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四章 险恶江湖 是非难清 人人自危 投主乞怜

作者:司马紫烟

高人凤叹了一口气道:“寒月,事情不是如此简单的,宁王不是一个人就能造成反的,他们是一个野心的集团,除了宁王之外,还有好几个亲王参与其事,杀了一个宁王于事无补,反而会激起其他几个人的畏惧与愤慨,而且暗杀绝非对付亲王的良策,那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朝廷明明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冷寒月讪然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并不真打算要这么做,我也知道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但是你有这种想法就很可怕,你代表朝廷办事,就必须要讲究光明正大。”

冷寒月不敢再说了,她那高贵的身份,在这个男人面前是摆不出来的,否则她就会失去他了。

高人凤完全取得了京师的辖制大权,他的名义只是宁王府的一名四品护卫而已、但是连在东厂任职的费楚天都要听他的,因而马侍郎也成为了宁王集团在京师中的领袖,自然对高人凤更加倚重了。而高人凤表现的超人才智,也使他的地位日见重要,连许多属于高层的事务机密,也都要他来参与了。

高人凤的收获是很大的,整个宁王集团的活动,成员以及各种的计划,他都知道了。

这是东厂,冷家庄的人都无法知道的事,但是高人凤也相当地担心,深人了解后,他才知道宁王的势力之大,也到了朝廷无法控制的地步。

全国的军力,总共加起来约摸有百万人,但宁王的死党,控制了将近四十万。

虽然在全国的比数中只值四成,但却已经占优势了,因为朝廷真正能控制的军马只有目前的禁军,那是掌握在王瑞的手中,但只有甘万人,其余的虽无叛乱之心,却也没有很明确的态度。正因为举国不齐心,所以宁王才敢有不臣之心,一旦战争发生,那是狠危险的事。

高人凤很忙,他要以宁邸参赞的姿态参与这边的叛乱夺权集团,又要以水文青的身份到冷家庄去主持大局,布署很多计划,一幸好他两边都有相当的权力,互相安排有利的事,使他的工作进行得很有表现,也受到了更多的重视,宁王十分重视他,相反的天府就更为嫉恨他了。

宁王派林光为联络人,有最机密的事情,都由林光居间联系,就是对朝中的死党大臣有所指示,也都交由高人凤去接触了。

有一天下午,林光被人发现暗杀在长辛店。

尸体上有不少伤痕,显见得是经过战斗而致死的,高人凤和龙行雨听说后,急速命人把尸体运到京师,检验过后,发现他真正致命的原因是受了一种内家掌力,震断了心脉,高人凤皱皱眉头,他对天下各武林宗派都有认识,自然也知道是那一家的路数。

所以他跟贾若凤、龙行雨三个人,直驰长辛店邻近,芦沟桥畔的沙家屯。

沙家屯是一个小村集,而且是个独家村,村中多半是沙姓子弟,村长沙金炎是武林名宿,擅长大摔碑手和金砂掌,威力很大,一掌劈下去,能够熔金碎石。”

沙家村中人不事任何生产,男了们专事练武,艺成之后,多半为人聘作嫖头,门下子弟有百余人,是个很有名望的武学门派,却一向与官府不相往来。

高人凤等三人到了沙家屯,狠客气地递上了拜帖请见沙金炎,但是在门口就被人挡了驾。

门上一个高大的汉子只看了一下帖子道:“不见!”

口气十分冷傲,高人凤毫不生气,仍是笑嘻嘻地问道,“请教阁下高姓大名,与沙老爷子是什么关系?”

“沙龙!是我伯父的侄子。”

“沙兄能代沙老爷子作主不见我们吗?”

“不错!我搞父十年来闭门谢容、不见任何人,阁下是凤凰刀门下,沙家屯跟凤凰刀派认天交情。”

高人凤道:“好!我以凤凰刀门下求见,只是为尽江湖礼数,沙老爷子如果不讲江湖渊源,我就以另一种身份请见,在下是江西宁王府四品带刀护卫。”

沙龙冷笑道:“那也吓不倒人,我们有五六个师兄弟在江西作事,品级比阁下只高不低。”

“王府护卫的品级高低不是以职品而分的,在下虽然是四品护卫,却是宁邸派在京师的负责人。”

“那又怎么样?”

“我今天是为公事上门,沙老爷见是不见。”

“笑话!公事办到沙家屯来了,你有没有弄清楚这是那儿,你有几个胆子。”

冷寒月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种口气,她上前也不说话,劈面就是一掌,沙龙冷笑一声,轻轻一刁手,就握住了她的手掌道:“大嫂子,要动手你还差得远。”

他只说完这句话,人已呆住,因为冷寒月的那一掌只是虚晃,真正的攻势在械手的刀上,寒光一挥,利刀出鞘,把沙龙的一条胳臂砍了下来。

沙龙负痛退后,门中出来了十几名汉子,立刻就要上前围攻,冷寒月将刀一圈,冷厉的刀风把他们都逗退了。高人凤知道冷寒月一出手必死善罢,但他也看出了这个沙龙身上问题很大,佩刀也掣了盟来。当胸一举道:“在下虽为公事而来,但已尽了江湖礼数,各位一定要阻挠,在下就不客气了,不管你们有多大的势力,但是要跟官府作对,却是大大的不智!”

沙龙抚着断臂处跳脚叫道:“不管他,宰了他们,沙家屯可不在乎什么官府势力。”

那些沙氏子弟又拥了过来,高人凤推刀一封,又把他们逼退了下去,然后他身形猛地冲出,直逼近抄龙,沙龙跳后一步,但是高人凤身手何等快捷,挥刀一箔,正好敲在他断臂伤处,虽然用的是刀背,但沙龙已痛得受不了了,一声惨啤,昏倒了过去。

又有人要上来时,龙行雨出手了,他出身入封刀门下,刀势更见凶厉,虽然他手下留情,但这些沙门子弟尚未出师,技艺未精,已有三个人受伤。

高人凤刀尖又戳在沙龙的伤口上。把他由昏绝中痛醒过来,高人凤流声道:“沙龙,你看清楚了,不是猛龙不过江,我们敢三个人前来沙家屯,自然是有所凭恃,你趁早把沙老爷于请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沙龙居然咬着牙吼道:“你有种就杀好了,沙家屯有的是人,凭人多也咬死你们。”

高人风冷笑道:“沙龙,凭人多你可多不过我们,你似乎想为沙家屯带来灭门大祸。”

“笑话,你不过是宁王府的一走狗而已。就是朱宸壕自己也别想动得了我们沙家屯。”

高人凤道:“很好,凭你这句话,我已经能确定你们沙家屯是为什么人卖命了,你迷信天府的势力,我就叫你瞧瞧我敢不敢惹天府,若凤、龙兄,放开手杀!”

冷寒月和龙行雨的两柄刀已经占了上风,但是沙氏子弟个个悍不畏死,形成了僵持的局面,高人凤的招呼打了后,他们再无顾忌,刀光起处,血肉横飞,一下子满地都是断肢残足和受伤的人。

沙龙似乎没想到他们真敢杀,倒是吓呆了,而且也知道祸事闯大了,只有憎然地叫道:“你们真敢杀人?你们真敢杀人?

我伯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高人凤冷笑道:“沙老爷子若是不作个明白的交代,他自己恐怕也难以脱身,我高某行事只要占住了理,没有什么敢不敢的。”

正说着,外面进来了三个人,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壮小伙子,高人凤倒识两个。中年人是东厂大档头费楚天,少壮小伙子是二档头沙强,他们都是天府的旧属,寄身在厂卫中。

费楚天忙叫道:“住手;住手!高兄,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和沙家屯冲突起来了。”

高人凤冷冷地道:“费老大,你来得正好,林光兄由南昌到京师来接要公,被人杀死在长辛店,你知不知道?”

费楚天闻言支吾,高人凤道:“费老大,你别说不知道,我在你手中调了几个人问过话,他们不会不告诉你。”

费楚天只有道:“兄弟知道这件事,而且十分震惊,立刻帮忙调查这件事。”

“这我相信,而且你找上了沙老爷于,相信你已经看出点眉目了,林光是死于沙家金砂掌。”

费楚天道:“兄弟在大营见到了遗体”正因为有点怀疑,才特地请沙老同去鉴定一下。”

“鉴定的结果如何呢?”

沙强忙道:“高总监,家伯父鉴定后,看出林兄的身上确实受过金砂掌伤,但非致死之因。”

高人风冷笑道:“一掌震断了心脉,不死也只剩口气了,随便再加两刀都足以致命。”

这时老者才道:“高老弟;老朽沙金炎,与今岳凤凰刀贾者英雄曾有数面之缘。”

高人凤道:“先岳与老爷子的交情只是私交,但私不破公,再晚是为公事面来,林光兄是王府护卫!

这个年轻人相当厉害,一句话就把对方的口封得死死的,沙金炎移目击看费楚天,他也作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沙金炎无法在江湖渊源上打过门了,只有叹口气道:“高老弟,老朽无法否认有沙门弟子涉嫌,可是老朽毫不知情,容老朽调查清楚了,再给老弟一个交代如何?”.高人凤道:“沙老这话显见是推托了,林兄被杀不是私怨,而是牵涉到王府的重大内情,再晚此来,不是光调查林兄的死因,还要追索王府的要犯,沙老慢慢调查,放走了真凶,使再晚的线索一断,什么也查不到了。”

沙金炎温然道:“老朽是真不知情。”

“可是目前就有知情的人,用不着慢慢调查。”

沙金炎忙道:“是谁?”

高人凤用手一指沙龙道:“他!就是这位仁兄。”

沙龙吓得脸色也白了道:“我……我不知道。”

高人风冷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一开始登门拜访,完全按照江湖礼数,递上了帖子,可是这位沙老兄连贴子都不接,就回说沙老不见客。”

沙金炎道:“那时老朽并不在家。”

高人凤道:“这位抄兄说的是沙老不见客,而不是说沙老不在家,而且还说我这个四品护卫管不到沙家屯,贵门子弟有五六位在南昌任职,职品都比我高………”

沙金炎道:“那是年轻人不懂事,不会说话。”

高人凤冷冷地道:“他根本是认识我的,也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所以才用这种态度,贵门子弟任职南昌,都是天府所属,目前就是天府跟王府过不去。”

“那高世兄就该找天府去。”

“这是迟早的事,不过目前就杀人事件而盲,我只找凶手,今天贵门子弟杀了人,我就找上贵门。”

“那你就直接指出是谁好了。”

“很好!我要带走沙龙。”

“我这个侄子从不出门,而且他的技艺平平,也无力杀死林光那样一位高手。”

“这一点有待考证,但是至少我敢断定他知道凶手,而且曲意包庇。”

“高世兄这可不能由你随意指认,必须要有证据。”

高人凤冷冷地笑道:“我办的虽是公事,却不必像官府一样,讲求真凭实据,我只要确定不冤你们就行了。”’”

“要是老朽不答应你带人呢?

高人凤脸色一沉道:“沙老一定要意气用事,不妨问问费老大,我是不是怕事的人,沙老如果执意不合作,再晚只有得罪了。”。

沙金炎愤然地道:“费老弟,你是听见的。”

高人凤道:“你别把事情套到费老大的头上,他对外是东厂的大挡头,对府而盲,他还要听我的,如果今天我请他帮忙对付你沙家屯,他别无考虑余地。”

沙金炎一愕道:“费老弟,真是如此吗?”

费楚天十分为难地道:“沙老!事实上必须如此,高兄是王爷亲下的谕令,在京师的全权负责人,他真要交代下来,兄弟只有听从的份。”

沙金炎大出意外地道:“费老弟,你们天府……”

高人凤道:“沙老,你太迷信天府了,而且太对行情隔阂了,天府的势力的确不小,但他们必须倚赖王府才能立足,梅府宗太过份了,自以为可以跨越一切了,王爷才责成我给他们一点颜色着看,天府二狐,在天府可以算是人物了,可是我杀诸葛龙,捉索天彪,连两位梅小姐来了,也在我这儿碰个大钉子回去,天府的字号在我面前可叫不起来,沙老在京师,应该跟我多多合作才是。”

沙金炎沉吟不决,高人凤沉下脸道:“沙老,你假如再坚持下去,可是找自己的麻烦了,我来此已作万全之准备,若不得沙老的充分支持,我就灭了沙家屯。”

沙金炎不但是成名的武师,而且还是一门之宗,居然被一个年轻的后辈捏住了脖子,那份窝囊是难以言喻的,一下子叫他向高人凤低头,他拉不下这个脸。

但是高人凤就是不给他留点余地,沉声道:“沙老不要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险恶江湖 是非难清 人人自危 投主乞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