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每一个怀春的少女,只要见过司马青的,就无法不为他的丰采所倾倒,而偷偷地爱上了他。 

因为司马青是一个无比的美男子,他朝你笑一下,你就会猛烈地心跳,跟你说过一句话,你会昏过去,如果有幸能让他握过你的手,——不!那就是你的不幸了,因为你会为他而终身不再想嫁人,因为你永远不想再让第二个男人再握你的手。 

这不是渲染,也绝非夸大,司马青一共只握过三个女孩子的手,一个是因为在路上摔了一跤,恰好司马青骑马经过,被他伸手扶了起来,这个女孩子没有许配人家,她进了一座深山的尼庵,在古佛青灯里寄托她终身的相思。 

第二个女孩子是个富家千金,在出嫁的那一天,坐在花轿里抬往夫家的时候,遇到了强人打劫,把她擒到山寨,盗魁正要强暴她的时候,她抢了一支匕首,正想自杀以保全贞节,司马青突然来了,先夺下了她的匕首,保全了她的生命,也杀死了那个盗魁,保全了她的贞节。 

她原是为了对那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表示贞节而想自杀,可是为了司马青握过她的手,她竟然拒绝了男方再次的迎娶,把自己终身关在一间阁楼上。 

第三个女孩子是个酒家的女儿,司马青去喝酒,她送酒菜去,因为太紧张的缘故,把酒杯碰倒下来,向桌下掉去,她去抢接酒杯,结果两个人都慢了一步,酒杯还是跌碎了,司马青的手却捉住了她的手。

这是很平常的事,司马青不是存心轻薄,而且不知有多少存心轻薄的客人在调笑时握过她的手,她也不在乎,酒家的女孩子没这些讲究,也免不了这些麻烦的。 

可是被司马青握过后,她就在乎了,而她的职业,却又很难避免再让别的男人去摸她的手。

只有一个办法,砍下这只手来;她就是这么做了。 

司马青并不知道这些事,别的人也很难知道,因为那是属于这些女孩子内心的秘密。 

她们所做的一切近似疯狂,为自己造成绝大的痛苦,但是她们自己却不以为然,她们都十分的满足。 

没有人强迫她们这么做,是她们自愿的,为了永远保有司马青的一握,她们觉得任何代价都值得的,何况她们都认为自己付出的那么少,收获却那么多。 

司马青是这么一个令人倾心的男人,却没有一个少女梦想着能够嫁给他,或者去得到他的感情。 

感情是自私的,但是只有对司马青,每个女孩子都会变得理智,她们都知道自己不配。 

世上只有一个女孩子能配得上司马青,那就是上官红。 

上官红的美是绝世无匹的,她的美能使一个最恶、最猥亵的男人都起一种肃敬之心。 

男人们不会像女子那么痴,也不会有那么疯狂的举动,当然,上官红不会去握一个男人的手也是原因之一。 

上官红永远不会用手碰男人,她用的是剑。一支薄薄的,狭长的,锋利的剑! 

这支剑杀过四十九个人,其中八个是女人,这四十九个人都是声名狼藉的凶恶之徒。在被她杀死的四十一个男人中,有九个是凌虐妇女的恶霸,四个是采花的婬贼,但是这十三个人中,没有一个是为了冒犯上官红本人而被杀的,因为上官红的美已经是进入神圣的境界了。 

随便抓上一万个人来问:“上官红的应该是谁?” 

一万个答案绝对是相同的——司马青。 

正好如果问题的主角换成了司马青后,答案也必定是上官红一样。 

这是每一个人都公认的事实,上天似乎是专为司马青而造设上官红,也专为上官红而造设了司马青。 

两个人都是造诣极深的剑客,都是行侠仗义的侠客。 

两个人都是绝世无双的人中麟凤。 

但是奇怪的是这两个人并没有如大家所想像的那样相互吸引,也没有像大家心中认为理所当然地配成了对。

司马青出道江湖已经有七年了,上官红五年。 

在这五年中,前两年他们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相互没见过面,虽然在上官红行道一年后,已经有人为他们配成了天造地设的一对,但他们自己却只付之一笑。 

于是有些热心的人想为他们撮合一下,刚好在武林中最具声望的名宿明月刀赵明月要在七旬寿诞上宣布封刀归隐,由他出头柬邀两人作为见证,好让他们见面。 

当时大家都怀着兴奋的心情去赴会,一则为赵明月祝寿致贺,二则也想看看这一对武林璧人见面时是如何情景。那知道事与愿违,上官红倒是早就来了,司马青则因为临时接到他师门的急召,他的师长清道人病笃垂危,他赶去易篑送终以尽弟子之礼,在暖寿之夕,着人带了封信来,说明爽约的理由。

这是绝对可以同情的理由,何况清道人更是武林中的耆宿之一,声望之隆,尤在赵明月之上。 

事后有人怂恿上官红到西湖一游,因为清道人主持的松阳观就在西湖的飞来峰下,赵明月的明月山庄在姑苏虎丘,而上官红的故里则在直隶南宫,一向也在北方行侠,南来不易, 

游过苏州,不可不游杭城,一领人间天堂风光,上官红原本也有这个打算,倒是欣然就道了。 

伴行的是赵明月的小女儿,外号称为飞凤儿的赵映雪。也是闻名武林的美人儿,只是跟上官红一比,就黯然逊色了。大家怂恿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上官红跟司马青见上一面,上官红口中不说,心中也想见见这位美剑客究竟是怎么一个潇洒法。 

到达杭州时,恰好是清道人羽化的第九天,道家重九数,他的门人弟子遵照遗嘱,在这一天为他的遗体火化尸解登仙,清道人誉满武林,他的死讯传出,虽然没有大事举丧讣报, 

但闻讯前往吊唁的武林人物还是络绎于道。 

上官红为了尽礼,也备了个晚辈的帖子前往吊唁,那知道反而引起了一场不愉快。 

原因在她穿的一身红衣服,红衣服并没有错,上官红打从出道以来就是穿红衣服,而且也没有穿过别的颜色的衣服,何况道家以尸解为羽化登仙之道,不以俗礼为拘,连服丧的门人都没有穿孝,来吊唁的客人更不必拘泥服饰,再说那天去吊唁的堂客很多,穿红着绿大有人在。

只是因为上官红太突出了,使她那一身红衣服就特别显眼,而且客人中并不知道上官红会来,有很多人更没有见过上官红,所以名帖递进来,已经引起了一阵騒动,等到上官红进了灵堂时,那些争慾一睹芳采的客人们竟然忘了礼仪,拥拥挤挤地乱成一团,结果把灵帏也挤倒了。 

这自然是很失礼的事,但失礼的责任并不在上官红,只是使她很尴尬而已。 

可是司马青却忍不住了,清道人不仅是他的授业恩师,而他自小父母双亡,受着清道人一手抚育长大的,他的父母也是武林中人,跟清道人是方外至交,因为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仇家,纠众夜袭,清道人闻讯往援,已经迟了一步,他的父母已经身受重伤,浴血苦门,护住了六岁的孩子,清道人一怒之下,尽歼强徒,只来得及救下这个孤雏,他的父母在托孤后双双伤重死去。 

清道人早已停止收徒,因为那时他已六五高龄,门下已有了三代弟子,但是一则为了亡友重托,再者是为了司马玉龙夫妇之死,间接由他造成的,那些恶徒杀死了他一个弟子,而且还擒住了他两个门人,而他自己正值闭关练功,无法抽身,恰好司马玉龙伉俪为他坐关护法,听见消息后,也没惊动他,赶去替他把两个门人救了回来,因以结下的仇,是以清道人对司马青有着一份难言的歉咎;破例又收了这个关门弟子,而且将自己毕生所学,以及晚年对武学的钻研,全部传给了他。

在松阳观中,司马青年纪轻而辈份高,松阳一派的掌门祖师是清道人,首座弟子松月也是司马玉龙当年从仇家救出来的,因此害得司马玉龙伉俪身死,松月道长对这个小师弟自然也是万般呵护。而司马青本人不但聪明伶俐、天资过人,为人也十分谦和,对同门的师兄很恭敬,对低一辈的师侄们也都没什么架子,事实上也拿不起架子,因为他们的年龄都比司马青大。 

松阳一派中只有这么一个俗家弟子,他是每个人心目中的宝,而司马青对师门的关系是这么的密切,对清道人的感情尤其深挚,小时候,他每天是骑在清道人的肩膀上登临飞来峰去练功、吐纳、学剑的,清道人活着,他没叫过一声师父,一直称呼伯伯的。 

清道人在九十高龄上丹成飞升,寿期人颐,当然不能称为夭了,但司马青的心中却充满了哀伤。 

突然见到灵堂受到这种扰乱,怎么忍得住怒气。 

灵帏碰倒下来,那些人闯了祸,也都不好意思再挤了,而且都悄悄地往外溜,上官红手中拿着三支香,不知如何是好,司马青却沉着脸,朝上官红一拱手道:“先师当不起芳驾的盛情,西湖水光山色正好,芳驾还是到湖上去风光吧,那儿的地方宽敞,也适合芳驾抖擞精神………” 

话难听到了极点,上官红一下子怔住了,赵映雪在旁边嗫嚅地道:“司马兄,这………不能怪上官姊姊………” 

司马青淡淡地道:“我没有怪谁,先师丹化成羽,是我们做弟子的孝养不周,灵堂受扰,更是我们做弟子的不肖,那又能怪得了谁?”

松月道长是主人,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不能不顾全礼数,忙道:“师弟!上官女侠远道而来,是人家一片诚意,咱们不可失了礼数,何况这的确不能怪她。” 

司马青接道:“大师兄!今天是师尊九转丹成之日,对这一身光鲜的嘉宾,咱们松阳观可担受不起。” 

上官红原是一腔歉意的,但是为司马青这一激,不禁也火上来了,沉下脸道:“司马青,姑娘自来就是穿这身衣服,到死都不会换颜色,何况贵观也没有为来吊唁的客人准备素服………”

司马青沉下脸道:“先师是方外人,不拘俗礼,所以敝门也不敢要求客人,但是客人们自己也该知道自爱。” 

这句话得罪的人更多了,因为来客中有些女客也是穿了鲜色的衣服,司马青也知道这句话说得不上路,所以顿了一顿才道:“当然,有些是本门的知交故旧,知道先师生前素不拘小节,芳驾却与本门素味平生………” 

上官红哈哈一笑道:“司马青,我念在你今天是丧家,不便眼你争论,不过我告诉你一声,就是我的父母死了,我也是这身穿着。” 

司马青看她一眼道:“很好!那就是在下失言,等尊堂上仙游之日,在下一定前来瞻仰一番,那时再向芳驾叩头赔不是。” 

上官红冷笑一声:“到时候我不会忘记的,今天我不是为呕气来的,更不屑与你计较,我是向清仙长致敬而来,更不能为你的无知而废礼,这个香一定要上。” 

她忍住气,把香插进香炉,跪下行了九叩大礼,松阳观的弟子都跪下答礼了,只有司马青站着昂然不动。 

上官红原以为他会阻止的,见他没有动作,倒是一怔。

上官红是北地武林大豪上官嵩的掌珠,直隶南宫的嵩云别庄更是北五省武林的领袖,不过她的母亲早故,上官嵩续弦的是北方另一武林世家卫天风的妹妹黑凤凰卫彩云。而且把原名上官堡改为嵩云别庄,这是卫家的要求,也不算太过份,因为卫天风的名望仅次于上官嵩,这门婚姻把两大武林世家合而为一了,只是上官红跟这位继母不太合得来,当卫彩云有意把上官红下嫁她的侄儿卫铁民时,上官红当时表示反对,一气之下离了家。 

尽管她不回家,但上官家的盛名仍是让人侧目的,而上官红也就养成了她的傲气,今天受了司马青的气,很想跟他打一架,但自己出身名门,打架也得有理由,否则闹了事,卫彩云就有借口把她捉回去了。

因为上官嵩领袖北方武林,门规极严,上官红在外面不肯回家,上官嵩对女儿多少有点歉意,卫彩云几次要上官嵩命她回家,上官嵩都没点头,如果上官红在外面逞着性子胡闹,上官嵩就无话可说了。 

上官红先前对司马青百般忍让,也是这个原因,心里却忍不下这口气,所以才对清道人的灵位行大礼,其实以上官家的身份,她可以不必如此的,松阳观虽是武林一个门户,却只是百十人的一所道观而已,比起号令北五省武林的上官家而言,实在还差得太远。 

司马青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