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五章 美女遭擒 老父出马 精营天府 毁于朝夕

作者:司马紫烟

这是一辆八大胡同的花车,车灯上还写着姑娘的花名,而八大胡同的姑娘们在街上碰到了熟人,下来打一声招呼是很有面子的事,所以这妹妹俩夹持着龙行雨往车上拖,街上的人都投以羡慕的神色,微笑地望着他。

龙行雨却很沉着地道:“二位姑娘是何时进京的?”

梅冰道:“来了两天了,龙爷,我们知道你在南昌有耳目,所以在我们动身后才放出消息,让你以为我们还在路上。

其实我们早就到了。”

龙行雨一笑道:“高明!高明!我知道各位会来,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可是你们来到之后,应该先知会高总监一声,否则引起误会就不好了,他那个人是很计较这些的,而京师是他的辖区。”

梅冰道:“龙爷!你别抬出高人凤来压人,家父亲自来了,等着跟他算帐呢?

“府宗来了?在那里?”

“我们这就带你去看他。

龙行雨用手撑住车门道:“府宗邀见,龙某不敢奉召,彼此不相隶属,被高总监知道了不好,二位不妨归告令尊,就说我会知会高总监一声。在侍郎府恭候。”

“什么?你敢说不去。”

“我本来就不该去,虽然他是府宗,但京师却是高总监负责,令尊也该先来拜会才是!”

“龙行雨,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爹先请过去谈一谈,已经给足够面子了。”

“龙某是京师副总监,论规矩,只有行容拜坐容,那有我先去看他的道理。”

梅冷这才道:“龙行雨,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龙某没有志,只伯二位才忘了,你们每次不遵守令谕,私自来京,已经受到几次惩戒了,怎么还是不当回事,这次幸亏是先碰到我,大家还有几次见面之情,若是碰上了高总监,他会当面给你们难堪的。”

梅冷道:“龙行雨,我们是不愿意太得罪彭连虎,所以才客气地请你去谈谈,你别给脸个要脸。”

龙行雨沉声道:“林光也是我师兄,你们对讨他的时候,怎么一点都不客气?”

“那是因为他太嚣张了,以为拉拢了一个高人凤,可以和天府分庭抗礼了,所以我们才杀掉了他。”

龙行雨道:“杀掉了一个林光,天府材出的代价更大,出动了十几个人,一个也没回去,天府丢的人更大。”

梅冷道:“你是决心站在高人凤那边了?”

“我本来就是在这边的,在京师,我是副总监,高人凤对我客客气气,凡事参与相商,称们天府能给我什么?在京师,还要听费楚天的,随便来个人,就对我指使气颐的,我连个奴才都不如。”

梅冷道:“以前是不知道龙兄大才,乃至多有委曲,现在家父对龙兄十分器重,除了高人凤后,京师地区,将会交给龙兄完全负责。”

“这个龙某不敢高攀,我这尊土地太小了,在天府的大庙中,我只落得一个看门的地位,天府不管对我多重视,也不会比我现在更自在。”

梅冷道:“龙兄,你也要算算自己的斤两,凭你的那点本事,在天府中能挨到老几?”

“我不必挨到老几,但是我知道,在天府中以前高高在上的人,我们也宰了好几个。”

梅冰脸色一沉道:“龙行雨,说好听的,我们是来请你,说不好听的,是命令你去。”

“龙某不是天府下属,不必接受府宗的命令。”

“你再说一声不去,我们就拼着得罪彭连虎也要对你不客气了,府宗有令,带不走活人,就带尸体回去。”

龙行雨冷笑道:“龙某就是跟你们去了,也是变成了尸体叫人抬回来,龙某不做那种傻事。”

梅冷把腰上的匕首刺紧一点道:“龙行雨,你不识抬举,我就只好抬着你去了,这把匕首是淬毒的,见血封喉,我只要往前一送,你就完了。”

刀尖触肌生痛,龙行雨知道这不但是两柄毒匕,还是两枝利刃,他练的那点气功恐怕挺不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街上又来了一辆车子,车没停,他们也没有注意,因为街上的行人本就很多,车辆来往也不少,他们把车子停在路旁,也没碍着路。

那知道那辆车子竟由后面伸出支钩子,钩住了这辆车子,带得往前一动。

有这一动就够了,龙行雨的一条腿踏上车板,手也攀在车门上,是打算上车的,那两枝匕首也稍离他寸许,车子一动,距离更远了,龙行雨及时踢出一脚,把身旁的梅冷和梅冰踢了出去。

两个女子一滚身起来,要追上来狙击,前面那辆车子上飞也似的飘下两个人,一人一个,接住了梅氏姊妹,正是高人凤和贾若凤,高人凤迎向梅冷,一下子就握住她执刀的手,笑道:“龙兄真好兴子,在大街上陪着两位姑娘聊了半天,走!

走!我们还有事儿要办。”

梅冷挣扎慾脱,高人民手指上一加劲,只听得骨头勒勒的声响,他竞运用内劲,把她的指骨全捏碎了。贾若凤握了梅冰,她却更狠,反手一送,那枝匕首竟然反扎进了梅冰的腰间,她笑笑道:“梅姑娘,别紧张,虽说这匕首上淬了毒,能见血封喉,但是我那儿有解葯,你乖乖的不动,我可以保证你不死,你要自己不想活,不妨挣挣看,只要血见了光,神仙也救不了你。”

她挟了梅冰就往自己的车上走。

梅冷痛碍眼泪都流了出来,但她忍住了没叫出声,只是咬牙道:“高人凤,你好狠。”

高人凤微笑道:“我就是不够狠,否则我当场就宰了你,你们私自来京,不来报到,我已经知会在先,就是宰了你,谅谁也不会怎么样!

梅冷怒声道:“你神气好了,我爹不会饶了你的。”

‘冷尊从来也没想饶过我,他三番两次地派人找过我不少麻烦了,不知是什么意思,我要找他谈谈。”

龙行雨道:“高兄,有机会的,梅府宗已经来了。”

“已经来了,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先着人知会一声,我不该说他要来报到,但礼貌上他也该通知一声呀!”

龙行雨冷笑道:“人家是来要我们命的,怎么会先行通知呢?”

高人凤一笑道:“我知道梅府宗对我们误会很深,这样子很不好,意气用事,徒增枝节,与大局无补,梅府宗该不是如此不知识的人吧!我们要找他谈谈。”

说着又对那赶车的车把式道:“两位姑娘被我们接到侍郎府去了,你回去告诉一声,叫梅老婆子自己来接。”

那个车把式一瞪眼道:“你说什么?”

高人凤道:“你赶的是八大胡同留春院的车子,那儿的老鸨子不是梅婆子吗?你回去说—声,两位姑娘被我们带到马侍郎府去了,叫她自己来接回去,这个赏给你。”

他弹出一点银光,车把式伸手慾接,可是那点银光却去势突疾,晤的一声,嵌在他的肩膀上,打得他整个人一震,一条手臂立刻举不起来。另一只手负痛一抽,马正拉着车子冲了出去,他忙忍痛控马,才没让车子乱冲。

高人凤哈哈大笑道:“真没规矩,领了赏银,连谢都不谢一声,梅姑娘,你们要想在京师立足,至少要学学规矩,这是天子脚底下,不能够乱来的。”

他拖着梅冷,贾若凤拖着梅冰,一起上了车子,龙行雨则跨着车辕,飞也似的走了。

街上固然有不少行人,但也有天府的下属和高人凤的手下,他们一个个都吓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高人凤把车子一直驶到侍郎府的侧房,来到一所房子前才停下,他的手一直握着梅冷的手,带着那支匕首,一直抵在她胸前rǔ房下面,再深一点就会扎进去,她的眼中一直冒着仇恨的火光。

到了屋子里,高人凤笑向贾若凤道:“浑家,你先为二小姐去祛毒疗伤吧,你那一刀扎得很深,毒性也深入体内,即使能保住性命,恐怕那身功夫也毁了。”

贾若凤冷笑道:“毁了的好,她们若是没了这身功夫,就会老实多了。”

说归说,但还是抱着梅冰进去了,高人凤放开了梅冷,也夺下了她的匕首道:“大小姐,很抱歉,你这只手恐怕是毁了,但不至于残废,我下手很有分寸,只把骨头捏裂了,但没有碎,好好地休养一下,三五个月就可以痊愈了,只不过你今后不能拿很重的东西了,非但不能握剑,甚至于也不能拿莱刀切菜,因为你这只手不能用力。”

出乎意料的.梅冷没有愤怒得跳起来,她甚至于没有发怒,只是用平静的声音道:“我不必切莱,我的家里还有不少财产,多得我这辈子都用不完,我不必自己做家事,就有人侍候我,我的手不能拿重,但我可以绣花。”

高人凤点点头道:“这倒是可以的,你能绣花。”

梅冷淡谈地道:“等我把绣花针运用成熟时,第一个就把它刺进你的眼睛,使伤成为瞎子!”

这个女人对他的怀恨已经深到如此的程度了。

梅铁恨来得比预期要慢,他来的人却比预计要多,除了随行的十来个人之外,另外还有将近四十个人,他们几乎是同时以各种方法进了侍郎府。。

但侍郎府中却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戒备,听任他们长驱直人,府中也有人接待,却只是一些不会武功的仆役。

这种情形令人很诧异,梅铁恨却依然很镇定,他知道高人凤必然已有准备,绝不会设下一座空城以待的,但是自恃人多势众,没放在心上。

泰然直入大厅,只有高人凤和龙行雨迎了出来,拱拱手道:“梅府宗终于来了,请恕在下未曾远迎,若是府宗来到京师之前,预先着人通知一声,在下定然不敢怠慢失礼的。”

语中之意似乎是怪梅铁恨不预先向他报,梅铁恨沉声道:“梅某行踪,从没有通知谁的必要。”

“那是以前,现在京师归在下负责,各人行事有各人的规矩,在下却希望所负责任的地面上,凡事都先知道一下,以免乱了规矩。”

他居然毫不退步,梅铁恨怒声道:“高人凤,你这是对本座说话。”

高人凤淡谈地道:“梅府宗,在下以为没什么不对,你我各负责一方,互相不隶属,地位是平等的,在下的地位也不低于你。”

“高人凤,你也不照照镜子,居然敢跟本座地位相等了,谁给你这种权力的。”

梅铁恨怒道:“天府只是跟宁王府合作做事,并不是他们的部属,也用不着他们的命令。”

高人凤喔了一声道:“府宗要这么说,高某自然不便再说下去了,只不过高某跟王爷所谈的情形却不是如此,王府告诉高某,天府也是王府所属。”

“你去问问朱宸濠,他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敢把天府也并归在所属。”

“高某自然要跟王府弄弄清楚。”

“你不必问了,我现在就告诉你,宁王府所有的事,一切由我们自理。”

高人凤居然笑嘻嘻地道:“我听见了。”

“不但宁王府管不着天府的事,而且宁王府所有的事。都需要透过天府,连你在内,今后都属天府辖制。”

高人凤道:“这个可不能听府宗说了就作数的,在下要等候王爷的一句话。”

“你是说本座的话作不得准,就是王爷、自己下了口谕,高某也未必会接受,因为高某跟王府合作时,就预先说好了,高某行事喜欢独当一面,除了王爷之外,高某也不接受第二人的命令。”

“高人凤,你有没有称过自已有几两重。”

“高某是一介江湖人,除了一个老婆外,无牵天桂,凭我们夫妇俩这一身本事,不怕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因此我们不必太委曲自己。”

梅铁恨怒极而笑道:“好极了,姓高的,本座今年五十二岁了,还没有听过有人如此对本座说话的。”

“那就难怪天府行事如此蛮横不通人情了,不过梅府宗可以在天山自高自大,却不该跑到京师来发横的,这儿究竟不是你的地盘。”

梅铁恨限怒极道:“好一个大胆的匹夫,来人,给我劈了他。”

他旁边的索天彪说道:“府宗,今天我们可不是登门来打架的,只是给他一个通知,听不听在他,他若执迷不悟,改天再给他教训好了,高人凤!”

高人凤笑笑道:“索老有何见教?”

索天彪道:“府宗今天来,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你不要以为有了王府撑腰,就可以为所慾为,天府的实力不知比王府强多少倍,跟天府作对,你实在差得还远。”

高人凤笑笑道:“我倒不以为自己差到那儿,在京师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认为自己的力量足够了,办起事来得手应心,倒是天府几次派人来跟我过不去,却被我杀得全军覆没。”

梅铁恨气极又要叫人去杀他,却被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美女遭擒 老父出马 精营天府 毁于朝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