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盟》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挽着上官红来到外面,恰好闻人杰又陪着一个矮矮眫眫的人进来,那个眫子黄脸膛,一付滑稽相,见了他们,老远就笑着一拱手道:“哈!司马大爷,听说你终于跟这位美娇娘成了亲,这下子才是真正的梁鸿接了孟光案,金童配玉女,我柳麻子不远千里,由江南赶来此地,就是为了贺一声喜。”

他从肋窝里取出一枝吊着铜钱的连翘,簌簌地一抖,拉就开始唱喜歌:“一进门来满眼光,乌鸦终于配凤凰………”

司马青笑笑打住了他的胡诨道:“柳麻子,别忙着唱喜歌,麻烦你到附近左近,各处转一趟,打起你的莲花落,传出一个消息,一个时辰后,在社公祠前的广场上,我司马青约斗你的本家。”

柳麻子一怔:“我们姓柳的有那一处坟上风水上了气,居然出了一个能跟你司马大剑客约斗的大英雄。” 

“柳无非,外号铁钵和尚!”

“柳无非,他就是那个铁钵和尚?”

“不错,他逛窑子欠了一屁股风流债,向卫天风借了万两黄金去还债,现在叫人逼急了,又拿我的脑袋去抵债。”

“这个秃驴如此的混帐。”

“正因为他混帐,我才要好好的揍他一顿。”

“该揍,这王八蛋,回头我柳麻子就先给他两脚。”

“那就免了,他一身气功无敌,你的两脚只不过给他抓抓痒而已,还是口角春风,好好地臭他几句吧。”

“大爷!真有这回子事儿,你不会弄错吧?”

“你柳麻子终日放狗屁,错了也没人会计较。”

“但愿这次我又是放狗屁,否则我这个柳字都姓不下去了,铁钵和尚真他妈的不是玩意儿。”

说完一转身,一溜烟似的走了。

上官红愕然道:“这个人又是何方神圣?”

“这个人来历不小,他的祖父叫柳敬亭,在金陵是个很有名的说书的,他叫柳小亭,传了祖父的业,也用柳麻子的名号说书,有一项绝学,无人能及。”

“什么绝学?”

“骂人,他骂人的时候,不带一个脏字,可是能把人祖宗八代气得从地下跳起来。”

闻人杰却深以为忧地道:“司马大侠,铁钵和尚乃旷代奇人,一身武功………”

司马青一笑道:“我不能因为他的武功高,就乖乖地把脑袋让他摘下给卫天风去抵债吧?”

闻人杰还要说什么,司马青摆摆手道:“柳麻子的莲花落是江南一绝,人生难得几回闻,你我不可不听,还是去听听他的骂人绝学吧,不过我得先吃饱肚子,因为我还得打一场狠架呢。”

闻人杰倒是很快地把饭菜送上来,他自己也被邀作陪,却愁眉苦脸地食不下咽,倒是司马青笑啖自如,吃了没多久,酒楼中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人,全部是江湖中人,而且都是听到了那个消息来问讯的。

但是到了酒楼,他们又都不开口了,从闻人杰的愁苦神色上,他们知道这是个真确的消息。

快近一个时辰,司马青与上官红站了起来。

大家连忙纷纷付帐,跟着离开,遥遥地跟在后面,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可见此战的凶危,但是也有人在暗中高兴的。

那些感到高兴的人倒并不完全是卫天风的党羽,有些是吃过铁钵和尚暗亏的,他们很庆幸终于有人出来为他们出口气了,虽然他们并不以为司马青能够击败铁钵和尚,但是他们知道司马青娶了上官红,也知道武林盟主上官嵩虽然身故,但身后仍有不少忠心耿耿的部属与肝瞻相照的朋友,而司马青本人在江南更有不少的朋友,这些人都不会放过杀死司马青的凶手的。

还有一些人则是迷惑于上官红的美色的,当年上官红与司马青被江湖上渲染成一对天成佳偶,他们心中自然不服气,可是见到司马青后,他们自惭形秽,只有认了。

现在司马青居然找上这个恶名昭著的大凶僧,可见是死定了,司马青一死,他们自感又有希望了。

上官红还年轻,而且她还需要找人帮助复仇,绝不可能守身如玉,他们就有了献殷勤的机会了。

这是一些相当具有实力的人,为数不多,他们也知道要想得到上官红,就得准备与卫天风为敌,但他们却不在乎,为了已故的上官嵩去与卫天风结怨,他们觉得不上算,为了得到这个武林公认的第一美人,就另作别论了。

当司马青与上官红落身长辛店的消息传出时,他们就悄悄地来了,甚至于还乔装易容掩饰了自己的身份,前来看热闹,也希望看看能否捡个机会。

这是最可恶的一帮人,目前他们虽是绝对地中立,谁也不会帮,要等司马青一死,他们才会协助上官红,所以这些人的嘴脸最可恨,幸灾乐祸之色溢于言表。

也许正因为他们表现得太高兴了,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就在司马青等将要食毕起身时,闻人杰已经悄悄地过来,低声道:“司马兄,你有没有注意到,左边第四张桌子上的四个人,右边第六张桌上五个人,来路摸不清楚。”

司马青淡淡地掠了一眼道:“左边的是北海飞云岛少岛主东方如玉,率同东海门下有名的三大铁卫。右边的是口外武林大豪哈元甲,率着四大金刚,早有朋友告诉我了。”

“是这两家子,卫天风的势力居然这么大。”

司马青淡淡一笑道:“据我所知,这两家都是一方之雄,虽然未必能强过卫天风去,但也不会屈膝于卫天风。”

“可是看他们的态度,似乎对大侠敌意颇深。”

上官红已经愤然道:“是这两个狗头,他们怎么变了样儿了?”

司马青笑道:“东方如玉装上了胡子,却叫门下三大铁卫剃掉了胡子,哈元甲装成了买卖人,四大金刚扮成伴当,自以为掩去了行藏,但是逃不过我那些朋友的眼睛,我跟他们无怨无仇,他们没有敌视我的理由呀?”

上官红冷笑道:“我知道他们怀着什么鬼胎而来。”

闻人杰愕然道:“怎么了,上宫女侠认识他们?”

上官红的脸色微微有点羞赧道:“三年前他们都到过嵩云别庄来求亲,被我爹婉言拒绝了,现在大概还不死心。”

闻人杰道:“女侠于归司马兄的消息已经遍传武林,他们还有什么好指望的?”

上官红怒道:“我知道他们打的主意,先父噩讯传出时,他们还着人暗中透示过,愿意全力相助,可是先父发丧后,先父的旧属去请他们协助,他们又推三阻四,现在又………”

司马青微笑道:“我晓得了,他们打算等你做了寡妇后,再来雪中送炭,帮助你复仇的。”

“做梦!我现在就给他们一个钉子碰回去。”

语毕已愤然起立,司马青连忙道:“红红!坐下你莫非也巴着我被铁钵和尚宰了。”

上官红一急道:“青哥,你怎么这样说呢。”

司马青笑道:“那你又何必去理会他们呢,你应相信我能胜过铁钵和尚的,只要我不死,他们就没有指望了。”

上官红这才现出了忧急道:“青哥!你对这一战究竟有多少把握?”

司马青笑笑道:“我说有十分的把握你会不会相信?我说毫无把握你又会不会相信?”

“我不知道,这一战本来已经可以取消了,但是你又把它给挑起来,大概是有几分把握,因为你并不是那种拿性命当儿戏的人,可是………我看周围的人,似乎没有一个人看好你的。”

司马青微笑道:“所以你又担心起来了。”

“难道我不该担心吗,你是我的丈夫,对于你的生死安危,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关心。”

“原先你不是对我很有信心的吗?”

“是的,可是这些人都认为你死定了似的。”

“红红,两个人在未战之前就预测其胜负存亡,多少总该有点根据是不是?”

“所以我才担心,每一个人都持有你必败的看法,总不会毫无根据的。”

“测定胜负的根据是对双方武功深浅的了解,他们之认为我必败,是因为他们有的人在铁钵和尚手下吃过亏,有人则根据铁钵和尚以往的事迹与凶名而作的直觉,却并没有多大的根据的,因为这些人没有一个跟我交过手,对我的武功都一无所知。正如有人说一个人单独走在山野间,突然跳出一头大虫,听的人都会为之一惊,开始为那个遇虎的人担心了,没有人会替老虎担心的,但实际的情形并不如此,徒手搏虎的勇士多得很。”

上官红却道:“青哥,我不管有多少徒手搏虎的勇士,我只关心你,别人都认为你必败是根据什么我不知道,但即便每个人都认为你必胜,我仍然是为你担虑。”

司马青笑了起来:“红红,你那里像个江湖的侠女。”

“江湖侠女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不相信别的江湖女子在丈夫与人决斗时能无动于衷。”

“至少人家不会像你这样,既然身为江湖人,就当有提得起放得开的心胸,随时准备接受凶险的来临。”

上官红笑了起来:“青哥,我是问你有几分把握,却没有要求你不去赴约。”

司马青道:“如果我的回答是毫无把握呢?”

上官红道:“如果这一战是无可避免,有把握要去,没把握也耍去,我就不会问了,因为我认为这一战并非必要,才要问问清楚!”

“怎见得这一战是并非必要呢?” 

“铁钵和尚在别人心目中是凶僧,但你我知道他并非如此,他只是受了卫天风的逼迫而已………”

“是的,大丈夫有所必为,也有所不为,他就是这一点没有弄清楚,我要他把这一点想明白!”

“这个理由你已经说过了,但是我觉得不够充份,铁钵和尚既是本人尚有是非之心,再坏也坏不到那儿去,为了点化他这个人,你不值得冒这个险,因为你此刻一身所寄,还承担着天下的安危。”

司马青道:“红红,你把我看得太重了,正如铁钵和尚把他自己看得太重一样。”

“不!青哥,卫天风阴谋夺霸武林,掀起一天血雨腥风,很多人都屈于其威势,敢于站出来跟他公然作对的只有你一个,这不是我看重你,别的人都是如此看。”

“我倒不如此想,事情总是会有人做的,如果杀死我就没人敢反抗卫天风了,我就活不到今天,以卫天风现有的实方,集中对付我并非难事,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看准了你我的力量还威胁不了他的霸业,而且,在情理上你我有正大光明对付他的理由,所以他才容忍一二;但他真正顾忌的不是你我,而是一些真正握有实力的人。”

“他既然不重视我们,为什么又耍弄出个铁钵和尚来杀你呢?”

“因为铁钵和尚并不是他的党羽,只是受了他的挟制—而已,而且他知道铁钵和尚并不想杀我,也杀不了我,所以才来上这一手,主要是想铁钵和尚死在我手里,好利用十大天魔出而为助。”

“那你为什么还要上他的当呢?”

司马青笑道:“有一个很特殊的理由,我现在无法告诉你,等我斗过铁钵和尚后,你就知道了,你放心好了,这一战是无可避免的,而且卫天风会后悔他安排下的这个圈套,最后套进去的一定是他自己。”

上官红望着司马青道:“青哥,你好像身上带着很多秘密,我们虽已结为夫妇,但是我一点都不了解你。”

可马青淡然地道:“那是难怪的,我们虽然很早就被人们配成一对了,可是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短,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了解的,不过我的一切并不想瞒你,只是希望你一步步地从事实上去了解,才容易接受一点。”

上官红叹了口气,看看东方如玉与哈元甲的桌上,那两个人仍是望着她,充满了火热的眼光,心中忽地一动,含笑向司马青道:“青哥,我去向他们两边打个招呼,你不会反对吧。”

司马青道:“那当然不会,可是我希望你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性子,不要给人太难堪,那两方面都是一方之雄,无故地开罪他们,把他们逼向卫天风那儿去,实在是得不偿失。”

上官红笑道:“不会的,我现在是司马青的妻子,不是武林盟主的女儿了,行事也不会像以前那么暴躁了,你的朋友能摸清他们的底子,卫天风的人也一定知道他们的身份,故意不加揭穿,目的也是想在设法拉拢他们,我去拉拢他们一下,使他们的立场表明,也好杜绝卫天风对他们的笼络之途。”

“你假如以司马青的妻子身份前去拉拢他们,恐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玉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