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五十三章 卑鄙手段

作者:司马紫烟

三位新娘,连管翩翩在内,都未能免俗,从下午开始,就在自己的帐篷中刻意装饰,匀朱涂脂贴黄花,为她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刻而妆点,使她们的生命更为美好。

张自新与沙丽到处转了一下,忽然想起他们还没有为两对五位新人准备一份贺礼。

管翩翩与葯师长辈,倒还没关系,燕青与杨青青可不同了,一个是他生死患难的大哥,一个是他亲如手足的大姐,那个李灵凤跟他的关系虽然远一点,但她是李铁恨的女儿,而李铁恨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并不比父亲轻,李铁恨嫁女儿,无论如何他该有点表示,于是就跟沙丽商量着要送什么。

这一商量倒是作难了,珠玉绫罗太俗,黄金白璧更拿不出手,以交情而言,倒是一书一画、一字一联比较适当。

可是张自新读的书有限,沙丽也不高明,挖空心思,也写不出一两句像样的玩意儿,别的事还可以找燕青或东门云娘与葯师请教,这三个人的书画本都很熟,但今天这档子事,他们都是当事人,断不能要他们代劳。

想了半天,他们决定找刘半仙去。

刘半仙是一个贩杂货的商店,他的东西精奇小巧,最受女士欢迎,而又精于命相,铁口断命,十分灵验。

维族的少女们最关心的是将来的归宿,而半仙显然给了她们很多的指示,因此刘半仙的帐篷处经常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塞满着。

他们来到刘半仙的帐篷处,还有十几个女孩子在围着他,叽叽喳喳地直叫,听他天花乱坠,口若悬河地批命。

刘半仙看他们来到,立刻含笑道:“二位今天还有空出来闲逛?”

张自新与刘半仙已经很熟悉了,闻言笑道:“今天到处都在忙,可就是没有我的事,所以来向你请教一下。”

刘半仙道:“请教我不敢当,论武您是天下第一条英雄好汉,论文我会瞎扯骗人,您可别相信我的一套,我根本不懂得命相,完全是骗骗这些回回娘儿们,招揽她们多做点生意,没一句是真话。”

他是个老沙漠,精通回语,他用回语应付那些维吾尔女儿,又用汉语跟张自新交谈,倒是不怕被她们听见。

沙丽道:“可是她们都说你批的命准极了!”

刘半仙笑道:“她们的命不用我批,都是千篇一律的,能够到这儿来的,不是王公的眷属就是酋长的女儿,将来是嫁给个族中的勇士,往好处说,还错得了吗?以沙丽公主来说吧!将来你一定是天龙大侠张自新的夫人……”

沙丽脸上涌起一阵红潮。

张自新却道:“半仙,我真的有事要请教,你把这些客人打发了再说。”

文伴仙道:“那不可得吃点亏,这几个娘儿们天天来光顾,看得多,买得少,就等着我不耐好占便宜。”

说着果然将摊子上的货物,以极廉的价格脱了手,那些女郎们一个个欢天喜地,捧着东西就走了。

沙丽道:“半仙,这一次买卖你可亏老本儿了。”

刘半仙笑道:“没关系的,能为天下第一条好汉效劳,吃点亏算什么?张大侠,你有什么指教?”

张自新道:“到你的帐幕去谈。”

刘半仙将他们让进了帐幕,里面乱七八糟,堆了许多杂货,刘半仙清了一块地方,请他们坐下,笑道:“二位如果问佳期,我可以铁口论断,好事就在今朝。”

沙丽脸上一红道:“刘半仙,你别贫嘴,今天梁叔叔跟燕大哥娶亲,怎么扯到我们头上来了?”

刘半仙笑道:“看来二位还不知道,哈王爷打算在今天下定,将公主许配给张大侠,所以才邀了这么多的王公酋长前来观礼,,否则光那两位新郎官,跟回族人扯不上一点关系,大家凭什么来凑这个热闹?”

张自新一怔道:“我怎么没听说呢?”

刘牛仙笑道:“二位知不知道都没关系,这事由你们双方家长决定就行了,反正你们也是愿意的。”

张自新与沙丽两心相印,对这件事倒无所谓,因此道:“这些事不管,我是来请教,今天燕大哥的吉礼,我们该送点什么东西……”

刘半仙笑了起来道:“我的大英雄,到这个时候,难道你还没准备好,那不是太匆促一点吗?”

张自新道:“我先前没想到,不久前才想起……”

刘牛仙沉吟片刻道:“以你们的交情,送不送都无所谓,何况他们都是江湖豪杰,视金珠如粪土,送的东西如果太客气,反倒轻慢了他们。”

张自新道:“就是这个原故,我才来请教。”

刘半仙道:“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但是婚礼送宝剑,未免太不吉的,新娘也不是凡俗脂粉,我想最好是秀才人情纸半张。”

张自新道:“我也是觉得这样较为合适,可是怕你笑话,在这上面,我实在欠学,因此才找你请教一下。”

刘半仙摇摇头道:“张大英雄,这您可找错人了。”

张自新怔道:“这怎么说?”

刘半仙道:“用字画联句送礼,只有两个情宇,一个是找名家的手笔,取其才艺,一个是自行撰书表示心诚,您找到我头上,我可算哪头蒜呢?

如果是送给不相熟的人,我还可以滥竽充数,代您混一混,燕大侠与他的两位新娘,跟您是什么交情,这个忙实在帮不上。”

张自新直搓手道:“那可怎么办?”

刘半仙道:“还是您自己大笔一挥吧!一来表示诚意,再者以您的身份,哪怕是画王八,也绝对有价值。”

张自新愁眉苦脸地道:“刘半仙,我肚子里的书本实在有限,想不出什么好听的,总不能给写上什么恭喜发财吧!要是过生日,还有寿比南山等现成话好用,结婚娶妻可连现成句子都不好找,何况我的字……”

刘半仙道:“您的字倒是没问题,书法讲究的是腕劲,您是练武的,工架一定错不了,这么着吧!我给您杜撰一副联句,再由您自己挥毫。”

张白新道:“也只好这么办了!”

刘半仙又略作沉吟道:“有了,我再给您配上一副湘绣条幅,搭上您的对联,绝对适合的。”

说着在帐角拖出一只皮箱,打开箱子,取出一个锦缎包袱,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里面是一幅淡彩的湘绣,画面上是几枝疏柳,三只燕子振翼低翔,不仅色泽配得和谐悦目,画面尤为生动,绣工之精,令人一见就爱不释手。

沙丽一看见就爱上了,跳起来道:“刘半仙,您留着这么个好东西,以前怎么不拿出来,我买了。”

刘半仙笑道:“这可是非卖品,我自己挺喜欢它,据说这笔法是前朝名家文征明的手泽,绣工又是一位湘中才女,我是准备自己留着赏玩的,今天为了张大侠,我才忍痛割爱,论代价可是千金不易。”

张自新也很喜欢,歉然道:“刘半仙,多少代价,你说好了,我绝对照付。”

刘半仙道:“我说过了,这是非卖品,只能无条件奉送,算是我交个朋友,您要付代价咱们就不谈了!”

张白新觉得这幅绣画,比什么礼物都突出,因此迫不及待地道:“好!半仙,谢谢你,咱们这朋友交定了!”

刘半仙展开绣画,又端详半天,才笑笑道:“联句我也想出来了,芳霏杨柳依如旧,翩然燕子又重来!”

张自新道:“这副联句是什么意思呢?”

刘半仙笑道:“我是照画面撰的两句,最重要的是把杨女侠、燕大侠的姓氏嵌进去。”

张自新道:“那得嵌三个姓才对?”

文伴仙道:“联句讲究对称,一个对两个可不行了,李女侠只能隐含其中,所谓桃李芳霏,那芳霏二字,就隐隐有个李字的意思在内,别人一看就懂的。”

张自新对这方面实在欠学,也找不出毛病,于是笑笑说道:“那我就照着这十四个字写了出来。”

沙丽倒是比较细心,她虽是回女,却就在京师生长,苦于幼年失聪,无法认得更多的汉字,但女孩子究竟着重一些细心的征节,她斟酌了半天才道:“我听着不像对联,而且这些字名也不像祝贺新婚的。”

刘半仙笑道:“公主!这是不太像祝祷的句子,但燕大侠不是庸俗之辈,张大相公更不是普通的人,总要特别一点,假如一定要随着世俗浮沉,竟是写上白头偕老,早生贵子那些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张自新实在喜欢那幅刺绣,忙道:“就这样吧!我们回去赶紧写起来。”

刘半仙笑道:“回去多麻烦,不如就在这儿写了,反正我今天也打算歇歇,晚上好瞧热闹,腾出这半天工夫,替这幅绣图配上个框了。

到了行完礼,新夫妇出来谢客的时候,我连着您的对子,吟几句喜词,把礼物献出来,也好让大伙瞧瞧这份别致礼品。”

张自新想想道:“你这儿的东西齐全吗?写对子可不能随便找张纸,现在也来不及了,必须要现成的。”

刘半仙道:“我这儿如果不全,您到哪儿也找不出更周全的设备了,您稍候一下,我就准备去。”

他东翻西找,支起一张木桌,摆上一方砚台,又发好几只羊毫大笔,一锭古墨,最后取出一卷空白的联纸,竟是预先裁好的。

张自新不禁赞道:“真瞧不出,你居然什么东西都齐全,你做生意,带着这些东西来干什么?”

刘牛仙笑道:“我不是光做回人的生意,许多汉人的生意也做,回疆是流边的地方,那些放逐到此地来的汉官流犯,颇有一些书法名家,我准备好材料让他们写上几幅,换给他们一点日用晶或丹葯,带到中原,就是银子。”

张自新笑道:“你倒真会做生意。”

刘半仙笑笑道:“我这也是敬重斯文,读书人的毛病就是骨头太硬,明明苦得要死,我送点东西给他们,他们会认为是侮辱,只有用这个交换的法子,使他们并非不劳而取,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说着又取了一个小瓶,倒出一粒淡红的水液在砚台中,朝沙丽道:“请公主来磨墨,红袖添香,尤富诗意。”

沙丽一面磨墨,一面问道:“这是什么水?好闻得很。”

刘半仙道:“这是胭脂水,配上我那块唐墨,不仅墨汁亮润不濡,而且越陈越香,懂得书法的人很讲究,如果不是上品,他们还不肯动笔呢!”

张自新笑道:“这些东西给我用倒是糟蹋了!”

刘半仙笑道:“我想不会,有您的武功工架,控笔一定稳,腕力更是无人能及,最多是笔法不滑,对称不工,那是没临摹过碑帖的原故,我先写个样子,您照着临摹好了。”

拿着一管较细的笔,想想道:“您还是写颜字吧!颜真卿的笔迹浑劲有力,勾划方正,最合您的手法。”

于是他写一个,张自新在联纸的格子上写一个,一对联子写完后,沙丽拿起虚悬在帐壁上面。

刘半仙端详了片刻,才点头道:“好!好极了!铁划银钩,有龙凤之势,张大侠虽然临摹的是颜体,却能超于其外,自成一格……”

张自新高兴道:“葯师先生与管仙子那儿,我要不要也送他们一幅?”

刘半仙忙道:“那可使不得,他们是长辈,文字为贽,只能行于平辈或下辈,再说相公已经连作两联,气势泄得多了,就是真正行家,一天绝不超过两作,就是为了要在字里表现其气魄,而相公的字,全得于天赋气势,写多了,就失去气魄!”

张自新因为不懂,只好听他的。

刘半仙道:“为了要赶工把这幅刺绣配上框子,我也不留二位了。”

张自新过意不去道:“那太辛苦你了,要不我找两个人来帮你的忙,哈大叔请了好几个木工呢?”

刘半仙摇头道:“不用,这幅绣书是珍品,框子也一定要艺匠精手,不是普通木匠所能胜任的,相公尽可出去逛了,晚上行礼后,相公宣布要送礼时,我再捧出来。”

张自新听了觉得很有道理。

便点点头道:“刘半仙,今天我在这儿学了很多东西,如果你肯留在这里,我会非常欢迎你。”

刘半仙笑笑道:“那可很抱歉了,我这个人就是闲不住,定不下,好像是一阵风似的,永远飘流不定。”

沙丽道:“难道你不感到疲累?不想休息吗?”

刘半仙笑道:“风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吗?”

沙丽道:“当然有的,被东西挡住的时候。”

刘半仙道:“没有东西能挡住风的,前路不通它会转弯,会找个缺口钻进去,风到停下来的时候,就没有风了,我到停止流浪的时候,就不是我了。”

张自新只好摇摇头,与沙丽离开了。

他们绕了几个圈子,到处都是在吃着,没有他们可插手的地方,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三章 卑鄙手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