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一虎厉吼一声,摇鞭迳击,司马青含笑运剑,只在第三个回合上,一剑轻搠而进。

招式不见精奇,却得力于一个快字,杜一虎的鞭势未乱,根本没想到对方能攻进这一剑来。 

等他发现已经迟了,剑锐一掠面过,杜一虎痛叫抛鞭,双手掩着那只独目,鲜血还是从指缝间流下来。 

不用问,也不必去检查伤势,谁都知道他的那一只独目是完了,可是全厅上下,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他们都没想到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更没想到名震宇内多年的十大凶人之一,会在三招之下折于司马青之手。 

一声暴喝震破沉寂,至少有四条人影凌空扑到,直击司马青,司马青含笑挥剑,格退了两人,上官红双剑急出,也挡住了另外的两个人。

飞扑而来的四人正是十大天魔中的妙僧非花,人魔崔冰,天台钓叟与赛诸葛孔不明。

非花僧与崔冰被司马青一剑逼退,愕然呆立,上官红的双剑则被天台钓叟与孔不明的两支剑震得退了十几步。差一点没撞翻了桌子,幸得谈不同伸手托住了,急声问道:“贤侄女,你没有受伤吧?”

上官红回过一口气来,摇摇头道:“还好,先父知道我后来必须面对艰钜,在去世两年前,秘传了一套心法,要我在内力上打基础以防受伤,所以我除了直接为兵刃所及,敌人如果仗着内力暗劲,想震伤我是不容易的。”

谈不同握住她的脉门,试了一下她的气血运行,确是没有大碍,才叹了口气道:“上官兄一身技业确是值得钦佩,他传你的这套心法,使你能在两大高手的力攻之下不伤,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只可惜天不假年,竟伤于姦人毒谋之下,否则北五省那里容得宵小横行。”

上官红道:“先父一生光明磊落,热诚待人,根本没防到那些小人手段,直到他老人家中了暗算才知道人心之可怖,因此传了我这一套防身自保的功夫。”

司马青却一笑道:“小红,你现在才了解到十大天魔的卑鄙险恶了吧,他们只有在对付弱者的时候,才端端名气家度,一到发急的时候,什么丢脸的事都做得出来的!你还是得小心点,这一次偷袭无功,他们下一着还会更恶劣呢。”

上官红能在两大天魔合击之下不受伤,表现的功力似乎比司马青更为令人震惊。

因为司马青一剑逼退双魔,靠的是招式精奇,而上官红则是硬拚,以她二十多岁的年纪,居然能接下加起来将近两百岁的双魔合击。 

因此天台钓叟与孔不明也呆住了,没有继续进招,直到司马青发言讥嘲,他们两人面色大变,怒喝一声,双双仗剑,正要合攻司马青。

却听得一声暴喝:“住手!”

发声的是十大天魔之首,火凤姑易双凤,在她左右,伴行着另外四魔,矮方朔,巨力神,赛嫦蛾与美如盐,两男两女,施施然地从楼梯上下来。

孔不明有点光火地道:“易大姊!你听见那小子胡说八道了。”

易双凤冷冷地道:“我的耳朵不聋,自然听得清楚。”

“你能忍受得了?”

“为什么受不了,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受的。” 

“什么!易大姊,你也认为我们出手不对?”

“是的,错得混帐之极。”

妙僧无花也忍不住道:“易大姐,我们当真要跟他一对一的干下去?”

易双凤冷笑道:“十大天魔之所以被正道中人目为异端,就是因为我们行事不为常规道理所拘,几十年来;十大天魔的恶名早已叫开来了,还要争那点虚名干吗?”

孔不明大叫道:“就是说嘛,所以我们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毙了那小子再说,你为什么 又叫住我们?”

易双凤冷冷地道:“我不想叫住你们的,可是你们杀得了那小子吗?你们两个人被个女娃儿挡住了,老八老九更好,居然叫司马青一剑逼得连退三四步。”

四个人都低头不语,易双凤也不理他们,转头向双手掩目的杜一虎道:“杜老虎,你怎么样?” 

杜一虎强忍住痛苦道:“大姐!我………完了,那小子毁了我另一只眼睛。”

易双凤走上去,大家以为她是去探视杜一虎的伤势的,那知易双凤一伸手,结结实实地掴了他两个嘴巴,把他打得坐倒在地,大家都怔住了。

易双凤怒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

杜一虎顿了一顿才道:“小弟无能,有辱十魔威名。”

“放你妈的屁。十大天魔被人一关三十年不能露面,十君子吃得我们定定的,谁没有丢人的事,那也值得我揍你吗?我打你是为了你太混帐,坏了我们的大事。”

杜一虎放下血染的双手,露出那只刚被挑瞎的眼睛,显出一付茫然的神情。

易双凤道:“我们不错,是冲着十君子出来的,可是我们也明白,我们苦练,人家也不会闲着,当年不如人,现在也不会强出别人多少,我们要想东山复起,重振威名,只仗持一套功夫,那就是十绝剑阵。”

别人是不太了然,杜一虎却明白了,一面磕头,一面以头捶地,万分痛苦地道:“小弟该死,小弟该死!”

“你当然该死,你自己一个人毁了不要紧,却害得我们的十绝剑阵也缺了个角,我不知告诉了你们多少遍,叫你们不要单独行动,你们平时答应得好好的,事到临头就忘了,现在怎么办?”

众人也明白了,缺了个杜一虎,十绝剑阵也就散了,本来群侠中还有人怪司马青出手太狠,十大天魔名声虽恶,到底潜隐了多少年,而且都是一大把岁数了,就算有什么不对,也是受了卫天风的蛊惑,司马青杀了他,倒也罢了,却不该再挑瞎了他唯一仅存的眼睛,使他生不如死,现在才知道,司马青是早知底细,故意而为的。

易双凤朝司马青恨恨地盯了两眼道:“小子,看来那几个老鬼的确是传了你几手功夫,所以你才知道我们十个人的底细,抢先挑瞎了杜老虎的眼睛。”

司马青淡淡地道:“以十大天魔往昔之所为,我就是杀了杜一虎也不为过,只是十君子一向以忠恕待人,当年既然在剑下留住了你们的性命,总以为你们能够革面洗心,回头向善,尤其是在息隐多年之后,能够把气质变好一点,那知你们依然故我,杜一虎虽然丧目,可是他毕竟还算幸运的,因为他的命可以保住了,你们却不一定有那么好的机会,跟他对敌是一对一,我还可以稳得住,对你们,我却可不能那么客气了,除非你们也是一个个地来,你们肯吗?”

易双凤冷冷一笑道:“司马青,你少说风凉话,你以为少了一个杜老虎,我们的十绝剑阵就无法施展了?”

司马青微笑道:“我倒没那么想,狡兔三窟,你们不是那种做事顾前不顾后的人,而且人人都上了年纪,难保没有个风吹雨淋的,这个十绝剑阵如果真的很厉害,你决不会因为少了一两个人就放弃了多年的心血,我相信你们一定会留下了退路的。”

易双凤阴沉沉地一笑道:“小子,你好像一直跟在我们身边似的,对我们的事儿很了解呀。”

司马青笑道:“那些年你们躲得很密,我一直在南方行道,也没功夫来照顾你们,不过十君子把你们都摸得一清二楚的,不用盯着你们,也能猜到你们在作什么怪,对你们的十绝剑阵早有了破法,你最好是别试,否则你会后悔的。” 

易双凤冷笑道:“老奶奶闯了大半辈子江湖,还会叫你这小子给唬弄住了?你叫我别试,我就会听你的了?”

卫天风也冷笑道:“司马青,十绝剑阵乃十位前辈毕生技艺精华所集,苦研多年,就是为了找十君子一雪旧恨,岂会叫你捣弄一下就放弃了的?”

司马青根本没理卫天风,只是朝易双凤道:“火凤龙姑,你一定要试,你会后悔的。”

易双凤怒道:“小子,老奶奶就是不信邪,看是谁后悔。” 

卫天风忙道:“易前辈,十绝剑阵少了一个人能施展吗?”

易双风淡淡地道:“不能,那是取正逆五行变化,相辅相成,每一个人都要跟其余九人配合的。”

“那杜前辈伤目,无法配合了,如何是好呢?”

易双凤笑笑道:“很简单,找个人代替他就行了。”

“找个人代替,这个人能跟各位配合吗?”

“当然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行了,这个人一定要剑法精熟,功力与我们相去不远,更还要通晓阵法变化………”

卫天风沉思片刻才道:“这个人选可难找了,如果前辈不嫌弃,卫某倒是可以勉力一试,因为只有卫某的功力,还勉强可以追随各位前辈,不至落后太远。”

易双凤笑道:“卫堡主太客气了,你卫堡主的功力假如只能跟杜老虎不相上下,你又怎能创下今天的这片基业呢,这十方剑阵,足足费了我们十年的心血………”

卫天风微现愠色道:“易前辈,卫某对十位的武功固是十分钦佩,因此才毛遂自荐,并没有想到觊觎各位的绝学。”

易双凤微笑道:“卫堡主如果真想顶杜老虎的缺,我们倒是很欢迎的,但是要想贯通全 阵,至少要在一起苦练三年,卫堡主有那么好的耐心吗?”

卫天风笑笑道:“三年能够贯通十位的绝毕,那是太好了,多少人想这个机会还求不到呢,只是卫某福薄,因为卫某实在没时间………”

“所以我才不敢烦劳卫堡主。”

“可是目前就需要立刻摆出来,卫某不才,在剑法上还下过几年苦功,对阵法变化也略事涉猎,前辈如果将阵法要旨相告,卫某多少可以滥竽充数而已。”

“我们十年的研练心血,卫堡主在片刻之间就能学了去 ” 

卫天风笑笑道:“卫某有个自信,不致于太误事,前辈如果不信,不妨试试,如果卫某无法配合阵势,甘愿断首以献。”

易双凤看了他几眼道:“卫堡主说得这么有信心,大概对我们的十绝剑阵下了一番功夫了?”

卫天风道:“卫某前日诣访,十位正在练阵,卫某在旁看了一下,大致有个了解,因此相信只要前辈将阵法变化的要旨相告,卫某只要经过一次演练,就能配合上了。”

易双凤微笑道:“再过一年半载,卫堡主另外找十个年轻人,就可以摆出第二个十绝剑阵。” 

卫天风脸色一沉道:“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双凤道:“卫堡主,你别忘了小丫头是我的侄孙女,对你的为人行事,我们总是比别人清楚一点,你现在手里掌握的高手,高出我们的很多,所以对我们如此客气,无非也是看在这十绝剑阵的份上,前天你来的时候,我们故意练阵显示威力,才让你刮目相看,否则你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心上,这话也许你听不进,但你却无法否认。”

卫天风哈哈一笑:“易前辈快人快语,只是对卫某还不了解,卫某对这个剑阵承认有点威力,只是卫某绝对不会浪费十名高手去练它,因为这个剑阵太死、太费事,一定要剑法有相当造诣的人才能练,剑阵摆开,最多只能对付三、四个人。”

“十绝剑阵是练来对付十君子的。”

卫天风微微一笑道:“卫某如果要对付那样子的强敌,一定用更为简单的方法,易前辈,说句老实话,卫某对剑阵的兴趣,只希望能略知梗概,以俾将来卫某身陷阵中时能够脱困而出,如此而已,我如有十个像各位的好手,一定会叫他们去做更重要的事,而不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剑阵上,前辈放心了吧。”

易双凤笑道:“这才像偬卫堡主说的话,如果你一定要摆出那付仁义大侠的架子,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敢高攀了,你我都说老实话吧,你已经看出这十剑阵的虚实处,用来对付你已经很难起作用了,破阵虽难,但逃避不入阵却是很容易的,我们这边摆阵,你那头开溜也不迟,这个剑阵练来对付十君子,因为他们绝不会溜,对你卫堡主,却完全没有用,因 此我们对你是很放心了。”

“那么卫某是否可以补缺入阵了?”

易双凤冷冷地道:“不可以,我还是那句话,不敢劳驾,这个破阵虽不在你大堡主眼里,却也花了我们十年心血,这么平白地送给了人,我们实在很不甘心。”

卫天风脸色一变,微笑道:“那么前辈只好等再训练一个人再排演了。”

易双凤笑道:“卫堡主,你对我们的了解,还不如司马青,他已经说过,狡兔三窟,我们怎会全无防备的呢。”

卫天风怔了一怔才道:“原来前辈早已有了候补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