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三章 圣喻在手 实权在握 刀口留人 自有妙计

作者:司马紫烟

费楚天没想到高人凤会硬来上这一手的,连忙道:“高兄,不能这样子,天府行事自成一个系统,这是经过王爷特许的。

龙兄应该清楚。”

高人凤道:“我知道,林光兄以前告诉我过,可是他也说过我们这个部门行事有自主之权,不在天府辖制之下,天府却一再地干扰我们行事!”

“那是诸葛龙时候的事!”

“诸葛龙死了之后,还是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事情是你们先开的头,不能怪我越权,我只是为自己今后的安全和方便而努力而已!”

费楚天顿了一顿才道:“高兄,也许我们交浅而言深,但是你想跨到天府头上来,实为不智之举!”

“我知道,天府的势众人多,连势可喧天的厂卫,都不得不对你们含糊几分!”

“你明白就好,厂卫对天府不是不知道,我们应该是他们工作的对象,可是兄弟照样挤身在厂卫中,他们连汗毛都不敢动我半根。”

“我也明白我这点力量是不足与天府抗衡的,可是我不去惹你们,你们会吃到我的头上来!”

“兄弟可以保证以后不会了!”

“费兄!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没有力量保证什么,昨天那四个人来,你都不知道讯息,你能负的责任也有限!

费楚天苦笑道:“高兄知道就好,你明白兄弟能负的责任有限,那个大的问题便不该找上兄弟!”

“费兄!我不是找你商量,只是找你通知一声,把话转告出去而已!”

“两天的时间来不及,此去南昌,往返最快也要一个月,两天时间怎么够?”

“费兄!两天时间足够了,天府既然另外派了人来,那人能不经过你而命令天府属下,权力一定比你大,他应该可以作主的!”

“可是我找不到他,天府来人,行动一向是秘密的,除非他们主动向我联络,否则我是不能去找他们的!

高人凤道:“费兄可以有两天的时间找到他,否则后果就非常严重了,不过费兄可以不负责任,事情是那个人惹出来的,怪不得兄弟绝情!

高人凤端茶送客,费楚天无可奈何地走了,对于四个人登门騒扰的事件,算是有了个交代,但费楚天却忧色重重,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他的确不知道来人是谁。

但是高人凤在第二天就知道了,宁王派在京师的眼线很管用,他们同样地也监视天府的行动。

新任京兆尹方王瑞携着来京,方玉瑞为官不过四品,京兆尹在京师是个很起码的小官儿,但是却直接负责京师地面的一切琐碎事务,衙门不小,权限也不小。手下用了不少人,三班衙役是现成的,班头却是他自己带来的。

这两个人一个叫雷鸣九,一个叫莫上春,在江湖上颇能叫得起字号。

这两个人到了京师后,展开一连串的拜会活动,这也不算什么,京兆尹官小事务多,地方上大大小小的事都沾上一份,他们在各方面的关系都要做得很好,可是居然有几个天府所属的厂卫前去回拜,这就显得不寻常了。

平时这些厂卫大爷们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就是方府兆本人,他们也不放在眼里,竟然会降尊纤贵去回拜班房的捕头,这已经颇堪玩味了,而每次有客人回拜时,都有方王瑞的老夫子作陪,那就更令人不解了。

这位老夫子姓索,据说是方大人的同窗,科场不得志,依然是名举人,文笔好,人也精明,被方大人特地聘来帮忙,不但替他管衙门的事,也兼两位外甥小姐的西席,教两位甥小姐读书。

方大人人口很简单,只有一位夫人随同上任,他的子女都留在江西庐陵的家乡,却带了两个外甥女来赴任,也是叫人想不透的,不过这是人家家务事,没人去多问。

两位甥小姐多大年纪,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没有人知道,她们来到京师后,深居简出,官方的应酬,都是方夫人一个人去的,她们不是方大人的子女,留在家里不出去拜客也算不得失礼。

但是这一切都瞒不过高人凤与贾若凤,自然也瞒不过水文青和冷寒月了。

水文青笑笑道:“我们在京师这一闹不错吧,把亲戚也闹来了!”

冷寒月还不明白:“那一门亲戚?”

水文青道:“方家的两位甥小姐,一定是梅铁恨的两个女儿梅冰和梅冷,她们是你的表姐!”

冷寒月笑道:“她们是冷家亲戚,我现在是贾若凤,跟她们就搭不上关系了!”

水文青一笑道:“有没有关系的主权操之在你,反正你跟她们照过面了,不妨以亲戚的名义,给她们一份帖子,请她们吃顿饭!

“她们会来吗?”

“在姑苏,她们要杀你。怎么会来呢?但是藉此机会挤她们一下,先用冷寒月的身份,逼出她们的原形来,然后我这个高人凤,就可以出头去整她们了!”。

“为什么你不直接去找她们!”

水文青笑道:“冷家庄的耳目可以无所不在,高人凤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否则我就会引人启疑了,所以我必须跟在人家后面后知后觉!”

冷寒月道:“随你去安排吧,反正我也是听命安排!”

“但是那封请帖还是要你自己落笔,你的文字跟你的刀法一样,有一股逼人的锐锋,叫人家无法招架!”

冷寒月笑笑,她一个人悄悄地回到冷家庄去了,冷家庄也得到了消息,尚无法确定,冷寒月笑向冷秋水道:“那是你的两个侄女儿,来到京师也不向你这表叔请安,似乎太不懂礼貌了!”

“冷秋水狠难堪地道:”“公主,老朽实在惭愧,老朽没想到她们会搭在方玉瑞的眷口中进京的!”

冷寒月道:“方玉瑞放下自己的女儿不带,却带了两个个甥女儿来京赴任,这就不寻常,对不寻常的事,我们就必须深入了解”’“老朽没敢疏忽,着人去问过了,方玉瑞说他的儿女尚幼,家中尚有高堂双亲,舍不得孙女远离,故而留下了,两个外甥女儿则俱已成年,他们带到京师来,是希望找个好人家把她们嫁出去!”

冷寒月笑道:“这倒好,我正好可以去作媒,帮她们找个好婆家!”

她恢复了冷寒月的打扮,带上了她的六月飞霜宝刀,率了六名冷家弟子,大批人马来到了京兆衙门,方王瑞正在治公,听说冷大小姐光降,慌了手脚,连忙迎了出来。冷寒月笑道:“方大人,前次家父着人来,”问知府上有两位甥小姐正待字闺中,刚好我们有两家亲戚……”

方王瑞脸都吓白了,连忙道:“大小姐,下官位卑职小,不敢高攀!”

“方大人太客气了,你是正统进士出身,官拜四品府台,任职京兆,前程无量!”

“可是敝甥女却是布衣百姓,家里做个小生意,她们也不敢高攀官宦人家。”

“寒家也算不得官宦人家!”.“两个敝甥既蠢且丑,实在见不得人!”

“请她们出来给我相相总可以吧!”

“实在抱歉,她们这两天出疹子,不便出来见客,过几天她们好了,下官再带她们拜候大小姐去!”

冷寒月冷笑:“那可实在不巧,不过家父却实在对这事情很热衷,特叫我带份帖子,请她们到冷家庄吃个便饭,粘子带来了,时间是明天!”

“明天是不可能的,她们还不能出门!”

玲寒月笑笑道:“也许她们看了请帖,病就会好了,反正我留下帖子,来不来随她们的便,帖子是两份,一份给两位甥小姐,一份是请那位索天彪索老夫子。”

方玉瑞愕然道:“下官聘的那位老夫子姓索是不错,但是他叫索申仁,不叫索天彪。’”

冷寒月冷笑道:“索申仁是他的号,他的本名叫索天彪,方大人,冷家庄是什么样的机构你清楚,我们不会弄错的,你把帖子转过去就是!”

她丢下两份帖子,就带着人走了,离开了府衙没有多远,就在一条横巷中,被一群人截住了。

为头的是两个女子,正是梅冰和梅冷,后面跟着的是十几名衙役打扮的汉子,个个精气外激,一望而知是内家高手。

在巷子的另一头,也出来了一簇人,却是一个老头子带队。

冷寒月心中微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地在京师就露面拦截闹事”看对方的架势,今天这一关倒是不容易闯过了。

她有点怪水文青出的好主意,使她身陷危地,但也相信水文青必然会有安排前来支援的。

梅冷来到冷寒月的面前,笑吟吟地道:“表妹,我们终于见到面了!

冷寒月的表面上还是相当冷静的,居然也笑笑道:“表姐!

你在姑苏时,你们虽没见到我,我却是见了你们好几次,着实亲热过一阵呢!

梅玲微愕,冷寒月又笑向梅冰道:“尤其是冰表姐的一双玉手,又细又滑又嫩,我虽是女儿之身,握在手中,仍是感到十分动心!

梅冰也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寒月微微一笑道:“那几天整日在你们香闺出人的冷公子,就是小妹我,我有个弟弟不错,可是他今年才十五岁,正在读书练武,还没有出道来办事,你们天府的消息也太差了,对我们冷家的人口状况都不清楚,怎么能够于密探这一行呢?”

梅冰的神色激变,忽然像发疯一般地扑了过来,长剑运刺冷寒月,口中叫道:“原来是你这丫头在戏弄我,我要把你劈成碎片乱剑分尸!”

冷寒月连忙挥开宝刀招架住道:“二表姐,就算我骗了你,也不值得你这么生气呀,你们还要杀我呢,我也没有对你们怀恨在心。”

梅冰却仍然如同疯狂似的,举剑乱砍,叫着道:“杀了你!

杀了你!”

她的剑已全无章法,只是乱挥乱砍而已,冷寒月此刻若是要伤害她,倒是有很多机会,可能她心中忽地不忍,因为她是过来人,在那几天的交往中,她多少有个明白,这位表姐对自己这个女扮男装的小表弟,心中已暗生情愫,所以一旦发现她是个假的,才会如此的失态。

梅冰也不知道是否把她的话听了进去,仍是奋不顾身地挥剑乱劈叫道:“杀了你:杀了你……”

冷寒月微叹了口气,她是十分冷静的,找到一个空隙,底下突出一脚,把梅冰踢出老远去,梅冰爬起来还要上前拼命,梅冷上前抽手就给她一个巴掌,又把她打翻在地,沉声道:“二丫头,你的人还没丢够!”

梅冰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梅冷还要打她,却被人拉任了,索天彪也道:“大小姐,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目下是个机会,扣住了冷寒月,咱们跟冷家庄有了谈判的条件,否则,咱们的行踪已露,办事可不太方便了!

冷寒月冷笑道:“你们想如下我,不是打错了主意吗?这儿不是姑苏,是京师!”

索天彪笑道:“冷大小姐,我们知道这儿是冷家庄的势力范围,可是你的胆子太大了,居然敢这样子找上门来了,我们若不作点表示,岂非太示弱了!”

冷寒月道:“我不是一个人,还有四名冷家庄子弟,你估量一下有这个把握吗?”

索天彪得意地笑道:“这次我们带来的人,全是天府的精华,而且有二十几个人,还怕留不下你们五个人!”

“留下我们五个人又有什么用?”

“冷秋水如果不在乎他的女儿和四名子弟,你们自然没有用,否则他就必须作一些让步!”

冷寒月冷笑道:“冷家庄从来不为自己的子弟作任何让步,冷家的子弟在献身这份工作以前,也都有这份了解!”

她口中虽如此说,心里却一直在犯嘀咕,水文青始终不见人影,而火拼即将开始,真要等她被人擒住了,情况的确不妙,冷秋水也许可以不在乎四名子弟,但是却无法置她的安危于不顾。那时势必要接受对方的要胁了。

索天彪也知道必须要争取时间,拖久了对他们的情势将会转为不利,不再多说话,立即吩咐展开了攻势。’梅氏姐妹带来的人只是负责围墙,真正的攻击是由索天彪这边担任的,他们一上来的攻势十分凌厉,索天彪说这批人是天府的精华倒不是虚话,个个都是一流高手。

可是冷有庄的子弟也不同凡响,他们应付这种场合不但熟练而且经验很丰富,每人管住一面,冷寒月居中策应,配合突击,不但封住了对方的攻势,而且还间中偷空,突出奇招,尤其是冷寒月那一柄宝刀中上六月飞霜的杀手,变化繁杂难测发必伤人。

战没多久,对方的好手已有四五人或死或伤,而他们的五瓣梅花方阵却毫无损伤。

梅冷看得心头火起,厉声道:“索老,你在捣什么鬼,如果你们不行,就换我们来对付!标索天彪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圣喻在手 实权在握 刀口留人 自有妙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