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司马青是步行而来的,上官红却骑了马,他们在天齐庙闲逛了一阵,然后两人一骑,缓缓地回到了长辛店的客栈中,这所由闻人杰开设的酒楼因为有了司马青与上官红的落脚,变成了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原来常来光顾的一些江湖人居然不来了,他们大概是怕麻烦而引起了天风堡的误会。 

但是也有一些江湖人却老远地赶了来,有的只是慕名来访,有的是为了瞻仰一下这一对人间英雄天骄的风采,但也有人慷慨激昂,表示对他们绝对的支持。 

因此高升楼的生意突然鼎盛了起来,一开门就有客人登门,到了深夜,座客不散,几间客房住得满满的。 

这些客人很明显都是武林中人,但是一个个却又藉藉无名,更妙的是他们各不相识,却又是怀着同一目的前来,人前不露一点形色,然后每个人悄悄地找到了店伙,递上一张名帖,请求一会司马青与上官红。 

整整两天,司马青与上官红几乎足不出户,就在他们住的单跨院里,会晤那些川流不息的客人。 

来人都是透过闻人杰引见的,但是上官红却一个都不认识,司马青认识的倒有一大半。

他们都是司马青在江南行侠时结交的朋友,司马青在南宫上官嵩的葬礼上闹了那一手后,他们风尘仆仆,不远千里,跟到长辛店来为司马青助阵来了,他们有的是没没无闻的江湖客,有的虽然出身名门,却是从不在江湖走动的世家子弟,有人住了厢房、套房,有人则挤大统铺,有人在酒楼中叫酒菜吃喝,有人买几个窝窝头夹着咸菜,蹲在炕上果腹,有人见面略道契阔,有人却只打个照面,拱拱手,说一声:“司马兄,我来了。” 

司马青也不跟他们客气,只是点点头笑一笑,或者说一声:“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多玩儿两天再走。” 

有时则打趣地道:“你怎么舍得丢下那个小脚婆娘的。”

还有一些人更妙,既不投店,也不找房子,只蜷在街尾的破庙里,衣着也很褴褛。 

闻人杰瞧着很纳闷,忍不住问道:“司马大侠,这些朋友是来帮忙的?” 

司马青道:“是的,他们知道天风堡的势力很大,怕我吃亏,所以千里迢迢,赶来看有没有能尽力的地方。” 

“他们都是您司马大侠的朋友?” 

“是的,有些萍水相逢而成的莫逆之交,有些是欠我的情,有些是来要债的。” 

“来要债,您欠他们什么债?”

“人情债,他们帮过我的忙,我还没有报答,他们怕我死了,早先放在我身上的债没着落,所以来保护他们的投资,好有一天本利无缺地收回去………” 

“司马大侠,您真会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这些朋友都是性情中人,我向他们求助,不是为了我自己,他们要我出力,也没讲什么请求的话,大家以真诚相交,如此而已。” 

“这些朋友的功夫都很了不起吗?” 

“我不知道,因为有些我自己没见过,他们是受人相托,前来帮我忙的,我也不能问。”

闻人杰道:“司马大侠,您真是奇人,交的朋友也怪,居然连底细也不知道,那又如何帮您的忙呢?” 

“谈得投机就是朋友,又何必要知道人家底细呢,能够帮什么忙,他们自己有数,办得了的,他们不会误事,办不了的,他们也不会逞能,也许其中有一两个只会找几块板子,钉一付薄皮棺材,来给我收尸的。” 

“司马大侠,您不是开玩笑吧。” 

司马青正色道:“怎么会是开玩笑呢,你刚才送走的李二锯就是个木匠,他来到之后就说我是来为你收尸的,最好用不着。” 

上官红也道:“不错,他的确是这么说的,我也正感到奇怪,难道他千里迢迢,只为了这件事而来?”

司马青笑道:“他这么说,我就这么相信,也许他能给我的帮助不止这个,但他自己不说,我就不问,而且能够做到这一点也足令我心感了,至少他让我安心,死了不致暴尸荒郊,无人收埋,天下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又能几人。” 

闻人杰道:“有几位住在破庙里?” 

“他们只能住破庙,因为他们没钱。” 

“这是什么话?既是您的朋友,兄弟无论如何也得负责招待他们的食宿,回头兄弟就………” 

司马青连忙摇手道:“闻人兄,千万别这么做,司马青岂是亏待朋友的人,可是有些人的脾气很孤介,他们身无分文,可以交一个富甲天下的富翁交朋友,却绝不肯沾一分光,朋友就是朋友,岂有贫富之分。” 

“可是朋友应该苦乐相与,有无相通。”

司马青一笑道:“他们赶来了,不就是与我共患难吗?他们有破庙住,有冷面馒头吃,

并不缺乏什么,等他们真的有需要时,他们会开口,而且也不会假客气,我有十两银子,他们绝不会只问我要九两九钱,而且他们开了口,我如只掏出九两九,就必须把留下一钱银子作一个绝对使人信得过的理由,否则………” 

上官红忙道:“否则会怎么样?” 

“否则他们就会把九两九钱银子全部还给我。” 

“以后你也失去了这个朋友。” 

“不,他们还是会把我当朋友,我有急难,他们仍然会竭尽全力帮助我,只是他们再也不会要我帮忙,当然也不会这样千里迢迢赶来替我收尸了,他们不轻易交友,交上了也不会轻易舍弃,只是他们只有一条命,这条命要留一个可共生死的朋友,如此而已。” 

闻人杰肃然道:“兄弟懂了,司马兄誉满江湖,并不是仅仅仗着武功与慷慨好义,而是以一腔真诚热情,所以才能交到这些江湖奇人,舍死相助。” 

司马青一笑道:“真诚热情是必须的,只是我跟他们交朋友,并没有认为他们是江湖奇人,我根本也不知道他们奇在何处,我交的朋友很多,来的就是这些个,也许他们中间有一二奇人,也许一个都没有,也许有的奇人没有来,也许来的都不是奇人,但是这些有什么关系呢?” 

闻人杰若有所悟,一躬道:“司马兄,兄弟懂了,兄弟自承做不到,但是对司马兄只有万分的钦佩。”

他告辞退出,上官红靠在他的身上,柔情无限地道:“青哥,我真高兴,也很幸运能嫁了你这样一个丈夫。” 

“红红,你会失望的,我是个很平凡的人。” 

“不,你不是,不,你是的,虽然别人把你看得很不平凡,但是你始终却以一个平凡的人自居,所以你交的朋友都是平凡的人,但是那些平凡的人中间,却有不少不平凡的人,不,我又错了,你自视为平凡的人,任何人在你面前都是平凡的人,你的眼中没有一个不平凡的人。”

她一连数变,但是总算已经能够进入司马青的世界里,司马青笑了起来,兴奋地握着她的手:“红红,你不但美丽,而且还绝顶聪明,现在,我总算放心了,你能了解到我,也就可以跟我一起生活了。”

“我真高兴你能说这句话,这也是我所听到最感安慰的一句话,青哥,从现在起,我会忘记我叫上官红,忘记我曾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而是司马青的妻子,一个平凡的江湖人的妻子。” 

司马青笑了道:“那又矫情了,你本是武林盟主的女儿,应该有你的一份骄气,一份傲性,不要勉强自己做另外一个人。” 

“是的,在那些崇尚权势名利的人面前,我是上官红,是武林盟主上官嵩的女儿,但是我同样也是司马青的妻子,在你的朋友面前,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 

司马青笑道:“人贵自然,不必做作,我的那些朋友仍然把我当司马青,在他们面前,我也是司马青,并没有故意去讨好他们,只是我没有一个当过武林盟主的老子,没什么架子。” 

上官红笑了:“不过你有了一个曾经是武林盟主的岳父,有时也可以搭搭架子,不要太丢了老泰山的脸。” 

两个人相互大笑,司马青抱住了她,上官红有点不安地推开他,娇羞地道:“青哥,门开着,闯来个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 

司马青却笑道:“那也没什么,我们是夫妇,谁还能说我们小两口子亲热不对,再说,你放心,有我这些朋友,这个地方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阿弥陀佛,苍蝇飞不进来,和尚却进来了。” 

声若洪钟,震得二人耳壳直响,上官红仓惶跃开,伸手拔剑,但司马青却很稳,徐徐转身,看见一个黑眫和尚,手托铁钵,挺着一个大肚子,浓眉粗眼,慢慢地向前踱来,司马青淡然道:“大和尚有何见教?” 

僧人哈哈大笑道:“和尚听说此地住了一对绝代天骄,特来拜候。” 

司马青一笑道:“此乃我夫妇二人的私室,出家人不该前来。” 

僧人大笑道:“和尚也是人,一样有七情六慾,和尚曾经发誓,要见到一个绝世美人才肯还俗,怎奈寻访多年,始终未曾见到一个人间绝色,久闻上官女侠乃武林第一美人,故而特来要求布施,一结善缘。” 

司马青笑道:“这就是拙荆上官红,和尚见到了,觉得如何?” 

僧人笑道:“果然人间绝色,和尚虽觉仍有美中不足,但是人间再无美女,也可差强人意了,但不知施主可肯慈悲一二,助小僧还俗?” 

司马青道:“和尚,你当真看准了,拙荆可以帮助你还俗?” 

“是的,和尚虽然觉得略有瑕疵,比如说下巴稍尖了一点,眼睛太凶而带煞气,但是和尚还俗心切,只好将就了。” 

司马青笑道:“好,红红,这个和尚人虽无礼,但是眼光还不错,我认为你已经十全十美了,他居然还能找出你两处缺点,咱们就布施他一下吧,他叫铁钵和尚,还有点名气。”

上官红却叫了起来:“什么,铁钵和街,江湖上闻名的凶僧!” 

铁钵和尚大笑道:“不错,和尚是声名狼藉的大凶僧,今日前来,向女菩萨化一番善缘,请代和尚洗洗这双泥脚。” 

说着就地一坐,把铁钵往面前一放,缸里有着半盆清水,然后把一双泥脚往旁边一放。

铁钵和尚在江湖上的名气很大。因为他喜欢杀人,而且杀得很多,他杀人全凭高兴,不论善恶,不分男女老幼,凡是他看中了,认为该杀的,他绝不放过。 

不过他的武功也很高,被他杀死的人中,有些是极具名望的武林名师,但也有不会武功的女人与小孩,因此才被人目为凶僧。 

他的兵器就是这口铁钵,而被他杀死的人却妙得很,不是身首异处,就是拦腰断成两截,要不然就把人从头到历,活劈成两片,断处如经利刃所削,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甩铁钵造成那个结果的。 

有人亲眼看过他杀人,没有用别的兵器,铁钵出手,从对方的身边擦过,即已尸断两截。

因此,铁钵和尚杀人的方法,就成了江湖上的一个谜。而铁钵和尚的人也像个谜。 

没有人见到他,他突如其来的出现,杀过人之后,有人追踪他,但是一眨眼,他又突如其然地消失了。

这份形相,再加上他手中的铁钵,应该是很好认的,但是从没有人能摸准他的下落。 

存心找他找不到,但他要找的人也跑不掉。 

上官红没想到这个谜样的人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看他的样子,竟是在等着自己去替他洗脚。 

照上官红平时的脾气,早就拔出剑来跟对方拚命了,但是这两天跟司马青相处,她已学得温柔多了。 

所以她看看那双泥脚,又看看司马青,但司马青却可恶地别过脸去,不给她任何一点暗示。

上官红只有皱皱眉头道:“青哥,我当真要替他洗脚?” 

司马青道:“当然不是非洗不可,不过这和尚法眼很高,肯让人替他洗脚的并不多。”

铁钵和尚笑道:“岂只不多,而且少得可怜,连尊夫人算上,也不过才三个人而已。”

上官红不禁好奇地问道:“以前那两个是什么人?” 

“一个是位得道的高僧,他立志要渡化洒家,叫酒家放下屠刀不再杀人,跟洒家对谈了三天的道理,叫酒家立即戒杀。” 

上官红道:“那你一定答应了?” 

铁钵和尚哈哈大笑道:“那是五年前的事,在这五年中,洒家又杀了不少的人,可知他答应了没有。” 

上官红不禁怔道:“他既是一位得道的高僧,又立志要渡化你向善,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