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 八 章 苦练绝学

作者:司马紫烟

哈回回羞愧地道:“在中原的说法那是保镖,在回族的弟兄说来,那无异于掠取,如果是规矩的行商,我们视之为友,有保护他们的义务,不规矩的骗徒,我们视为敌人,杀死他们掠其财货,也视为当然。

可是我强行出头,得罪了朋友,保护了敌人,有些行商在大漠上以不择手段图利,因为受到我的保护,使其他的族人不敢冒犯他们,这违背了我们一向的作风,所以我行事时一向是蒙面的,除了本族的弟兄外,没有人知道我真正身份。”

华树仁突然道:“汉商中固有不义之徒,利用回人的耿直可欺,赚些昧心银子是有的,但也不能因之加以死罪,杀人而掠货呀!你保护这些人并不是太大的过失。”

哈回回苦笑道:“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与对是非的看法,回族的人嫉恶如仇,非友即敌这是我们的法律,所以我不能公开身份,大漠上的飞龙是一个人,哈回回又是一个人,您老哥哥不能合在一块儿。”

华树仁道:“现在是京师,中原的人对大漠飞龙可能还有个印象,说出来可以唤起大家的记忆,就对你刮目相待,只要不传到塞外去,有什么关系呢?”

哈回回摇头道:“京师的回回有上万人,除了我骡马行那一批子弟兵外,都是别族的弟兄,这件事绝不能让他们知道,虽然他们不敢惹我,可是,我的族人在大漠上就无法容身了,所以……”

华树仁想想道:“那当然不能给你添麻烦,可是你得换个名字参加。”

哈回回道:“参加是义不容辞,名字也不必换,我就是哈回回,这三个字在京师并不陌生,在回回的圈子里也还吃得开。

因为我曾经得过回族大会中摔跤的冠军,是公认的回疆的第一勇士,用这个身份扬名,我觉得比大漠飞龙更有意义,也对得起我们的祖先。”

华树仁想了想,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有一点我可以担保,你的女儿跟我学上三年,回到大漠上还能争取个第一剑手的封号。”

哈回回道:“大漠上只有勇士,没有剑手的地位,沙丽跟您学剑我是十分感激,但不必到大漠去扬名了。”

学剑的这段日子是相当艰苦的,华树仁对三个人督促很严,尤其是张自新,几乎动辄得咎,一点不对就出口呵责,为一个平凡的姿势,往往叫他做上七八十遍。

张自新知道华树仁是李歪嘴的结义大哥后,对这老头儿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当初来学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也没有更大的兴趣,但始终是咬牙苦撑着。

有时明知是华树仁故意为难他,也装做不知道,默默地忍受着各种的折磨。

杨青青比他省事,因为她本身在剑法上已有很好的基础,一招新式,很快就学会了,华树仁要求她不多,每天规定的几手教过后,让她自己去揣摸练习,不再去管她,可是她也很要强总是把这些剑招练得纯熟为止。

小沙丽最轻松,她不会讲话,华树仁对她向来是和颜悦色,规定的功课跟张自新一样,却是教过就算,不去管束她,只要她在第二天演练一遍,再指正错误之处。

前十天熬过了,华树仁改变了教学的方针,一天就教几十手变化,限令他们在当天要练熟。

杨青青依然是很从容,因为这些变化她触类旁通,利用以前的经验,很容易就能体会而熟了。

苦的是张自新跟小沙丽,他们在剑法上毫无基础。

可是小沙丽的悟性又似乎比张自新高,往往她学会了,张自新还在摸索,这个小女孩对张自新却别有一番深厚的感情,张自新半夜里不睡觉,她也跟着起来,将她悟解的部分,示范给张自新看。

杨青青对张自新的困境也很关心,前一两夜,她也偷偷地出来指点。

虽然她跟着父亲学剑,比一般的女孩子能吃苦,可是她毕竟是大小姐出身,以后几天她就是吃过晚饭就上床,根本没有爬起来的精神了。

只有小沙丽忠心耿耿地陪着张自新,日夜苦练。

七八天下来,两个人都瘦了不少。

华树仁只装没看见,功课一样地教下来,从没有减轻过。

就这样熬过了二十六天,第二十七天的早上华树仁才笑着问他们道:“你们自己觉得怎么样了?”

杨青青笑着道:“除了疲累之外,别无收获。”

华树仁笑道:“疲累就是收获了,我教给你们的剑法一无用处,那只是磨练你们的耐战能力。”

张自新十分失望,却不便表示出来。

杨青青道:“老爷子,您别骗人了,你这些剑法变化万千,用处太大了,只是中间漏了一两招无法连接而已。”

华树仁道:“丫头果然是鬼灵精,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呢,原来你全都知道了。”

杨青青笑道:“我可不是刚开始练剑的,这些关节应该知道,您什么时候把那漏缺的部分教给我们呢?”

华树仁微笑道:“我不教!”

杨青青一怔道:“你不教?那不是坑人吗?”

华树仁笑道:“女孩儿家说话怎么这样直通通的,我老头子一大把岁数,还会来坑你们这些年轻人?”

杨青青有点不好意思,讪然地道:“是您先说不肯教我们的,苦了将近一个月,却学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剑法,不能派上正用,我当然要着急。”

华树仁笑道:“我不教是事实,没有坑你们也是事实,因为我会的剑法只到此为止,连我也不知道如何把它们连接起来,拿什么来教你们呢?”

杨青青一怔道:“您在骗人。”

华树仁庄容道:“老头子一生从来不骗人!”

杨青青见他满脸正经,倒是不敢再说下去了。

张自新在旁边若有所悟地道:“杨大姐,老爷子的确没有骗人,那几段剑法是无法连接起来的。”

华树仁微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自新红着脸道:“我的天资不如杨大姐,学得很慢,只好日夜不断地苦练,不时练过了头,已经快天亮了,就干脆不睡觉,继续练下去。

老爷子一共教了我四段剑法,这四段剑法只能分开来练,说什么也不能串通一气,我已经试过很多次。”

华树仁嗯了一声道:“你的悟性超过我的想像,就是不够彻底,这四段剑法实际上是成组的,只是一式剑法。”

张自新道:“我想不透的就是在此,明明这四段剑法是循着一个路子发展,何以中间断裂开来,不能连续呢?我想老爷子一定别有深意……”

华树仁道:“当然是有意义的,对你跟杨小姐,我的教导只到此为止,总不能叫你们白耗精力。”

杨青青道:“可是这四段剑法自成一个系统,单独使用,不足以御敌,连起来又不顺手,老爷子倒底是什么意思呢?”

华树仁笑道:“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们去解答,等你们想通了,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想不通,你们这一个月的苦算是白吃了,我也帮不上你们的忙。”

说完,他负手走开了,留下三个年轻人眼瞪着眼,摸不清这老头儿究竟在葫芦里卖的什么葯。

华树仁走到院门口,又回头道:“这两三天你们也不必练了,就去思考这个问题吧,我到哈老弟的骡马行去散散心,这一阵子为了你们,我也几乎拼了老命,再撑下去,我也一定吃不消的。”

说着他带上院门,一径走了。

杨青青道:“张兄弟,你对剑法的事摸出头绪没有?”

张自新苦笑道:“我对剑法根本是一窃不通,只知道那四段剑法连贯……”

杨青青道:“我早就知道了,以前我还以为他把连续的招式留起来等最后再教,现在就不明白他是什么用心了。”

张自新道:“由此可见您比我强多了,我是经过多少次的试验才得出这个结果,假如您不明白老爷子的用意,我更难明白了。”

杨青青道:“这些零碎的片段一定有个连贯方法,我想是老家伙藏私,不肯让我们知道而已。”

张自新庄重地道:“华老爷子不是这种人,也许他是留待我们自己去发现。”

杨青青道:“怎么发现?”

张自新道:“勤练苦修,熟能生巧,我想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找到连贯的窍诀。”,

杨青青笑道:“那四段剑法我闭着眼睛都能演出来了,难道还不够熟的?”

张自新道:“也许我们的工夫不够深,琢磨得不够精,反正华老爷子不会白白浪费我们的时间与精神……”

杨青青打了个哈欠道:“你不相信就去试吧,我是懒得再费精神了,这二十几天比二十多年还难熬。

“难得老头子今天不在旁督促,我想去睡觉了,这些天我从来就没睡过瘾,即使睡上个三天也补不过来。”

张自新见她说话时神情萎顿,一张微微丰腴的脸上也带有憔悴的苍白,知道这是实情,虽然自己比她更累,但她是养尊处优惯了的,精力的损耗自然就比自己严重得多,于是很诚恳地道:“杨大姐,您去休息好了,我再练一下,如果我发现了诀窍,再向您请教。”

杨青青有点不好意思,但实在打不起精神,手按嘴chún道:“兄弟,你也别浪费精神了,照我对剑术的认识,这是不可能的,那四段剑法的开始与结束都是背道而驰,绝没有连接的可能。”

张自新是个很固执的人,明知不可能,却也想从其中找出可能来,所以又拉开架势,一式式地练起来。

杨青青瞧了一下,终于撑不住疲倦回房去了。照理说这是早上,她刚从床上起来不久,不该如此疲倦的,而且华树仁没走前,她还精神奕奕的,何以一下子就如此疲累呢?那是心理作用。

这疲累是多天的累积,平时有华树仁在旁督促,得强打精神支持着,华树仁走了,心中的紧张消失了,积压的疲累突如其来,使她连一刻都难以支持了。

小沙丽仍是十分起劲地陪着张自新,因为这些剑式张自新已经练熟了,她无须再帮忙,所以只在旁边瞧着。

张自新专心练剑,把四段分开的剑式从头到尾一再试演,却始终没弄出一点头绪来,回头看看,小沙丽却倚在院墙上睡着了。

这个小女孩也可怜,她陪着张自新不眠不休地用功,从没表示过一点疲倦,可是她的体力到底比不上张自新。

华树仁在时,她还勉强撑着,华树仁一走,她的心情也松弛了下来,只为着舍不得离开,才在旁边硬挨着,终于也支持不住,站在墙边睡着了。

张自新放下剑,怜惜地将她抱了起来,她仍然没有醒,张自新只好将她送进屋里去,杨青青和衣倒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张自新轻轻放下小沙丽,替她们拖过被子盖好,才轻声退出来继续他的操演。

这一天华树仁到天黑了,才醉意熏熏地回来。

他没有问他们,摸到自己的屋中睡了。

第二天,张自新起床,华树仁又出去了,似乎对他练剑的事不再关心。

华树仁走了,张自新却不同了,他比较有毅力,仍是废寝忘食地猛练,似乎不达到目的决不停止似的。

又过了几天,长春派的战书到了,是寄给刘金泰和杨公久的。

这天哈回回来到了华树仁的店里,手中拿着白少夫父亲白长庚指名挑战的战书,递向华树仁。

华树仁接过战书看了一眼,笑道:“这战书又不给我,老弟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哈回回笑道:“杨大侠通过兄弟转告您老哥,是因为您老兄早先表示过在背后撑腰,他才壮着胆子接下这封战书,否则他就推开不管了。”

华树仁哼声道:“这是什么话,人家是冲着他跟刘金泰发的帖子,跟我老头子毫无关系,他倒好像是替我老头子办事了。”

哈回回笑道:“老哥哥,这倒不能怪杨大侠,他们都是成名人物,这点虚名成就不易,他不愿随便砸了。”

华树仁更生气道:“人家是指名挑战,难道推开不管就算丢人了?”

哈回回道:“白长庚虽是关外的知名之士,但还不足与中原任何一个人相比,像这种挑战胜之不武,败则辱名,他自然不愿多事,而且刘金泰还不知道有您参与其事,态度更为冷淡,老在责怪杨大侠好管闲事呢!”

华树仁双眉一竖,道:“江湖上怎么尽是这些胆怯畏事之徒,他们的声名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哈回回笑道:“盛名是靠着年轻时一股干劲闯出来的字号,年岁越大,胆子反而越小了,兢兢业业,不敢走错一步。

尤其是京师一般武林朋友,多半吃的是镖行饭,这门行业不仅是靠武功作底子,也是靠着和气生财,不能到处树敌。

而且据杨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苦练绝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