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突见玉麟右臂一扬,两颗弹珠,电射而出,接着席位上发出两声闷哼,大名府双泰镖局的大东家钱开泰和二东家钱得泰,双双被打得倒下地去。

原来这两人在席位上先掏出暗器,正准备向紫衣女母子三人偷袭,被玉麟抢先出手,打得。

这一来有些卫天风的心腹,准备趁机出手的,也都暂时被压制下去。

卫天风也觉出身后有不少自己人蠢蠢慾动,若不再制止,势必落得场面大乱,不可收拾,如此反为不妙,不得不同身高声道:“各位不可轻举妄动,眼下的事,由卫某一人来处理,各位不必插手。”

只听紫衣女道:“卫天风,你想怎样处理,不必吞吞吐吐,反正令牌一天在我手里,你就一天做不了盟主,我没时间多耽,有话快说!” 

卫天风却嘿嘿笑了起来道:“可以,不过我必须先验验那金剑令牌是真是假。”

“原来你怀疑令牌有假,那也难怪,只是我不能交给你验。”

她说着望向人群中间道:“那位是上官红姑娘?” 

上官红见紫衣女指名叫她,走出人群道:“前辈有什么吩咐么?”

紫衣女的年龄,看来比上官红大不了几岁,但她已有两个十四、五岁的儿子,上官红也只好对她以前辈相称了。

紫衣女视线投向上官红道:“怪不得有人说上官大侠有位标致的千金,今日一见,果然美得出奇。”

上官红被这几句话说得娇靥泛红,暗道:“她的绝代风姿,看来更胜于我。”但当着这多人面前,还是忍了下来。 

她近前几步,向紫衣女检衽一礼道:“前辈找我有事么?”

紫衣女道:“卫堡主怀疑令牌有诈,这令牌是令尊生前之物,听说在临终前交与了你,现在姑娘仔细查验一下,看看是否有假?金龙,把令牌送给上官姑娘过目。”

金龙连忙上前几步道:“上官姑娘,你请看。”

只听紫衣女道:“不可叫她上官姑娘,要叫姐姐。”

金龙随即改口道:“姐姐,你请看。”

上官红接了过来,正面背面仔细看了许久,点点头道:“不错,是真的。”

金龙接过令牌道:“姐姐,娘说令牌本来是你的,你现在如果想要,娘一定会答应还给你。”

这几句话却说得上官红不知如何是好,她想要,却又觉得不妥,只得充满怀疑的再望向紫衣女。 

紫衣女不动声色地道:“金龙说的不假,如果姑娘现在想要,可以立刻拿走。不过,放在你那里,也许不太安全,放在我这里,却是万无一失。”

上官红道:“令牌既然已在前辈手中,那就应当归前辈所有,晚辈没有理由再由前辈手中取回。” 

紫衣女道:“那就暂时由我代管了。” 

金龙听紫衣女如此说,忙再退回原地。

他似乎对上官红有些依依不舍的模样,眨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上官红道:“姐姐,希望我真有一位像你这样美丽的姐姐,好么?”

上官红也怜惜地望望金龙,眼神中透着一种无比的亲切道:“小弟弟,我也真希望有像你这样一位俊美可爱的弟弟。”

金龙显出无限腼觍,小脸蛋红得像苹果一般。他不敢再看上官红,却望着玉麟扮个鬼脸。

玉麟噘着小嘴道:“娘,哥哥今天有了个美丽的姐姐,我还没有呢!”

上官红情不自禁走过去,摸摸玉麟的头道:“你也是姐姐的好弟弟,好么?”

玉麟的脸宠也羞得绯红,怯怯地说:“好啊,姐姐!”

别看金龙玉麟先前凶得杀气腾腾,令人不敢逼视,此刻却都流露出他们天真无邪的稚子之情。

紫衣女望望上官红,再望望金龙和玉麟,轻轻叹息一声道:“小红姑娘,也许在不久之后,你和他俩真有机会常在一起。金龙和玉麟,常常和我吵着要姐姐,今天他们终于找到姐姐了。”

上官红这时眼睛也有些润湿,幽幽说道:“但愿能有这样的机会,晚辈何尝不想有这样两位可爱的弟弟。”

紫衣女挥挥手道:“小红姑娘,你先退回去,我和卫堡主还有话讲。”

她说着转过头去:“卫堡主,不打扰了,我今天来,只是让在场所有的人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的盟主,但盟主之位,也总不能这样虚悬下去,不久之后,必然会出现真正的盟主。”

卫天风冷笑道:“也好,卫某就等着真正的盟主出现。”

紫友女道:“那就好,金龙、玉麟,咱们走!”

金龙刚要招呼躲在山脚下的轿夫,却听座位中易双凤提高嗓门叫道:“慢着,我老婆子还有话跟你讲。”

紫衣女愣了一下道:“你是什么人?”

易双凤道:“像你这般年纪,自然不认识我。不过,四十年前,江湖上有十位杀人不眨眼的黑道人物,人称十大天魔,你也许听说过吧?” 

紫衣女想了想道:“好像听说过。”

易双凤桀桀笑道:“老婆子我就是十大天魔中的女魔头易双凤。”

紫衣女星眸微眨:“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易双凤继续说道:“老身我今年九十六了。”

紫衣女一拱手道:“老前辈当真高寿,上百岁的年纪,身体还这样硬朗。”

易双凤道:“你现在就要走,未免太早了些。”

紫衣女冷声道:“难道老前辈想帮卫堡主出面拦阻于我?”

易双凤道:“老身倒没有那个意思。”

“那么老前辈意慾何为?”

“今天你们来了两顶轿子,另外一顶轿里是谁?也应当出来让大家看看。”

“原来如此,老前辈如果真想看,不久之后,你定会看到他的。”

“老身现在就想看。”

“可惜他不想现在出来。”

“告诉我!”易双凤似是情绪大感激动:“他是不是东………”

金龙、玉麟听易双凤说出一个“东”字,立刻扣紧手中弹珠,大有抖手发射之概。

紫衣女左右一瞥,喝道:“不得无礼,听她说下去。”

易双凤长长吁口气道:“他是不是东岳侠隐关寓春?”

此语一出,在场六十以上的武林人物全感大惊失色。但年轻一辈、包括卫天风在内,却都一脸茫然。

因为他们从未听到东岳侠隐关寓春这名字在武林中流传过。

易双凤依然显得十分激动,接道:“上次在天风居,他的出现,老身起先也认不出他了。后来虽然认出是他,他却又匆匆忙忙地走了。这些天来,老身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出现他的影子,唉!七十多年了,想不到七十年后,又勾起我的一番往事。”

紫衣女听得呆了一呆道:“这样说来,老前辈和他老人家早就认识?”

“岂止认识。”易双凤像已沉醉在回忆中:“他是我一生中动过真情的唯一男人,直到现在………”

她说到这里,那干瘪的面颊,竟也泛起了红晕:“唉!当着几百人在场,老身还真不好意思说下去呢。女人的心事,总不该让你们这些无关的男人知道。”

她身旁的矮方朔彭奇也听得出神,不由插嘴道:“大姐,这事怎么连我们九个也毫不知情?”

易双凤道:“这种儿女私情,怎好告诉你们。”

彭奇道:“那你现在就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吧!”

易双凤自我解嘲地尴尬一笑道:“好吧,反正我已是快死的人了,在将死之前,就让我厚着面皮讲给你们听听。要不然,我死之后,江湖上这段隐秘,岂不永远湮没无闻,倘若后代有那多事的想把咱们江湖上的事写成小说,漏了这段,岂不可惜。”

十魔之一的独目天尊杜一虎这时插嘴道:“大姐,那就快说吧,兄弟洗耳恭听。”

独目天尊杜一虎,自从上次在天风居,另一只眼也被戳瞎之后,已是道地的无目天尊了。

不过他不甘寂寞,不论何种场合,依然参加其他九人行动,而且他已练就上乘的听音辨位工夫,依然可以和其他九魔组成十绝剑阵,尤其近来他那被戳失明的眼睛,也渐渐恢复了不少视力。

易双凤稍稍停顿了一下,像在极力抑制激动的情绪:“七十年前,我易双凤尚不曾走入邪道,那时江湖上有位绝美的女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武林高手,何止百十人之多,她走到那里,那里便追逐着成群结队的武林高手,但她眼高于顶,根本不把这些男人放在心上。”

矮方朔彭奇听得大感兴趣,忙道:“大姐,这个女人是谁呢?”

易双凤这时情绪已由激动转为眉飞色舞,轻笑一声道:“矮子,你猜猜看。”

彭奇笑眯眯地道:“莫非就是大姐?”

易双凤抿抿嘴道:“这叫我怎么回答呢,你总算猜对了。”

彭奇圆脸上也显出不胜艳羡的模样道:“其实大姐不说,兄弟也早就料出是你了,曾记得咱们初见面时,你才不过三十左右,可真的貌若天仙,拿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也不为过。大姐,兄弟说句真心话,你可别骂我,连兄弟当时也对你想入非非呢,只因你是咱们的老大,武功又高过我们,所以我们都不敢………” 

易双凤双颊又泛起红晕,狠狠地斜眇了一眼道:“好啊!矮子!原来你们也打过大姐的念头。”

彭奇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大姐,食色性也,我们都是人啊,人是吃五谷杂粮的,那个没有七情六慾,不信你问问他们,他们有没有这种念头?”

一句话,说得其余六个男魔都红着脸垂下头去。

易双凤啐了彭奇一口,叹口气道:“还好,你们都能把念头压在心里,不曾表露出来。”

彭奇赧然一笑,搭讪着说:“大姐,别提这些了,你请再说下去啊。” 

易双凤又是长长一声叹息道:“大姐当时对那些追逐于我的臭男人,虽然一个个都没放在眼里,却偏偏钟情另外一个男人………” 

彭奇忍不住问道:“这男人可真艳福不浅,他是谁呢?”

易双凤道:“他就是关寓春。不过他那时还未隐入东岳,所以还没得到东岳侠隐的绰号。”

彭奇道:“那关寓春又有什么值得大姐钟情的?”

易双凤像陷入沉思,自言自语地说:“关寓春那时在武林中,武功之高,声望之隆,已经称得上盖代无匹了。尤其他是大江南北武林第一美男子,当我看到他第一眼时,就深深被他超人的气质吸住。这个男人,就这样使我朝思暮想,寝食俱废。”

彭奇伸了伸舌头道:“他对大姐,有这大的魔力么?”

易双凤又叹息一声道:“他的俊逸潇洒,似乎连老天爷也对他情有独钟,不然,世上怎会有这样绝代无匹的美男子?”

十魔中的另一女魔崔冰,忍不住插嘴道:“小妹不信他就潇洒到那种地步,咱们面前那个叫司马青的年轻人,小妹看来也不赖。” 

易双凤望望司马青道:“这个年轻人,自然不差,但比起当年的关寓春来………” 

崔冰道:“怎么样?大姐。”

易双凤摇摇头道:“总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彭奇又扫进嘴来道:“兄弟不信世上有这样的男人,也许这正是所谓情有独钟吧。”

易双凤白了彭奇一眼,继续说她的:“他不但仪表举世无匹,尤其才华盖代,胸罗万有,不论文才武学,都是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独目天尊杜一虎听得入神,插嘴道:“以后呢?大姐。”

易双凤神色黯然地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对我却是始终不理不睬。任凭我想尽办法和他接近,他也半点不肯领情,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在那几年中,他对我总共没说过三句话。”

杜一虎摸摸脑袋,愣愣地道:“这真是一个怪人。”

易双凤却摇摇头道:“他一点也不怪,因为他钟情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彭奇忙道:“另外一个女人是谁?” 

易双凤叹口气道:“不必再说了,总之,为了那女人,他后来遁入东岳,七十年来,不曾再出世过,据说也是为了那女人。”

彭奇道:“大姐现在说这些话,又是为了什么?”

易双凤道:“我不为别的,现在他既然来了,我只盼望他走出轿来,让我再多看几眼,也让我跟他说几句话,这样就算我立刻死去,也不枉这一生一世。”

她说着望向紫衣女道:“姑娘,我的话已经说完,该打开轿帘请他出来让我见见吧。”

紫衣女这时也大为动容,幽幽轻叹一声道:“真没想到老前辈和他老人家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