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雄风》

第 九 章 异地重逢

作者:司马紫烟

李歪嘴哦了一声道:“你去找过他了?”

哈回回一笑道:“是你叫我去找他的。”

李歪嘴道:“我可没叫你说是我要你去找他的。”

哈回回道:“我没说,是他先认出我的,不,我想最先认出我的是你,否则你不会托我照顾张老弟,更不会叫我在必要时去找你大哥……”

李歪嘴神情一阵落寞,半晌后才问道:“大哥怎么样了,他还是那么健朗吗?”

哈回回道:“他老多了,如果不是他先招呼,我简直无法相信他就是三十年前大漠上的故人……”

李歪嘴一叹道:“老了,当然要老了,只有你还保持着从前的轮廓,我们三个人都是面目全非了,哈掌柜,你也是龙性难驯,我把自新托你照顾,可不是叫你捧他成名,你看你把他弄成什么样子了!”

哈回回一笑道:“那可怨不得我啦,名是张老弟自个儿闯出来的,他在第二天把刘奎揍了一顿……”

李歪嘴道:“那回事我听说了,打败了刘奎并没有多大关系,你该约束他别再出事,可是你竟放纵他,居然跟长春剑派公开比武挑战……”

哈回回笑道:“李大侠,最近你不在京师吧?”

李歪嘴道:“不在,自从那天离开之后,我就到天津去了,昨天才听说京师的事,匆匆地连夜赶来。”

哈回回笑道:“您来了之后,也没找人问问?”

李歪嘴道:“我找谁问?旧日的江湖朋友,我又不愿意见他们,不是江湖人,问也问不出名堂来,可是,我倒听见了自新的赫赫盛名,你简直是在胡闹,自新的武功只有个初步基础,连闯江湖都不够资格,你竟叫他去跟一个成名的剑手比武,不是存心想送他的命吗?”

哈回回道:“李大侠,你别着急行不行?”

李歪嘴道:“我怎么能不急?否则我也不会连夜赶来了,无论如何,你得想个法子撤消这场比剑。”

哈回回一笑道:“那恐怕来不及了,您瞧瞧外面的声势,这时候打退堂鼓,张老弟以后还能做人吗?”

李歪嘴怒道:“那总比让人杀死的好,我真不明白你是什么居心。”

哈回回笑道:“你是怕张老弟被长春剑派杀死,那可不必担心,长春剑派的掌门人白少夫已经败在他手下一次了,这次卷土重来,是想要挽回颜面,不过我想他是在做梦,上回受挫,还没有几个人看见,这次在大庭广众之下,长春剑派的招牌砸了,再也补不回去了。”

李歪嘴愕然道:“你在说什么?自新能打败长春剑派的掌门人?从来也没有摸过武器,怎么……”

哈回回笑道:“我可犯不着说谎来骗你。张老弟,还是你把事情经过告诉你李大叔吧,否则他还以为我是存心使坏,想把你送进枉死城呢?”

张自新这才含着泪珠,把别后的一切经过原原本本地对李歪嘴说了一遍。

李歪嘴听后很惊诧,时而感慨,尤其是听说华树仁对他种种关怀时,更是感动得热泪满眶。

可是他听说华树仁自己也准备参加这次比武时,脸上浮起诧色道:“大哥居然还有这番雄心!”

哈回回笑道:“浊世三神龙在武林中仅只昙花一现,华老哥怎肯甘心的,重振声威,这是每一个落魄江湖人的愿望啊!”

李歪嘴摇摇头道:“大哥虽也是宝刀未老,我可不行了,我连现身见人的勇气都没有了,还谈什么……”

哈回回笑道:“为什么?在你们三兄弟中,你的年岁最轻,艺事最精享誉也最久,重振雄风,你应该负最大的责任。”

李歪嘴苦笑道:“这是谁说的?”

哈回回道:“是华老头说的。昨夜我们作了一番长谈,他很坦白承认了,说他雄心未已,可精力已衰,重振声威,完全要靠你,他自己只能做做样子,真正要动手,他恐怕难以拖过四十招了。”

李歪嘴道:“大哥如果只有这点精力,这样不是太冒险了,想在武林中重振声名,四十招的耐战力是不够的。”

哈回回微笑道:“所以他寄望在你身上,他说你还在壮年,撑局面的事必须要你来出头,要你来……”

李歪嘴道:“他知道我肯出头吗?”

哈回回笑道:“他说他豁出老命来硬撑一下,你们两个义弟总不忍心看着他溅血台上而不出面吧。”

李歪嘴沉默不语。

哈回回又道:“李大侠,你还有什么可为难的,难道你的功夫真搁下了?”

李歪嘴长声一叹道:“功夫虽然是荒疏了一点,但全力一拼,还不会太输给人的,可是我这张脸……”

哈回回大笑道:“李大侠,男子汉又不靠脸蛋儿成名,你这是哪门子的怪念头怎么会注重这些?”

李歪嘴黯然道:“你不明白,我的嘴歪了之后,争强斗胜之心早就没了,所以在镖局里隐姓埋名,连刘奎那种人都可以欺负我。”

哈回回笑道:“刘奎算得了什么……”

李歪嘴道:“刘奎是不算什么,要动手了我可以在一两招内将他打趴在地下,可是我不以为然,宁可受他的欺凌而不还手,你不会懂的。”

哈回回笑道:“我是不懂,而且我也不想懂,反正华老哥是你的结义兄长,你愿意他再塌一下台,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张老弟,咱们到外面去吧,时间差不多了,别的人大概也快来了。”

张自新不想走,李歪嘴却把他赶着出去道:“你出去吧,见了大哥,先不要告诉他我在这里!”

哈回回道:“这个你放心,华老哥今天一清早就被杨公久接走了,如非必要,他老先生还不会出面。”

李歪嘴道:“那最好,如果能劝他打消原意,我会更感激你。”

说着硬把张自新给推了出去。

到了外面,张自新低声道:“我真不明白李大叔是怎么回事,难道就为了一张歪嘴,他就不愿见人了?”

哈回回沉重地道:“也许他是别有苦衷,我想原因绝不会如此简单。”

张自新道:“会有什么原因呢?”

哈回回道:“浊世三神龙论技艺世无所伦,可是他们一个个销声匿迹,谢绝江湖,而且境况都很潦倒,显见是受了挫折,那挫败他们的人,武功一定更为了得的,所以我想他们是为了避仇才如此的。”

张自新诧然道:“他们的仇人是谁呢?”

哈回回摇头道:“不晓得,我向华老哥探过口气,他一点都不肯露,但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张自新道:“江湖上成名的人物就是这些了,他们的仇家还会有谁呢?”

哈回回微微一笑道:“目前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寥寥可数,但也不过是刘金泰、杨公久一流的材料,比起浊世三神龙来,似乎还差着一截,所以不能用这种标准来论英雄。

“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真正的武林高手,绝不在成名之列,以后你在江湖上也要特别注意,越是不起眼的人物,越不能轻易得罪,倒是那些成名人物,你可以放心地碰一下,他们的成就倒是有限。”

张自新道:“我这就不懂了,武林高手不求成名,而成名的都不是高手,这是从何说起的呢?”

顿了一顿,又问道:“那些真正的高人,为什么肯容忍一些庸才在武林中称雄呢?”

哈回回笑道:“问得好,有本事的人并非不求闻名,只是怕成名之后,会惹来无穷的麻烦,成名容易,折名更容易,爬得高,跌得重,再爬起来也更困难,所以许多有本事的人,宁可默默无闻……”

张自新道:“我还是不懂。”

哈回回想了一下道:“这么说我确实不易明白,我还是说简单一点吧,武功之道,无边无疆,永无止境,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你懂吗?”

张自新点点头,表示懂了。

哈回回又道:“一个人有了七分的本事,打败了许多比他差的人,树起了名声,如果他碰上一个比他高出一两招的人,就要吃亏了,可是他因为出了名了,到哪里都有人认识了,想安安静静地找个地方苦练武功都不可能,他的成就也永远留在七分上,想重振声名也已不可能了!”

张自新道:“为什么呢?闭门谢客,不问世事,埋头苦练就行了。”

哈回回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只有默默无闻的人,他才有这份权利,假如你出了名,无论到哪里,都会有人找上你的,有的是一些过去的手下败将,想击败你重振声名,有的是一些武林新起之秀,想击败你而图一举成名,更有一些慕名而来切磋的高手,扰得你永无宁日呢!”

张自新道:“你可以不理呀!”

哈回回笑道:“行吗?那些人像苍蝇般地叮着你,赶都赶不走,像刘奎叮紧了你这是一个例子,你能不理吗?武林中就是个不讲理的世界。”

张自新愕然道:“像刘老爷子、杨大侠他们怎么没有人找麻烦呢?”

哈回回道:“怎么会没有呢?只是他们的命好,击败他们的都是些无名之辈,也不是在公开的场合,使他们这点虚名还能勉强维持而已,你瞧他们一个个都步步谨慎,一点闲事都不敢管,这不知道是多少次哑巴亏所磨出来的修养呢!”

张自新总算摸到了一点头绪,呆呆地道:“那武林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名副其实了?”

哈回回道:“那也不尽然,六十年前,有一位天龙大侠张玉龙,他一身兼修内外,任何一门武功都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享誉武林十数年,从没有失败过一次……”

张自新神往地道:“那位天龙大侠后来怎么样了呢?”

哈回,回一叹道:“这位大侠为人极正派,嫉恶如仇,只要是作姦犯恶之徒,碰在他手中,从没有留过活口,杀孽太重,引起天嫉,在泰山被雷击死了。”

张自新道:“雷怎么会打好人呢?”

哈回回道:“他的遗体被发现在泰山顶上,全身焦黑,被雷火殛死的一般,大家就如此传说了。

“但也有人猜测他是受了姦人的暗算,不管怎么说,这总是盛名之累,一个人即使武功高到天下无敌,也不见得能永保天年,因为别人不一定会用武功去对付他,江湖上风波险恶,害人的手段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而武功越高的人,风险也就越大了,这也是一般人不敢成名的原因。”

张自新听得神往道:“那位张大侠一生中从无败绩?”

哈回回道:“据我所知是没有,他的家在泰山附近,每天上午都在泰山上练功,他设了一个无敌庐,是一间木造的棚屋,每天在棚中接受天下武林人物前去挑战,不管是有名无名,只要能达无敌庐中,他都接受挑战。

“他在棚架上树了一面布旗,叫做无敌旗,他声言过,只要有人能在一项武功上胜过他,就可以扯下那面旗子。

“可是树旗十年,不知有多少人前去印证武功,那面旗子仍然高悬旗杆顶上,一直到他身死之后,也没有人前去扯下那面旗子。”

张自新振奋地道:“现在呢?”

哈回回道:“大概还在吧,五大门派的掌门人曾经有一次联手合攻他一人,结果仍是铩羽而归。

那位张大侠身故后,五大门派表示他们的敬意,仍然保存着无敌庐的遗迹,每年换一面新的旗子,因为那面旗子是象征着一个武林中空前绝后的伟大成就,不论风雨,旗子永远不落下来的。”

张自新无限神往地道:“那位张大侠没有后人吗?”

哈回回道:“这就不知道了,即使有,也不会公然现身于世了,因为张大侠树敌太多,却没有把他的无敌武功传下来,事隔数年,他的敌人还在追索他后人的下落,准备报这笔仇呢。”

张自新道:“有一天我要到泰山上去瞻仰一下无敌庐的遗迹。”

哈回回笑道:“那恐怕不容易,五大门派把那里视为武林圣地,每家都派了好几名高手在附近看守着,不准人前去騒扰。”

张自新道:“一所空屋有什么可騒扰的?”

哈回回道:“天龙大侠的遗体就安葬在无敌庐中,五大门派怕有人去毁坏他的遗体,所以才加紧护卫。”

张自新问道:“五大门派不都败给张大侠吗?为什么要对他的遗体如此尊敬呢?”

哈回回笑道:“他们是武林中正统的帮派,势力强大,无人敢逆其撄,可是合五家之力,败于一人之手,这是多扫面子的事,为了保全颜面,他们只有把张大侠捧得高高的,视为武林中之圣,对外才好交代。”

张自新还想问,忽然人潮一阵騒动,哈回回道:“长春剑派的人来了。”

张自新移目望去,只见白少夫带头,后面跟着一列人,多是身躯伟岸的关东大汉,年纪都在四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异地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赵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