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上官红认出这人叫李富贵,此人一向对庄主忠心耿耿,随即低声道:“你是李富贵?”

李富贵呆了一呆,也低声道:“你是小姐?”

上官红道:“不错,我要回房去看看。” 

李富贵回身张望了一阵,道:“不成,前面还有几个巡夜的,他们都是天风堡派来的人,小姐只怕不好过去。” 

上官红道:“必要时只有杀死他们。” 

李富贵摇头道:“使不得,若杀了他们,必定惊动更多的人,反为不妙。”

上官红道:“可是不杀人如何过去?”

李富贵想了一想道:“这样吧,我跟他们都已混熟了,由我设法引开他们,小姐听到我的咳嗽声,便可放心进去,管保没事。”

李富贵说完,迳自走去。

上官红在暗处藏好,不久之后,果然远处传来李富贵的咳嗽声。

她立即向里奔去,奔行之势虽快,脚下却丝毫不闻声息。

来到闺房前,先隐身暗处,只见闺房外门紧闭,室内亦无灯火,想来不曾有人进住。

刚要跃身而出,准备入内察看,偏偏这时由上房内走出两个人来?

前面一个手持灯笼,像是庄丁模样。灯光下照见后面一人,油头粉面,衣饰华丽,竟是天风堡少堡主卫铁民。

上官红暗道:“怎么?卫铁民也住在庄上?………”

两人在闺门外站住,只听卫铁民道:“上去把门打开!” 

那庄丁掏出一串钥匙,开了半天,道:“少堡主,这些钥匙都不对,实在没法打开。”

卫铁民冷哼一声道:“没用的东西!”

那庄丁干咳两声道:“小的实在没办法,除非把门劈开。”

卫铁民喝道:“滚在一边!看少爷我的!”近前两步,就地飞起一脚,猛向大开踢去。

上官红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正要现身出手,却听上房内发出一声喝叱道:“铁民!你再任性胡闹,我就饶不了你!”

卫铁民反应够快,闻言收势,抗声道:“姑姑!你这是为什么?”

上房内闪出卫彩云,她素衣素裙,鬓插白花。 

“不为什么,这是小红姑娘的闺房,你凭什么随便打开进去?我告诫过你多少次,你却仍敢不听,趁我熟睡当儿,偷偷前来开门!”卫彩云满面愠色。

卫铁民冷冷笑道:“她还能再回来么?”

卫彩云道:“不管她回不同来,总是她的闺房,我有权不准你进去!”

卫铁民似乎又软下来:“姑姑,至少她现在没回来,侄儿进去看看,有什么不可?”

卫彩云厉声道:“有什縻好看的?”

卫铁民涎着脸说:“小姐的香闺,尤其是上官庄主千金的香闺,自然里面大有看头。”

卫彩云咬了咬牙道:“不准就是不准,你爹不在,姑姑的话就是命令!”

卫铁民依然嬉皮笑脸地道:“好姑姑,你是一向疼侄儿的,从前帮侄儿向小红姑娘提亲,虽然事情不成,侄儿还是感激你的,如今小红姑娘跟了司马青那小子,侄儿暂时也忍下了。”

卫彩云道:“难道你还想由司马青手里把她夺回来?”

卫铁民道:“只要我卫铁民不死,总是不甘心的,所以,姑姑今晚还是先让侄儿进去睡上一夜,让侄儿铺铺她的绣褥,盖盖她的锦被,也算亲近了她的芳泽。”

卫彩云啐了一口道:“好个下流胚子!你爹养你这种不肖畜生,简直给你们卫家丢八辈子人!”

卫铁民撇撇嘴道:“别忘了你也是卫家的人,卫家有什么不好,我爹马上就是江北武林盟主了,侄儿将来继承父业,自然也是未来的武林盟主,只有光宗耀租,有什么可丢人的?”

“就凭你那副德性,也想当武林盟主?”

“我有什么不成的,告诉你说,我比我爹强多了!”

“好一个不要脸的混帐东西,你凭什么跟你爹比?”

“我爹只有天风堡一份家业,而我将来连嵩云别庄也照单全收!”

“嵩云别庄现在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格照单全收?”

“姑姑,人是吃五谷杂粮的,总有伸腿瞪眼的一天,请恕侄儿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一天你死了,还不是由侄儿来收拾?”

“畜生!你敢咒我死?………”卫彩云面罩寒霜,柳眉带煞。 

“姑姑,侄儿那敢咒你,侄儿将来也要死的,但总得死在你后面。”卫铁民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我死了还有小红姑娘,也输不到你!”

“她凭什么?”

“凭她是庄主的女儿。”

“得了吧,姑姑,你干吗现在反而向着她了?”卫铁民嘿嘿笑了起来:“上官庄主死后,为他守灵和披麻带孝的是我,他亲生女儿,却依然,一身大红,连孝服都不肯穿,这样忤逆不孝的女儿,有什么资格继承家业,何况她又和司马青那小子私奔成婚,就是让地回来,她还有脸回来么?”

这几句话,倒说得卫彩云一时似乎找不出答话来。

卫铁民又皮笑肉不笑的裂嘴笑笑道:“其实她想继承家业也不难,如果她肯甩开司马青那小子,投回侄儿的怀抱,纵然不是原封货,侄儿也不嫌弃!”

卫彩云见他越说越不像话,一咬牙,刚要近前甩他几记耳光,却听卫铁民闷哼一声,接着出声尖叫起来。

究竟什么人出手用暗器打的,连藏身暗处屏息静观的上官红也大感惊诧。

但见卫彩云猛一挫腰,人已飞上屋顶,霎时便人影不见。

卫彩云追踪那施袭暗器之人的身法,看得上官红暗吃一惊。

这女人嫁到嵩云别庄五年多,上官红虽然在这五年里经常不在家中,但和她总也相处了不少日子,却从不知她身负上乘武功,此刻仅看她的轻身工夫,就觉出她轻功似乎不在自己之下。 

卫铁民虽然受伤不重,却已兴头尽失,在庄丁的搀扶下,只好回到自己房中安息。

上官红见此时四下无人,正是进入闺房的难得机会。这闺房外门只有她可以不用钥匙自行打开。

她匆匆打开门进入卧房,燃起火折子点亮桌上的蜡烛,留神各处察看了一遍,室内各种陈设布置,似乎丝毫未动,依旧一切保持原状。 

到这时她才猛然想起藏在夹壁内的金剑令牌。

金剑令牌是上官嵩在四十岁上,被推举为北五省武林盟主时,由武林同道以赤金铸成的长可五寸宽约两寸的金牌,上面镂有“金剑令”三字,左下角并雕有北五省武林领袖人物各门各派十六世家负责人的联衔字样。盟主以这块金剑令牌号令北五省武林同道,任何人不得抗违。 

上官嵩在临终前数月,自知不起,他不肯把金剑令牌落到卫天风或卫彩云手中,暗中交与了爱女,并一再叮咛要妥为珍藏。 

上官红把令牌藏于卧室夹壁,便离家到了江南。

她实在没料到父亲去世得那么快,等地接到父亲死讯起回嵩云别庄时,上官嵩已死去多日即将出殡。

接着便是和司马青双双离家,临行急迫,竟然忘记把金剑令牌带在身边。

不过,她并不过分担心,因为卧室中的夹壁,庄内上上下下数百人,除上官嵩外,并无任何人知道开启之法,而外表看来,半点无痕迹可寻,除非将房子毁掉,否则万无一失,比带在身边更为安全。 

她急忙打开夹壁,不由“咦”了一声,呆在当地。

这一惊非同小可,那装在檀木匣中的金剑令牌,竟然不翼而飞。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什么人能把夹壁打开?………”

她在卧房内木然四顾,卧房一切依旧,唯独最隐秘之处,却偏偏被人窃走事关武林大局的无价宝物。

她的心往下沉,像有一股寒流,沿着背脊,直泻而下。

忽然,窗外人影一闪,似是由屋顶跃下,直落闺房窗外。

上官红又是瞿然一震,急急将蜡烛吹熄。

上官红料定来人必是卫彩云。她追踪施袭暗器打伤卫铁民之人,回来时必定经过此处,因为这里和卫彩云居住的上房,相距不过数丈,卫彩云方才必已发现她房内的烛光,虽然不一定料定是她回来,至少会以为是卫铁民趁地不在闯了进来。

看卫彩云方才力阻卫铁民入内的情形,此时她自然不肯善罢干休。

不过,她又想到,由卫彩云方才严禁卫铁民进入闺房,以及他们姑侄的一番对话,卫彩云似乎十分正经起来,而且对她不但毫无敌意,甚至带些偏袒,这和卫彩云往日的为人行事,好像大不一样,究竟怎么同事,反而使上官红大惑不解起来。

不管如何,卫彩云既然已在窗外,必定要进内探察究竟。上官红人在屋内,无法走脱,

看来一场正面冲突是无法避免的了。

她仗剑在手,蓄势以待。

奇怪的是隔了许久,竟然再无动静。

“难道她就这样算了?………”上官红暗自忖思。

却听窗外有人低低向内问道:“里面可是小红?”

上官红惊问:“谁?” 

窗外那人轻声笑了起来道:“看你惊得那样子,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

“原来是你,吓我一跳。”

司马青推门入内道:“小红,这就是你的香闺?真是难得一见!”

上官红道:“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讲好由我一人来么?”

司马青道:“我放心不下,所以在你走后不久就跟出来了。”

“刚才是你用暗器打伤卫铁民的?”

“不错,我是用石子打的,算不得暗器,而且也不想要他的命。” 

上官红侧脸向窗外看了一眼道:“卫彩云追到你没有?”

司马青吁口气道:“这女人好厉害的轻功,险些被她追上,好在前面一片树林,终于把她摆脱了。”

上官红星眸轻轻眨动了两下道:“若给她追上,你又怎么办呢?”

司马青道:“那只好打一场了,但我不想伤害她。”

“为什么?”

“因为她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坏,方才她和卫铁民双方所讲的话,我都听到了,还很正经的。”

“谁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葯。”

“不仅如此。”司马青脑际闪电般打了几转,望着窗外,像想起一件什么重要大事,自言自语地道:“她和卫铁民的对答中,使我想起半月前………”

正说到这里,窗外又发出有人自屋顶跃落地面的声音。

两人不约而同凑近窗边,向外望去。

不远处一个人影,正是卫彩云。

两人互换一个眼色,谁都不敢发出声音。 

他们不难预料,一场生死拚搏,即将在眼前展开。

嵩云别庄高手如云,用不着卫彩云亲自动手,她只要招呼庄丁把这所厢房团团围住,再派出高手堵上门窗,就大大不易对付,纵然他们两人能冲出去,却必有不少人丧命,这是他们所极不愿见的,一来暴露行迹有碍今后行动,二来也不忍自己人残杀自己人,因为其中对

庄主忠心不二的,仍大有人在。

岂料卫彩云连这边看都不看一眼,却转过头去,向远处一个巡夜庄丁高声道:“那边可是李富贵?”

李富贵闻言快步而来,垂手躬身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卫彩云道:“你们这些巡夜的,都瞎了狗眼,刚才外人闯了进来,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李富贵干咳两声道:“小的该死,刚才什么也没看到。”

卫彩云冷叱道:“马上通知这附近几个巡夜的,要他们到上房西首会齐,我要仔细查问查问到底是谁吃里扒外,不守庄规?”

卫彩云见李富贵走后,迳自转入上房西首,边走边自言自语骂道:“这些混帐东西,吃粮不干活儿,非好好惩治一番不可!”

“咱们快走!”揑着一把冷汗的上官红,拉拉司马青衣袖。

两人走得慌忙,连闺房外门都忘记关好。

跃出庄院围墙,墙外仍有巡更之人,好在人数不多,大约几百步才有一个。

进入一片丛林,停下脚步。

司马青看看天色道:“小红,大约已将三更了,该回去了吧?”

“不,还要到青龙岭。”

“青龙岭离这里多远?”

“就在庄后,不过四五里路。”

“既然要去,我陪你一道走!”

“不必了,青哥!”上官红亲切地偎依在司马青身前,轻声说:“那里是我家的祖上坟茔,只有一两个人在守护,而且守墓人都是忠心我们上官家的,你去了反为不妙。”

司马青不便坚持,便道:“这样吧,有个帮手,总是好些,我远远地跟在你后面,除非必要,我不现身,并且咱们要先约定好必要时联络信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