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朱泰山人也呆了,这一败不但包括他在武林中的地位,连带贝勒府的职务都将从此失去了。

他同来的那些汉子见朱泰山落了下风,一声呼吼,各自抡起家伙,就要围上来干群架。

司马青微微一笑:“北方武林朋友们,就这么输不起?” 

这句话使得一旁的杨仲岳更脸红了,硬着头皮叫道:“住手,全给我滚下去。” 

那些人在杨仲岳的喝声下停住了手,但看的人还是不服气,盯着司马青狠狠地道:“杨师父,这小子太狂了,把他给剁了就是。” 

杨仲岳看看那说话的人只是京里的一个青皮混混,虽然在牛化雨家里挂个护院教师的名义,但是却只跟着牛化雨身后帮闲跑腿,是个十足的小人奴才,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委屈,更感到非常后悔,跟这种人混在一起把自己的身份也贬低了。 

因此沉着脸道:“牛五,闭上你的嘴,给我走到一边儿去,此地武林朋友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还有脸说。”

牛五是个十足的小人,这种人手底下平常,嘴皮子却不输人,何况他在牛家也称个护院教师,尽管身份低微,但也要看对什么人,牛化雨是他的主子,就算伸手掴他的左脸,他会再把右脸凑上来,但是对杨仲岳,他却并不觉得自己低到那里,因此也一瞪眼道:“杨师父,昨儿个在大鸿楼上说大话的是你们两位,今天叫人打了的是朱师父,跟你是同在贝勒府的同事,真要丢脸也丢不到咱们头上,大伙儿是为了朋友义气来帮忙的,想不到却落下不是了,既然如此,咱们还献个什么殷勤,黑瞎子拉磨碾子,出了力还落了个熊,哥儿们,往后站站,瞧咱们铁府的杨大教师怎么样把脸给找回来。” 

给他这么一搅,有四个大汉都收起家伙,退到一边了,只有两个人还站在那儿,牛五上前拉拉他们道:“两位兄弟,我不知道你们那个府上的,但想来也跟我牛五差不多,是名不见经传,端人饭碗的小脚色,人家杨大师父要为北地武林挣面子呢,二位别妨了他的英名。”

连推带拉,硬把那两个人给架到一边儿去,杨仲岳看得心头更凉,因为这两个人才是天风堡遣来协助行事的高手,没想到却被牛五给挤了开去。 

那两人无可奈何地看了杨仲岳一眼,杨仲岳怔住了,司马青是名满江南的剑客,要不是有了天风堡撑腰,他眼朱泰山根本不敢去找司马青挑战,何况彼此河水不犯井水,也没有去找人麻烦的理由。 

昨天是受了尤青雄的恳托,当众摆下了一番大话,找个借口一斗司马青,然后会同了天风堡的无名剑手,一起把司马青给狙杀在北京,天风堡答应把这个盛名就算是他们两个人的,就在名心的驱使下,他们答应了下来。 

今天一早,原打算在八大胡同外面就截住司马青的,后来因为听见司马青在打听天齐庙的去路,这个地方更理想,所以随后赶了来,而且为了掩人耳目,还特别把牛化雨家里的带了一批来,便于天风堡的剑手掩藏身份。 

牛化雨家中养着的都是一批酒囊饭袋,这个牛五因为是牛化雨同宗,搭上五百年前同过祠堂的那么一丁点关系,而且又巧言令色,善于逢迎,才巴结上牛化雨,算是这批打手们的头儿,靠这批人,连司马青的一根汗毛都动不了。 

因此在群殴中斗杀了司马青,也没人相信是靠着这些人帮忙的,这份荣誉,自然是属于他跟朱泰山的。

如意算盘打得好,结局却不如意,首先是借口生事的计划受了阻碍,朱泰山草率出手,叫对方轻轻松松地击败了下来,牛五要发动群殴,本来是颇合自己心意的,可是自己还没有出手,他们就乱来一通,即使能得手,也没有自己的份儿了,因而才发声喝止。 

同时更因为自己对那个牛五十分厌恶,当着人前,他还客客气气地称一声杨老师,私下背人时,居然称兄道弟,仿佛跟自己是一样身份了。

这已经够使他火气了,而牛五在路上还喋喋不休地吹,说这一次大家能够把司马青摆平下来,将是一次大大的成名露脸机会,一定要在大鸿楼上摆他十几桌酒席,好好庆贺一番,

竟把斗败司马青揽成他的功劳了。 

这使得他更为恼火,刚好司马青扔了一句话过来,他逮住机会,把牛五好好地训斥了一顿。 

没想到这种小人得罪不得,他们根本不讲什么道义,也不会顾全大局,唯利是图,眦睚必较,杨仲岳见在最重要的关头,两个最得力的帮手又被牛五拉走了,心里恨不得搠上他两剑,可是司马青还在面前,四周围着一大圈看热闹的人,使他发作不起来。 

而且面对着司马青的挑战,使他更是进退两难,动手必无幸理,就此而退,丢人更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朱泰山是深深了解他处境的,知道这时只有自己厚着脸皮再跟他联手一战,或许还能扳回一点面子,否则杨仲岳再败下去,他们两人今后都甭想混了。 

因此,他一弯腰拾起了被击落的剑,朝杨仲岳一点头道:“杨兄,小弟一时疏忽,着了人家的道儿,对别人,小弟不敢相求,但杨兄与小弟的交情莫逆,小弟斗胆相求,无论如何,也要帮小弟出出这口气。” 

杨仲岳连忙道:“朱兄说那儿的话,我们是几十年的交情,又同在一个地方做事,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司马青折辱了你,就是折辱了我,扳回面子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他也不再多说,略略交代了一番门面话,立刻就挥剑进击,朱泰山也配合着进招,这两个人多年在一起,动手搏击,自然而然地养成了配合的默契,而且对彼此的剑路都熟得不能再熟,一人出手,另一人立刻就知道以后的变化,发剑出去,不是补己方的实,就是攻敌之虚。 

因此这两个人联手出战,威力竟是大了好几倍,何况他们两个人也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硬底子。

司马青初时还不以为意,因为他击败朱泰山太轻松了,不知不觉间轻估对方的实力,所以开始十几招,他完全被人制住了先机,完全落入了下风,好不容易慢慢地才能稳住了阵脚,争回到一半的主动。

但是朱泰山与杨仲岳的剑势也行开来了,攻越势来越凌厉,司马青纵然是看准了对方的弱点而反击,但未等剑威运足,另外一支剑又攻了过来,迫得他必须回剑去应敌。 

就这样一来一往,鏖战了四五十个回合,司马青始终都未能发挥剑势,形成了胶着的状态。 

这时候只要再有人能加上一手,司马青绝难招架的,天风堡遣来的两名剑手看出了便宜,正想觑空拔剑进去,那知道牛五又讨厌地挤了过来,握着那家伙的胳膊道:“兄弟,你这是干吗呀,人家都是有名的大剑客在动手,有你们的份儿吗,玩艺儿不行,上去了只有碍事,要是你插手上去,坏了两位老师父的事儿,他们再叫人打了,责任可全是你的,你拿什么赔人家的脸呀!” 

这家伙被牛五一打岔,错过了一个最有利的时机,心中很火大,振腕一抖吼道:“滚开!你少来搅和!” 

这一振倒是把牛五给振开了,可是他自己也怔住了,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臂上一阵酸麻,那只手居然不听使唤了。 

他的同伴见他拔出了剑,半举在空中,居然不再动作,使得本来配合好的突击行动阻滞了下来,不禁诧问道:“老韩,你是怎么了?” 

这个叫老韩的家伙神色一变:“不好,我着了道儿了,牛五有问题,姜维,逮住那杀胚,他八成是对方的人。”

声音说得很低,这个叫姜维的家伙铮的制出长剑,正准备去找牛五,忽然斜里窜出一条人影。 

“好啊!两个打一个已经够丢人了,你们还想四打一,本姑娘可容不得你们。” 

剑光一闪,那个叫老韩的家伙首先在喉头挨了一剑,砰然倒地,姜维脸色大变,正待运剑攻出,腿上忽然一痛,像是被什么利器扎了一下,低头一看,腿弯上已经钉着一枝小袖箭,还没有来得及伸手去拔,眼前寒光一闪,跟着喉头也是一凉,身子倒了下来。 

杀人的正是穿了一身红的上官红,她手中挺着剑,举目四顾。 

牛五却趁此机会大叫道:“不得了喽,杀了人喽,在场的各位都是见证,这是两条命的人命官司,快去报官去。” 

他不叫还好,这一叫,看热闹的人都怕沾上麻烦,一哄而散,跑得一个都不见了。 

这边一乱,司马青那边也得了手,不过他心存忠厚,未忍遽下杀手,只在两人的肩头划了一剑,使他们一时无力再战,双双弃剑抚肩护疼。 

战斗终止了,牛五还在叫道:“这个婆娘杀了人,把老韩跟姜维给杀了,杨师父,朱师父,你们看着她,我去报官去。”

回头要跑,上官红沉声暍道:“回来!把话听清楚了再走。” 

身形一闪,长剑封路,牛五吓得大叫一声,双手抱着头,但口中仍是逞强叫道:“恶婆娘,你敢杀牛五爷,户部尚书牛大人是我的本家,牛五爷有着百来个弟兄,都会跟你没完了。” 

上官红冷笑一声:“我不杀你,你也不配我动剑,我只是要你带句话给天风堡,告诉卫天风,人是我上官红杀的。” 

牛五听说不杀他,胆子又大了,放下了手:“什么天风堡、卫天风,我一个也不认识。”

上官红冷冷地道:“你不认识,这死的两个人认识,那两位大教头也知道,那位吴海狮更知道,这两个家伙死有余辜。”

牛五一怔道:“姑………姑娘,莫非你跟这两个死者有过节?” 

上官红神色一懔道:“跟你说没有用。” 

牛五一拍胸膛道:“怎么没用,我牛五在江湖上虽然没没无闻,可是在京师,提起我九头金刚牛五,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小名,要你姑娘真跟这两位有过节,看姑娘也不是没名没姓的,对了!姑娘才已经报了姓名,叫上官什么来着………” 

“上官红!红裳仙子上官红!”

牛五脸色一变,伸了伸舌头道:“哎呀!敢情姑娘就是已故的武林盟主上官大侠的千金上官姑娘呀,这可太失敬了,上官姑娘,那这位是………” 

上官红淡淡一笑道:“是我的丈夫,青衫客司马青,你们聚众围杀他,在天风堡做走狗,难道还会不知道他是谁?”

牛五更是变了脸色道:“这牛五可是真的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昨儿有人包了八大胡同的全部姑娘,让牛公子丢了个大脸,觉得他太狂了,敢情这个司马青,就是那个司马青呀,那就难怪了,难怪八大胡同的窑姐儿一个个如痴如癫,宁可得罪所有的豪客也要赶回去应局了,要是我牛五也在八大胡同落籍,我一样的会………咳!我这是怎么了,尽说这些废话,我说上官姑娘,司马大侠,既然是你们二位,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甭说宰了那两个人,就是再多宰两个,也是白宰了。”

上官红冷冷地道:“我可不是随便杀人,这两个家伙原是我父亲手下的亲信八卫士之中的两个,他们卖主求荣,勾通外贼,害了我父亲,又追杀我们夫妇,像这种不忠不义之徒,我若是不杀他们,就没有天理了。” 

牛五道:“对!杀得好,我说杨师父,朱师父,你们二位可就不该了,你们是北方武林道成名的人物,二位能够在铁贝勒府得到这个职位,也是当年上官堡主给推荐的,要不是上官堡主的保证,贝勒府怎么用来历不明的江湖人,二位不思感恩图报,反而也恩将仇报,干出这种事,可真替武林道上的朋友们挣脸………”

杨仲岳与朱泰山在司马青的剑下受了伤,又被牛五这一激,心里这股子味见就不用说了,尤其是杨仲岳,更是热血上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栽倒在地下。 

牛五冷笑道:“杨师父,你可真能装,一口血忍到这时候吐出来,恰好及时遮了羞,否则你只好一头撞死………”

朱泰山实在忍不住了,跳了起来,伸拳要打,牛五却不含糊,挺挺胸膛道:“姓朱的,你要打人尽量伸手好了,牛五敢说敢当,存心让你打两拳作成你的英雄,否则你那有脸再回到北京城去,更没面子在贝勒府里耽下去呀,这年头一年几千两银子的差使不好找,牛五怎么忍心叫你敲了饭碗。”

这家伙这张嘴实在够阴损的,朱泰山一张脸胀得血红,举起了拳头却说什么也打不下去。

牛五更不放松,拉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