自新抢身挤过来,双臂齐挥,将他们推了开去,笑笑道:“三位佛爷,这一场应该是我的,请三位稍等一下好吗?”

虽是轻轻地一推,劲道却很怪,他们三人运足的劲力就好像是气囊解了口绳,一下子宣泄无遗,脚下也站不稳,连退了好几步。

萨达怒道:“张少侠!你也许是一番好意,但是我们非拼不可,万死莫辞。”

张自新笑笑道:“佛爷,我承三位之助,解惑出迷,但三位救人当救彻,沙丽还在迷魂大法的禁制下,有待仰仗大力宏施佛法,指引脱出迷津。”

说完朝燕青看了一眼,燕青立刻明白了。

萨达对强永猛施掌时,强永猛确是无所知觉,是张自新运功将他的掌力挡住了。

张自新既然未曾入迷,自然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做这件事,而且他一再强调是靠萨达之助而脱出迷惑,用意就在骗过强永猛。

否则强永猛知道张自新未曾入迷,进一步就会联想到张自新装迷惑的原因,很可能就会放弃力拼的打算。

以强永猛的功力要突围的话,的确是谁都挡不住,给他一跑,以后就惨了。

因此燕青连忙上前,将三位拉住道:“三位佛爷,等张兄弟打过后,三位有的是机会,张兄弟究竟是正主儿,我们应该让他一阵。”

然后又以极低的声音道:“佛爷先前的两掌是张兄弟暗中化开的,强永猛并不知道,张兄弟力拼之后,尚要借重三位大力同除此獠,此刻实在不能再浪费人力。”

萨达给张自新一推而化散凝聚的劲力,倒是相信了这句话了。

他一面示意两个师弟退后,一面道:“张少侠是什么意思呢?刚才由洒家击毙他算了,何必又多此一举,非要把自己的性命也赔上才甘心呢?”

燕青道:“这位老弟现在行事也是莫测高深,连我都想不透他的用意何在,不过我相信他必有用意的。”

萨达道:“最好他做个明白的解释,否则我们不甘受愚,更认为这是他对我们的侮辱,我甘冒不义之名对付强永猛,问心无愧,他为什么要阻止……”

燕青只得朝张自新看一眼。

张自新明白了,笑笑道:“强永猛,我们等一下再打,让觉迷佛先替沙丽解了迷魂大法,行吗?”

强永猛道:“我无所谓,何必要费事呢?反正我不会伤害那位小姑娘的,我们一面斗一面等好了。”

张自新道:“假如她神智乍醒,看见我在拼命,心里一急,很可能会就此成狂,那就再也治不好了。”

强永猛道:“那也好,我就再等一下好了,我知道你的神智乍复,需要调息一下,我给你这种机会。”

张自新道:“没有的事,我是身受其感的人,了解得很清楚,迷魂大法解除之时,对你我都会有影响,我们不但不能调息,反而要凝神抗拒,以免为其所波及,重入迷境,好在这与我们两个人同时有关系,大家都不吃亏。”

强永猛道:“我倒不信还有这些花样。”

张自新道:“你可以试试看!”

强永猛果然道:“我就试一下。”

张自新朝哈赤星一躬身道:“请佛爷施法吧!”

觉迷佛将小沙丽牵到面前,移至一旁,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一章 单唱却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