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前后进,灯火通明,厨房里锅勺直响,跑堂的伙计,以及穿得漂漂亮亮的大姐儿捧着大盘子,上面放着一盘盘热腾腾的菜,川流不息地来来往往。

这该是热闹得很的场合,可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些客人,都热闹不起来,有的脸色沉重,有的悄悄接耳低语,只有水娘子银铃似的笑声,一下子飘到这儿,一下子飘到那儿,打破了岑寂。

菜端了上来,却没有人动,大家似乎在等待着,等待着什么重要人物的来临。

就在第八道红烧肘子端上桌的时候,店门口起了一阵轻微的騒动,一个中年人跑了进来道:“来了。”

就是这两个字,使个整个酒楼都动了起来,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坐在座上的人,都唰地站了起来。

近千个人的动作是那么一致,几乎是一下子同时站了起来,但是只有瑟瑟的振衣声,以及他们身上所佩兵器的扣环叮然作响,却没有一个人碰到桌子或动椅子声。

这证明了这些客人,个个都有一身不俗的功夫,每个人都能控制自己的行动,而不会有丝毫的偏差了。 

首先出现在门前的是尤青雄与吴海狮,纵横北方的水道正副瓢把子,也是被人称为渤海龙王的两大绿林枭雄,尽管他们在渤海上能称霸,跺脚能掀起万丈波涛,但此刻他们似乎只是一对开路先锋而已。

跟着是一个身躯伟奇,穿着紫色锦袍的壮年人,紫脸膛,飘着尺来长的酱色长髯,俨然一股王者气象。

看见了这个人,厅中的人精神都为之一振,似乎因为看见了他,大家才真正地定下了心来。

这正是一手取代了北地武林盟主上官嵩,一手掌握了北五省武林大势的天风堡主卫天风。

在他的旁边是人所共知,却没有被上官红所承认的上官嵩续弦遗孀卫彩云,嵩云别庄的女主人。穿着素衣,头上戴了朵白绒花,神情有点抑郁。

而更使人注目的却是另外的一群人,他们个个都是身穿金色长袍,雪白的头发,雪白的胡子,却又个个脸色红润,老而不衰,毫而不迈,唯一的一个服装相同,只是没有胡子,银发上梳着高髻,捧着一支鲜红的珊瑚双凤钗。

这正是四十年前,凶振四海,在江湖上掀起满天血腥的十大天魔,厅中的各路英雄好汉们出道较早的,还见过他们,称称他们中年纪最老的那个——也是十大天魔中唯一的女性火凤姑易双凤应该是九六高龄了,可是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似乎此四十年前老不了多少,而且还更见精神了,四十年前,他们横行江湖,杀人如麻,却并不见得安宁,正道之士,接二连三,连组合盟地要消灭他们。

在他们息隐前那两三年,几乎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有一场火辣辣,血淋淋的拚斗,有时是别人找他们,有时是他们找别人,尽管他们的武功高,没有被人杀死,但连年血战,耗力过钜,显得有点憔悴,四十年养真,他们未现老态,却显得更为凝练。

水娘子第一个迎了上去,先规规矩矩地向卫天风行了个礼,恭敬地道:“妾身参见堡主。”

然后就像只小鸟似的扑向了火凤姑易双凤,赖在她的胸前,像个小孩子似的撒娇道:“

姨婆,您老人家可来了,晶儿还以为您不疼晶儿,听任晶儿让人家欺负了。”

群豪又吸了口气,这才知道水娘子来历果然不简单,她竟是十大天魔之首易老婆子的侄孙女儿。

易双凤一把揽住了她,揑揑她的脸颊笑了,笑得很好看,露出满口白牙,整整齐齐,一颗没掉。

“你这鬼丫头,还好意思怪我,你不去向我们请安,就凭一纸书信,把我们这十个老不死的招了来伺侯你。”

水娘子连忙噘着嘴道:“姨婆,您怎么说这种话,晶儿听说您跟九位叔爷爷到了通州家里,恨不得插了翅膀来给各位老人家叩头,可是这儿的情况不太对劲,很多朋友都是您孙女婿邀来的,他跟卫堡主去叩见各位老人家,晶儿要是也走了,搁下这么些朋友没人招呼,那可太失礼了,晶儿还怕老人家生气,明明不会写字,也打起精神,给各位老人家亲自写了封请安的信去;同时也向各位老人家求援。”

十大天魔中矮矮眫眫的矮方朔彭奇晃着大头笑道:“晶丫头,你写那几个字可真不容易!虽然大一点,可是个个方正,一笔不苟,还挺有样子的。”

“大头爷爷,您好意思笑我,那根断头笔拿起来不过二两重,拿在晶儿手里,可比关老爷的大刀还沉呢,九十六个字,足足磨了我四个时辰,出了我十来身臭汗,这都是贼汉子出的好主意,他说如此才能显得虔诚。”

卫天风笑道:“弟妹,你可别怪青雄,主意是我出的,等你闲了,回头大哥向你陪罪,

不过你也没白忙,十位前辈深蹈高隐,已无出洞之心,都是你的那封信才搬动他们的龙驾。”

水娘子笑道:“既然是堡主的主意,妾身还说什么呢,对堡主愚夫妇恩同再造,数度援手………”

卫天风忙道:“弟妹,言重,言重,大哥跟你们两口子是什么交情,还用得着说这些,

何况大哥得你们的帮助更大,像这一次,若非你的那封信,十位前辈………”

堂上的群豪又是一怔,听他们的谈话,原来水娘子还是渤海大龙王尤青雄的浑家。

水娘子偏头对着矮方朔道:“大头爷爷,您真是为了我的那封信而出来的?”

彭奇笑笑道:“不错;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懒散了多少年,已经发过誓不再理江湖上的事了,可是看你的信写得那么严重,易大姐第一个就沉不住气了,我们别说还没完,就是死了,江湖上也该瞧在我们的份上,对你客气些。”

易双凤一挥手道:“大头,得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们十个人在江湖上留下的可不是什么好名声,晶丫头压根儿就没提我们的关系,要是提了出来,恐怕早就送掉小命儿了。”

矮方朔立刻吹胡子瞪眼,因为在十大天魔中,他也是最受不得激的一个,一跺脚,整座大厅似乎都在震动,连高吊在梁上的巨大灯笼都独火乱闪,使得每个人都为之一震,暗惊这老儿好深的内力。

“谁?谁敢那么大的胆子,老头子们几十年不杀人,只是看在老和尚苦口婆心的份上,可不是真吃素念经修菩萨了,妞儿。说,谁敢欺侮你。” 

易双凤笑了一笑:“大头,你别自以为了不起了,江湖上风水转得快,当年咱们也不是拔尖儿上的,几十年不现世,新起来的高手不知有多少呢,总会有那么几个吧,否则晶丫头一身的底细你也清楚,如果不是个像样儿的,又能把她给急成这样吗?”

这一说,矮方朔就更着急了。

“谁?妞儿,你说,到底是谁?”

水娘子眼珠儿一转,瞧见卫天风对她点了点头,于是轻佻地一笑:“第一个就是您老人家。”

矮方朔似乎一怔,连易双凤都觉得很意外。

水娘子轻盈地一笑:“您几位老人家既然不管江湖事了,又何必多事教了个臭和尚,既然要教人,也该挑个好的………”

矮方朔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铁钵跟你闹了起来,没关系,他虽是老和尚的弟子,却是我们教他的武功,你只要一说你是易大姐的侄孙女儿,他就不会跟你过不去了。”

水娘子笑了一笑:“他没跟我闹,他不知道我是谁,我可知道他是十位老人家的受业弟子,说什么也不会跟他计较,而且为了他在外面荒唐胡来,我不知照顾了他多少。”

矮方朔道:“妞儿,你究竟要说什么,快抖出来吧,你知道我老头子是急性子,肚子里最摆不得事情。”

卫天风这时才道:“弟妹,十位老前辈拨冗赐临,已经给了我们天大的面子,怎么能失礼让他们在门口站着说话呢!………” 

水娘子知道火已经煽了起来,笑笑道:“可不是,我一看见姨婆跟各位叔爷爷来了,心里一高兴竟忘了请各位老人家进去了,该死!该死!”

于是她又拉着矮方朔的膀子:“大头爷爷,进去坐下谈,您瞧,为了等各位老人家来了再开席,大伙儿桌上的菜都没动呢。” 

矮方朔最要面子,四下一看,果然桌上摆好了菜,却没有一桌动过的,心里实在高兴,笑着道:“那怎么好意思,妞儿,你也是的,我们又没说什么时候到,怎么可以简慢了客人呢?你该请他们先用的。”

“谁说我没请,我已经一请再请,可是大家说您十位老人家是武林前辈,不便先僭,应该多等一会儿,我没办法,强行上菜了,结果菜一道道的端上来,却没有一个人肯动的。”

矮方朔更高兴了,双手高举过头,大声笑道:“死罪!死罪,老朽等来迟,有劳各位久候。”

声音很响亮,震得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被刺的感觉,这当然是他存心炫示功力,但也告诉大家,你们等了很久并不冤枉,这些一老前辈们有值得叫你们等的本钱在,因此厅中出了一片嗡嗡声:“那里,那里,应该,应该的!”

他们行经的地方,两边纷纷弯腰作礼,十大天魔中只有易双凤与矮方朔彭奇微微点头作答,其余八个人则昂首如同不见,倒是做主人的卫天风满脸堆着谦虚的笑,双手不但连拱,而且还向每一桌上的人打招呼,道歉。

里面有一桌是全虚的,另一桌上坐着几个人,同样地也十分陌生,也唯独这桌上的几个人,对十大天魔的来临并没有表示出过份的谦逊,虽然他们也是站着的,他们就已经坐了下来,而且这几个人似乎只认得卫天风与尤青雄、吴海狮三个人,所以他们一坐下来,其中一个人就道:“卫堡主,你来了,我们可以吃了吧!”

另一个却拉着吴海狮道:“来!来,吴二兄,卫堡主可能没空了,你就在这儿陪我们坐坐吧。”

一把将吴海狮按得坐了下来,而先前说话的那人也将尤青雄拉了过去道:“好哇,尤老大,你这老小子真不够意思,居然悄悄地娶了那么标致的一个老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你说该怎么罚吧,今天非好好地灌你个半醉不可。”

说着已迫不及待地连吃带喝起来,易双凤皱皱眉头,矮方朔差一点要发作了,但是卫天风却及时笑道:“请,请,各位请用吧,今天卫某这个做主人的迟到,有劳各位久候,实在很抱歉,卫某自罚三杯。” 

他拿起面前的酒壶,自斟了一杯,仰头干下后,又连干了两杯,算是将火爆的场面压了下去。

水娘子则早已将十大天魔一一请到席位坐好,主位上虚了两席,是留给卫天风与卫彩云兄妹二人的。

在安排座位的时候,她已经跟姨婆易双凤咬过一阵耳朵,大概是在说明那一桌上几个人的底细。

易双凤哦了一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彭奇最是着急,看见水娘子在跟易双凤咬耳朵,易双凤又把眼睛溜向那几个人,心中知道她们一定在谈论那几个人的底细,忍不住问道:“妞儿,你在大姐那里嘀咕什么?”

易双凤淡淡地道:“没什么?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大头,三十年前的故人已经可以说不多了,这次我们重出江湖,大家都尊我们为前辈,你可得自己尊重一点,像个前辈的样子,不要毛毛躁躁的,让人看笑话。”

十大天魔中,易双凤是老大姐,但也是他们十人中的灵魂,地开口说话,把彭奇给压了下去,而她说到不值一提四个字时,目光就停在旁边那一桌陌生人的席上,那六个中年汉子居然也毫不在意,等于没看见似的,嘻嘻哈哈,缠着尤青雄要灌他的酒。

群雄们都很奇怪,他们受邀而来,固有互相认识的,也有不相识的,但彼此都是些知名人物,侧面打听暗告询示,差不多也就知道了,就因为真正的主人卫天风没在,出面的主人尤青雄与吴海狮也都没在,只能相互介绍,可就是没人知道那一桌上六个人的来历。

水娘子对那六个人倒是认识的,而且也跟他们有说有笑,有些人已在心中捉摸着,不知是何方神圣。

当十大天魔未到时,他们所表现的桀傲态度,使人大为吃惊,对他们已另外估量,易双凤对他们流露出漠视与轻蔑时,他们却又淡然受之,无关痛痒,这使得大家都弄得莫名其妙,简直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

矮方朔的位子在卫彩云旁边,经过一阵低语的解释后,彭奇似乎也满意了,虽然还以不屑的眼光看看那些人,但是已经不再有兴趣去找麻烦了。

这下子算是真正的开席了,由于卫天风的到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