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五十二章 困兽之斗

作者:司马紫烟

管翩翩道:“那你为什么不早使用呢?”

东门云娘道:“这支银簪是根据强永猛以前的功力而练成的,他功力突涨,我发出也没有用,刚才见他一掌只能将张大侠等三个震伤,可知他的功力已衰退到不如从前了,也就是我该用银簪的时候了。”

李灵凤哭出声音道:“娘!您一定要用夺命银簪吗?”

东门云娘苦笑道:“傻孩子,难道还有别的法子吗?”

管翩翩道:“这夺命银簪会怎么样?”

东门云娘道:“夺命银簪中间藏有极为猛烈的炸葯,引信在我手里,我必须用全力集中手上,刺进他的身体,再引发炸葯,然后砰然一声,大家都完了!”

强永猛狞笑道:“好贱人,你还留下这一手!”

东门云娘漠然道:“我屈志辱身,伴随你十几年,就是为了杀死你,即使这些人不找你,铁恨与我无法相逢,我也要这么做的,十几年来我和你同床异梦,只有一点收获,那就是研究清楚,这支银簪可以在什么部位刺进你身子。”

强永猛的眼珠子直打转。

东门云娘又道:“你不必费脑筋去预防,我的银簪是特制的,只对你某些部位有效,这是个秘密,除我之外,没第二个人知道……”

强永猛冷笑一声道:“但我知道那只限于上盘的部位,我将劲力集中在上盘,你就刺不进来了!”

东门云娘道:“不错,可是铁恨尚有一剑之力,你能躲过我的银簪,就躲不开他的剑气,反正你是死定了!”

强永猛闻言犹豫不决。

东门云娘毅然走到李铁恨的身边,漠然地道:“小凤,你走开,管妹妹,哈大侠,二位也请走开!”

李灵凤抹抹泪道:“管姨,哈大侠,二位请走远点,娘的夺命银簪爆炸力很强,一丈以内都能波及。”

东门云娘道:“你也走开!”

李灵凤道:“我要跟爹娘死在一块。”

东门云娘怒道:“胡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会伴这贼子十几年,管妹,把她拉开,以后要你多照顾她了。”

管翩翩默然无语,眼中堆泪,将李灵凤拉了出去。

强永猛冷冷地道:“这也好,云娘,我虽然没有能得到你的心,可是生前同过衾,死后能同穴,差不多了。”

李铁恨怒吼道:“滚你的蛋,谁跟你同穴。”

强永猛冷笑道:“夺命银簪一炸,我们三个人都混在一起了,谁还分得出谁来,把你杂在里面,我已感到很遗憾了,想把我撤出去可不行。”

李铁恨怒声道:“小风,你听好,如果我们死在一起无法分开,你不许为我们归葬,把残尸剁碎了,做成包子喂狗,说什么我也不和这贼子混在一起。”

强永猛笑笑道:“这又何必呢?三人同葬,也是很有意义的事,灵凤,他是你生父,我是你养父,恩情一样重,你总不能叫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吧!”

李铁恨叫道:“小凤,如果你不照我的话做,你就不是我女儿。管仙子,无论如何,请你督促她做到。”

管翩翩道:“我会的,到时候我替你们夫妇设个衣冠冢,绝不让强永猛的鬼魂再来侵扰你们了。”

强永猛笑道:“死后的事谁知道,也许到了泉下,云娘改变心意,喜欢跟我在一起了,所以你要设衣冠冢,最好等我们死了之后,问问他们各位的意思……”

李铁恨呸了一声,一口唾沫喷去,强永猛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不禁怒吼一声,举起铁掌进扑。

李铁恨的剑气发动,直攻下盘,东门云娘也挺银簪刺出,忽而斜刺里穿进一条人影,滚地而来。

李铁恨看见是哈回回,心中一惊,剑气未发。

强永猛却忽抛铁掌,擒住了东门云娘握住银簪的手,哈哈大笑道:“云娘,这一来我们又死不成了……”

话还没说完,哈回回的手已搭上他的肩头,他连忙一扭身,想脱出去,可是身子才动,哈回回竟顺着他的劲,手臂一摔一抛,用摔跤的手法将他扔出去,强永猛慌急之下,只得将东门云娘抛开,本身利用一抛之力,翻身站稳。

李铁恨愕然道:“哈大侠,你这是干什么?”

哈回回笑笑道:“贤伉俪冰坚玉洁的至情,好容易才劫后重逢,怎么能跟他这种人混在一起……”

李铁恨道:“这是惟一杀他的方法。”

哈回回道:“我还有别的办法,燕青,把他的铁掌拾起来还给他,我发现用摔跤手法,就足以制住他了。”

燕青拾起铁掌,还用手上的碎布将铁掌擦干净,才丢给强永猛。

强永猛接在手中,却染了一手淡红,愕然道:“这是什么玩意?”

燕青笑笑道:“对不起,我忘了,刚才沙丽又流血了,我用她染红的布,给你擦了下铁掌而已……”

强永猛怪叫一声,连忙丢开,拼命在身上擦手。

当他将手擦干净之后,虽然狞厉之色更形暴戾,但神色却有疲累之状,证明他仗着金色百足虫所增长的功力,确实为这一点处子的初红而消减不少。

这又是燕青的狡计成功。

当强永猛和李铁恨夫妇二人剑拔弩张,拼死待搏的时候,他拉着哈回回走到沙丽的身旁悄语了一阵,完成了种种的准备工作,配合了哈回回天衣无缝的解危行动。

强永猛将狠毒的目光四下一转:最后落在燕青的身上,以阴沉得怕人的声音道:“燕青,到现在为止,我不知上了你多少当,整个齐天教固若金汤的组织,有一半是毁在你手中的,你一定很得意吧!?”

燕青淡然笑道:“没什么可得意的,我也不敢居功,这是天意要灭你,只是假我之手而已,若非渺渺天心在暗中助我,凭这点能力,说什么也斗不过你。”

强永猛哼声冷笑道:“屁的天意,我就不信这个邪,上天如果真的要毁我,就不该把我生得这么强。”

燕青道:“我的看法却不同,这正是天心微妙之所在,把你造成举世无匹的一个强者,仍然安排你一个失败的下场,方足以警戒后世的人,千万不可逆天行事。”

强永猛冷笑道:“那你最好再祷告上苍给你最多的帮助,因为我决心在你身上,证明天意之不可测。”

燕青笑笑道:“你又不是第一次讲这种话,在你功力最盛之时都未能奈何我,现在更别说了。”

强永猛道:“以前是我事尚可为,珍惜你这分才华才让你活到现在,当我放弃对将来的希望时,一心只想找几个人殉葬,你的才华就成为我的阻碍了。”

燕青笑笑道:“问题是你杀得死我吗?尽管你功力盖世,又能经受几次损耗呢?”

强永猛冷笑道:“两次,一次是张自新跟我对拳,还有就是刚才的那一次,我想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燕青道:“没有的事,上天安排了沙丽成为你的克星,就是为了消耗你的功力,直到你倒下为止。”

强永猛道:“我绝对不再上你第三次当。”

燕青道:“很难,你的铁掌已不能再用了,我知道它是天星地磁钢母所铸,才能承受你的无比巨力贯注而成为凶器,可是这东西有个缺点,它也是阴性的,吸收了沙丽的先天纯阴之气反成为你的克星了。”

强永猛道:“我并非一定要用那只铁掌才能杀你。”

燕青笑道:“别的兵器没有用,它们的本质太脆,你的功力达到上面就自动碎裂了,我对你的情况非常清楚。”

强永猛道:“我不用兵器,就凭这只空手。”

燕青笑道:“那是我最欢迎的事,只要你敢来,我一定跟你硬对上两掌,现在我相信够这个资格了。”

强永猛冷笑道:“那就试试看。”

哈回回立刻上前道:“他试不如我试。”

强永猛道:“谁试都一样。”

燕青忙叫道:“哈大叔!你手上的经血在阳气中暴露太久,恐怕已经失效了,你必须再涂上一点。”

哈回回道:“不必了!他的功力又减退了一成,相信我不会输给他太多,等我拼完后,管仙子再拼他一下,然后你们谁都可置他于死地了!”

燕青道:“那又何苦呢!现在我们已经占了上风,用不着付出牺牲的代价,也能慢慢地磨死他。”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燕青,任你姦似鬼,总也有失算的时候,多谢你提供了我一个珍贵的消息!”

语毕走向沙丽狞笑道:“我先宰了这个小妖女,看你们还从哪儿去找处子的月红来克制我!”

这一招,几个人可急了,李铁恨、东门云娘、李灵凤、哈回回,连同燕青和杨青青,都不约而同向他扑去。

强永猛的技击功夫实在是到了家,这些人的兵刃掌还没触到他的身上,就被他单臂一撩,利用袍袖上的功力,将大家都震开去。

只有李铁恨的剑上是发出无形剑气,将他的袍袖斩落下去,可是李铁恨再度运剑时,他已将沙丽一把提起,李铁恨赶忙撤剑敛劲,却慢了一步。

幸好沙丽身上裹着燕青的长衫,原是为她遮掩下体的,她身子被提起,长衫落下来,挡住了剑气,而李铁恨撤得又快,嘶嘶声中,只把长衫斩成几片,没有伤到沙丽的身子。

不过李铁恨两次发剑,心力交瘁,身子一歪,连手中的剑都握不住了,颓然倒地,再也无力发剑。

强永猛将沙丽的头发提住,因为沙丽只到他的肩膀那么高,所以双脚离地,内裤被燕青撕碎了,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胯间一缕莲红,顺着腿缓缓流下来。

那样子极为悲惨,就好像是一头刚刚被宰杀刮毛的羔羊挂在架子上,慢慢地滴尽生命中的鲜血。

东门云娘愤怒叫道:“恶贼,你快把她放下来!”

强永猛狞笑道:“云娘,你别吃飞醋,我对这个小鬼丫头还会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只是容不得她再活下去而已。”

哈回回大吼道:“放开我的女儿,我跟你拼一场!”

强永猛笑道:“当然要放,只是往哪儿放呢?”

哈回回要扑上去拼命。

燕青拉住他道:“哈大叔,你别冲动,他不敢杀死沙丽的,现在他抓住沙丽的头发,算他有心机,他的手若触到沙丽肌肤,就是自寻死路!”

强永猛道:“只要我不碰她的脏水就不怕!”

燕青道:“你说的是外行话,物性相克,完全是气性的变化,正如你以金色百足虫助功力一样。

气之为物,无形无质,碰上就起感觉,如果他只有两只手,倒还可以隔空运劲震死她,可惜他只有一手,提着她就不能杀她,等放下她再运劲,我们就可以抢下她……”

这下子倒把强永猛难住了,顿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可以活活地摔死她!你还有什么办法可行?”

燕青笑道:“请!你往下摔摔看,这点距离不够使力,你往旁边摔,我们足有余暇将她从半空接住!”

强永猛道:“你们挡得住我一掷之劲?”

燕青道:“如果你直接使劲,我们或许接不住,可是你抓住她的头发,任何内劲都使不上,光是靠你抡动抛掷的力量,我们谁都接得下来。”

这些都是内行话,强永猛倒是难住了,不知如何是好,提着沙丽,眼珠直转。

燕青笑笑道:“你就这样干提着吧!等她醒了过来,随便哪里给你一巴掌就够你受了。”

强永猛眼珠一转,沙丽却在他的手中有挣扎的现象,他把沙丽往地下一放一拉,使她平平仰天,然后抬脚准备对她胸口踏下。

谁也没想到他会出这个狠招,一时抢救不及,眼看着沙丽即将伤身脚下,东门云娘厉叱一声,手中的银簪化为一道寒芒,身随簪射,朝他眼睛刺去。

强永猛却只掩住沙丽的身子,煞住劲道,单手一抄,将银簪捞在掌中,震开东门云娘,哈哈笑道:“云娘,李铁恨的剑气已经使不动了,现在你的夺命银簪也到了我手中,你们再也没有杀死我的手段了……”

众人脸色如土,愣住了。

管翩翩叹道:“云姐,你出手太急了!”

东门云娘叹道:“我是没办法,我认为他已将劲力用于杀死沙丽,万难接住这一刺的,谁知道他会留劲不发,专心来对付我呢!”

强永猛将银簪拿在手里看了下,两指一曲,折成两段,露出里面的炸葯,笑道:“这一招好狠,我也猜到了,除了我的眼睛,你实在找不到别的部位可下手,如果真叫你得了手,何必用炸葯呢?光是这支簪子也能要我的命呀!”

东门云娘咬牙恨声说道:“我可不能这么便宜你的,非要你粉身碎骨,才能泄尽我胸中的恨意!”

强永猛微笑道:“想不到你这么恨我,也幸亏预防到了这一手,先把你的银簪弄过来,你没第二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二章 困兽之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