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 七 章 隐世双龙

作者:司马紫烟

哈回回又笑问张自新道:“今天你能够击败长春剑派的掌门人,已经是大大地出了名了,如果一个月后,你能把他的老子再打败了,那更是一鸣惊人,不管走到哪里,准保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张自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今天我完全是靠着这柄剑得胜的,论真功夫,可差得太远了。”

哈回回笑道:“没关系,慢慢来,你的年纪还轻,好好练,将来你一定可以靠着真本事出人头地的。”

张自新低头不语。

小沙丽走过来,牵着他的手,眼泪汪汪地比划了一阵。

张自新明白她的意思,轻叹一声道:“沙丽,我走了你可寂寞了,不过没关系,我们离得不远,你可以常来找我玩玩的。”

哈回回道:“不行,你躲在那里是很秘密的事,她常来看你,那就很容易把你的行踪泄露了。”

沙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哈回回摸摸她的头叹道:“沙丽,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张大哥有重要的事,不能老陪着你玩。”

沙丽无限委屈,哭得很伤心。

哈回回叹息道:“这也难怪,她很少与人投缘,好容易找到一个玩伴,才聚了十几天,马上又要分开了。”

张自新忽然道:“哈掌柜为什么不叫小沙丽也跟我们住在一起呢?反正她在家里也没什么事。”

哈回回道:“那当然可以,只是那位老先生脾气很古怪,恐怕不会答应。”

张自新道:“您跟他是好朋友,可以跟他说说。”

哈回回苦笑道:“我们只是谈谈天、下下棋的朋友,为了这种事求他,反而会招他看不起的。”

张自新道:“我跟他说去,如果他不答应,我也不住他那儿了。”

哈回回连忙道:“这不行,这一个月对你是很重要的关键,会影响到你一生的成就,你可不能使性子。”

张自新道:“我看不出这一个月有什么了不起,那老头儿阴阳怪气的,我跟他在一起,不知怎地有些别扭。”

哈回回一叹道:“你不懂。”

张自新道:“我就是不懂,反正我决定了,如果他不要小沙丽也在一起,我就不去,想到了要足足一个月跟那个怪老头儿在一起,我都烦死了,如果没有小沙丽,我说啥也不去。”

杨青青道:“张兄弟,我也在那儿陪你呢!”

张自新道:“杨大姊,你只能教我练剑,而小沙丽却使我感到人情的温暖。”

杨青青微愕道:“你们都还是小孩子,感情就这么深?”

张自新不懂她话中的真意,坦然地回答道:“真的,我从小就是一个孤零零长大的,自从见到小沙丽后,觉得她像我的小妹妹,一天不见她,我都会想念她的。”

杨青青怔了一怔!

哈回回道:“你可以对老先生说说看,但不要勉强,更不能说是我的意思。”

张自新道:“小沙丽,咱们骑马去,如果他不答应你留下,我还是上你家住去。”

说着牵了她的手,到林子里找到了马,登鞍飞驶而去。

这时杨青青与哈回回对望一眼,两个人都似乎有话要说,但谁都没开口,默默地上马,从后追去。

当哈回回与杨青青两匹马到达古玩铺前面时,张自新与小沙丽的红马早到了。古玩铺的门掩着,他们下马推门进去。

后进是一排平房,围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

正中间的那间屋子有灯光射出,窗纸上映出了三个人影,张自新似乎正在对那老头儿说话。

杨青青低声道:“奇怪了,那位老爷子两条腿比我们骑马还快呢!”

哈回回道:“他一定是抄近路了。”

杨青青笑道:“哈掌柜的,你也帮着他骗人,我们骑马过来,走的都是近路,他还有什么近路可抄,除非他是长着翅膀飞回来的。”

哈回回一笑道:“那可问不着我……”

他们在外面说话,里面已经听见了。

张自新首先掀开门帘出来,叫道:“哈掌柜,老爷子答应了,而且还叫小沙丽跟着一起练剑呢!”

哈回回笑道:“那可是这孩子的造化了。”

说着,两人也进到屋里。

老掌柜坐在一张红木太师椅上,抽着水烟袋,连眼都没有抬,缓声道:“哈掌柜,你也太见外了,这点小事,你吩咐一声不就得了,何必还让孩子们自己来说呢!”

哈回回一笑道:“老先生,我可没这个意思,是这两个小孩子自己舍不得分开!”

老掌柜抬起一双鹰眼,精光毕射,嘴角含着笑道:“哈掌柜,大家别装迷糊了,你以为我不认识你吗?大漠上第一高手,天底下的一条飞龙……”

哈回回神色微动,但只是笑笑道:“老先生说笑话了,我这分德性,还配称什么‘飞龙’吗?”

老掌柜淡淡一笑道:“你再装也瞒不过我,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呢!虽然那时你蒙着脸,可是你的身形我还记得很清楚,你再瞧瞧这墙上挂着这副软甲,三十年前如果不是靠着它,我恐怕就送命在铁沙掌下了。”

墙上挂着一副软甲,是用软革缀着许多小铜片连成的,可是背心上的铜片都掉落了,落下的部分刚好可以并成一只掌印。

哈回回看了片刻,突然大笑道:“三十年的谜终于揭晓了,我还以为中原真有钢筋铁骨的绝代高手呢,看来我那一剑挨得太冤枉了。”

老掌柜微笑道:“不冤枉,一掌一剑,从那一天起,我老头子再也没法在江湖上混了,你那一掌虽然有软甲隔着,也震得我五脏离位,躺在床上一年多才能起来走动,阴天下雨的日子仍然疼得很厉害。”

哈回回笑道:“我也没沾到好处,您那一剑挑散了我的气门,掌是不能再练了,大漠上也混不下去了,只有流落到中原来开这行业混日子。”

老掌柜哈哈大笑道:“彼此彼此!浊世三龙,我这个龙头大哥破了功,落得卖古玩过日子,老二被人挑断了腿筋,当了披发头陀,守着一间破庙挨穷,老三最惨,连嘴都被人打歪了,不知道流落在哪方……”

哈回回笑道:“那倒是真的太抱歉了,我没想到三位会这样潦倒。”

老掌柜笑道:“没什么,江湖人总是这个下场的,我们能活到这把岁数没叫人宰了,不得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那一掌砸了我们的招牌,使我们及时收手,也许今天会落个尸骨无存了呢。”

哈回回笑道:“您老先生今天晚上凑这场热闹,足见是龙性未驯。”

老掌柜笑着道:“你把这小子收留在家里不也是一样吗?有过英雄岁月的人,总不会安于寂寞的,虽老夫老矣,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一辈身上而已。”

说着两个人相对哈哈大笑起来,豪情洋溢,使得屋中三个年轻人都怔住了。

两人笑了一阵,突然又自动停住,变为异样地感慨,好像惋惜着自己的英雄岁月已经过去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杨青青笑道:“原来你们以前是认识的。”

哈回回摇摇头道:“不认识,我们是莫名其妙地碰了头,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架,又莫名其妙地分了手……”

老掌柜笑道:“莫名其妙的是你,我们三个人是久闻天山飞龙的盛名,专程到塞外讨教去的。”

哈回回先是一怔,继而笑道:“那是虚名之累了,大概是三位不满意我飞龙的绰号……”

老掌柜道:“那时年轻气盛,我们以浊世三龙为号,怎么能容忍上面还压着一条飞龙,结果是铩羽而归,心灰意懒,从此收了山,不过我们对你还是钦佩万分……”

哈回回淡然道:“我只是掌功胜了你们,其他功夫,我自承望尘莫及……”

杨青青道:“浊世三神龙,我怎么没听人说过。”

老掌柜道:“江湖是最无情的,新人辈出,旧的人就自然被遗忘了,何况我们在江湖上很少公开现身,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你父亲可能还有点印象。”

杨青青道:“三十年前我爹才刚出道……”

老掌柜笑道:“你父亲是个很有出息的人,三十年前我给了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让他受了点小挫折,埋头苦练,居然混出这么大的成就,享名二十年而不倒,在江湖上是很难得的,今天他还认得我,居然还对我很恭敬,不知道我早已是头纸老虎了。”

杨青青眼睛一亮道:“我爹败在您手下过?”

老掌柜笑道:“不能算败,我们根本就没交手……”

杨青青道:“您不是说给我爹受过一点教训吗?”

老掌柜道:“他那时刚学成剑法,目空一切,出门行侠,刚好遇见了我们三个人在太湖边上练剑,起初他瞧不上眼,想找我们较量较量,结果我们每个人演了一手攻招,问他能够破解吗?”

杨青青忙问道:“他能破吗?”

老掌柜笑道:“能破!你父亲绝顶聪明,靠着自己的智慧将三招全破了,可是我们把真正的破解的方法告诉他后,他低下头就走了。”

杨青青道:“难道他破得不对?”

老掌柜道:“剑法是自然的火候,没有投机取巧的成分,更不能靠聪明成事,他的破解在行家眼中,幼稚得可笑……”

这老头儿说话丝毫不留余地,使得杨青青十分惭愧。

可是老掌柜接着又道:“你父亲到底是个很有根器的年轻人,一点教训使他懂得了含蓄藏拙,剑锋隐利,终于造就了历久不衰的盛名,比我们可聪明多了。”

杨青青道:“老爷子,照你这么说,您是哈掌柜那一掌后才退出武林的了?可是您在说起那柄剑的历史时,似乎又不是这么回事……”

老掌柜道:“其实也差不多,我那柄剑是从大漠回来后才得到的,仗着这柄剑,我并不知功夫已经散了,辗转江湖,很出了一点风头,直到有一天,这柄剑突然失效了,我受了一个仇家刺伤,幸好我的两个结拜兄弟在侧,才留下了性命,从那个时候起,我知道江湖上已没有我们立足的余地了……”

语下十分感慨,含着岁月不留人之意。

杨青青问道:“老爷子,既然您也是江湖上的前辈,多少总应该将您的名号见告了吧?”

老掌柜想了一下才道:“告诉你们可以,但不能说出去,因为我现在只是个做买卖的老头子,实在不想多惹麻烦,何况我们当年的仇家很多,说不定还有些没杀完的,找上门来,我可有点受不了。”

大家似乎都默表同意了。

老掌柜又低声道:“我叫华树仁绰号是别人取的,称为剑海游龙,我二弟是龙门剑客莫客非,三弟叫人云龙李铁恨,我们三人都是龙为号,不期而遇,义结金兰,所以才被称为浊世三神龙!”

杨青青道:“原来浊世三神龙就是您三位!”

华树仁微怔道:“难道你以前就听过我们?”

杨青青道:“没有,只是那位人云龙李铁恨,似乎听人说过,十几年前还很活跃,最近倒没……”

华树仁一叹道:“不错,我退出江湖最早,李老三还在外面闯了一段时间,当他得意时还时来看看我,他们失风后,反倒避不见面,有关他们的动态,还是另一个故人告诉我的,我倒差不多有二十年没见到他们了。”

哈回回笑道:“武林中人都有一副傲骨,受了挫折后,如果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们宁可躲起来,对认识的人,离开越远越好。”

华树仁黯然道:“是的,对得意的故人,我们受不了别人的慰藉,一句同情的话,反而会被认为是讽刺,我那两个兄弟来探访我时,经常闹得很不愉快,他们也失了风时,自然了解到我的心情,为了避免重提旧事的感伤,也干脆不见面了。”

杨青青笑道:“华老爷子,您说您散了功,我看倒不见得,刚才在城西,您走路回来,比我们骑马还快呢!”

华树仁苦笑道:“那是一点轻身功夫,算不了什么,而且我的确老了,气力血性,都不堪再称雄江湖了。”

杨青青道:“您的精神还挺旺健的,干吗自暴自弃说这种泄气的话呢?”

华树仁叹道:“经过几十年的潜修默养,我的功力可能是恢复了一部分,寻常角色,我还能料理得下来,可是称雄赌狠,我已经失去了那份心情了。”

哈回回笑道:“英雄没有一个服老的,您把宝剑悬在店中求沽,就证明您的雄心未歇。”

华树仁微笑一笑道:“哈掌柜的,你是个过来人,我的心情自然骗不了你,我学了这一身本事,如果说甘心就此默默以终,那实在是骗人的,不过我自己也真是无力振作,只想找个有根器的年轻人,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上面,所以今天我才出头包揽了这档闲事。”

哈回回兴奋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隐世双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