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二章 娇夫傲妻 戏群弄猴 来者不拒 有去无回

作者:司马紫烟

其实用不着招呼,水文青早已吩咐过了,见人即杀,即使是冷家庄的人也不必留情,因为水文青曾经告诉过冷秋水,马侍郎府中不准来窥探,以免误事,如有不服命令者,以违例论处,冷家庄的任何行动都必须是预先请示的,在密探这个圈子里,最怕就是未经请示擅自行动,而破坏了大计,但年轻人有时为了贪功,最容易犯这个毛病。

所以冷寒月心中也颇为恼火,她此刻是高大娘子贾若凤,没有任何江湖或其他方面的渊源,遇上的就是敌人,就必须痛加宰杀!

她提着刀,慢慢地摸向了书房,但见人影幢幢,有两条人影扑了过来,似乎要打招呼询问,但是冷寒月却不答话,也没等对方开口,单刀疾出,把其中一个人腰斩于地,另一个家伙骁然道:“贾女侠,我们是天府来的,跟令师兄于成凤是同事!”

冷寒月哼声道:“于师兄的朋友干嘛要偷偷前来!”

手下毫不容情,单刀如风砍将出去,那人一面招架,一面还在解释,但冷寒月却不理这个碴儿,单刀罩定了那个家伙,同时高人凤与龙行而也分别抵住了两个人,战得非常激烈,地下也躺了三四具尸体。

冷寒月一个冒险进招,刀由中锋劈进,把面前的对手由胸至腹开了膛。她又去帮龙行雨了。

因为跟龙行雨对手的两个人十分了得,两口剑逼死了龙行雨,冷寒月滚地进招,一个蛇行狸韶,刀自下方上撩,那家伙胯下受创,惨叫着倒纵出去,落地后满地翻滚,想来也活不成了。

高人凤奋力也扳倒了一人,只剩下两个人在苦撑,与龙行雨和高人风对峙着,冷寒月在一边伺机进招。

这时远处又匆匆地来了两条人影,领先的一人高举着双手喊道:“别打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那是林光的声音,但他喊得嫌迟了一点、高人凤一剑掠过了一个家伙的咽喉,贾若凤也及时一刀,把另一个家伙腰斩于地。

林光也怔住了,呆呆地问:“怎么全都杀死了!”

龙行而道:“师兄!这些家伙一来就进迫书房,意图对大,人不利,我抵敌不住,幸好高兄伉俪及时赶到,总算把来人全部扑杀,怎么!他们是自己人?!”

这时另一条人影也来到了,冷寒月和水文青都认得,他是天府二狐之一的诸葛龙。只是冷水二人此刻都改了形貌,他没认出来,他见到满地的残尸,也是征住了,结巴地道:“这是怎么说,对自己人也下这般毒手!”

林光道:“诸葛先生,这可怪不得我们,彼此既属一家人,何事不可商量,干嘛要偷偷摸摸地前来呢!”

诸葛龙讪然地道:“老朽只是因为听说此间截获了一份重要文件,想来了解一下!”

林光道:“这也没什么呀,诸葛先生自己来一趟就是了,用不着大举人马,悄然前来呀!”

诸葛龙道:“这个……是因为老朽伯明着前来,容易引人注意,所以才秘密一点!”

龙行雨却哼了一声道:“诸葛龙,你分明是见我们这儿建了一功而眼红,想来这儿把文件强夺了去!”

林光忙道:“师弟,不能这样说!”

龙行雨道:“根本就是这个意思!师兄何必怕他们!”

诺葛龙见心事被人说穿了,恼羞成怒地道:“不错!老朽就是这个意思,因为这本来就是天府的工作!”

林光道:“诺葛先生,这就不对了,大家都是替王爷效力,谁碰上该做的事情就做,可没规定什么事该谁做!”

诺葛龙道:“没那事,我们跟王爷说好了。举凡各种刺探消息,侦察机密的工作,概由天府担任,你们只是担任联系而已,所以王爷才没有派给你们多余的人手!”

林光道:“可是这一次秘密文件送出,天府事前毫无所知,就证明你们的能力不足!”

诺葛龙干脆拉开脸道:“这一点天府自承疏忽,可是你们截取到的密函,却应该交给天府转呈王爷!”

龙行雨立刻道:“为什么?”

“因为这本来是天府的工作,你们越组代庖已经不对了,且幸还没有把事情弄砸,责任方面就不再追究了,以后你们再探悉有这种事情,应该报告天府,由天府处置!”

林光忍不住道:“请葛先生,我们可不是隶属天府的!”

诸葛龙哼了一声道:“老夫知道你们几个人,自己跟王爷接头了,想跟天府对垒,告诉你们,那是不可能的,一家庙中,”只准有一尊菩萨,你们想在王爷手下求发展,就必受天府的辖制!”

林光道:“这可不能凭诸葛先生一句话,我们得听候王爷指示下来才能遵行。”

诸葛龙冷笑道:“无须请示,此事已成定局,除非王爷撤消天府,否则他必须要同意不可,林光,你自己斟酌一下,王爷是否能为了你们几个人而撤消天府呢?”

林光一时踌躇难决,诸葛龙又道:“而且你的职分,本来就隶属天府之内的,我有权命令你的,把密函交出来!”

林光顿了一顿才道:“我虽然隶属天府,可是我独当一面,并不受天府节制!”

“只要你名字在天府隶属之下。就没有自主之权!”

林光沉吟难决,龙行而却道:“师兄,我却不是属于天府的,不必受他们的节制吧!”

诸葛龙道:“只要是在王爷手下做事的江湖人,无不受命于天府!”

龙行雨道:“我是受马侍郎之聘而来的,也不在王爷手底下!”

诸葛龙哈哈大笑道:“马仕论自己也要听命于王爷,你又算什么东西!”

高人凤突然道:“在下高人凤!”

诸葛龙道:“我知道你,你们夫妇是于成风的师弟,由他代聘到江西去的!你们不去报到,却到此地来!”

高人凤道:“于师兄只是邀请我们,我们可没有答应受聘,我们是在此地受聘的!”

“都一样,只要踏进这个圈子,就得受天府的节制!”

高人凤微笑道:“阁下敢这样说话,想必在天府的地位一定很高了!”

诸葛龙点点头道:“不错!老夫在天府中担任京师总监,除了府宗之外,独当一面,可以算是第二把交椅!”

“府宗之下,有几把交椅?”

“三方总监,两宫一堡,地位都是平行的,坐第二把交椅的有六个人,老夫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说我们以后还是在阁下节制之下了!”

“不错!你们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就得听老夫的!”

“那我们就决定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受制于你这样一个枪夫手下,是一件很乏味的事!”

诸葛龙一怔道:“高人凤!你说什么?”

“我说得很清楚了,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那份密函是我弄到手的,我不想交给你!”

诸葛龙转向林光道:“林光!你听见了,你要负责!”

林光似乎对高人凤的态度十分满意,居然一笑道:“高兄说得没错,他是侍郎大人礼聘的,跟我只是朋友,我也无权干涉他!”

诸葛龙怒声道:“好!你们这是跟天府作对了,别以为你们跟王爷搭上线就可以把天府撇开了,告诉你,天府要对付你们时,王爷也包庇不了你们!”

高人凤道:“今天我们杀了天府不少人,作对是作定了,天府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好了!”

诸葛龙气冲冲地道:“你们等着瞧好了,不出三天,你们就会后悔莫及!”

说完他气冲冲地回头就走,林光连忙做手势,示意高人凤拦下他,诸葛龙看见了,沉声道:“林兄,你敢对老夫下手就是你有种,你先算算自己的份量,是否能留得下老夫,然后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高人凤道:“我倒不信邪,非要试试你这老鬼!”

诸葛龙对高人凤还是略有忌讳,不等他追上来,身形一拨,已经掠起半空,向墙外掠去!

高人凤忙赶上去,龙行雨也忙道:“不能放走这老东西,他号称天府二狐之一,心狠手辣,气量又窄,给他跑了回去,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高人凤追上墙头,诸葛龙身形奇快,已经在二十多丈之外,身形再度纵起,飘上一栋民房,眼看着即将逝去,忽地暗中又窜来一条人影,寒光一闪。诸葛龙的身子分成两段坠落了下来。

三个人赶过去,却见贾若凤正在地下检查诸葛龙的残尸,那一刀奇袭,正是她发出的!

林光嘘了口气道:“嫂夫人好刀法,这老头儿一身修为已致化境,竟逃不过嫂夫人一刀!”

贾若凤笑道:“这都是人凤的授意,他趁你们在说话之际,就叫我悄悄地离开,在外边等着了!”

林光道:“高兄早就有意要杀他了!”

“是的!我断林兄说是自己人,就打定了主意!”

林光忍不住出声惊问道:“高兄为什么要杀他呢?他在天府的地位很重要,杀了他会惹起大麻烦!”

高人凤笑道:“平时杀了他是有点麻烦,今天正好是个机会,他带了人不声不响,偷袭侍郎府,我们守土有责,杀死入侵的强徒,这理由交代得过去!”

“但他们不是强徒,是天府来人!”

“我可不知道,他们持械寅夜侵入是事实,我可不认识谁是天府的人,碰上了不必留情!”

“高兄可以这么说,兄弟却无法推卸责任,他们来时已向兄弟打过招呼的!”

“这就是林兄的不是了,他们要来,林兄该先招呼我们一声呀!”

“兄弟也是不久前才接到通知,诸葛龙约我在府外见面,兄弟去了,他才告诉我说,我们截获的文件,应该交给他,由他们转呈王爷!”

“这太岂有此理了,我们截获的东西,为什么要先交给他们,便宜他们领功去!岂不是太傻了。”

林光为难地道:“因为兄弟在名义上还隶属天府,他是够资格提这个要求的!”

龙行雨道:“只是够资格提要求,却不是命令,何况我们都不是天府的人机构,可以不受他的这一套!”

林兄道:“是啊!我也这样地向他推托了,他反面威胁我说,凡是替王爷办事的人,都受天府节制!”

高人凤插口问道:“是不是这样子呢?”

林兄道:“当然不是,否则王爷就不会授意兄弟另建系统了,因为他们太跋扈,王爷感到难以控制了,但目前又需要用他们,不得不敷衍他们!”

“这就是了,我们的就是另建的系纹、不跟他用发生关系,那不就结了!”

林光忧虑地道:“高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对排除异己是很着力的,王爷在别处也建了一两处私人,被他们知道后,不是硬吞并了过去,就是挑掉了!”

“王爷也任由他们胡来!”

林光道:“王爷当然很生气,可是拿他们没办法,第一是许多事还要靠他们;第二是王爷全力孽放在图大举上,分不出精神来对付他们!”

“那就没关系了,只要王爷那边不见罪,杀他们几个人,也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高兄不知道,他们对这种事最是紧张,知道我们存心作对,他们会全力对付我们的!”

“小弟以为他们不敢,因为这次是他们自己来找麻烦的,理屈在他们,所以只有装糊涂,再说死的全是好手,我们只凭几个人的力量就收治下来了,他们也得考虑一下,全力与我们作对是否上算,别的不说,我风凰刀门下师兄弟,有几个在南昌,就不会那么好说话!”

林光皱眉道:“高兄不知道对方,自然便于推托,兄弟却很难交代!”

“林兄也是不知情,你可说不在府中;回来后才知道发生事故,还可以倒打一耙,说她们不告而擅自侵入,要他们作个交代!”

“诸葛龙通知我了!只是我们赶到时晚了一步!可是高兄连他也杀了……”

“他不死才有麻烦,他死无对证,反而倒好说话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天府也弄不清楚,由得林兄说去好了!”

林光无可奈何地道:“现在也只有如此了!”

高人凤道:“至于那个诸葛龙,兄弟是故意授意内子绕道堵在外面除去他的,因为敝师兄老早就告诉过我们,说有这么个老家伙,又爱弄权,又专仗势压人,十分讨厌,很多人都受他的气,除去了这个人,对谁都有好处,没有人会向你追究的!”

“不!天府的府宗梅铁恨会向我追究,他倚重诸葛龙为左右手,不甘心受损失的!”

“假如他不甘心诸葛龙被杀而追究的话,就得当心另一条手臂公孙策也受损失,那时他左右手都没有了!”

“高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诸葛龙和公孙策,号称天府二狐,是府宗最重视的心腹,这话不错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娇夫傲妻 戏群弄猴 来者不拒 有去无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