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一 章 六月飞霜 奇女异刀 初显神威 鬼哭狼嚎

作者:司马紫烟

六月飞霜是一把刀,也是一个人。

刚出江湖时,人也无名,刀也无名,它是被握在一个叫冷寒月的女子手中的。那女子第一次出现在姑苏城外的枫桥镇,镇以桥而名,枫桥横跨在苏州河上,此江桥相对,因为在诗人张继的一首七言绝唱——月落鸟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冠绝古今,遂使桥也有名、地也有名。

枫林镖局就在枫桥镇上,是一叶知秋常枫林开的,常枫林以一手家传的秋枫剑法闻名于武林,他最精妙的一招就是一叶知秋。三十年来,还没被人破解过,每当他使出这一手时,对方不是负伤而退就是饮刃而死,遂使这一手精招成为了他的外号。常枫林本人很正直,也很谦虚,就是他手下的人,未免倚势而骄,但也不会太过份,最多是年轻人高兴,看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忍不住要口头上沾些便宜而已。

枫林镖局的镖头王广生就是在一间茶楼里看见了冷寒月,单人坐了一付座头,慢慢地品茗吃点心。首先引人注意的是她的手、洁白如玉,十指细长,令人看见了就兴起想摸一下的念头,其次引人注意的就是那把刀了,黄铜的刀鞘擦得雪亮,拖着雪白的刀衣,黑沙皮的套子,十分的显眼好看。

王广生跟一群年轻人在茶楼上,大家就起哄打赌,看他有没有办法去摸摸那双手。而且公议输赢一桌酒席。王广生自负少年风流,自然一口答应了,然后他就起身向那个女子走去,快到她身边的时候,那个低头用点心的女郎突然抬起了头,使王广生怔住了。他第一个想法是这个女子好美,美得超俗绝世,不带一些尘世之气。第二个感觉就是这个女郎好冷,美丽的脸上不带一点表情,尤其是她的眼睛、亮得怕人、冷得怕人。

王广生几乎想回头走了,但是跟人家打下了赌,虎头蛇尾以终,丢不起这个人,只好硬着头皮一拱手道:“在下王广生,是此间枫林镖局的镖师。”

女郎象是没有什么表情,冷冷地道:“我叫冷寒月!”

口气虽冷,但是对方一开口就报了姓名,这使王广生提高了勇气,再者,也因为冷寒月这个名字虽美,却不见经传,武林中没有这一号,使王广生觉得不是惹不起的人物,因此他的胆子大了一点,笑笑道:“在下也是使刀的,看见姑娘这柄刀质地非凡、忍不住想要拜识一下!”

说着伸手按住了刀鞘,另一只手要去拔刀,这是他有意如此的。果然那个女郎神手按住了他拔刀的手,冷冷地道:“我这柄刀不轻易给人看的,它一出鞘就必须见血而回,你看得起吗?”

王广生的目的就是要摸一摸她的手,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那只手柔软细滑,使他有销魂的感觉,但是由于这个女郎的神情实在太冷;冷得使他有点寒心,所以他缩回了手笑道:“在下看不起,不敢冒读了!多有打扰。”

他拱拱手,回头想走,这个面冷姓冷人也冷的女子却冷冷地道:“等一下,我这柄刀还有一个禁忌!”

王广生止步道:“不知道是什么禁忌?”

“它也不轻易让人触摸,谁摸,谁碰了它一下,也必定要见血而回,你刚才碰过它了!”

王广生笑道:“姑娘别开玩笑了,那有这种禁忌的!”

呛然声音中,那柄刀出鞘了,王广生只觉得一片寒光遍体而来。不等他作出反应,腕间一凉,右手的手掌已断落地上,冷寒月收回了刀冷冷地道:“我从不跟人开玩笑!”

王广生断了一只手,痛得乱跳,他的那些同伴见出了事,一哄而散,倒是茶楼中的伙计连忙把王广生扶走了。

枫林镖局在地方上大大有名,王广生不但是镖局中的镖头。他还是常枫林的外甥,店主怕事,忙把王广生送回到镖局,常枫林恰好在家,问了经过,倒是不能不出来了,他并不护短,但对方的下手未免也太狠了一点!

他来到茶楼时,冷寒月还没有走,但茶楼中其他的客人却因为怕事都溜了,只剩下一大堆的伙计,还在战战兢兢的侍候着。

冷寒月一个人据桌而坐,旁边放着那柄刀。

常枫林进了茶楼,冷寒月仍是坐着,常枫林有点怒意,他在武林中地位颇高,在地方上更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对方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无论如何也该站起来一下,可是人家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他当然不屑于上前自我介绍,只有咳嗽一声,示意旁边的人上去为他介绍一下,冷寒月却冷冷地道:“常枫林,我知道你来了,有什么事?”

常枫林感到更难堪了,只有道:“姑娘认识常某?”“不认识,但是我砍掉了你外甥的一只手,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就是在这儿等着你!”

常枫林只有打了一个哈哈道:“常某就是为了合甥的事来讨教的,姑娘对他的措施……”

“如果你是为那件事道歉,那就不必了。他已经受到了惩罚;我无意再追究了!”

这一句话把常枫林的话都堵了回去,他只有咽了口唾沫道:“舍甥擅动宝器,固然是他的孟浪,但姑娘这种禁忌似乎也太过份一点!”

冷寒月道:“各人有各人的禁忌,我并不认为过份,我的刀放在桌上,并没有碍着他,他要碰之前,该先问问清楚的,他自己擅自行动,受惩诫是活该!”

常枫林怒道:“姑娘的禁忌本无不当,可是在舍甥之前,也有人碰过,店里的伙计在送点心上来时,也曾将它挪过一下位置!”

冷寒月冷笑道:“不错,你们看得很清楚!”

“常某并不在场,这是别人说的,姑娘既不否认,可见并没有所谓禁忌的事!”

冷寒月道:“不错,我的刀没有那些禁忌,它虽是我的随身兵刃,却不能一天到晚都带在我身边,总免不了有别的人会碰到它,那层禁忌是专为你外甥一个人而立的,我断他一掌,是为了惩诫他的轻薄!”

常枫林愕然道:“舍甥对姑娘有轻薄之行吗?”

“表面上是没有,但居心可诛,他是为了跟人打赌,想摸一摸我的手而过来的!”

常枫林微愕道:“会有这种事?”

冷寒月道:“我不会冤枉他,假如你是此地正直无私的长者,你一定可以问到实情,不过从你外甥表现的那种跋扈而言,你纵有正名也好不到那里去!”

常枫林从未被人如此教训过,气往上冲道:“是非都不去谈了,我外甥被你削断了手掌是他学艺不精,他的武功是我教的,所以常某要向姑娘讨教一下!”

冷寒月冷冷地道:“这是你要说的话!”

“不错,常某虽非名家,倒底也在武林中立足多年,假如今天就这么算了,常某的缥局只有关门了!”

冷寒月一声不响,呛然再度拔出了刀道:“请!”

刀身泛出银白的光浑,寒激秋水,常枫林忍不住出声说道:“好刀!”

冷寒月道:“刀名六月飞霜,是我先祖征西时所得,虽然不是名刃,却是一柄宝刀,锋利无匹!”

看着那森森的寒刀,常枫林心头也有点发冷,更有点恨他的外甥了,这段过节结得实在没意思,这一斗更是无聊,胜之不武,还落下个欺负人的话柄。

常枫林没想到输,几十年来,他会过多少名家,绝无失败的可能。但不能的事偏偏发生了,他不但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当他拔出了长剑,傲然地向对方道:“宝器必有德者居之,象你这样任意拔刀伤人的女孩子,纵有宝刀在手,只怕也没有什么用,你出招吧!”

以他的身份,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是够资格说这话的,冷寒月也没跟他多说闲话,一道寒光,匹练似的卷过去。常枫林骇然退后,也只是来得及把身子撤出来而已,地下留着一条胳臂,居然还握着剑!常枫林痛得全身直颤,却没象他的外甥那样痛得直喊,他忍住了痛楚,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右臂的断处,阻止鲜血的急喷,惨着声音道:“好刀法,好霸道的刀法!”

“它也叫六月飞霜!”冷寒月只丢下了这一句话,就冷冷地走了。

这一战实在不精采,看的人也不多,但立刻就流传得很快,一天之间,“六月飞霜”四个字就被叫了开来。

一把锋利的宝刀,一招凌厉的刀法,一个冷得像冰,美得像广寒仙子的女郎。这三者都是十分动人的谈话材料,自然更容易被人们所提起。

常枫林收了镖局,遣散了弟子门人,他丢了右手,自然也无法再使剑了。

自然有些亲朋旧故登门慰问,自然也有不少人激于义愤,要为他报仇雪恨,但是都被常枫林赶了出去,他不想见任何人,更不想谈这件事了。

冷寒月是骑着马的,一匹纯白色的骏马,雪白得不掺一根杂毛,很高大,也很神骏。她的衣着很华丽,行囊中也带了很多值钱的珠宝和金片,行脚住店,有时就用金片子打赏开发,出手很大方。

以她冷艳高傲的神态,该是一位大家的千金小姐,可是她竟像是流浪的江湖客一般,飘流无定,匹马单骑,一刀随身,像没有家似的。

她那个人真是这么冷吗?这倒也不然,她对人也很随和的。像对街上的小孩儿,种田的村姑,砍柴的老樵子,以及寺庙中的老和尚等,都非常的和气,跟他们有说有笑的,尽力地帮助他们,对他们像朋友一般一点都不摆架子。

就像在镇江的金山寺外,她在广场上跟着一群儿童一起玩捉迷藏,旁边有个小孩儿在卖糖葫芦,看着他们玩,十分羡慕的样子,冷寒月叫他也下来玩,那孩子很难过地摇头拒绝了,他有个后母,对他很凶,每天限定他一定要卖完五十串糖葫芦,否则就不让他回家。他要去卖糖萌芦,没有空暇跟他们一起玩。

冷寒月立刻把他那些糖葫芦一起买了下来,分给大家吃了,让那孩子能一起玩。

不但如此,她还取了一块约莫十两重的金子,交给金山寺的老和尚,请他每天付一吊钱给这个小孩子,买五十串糖葫芦,把糖葫芦每天分给寺前的儿童们吃。

她说,童年应该有一个快乐的回忆,不该太早担上了生活悲苦的担子。

由此可见,她不但有一颗仁慈的心,更还充满了对人间的热爱,她的冷漠,只是对江湖人而发。

看她的样子,似乎对江湖上毫无经验,但却也不然,在常枫林之后,又有三四起江湖人要找她的麻烦,名义上说得好听,要为常枫林一雪断臂之根,实际上这些人跟常枫林并无深交,也不是那种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他们之所以找上冷寒月,有的是为了想藉此成名,有的是不服气,有的觊觎她那口宝刀,自然也有人打着更混帐的主意。这些人所用的手段也不同,有的纠众明攻,有的设计暗算,可是都没有得到好处,他们都在那一招六月飞霜之下,有人断了手臂,有人断了腿。

冷寒月伤了不少人,却没有杀死过人,但江湖对这位女杀星,却已是谈虎色变,因为她虽不伤人命,所施的手段却太狠,宝刀一发,不见血不还,被伤的人,大都失去了肢体,丧失了再战之力,也失去了在江湖中混的本钱,而且江湖中的是非本难有公论,众口铄金之下,冷寒月居然成了个人见人怕的女魔星了。

在江湖上,自然也有一些成了名的侠义领袖,他们抱着一付悲天悯人的胸怀,以天下安危为己任,专事排解纠纷,凡是江湖上重大事故,总免不了要他们插一脚,凭他们的面子和势力或交情,一言而九鼎,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消怨气为样和。

这种人自然是十分受敬仰的,只不过他们成功得太多,闲事也越管越多,却又不能保持超然的身份,有时受了人情的关说,强行出头管一些不该管的事,更为了颜面攸关,他们把事情强览在自己头上,变成自己的事情了,强压着一方低头。

人家惹不起他的势力,硬着头皮低头答应了排解,他们觉得有了面子,十分高兴,可是并没有得着多少好处,因为人家这一次卖了他们的面子受了委屈,下次有了事情,也照例找到他们头上,于情难却,他们也只有再卖一次老面子,为对方摆平。

江湖人捧着他们,他们也利用机会,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他们把道义两个字挂在口上,他们利用道义,操纵着江湖的命运,但道义也操纵在他们手中,他们的话,已成了江湖上的金科玉律,代表了道义!

金大成就是典型的这样一个人,他早年是闻名江湖江南绿林水道的总飘把子,手下号令着长江以东十六处水寨,那是一般极大的势力。

六十岁金盆洗手,封刀归隐,总瓢把子不干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六月飞霜 奇女异刀 初显神威 鬼哭狼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