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六章 公主郡主 掠为人质 虎须拔毛 兵临天府

作者:司马紫烟

高人凤的估计没有错,梅铁恨没有中止对他的攻击,而且很快就采取了行动,不过这次的行动却是把箭头指向了另一个不受注意的人,正因为那是个不受注意的人,所以大家才疏于防备,但这个不受注意的人却很重要,重要得高人凤不得不理,也不得不离京师。

高人凤自从在上次把梅铁恨逐得狼狈离去后,自然有一封详细的信,将情形报到南昌。那是由龙行雨去联系的,林光死了之后,龙行雨就担任了这联系的工作,来去都很秘密,到了南昌之后,因为他的大师兄彭连虎是宁王的亲密心腹,也是宁王将来准备接替梅铁恨的人选,所以他也得尽心地安排龙行雨与宁王见面。

宁王对高人凤的表现不仅是满意,简直是惊讶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高人凤能把梅铁恨整得如此狼狈。

当然他对高人凤跟冷家庄合作,心中不无疑问,但是龙行雨解释得很好:“王爷,在京师要跟冷家庄作对是很不智的事,根本也无此必要,王爷将来成大业的凭仗是手中的大军,而不是京师的人手,那是朝廷与王爷间的事,也不是冷家庄所能插手的,他们也不想明着开罪王爷,这更不是他们的职责范围!”

宁王一笑:“冷秋水倒是明白,但他们也没理由要帮本王的忙呀!

“要说他们真心帮忙,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天府的人在京师跟他们一直过不去,高总监请他们来帮忙,他们倒是非常高兴的!”

宁王的脸色多少有些不快,龙行雨道:“高总监也知道王爷多少会有点事情托天府办的,他也不是争功,但是为王爷着想,那些事还是让高总监效劳的好,因为高总监跟冷家庄有过协议,大家互不干扰!”

宁王道:“本王的事可不能都去照会冷家庄。”

龙行雨笑道:“高总监也不是事事都要告诉他们的,只不过有些无关紧要的事知会了他们,换来个大家相安无事,办起一些秘密的事儿来,就方便多了。”

宁王这才有些笑容道:“高人凤风很能干,本王也颇为看重他,只是本王要他到南昌来一趟,他为什么不肯?”

“这个要请王爷原谅,他不是故意违命,而是不敢来,他跟天府结怨太深,来了怕回不去!”

“他可以悄悄地来。”

“王爷!天府在这儿耳目之聪,您多少也有个底子的,他若是来了,很难瞒过天府的人的。”

宁王道:“难道说我这儿会有人靠不住?”

龙行雨道:“除了您自己之外,没有人是真正靠得住的,势利富贵大吸引人了……”

“你也伤了天府不少的人,怎么不怕他们对付你呢?”

龙行雨苦笑道:“谁说卑职不怕,每次卑职前来,都是战战兢兢,特别小心,不过卑职的身份究竟没有高总监重要,天府对卑职的仇心也没有那么重,再者,卑职的同门师兄弟也有不少,彼此尚还有照应。”

宁王想想道:“也罢,本王暂时不见他了,叫他好好干吧,本王将来不会亏待他的。还有,你要向他说明一下,本王还有很多的事情由天府经手的,所以本王对天府,多少有点顾忌,因此,对他的支持也就不能太多。”

“高总监明白的,他说只要王爷不怪罪他就行了,应付天府的压力,他自己办得了的。”

宁王高兴地道:“他能明白本王的苦衷就行了。你这次回去,替本王带点东西去奖励他一下!

龙行雨带回的奖赏倒真丰厚,极品珍珠一斗,玉壁两双,黄金百锭计千两。

这些东西摊在桌子上,珠光宝气,但高人凤只受了那两双玉壁,珍珠跟黄金则均分给了手下的人,人情做在宁王的身上,造成了皆大欢喜。

龙行雨笑道:“高兄,你是比天府会做人,难怪下面的人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以前王府也有奖励的,可是在上面就被瓜分了,底下人都挨不到!”

高人凤一叹道:“但流血拼命却都是下面的人。”

“没办法,江湖人穷的多,王府每月所付的津贴就不错,再加上大家对未来的指望,还是能找到肯拼命的人。”

高人凤轻叹道:“人性之贪是先天的,只有少数几个大仁大智的才能勘破这个贪字,我若不是水文青而是那个真正的高人凤,这么多的黄金珍珠,我也舍不得分给别人的。”

龙行雨一笑道:“水兄自然不会把黄金明珠放在眼中,你府上要什么没有?”

“龙兄,高人凤还有个家,能拿出几块金子来,水文青却连个家都没有,那来的府上。”

“怎么会没有家呢?小弟到过府上。”

“那不是我的家,而是我办公的地方,我子然一身,一直就住在大营中,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家,我过手的钱财每年不下千万,可是我自己却没有分文,这话龙兄也许难以相信!”

“的确是无法相信!”

“说穿了也没什么,我不必置私产,因为我根本用不到钱,我要用多少,凭一句话,本营里一两不少就为我送来了,若说我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因为我可以动用整个国库,但说我一文不名也不为过,因为没有一个铜钱是属于我自己的。”

龙行雨叹了口气道:“那是水兄的操守好,换了个人,怕是早巳腰缠万贯了!”

“不错!我要用钱是太简单了,为自己攒下个亿万之数也是举手之劳,而且没人会查我的帐,我这个部门动用经费是不经稽核,有求必应的,正因为太方便了,我才用不到置产。”

“可是水兄这份工作不会干一辈子吧?”

“那当然,我说好了为皇帝尽力二十年,到四十岁时,我就抛开不管了,到那个时候,我只带走一个寒月。”

‘你们又将如何生活呢?”

“到塞外牧马去,我是塞外维吾尔族的一个王公,现在是族中一些长老为我代摄着,等我有了空,我就回到本族牧马去,我那一族中蓄有几万头骏马呢!”

龙行雨不胜羡慕地道:“那敢情太好了,海阔天空与与世无争,到时候不知能否带上兄弟一份?”

“没问题,我那块草地牧野千里,全族却只有几百个人,正愁人手不够呢,再来个几千人都没问题,塞外地方风光一如江南,民风淳朴……”

“不是遍地黄沙吗?”

“是的,浩瀚的沙海,但是也有水草绿洲可以放牧定居,四周有大沙漠隔绝尘俗,是一片世外桃源……”

两个人都陷入了对未来的幢憬中,只可惜他们并未能遇想得太多,门人来报,说是东厂的大挡头和冷家庄庄主冷秋水联袂来访。

这两个人一起前来意味着必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高人凤连忙叫请,龙行雨也没有回避。

那两个人进来后虽然冷秋水与龙行雨都知道水文青的真正身份,但是费楚天却只知道高人凤,因此他必须以高人凤身份见面,开口说道:“二公联袂下顾是很难得的事,,请直接赐教吧!

冷秋水递给他一张宇条,高人凤接过—看,只见上面写着明珠跨凤去,可着斯人来,三月无音讯,玉碎珠沉埋。

上无具名,下无落款,只是莫明其妙的四句话。

高人凤看得心头一震道:“看样子是丢了什么东西,有人栽赃到我头上来了!”

费楚天苦笑道:“不是丢了东西,是丢了两个人,德王爷的玉明郡主和皇上的四公主宝珠公主,昨夜在德亲王的府中失了踪,只留下这张字条。”

高人凤道:“我连德王爷是谁都不知道,二位总不会认为是我劫走了公主和郡主吧?”

费楚天道:“兄弟和冷庄主都知道不是高兄,但是这留字上却书名与高见有关,因为在京师的有名人士中,只有高兄的名讳中带着个凤字。”

高人凤拂然道:“这也不能就说我有嫌疑了,昨天一夜我先跟马侍郎谈了半夜的公务,接着是跟龙兄洽商细务,一夜都没合眼。”

冷秋水道:“高先生,老朽也知道这事情绝非先生所为,德王爷是皇上的亲兄弟,而玉明郡主和宝珠公主却是太后最钟爱的一对孙女儿,兹事体大,老朽是特地来向高先生求救的。”

高人凤想了一下道:“下手的是何方神圣,想必二位心中也有个底子了。”

两个人都点点头,费楚天道:“下手的人一定是天府派出来的,他们的目的却是高兄,想把高兄诱到南昌去。”

“我也想到了,我在京师跟天府闹得很不愉快,尤其是梅府宗亲来,在我手上碰了个大钉子,他们才出此下策,想把我弄去对付我,我才不上这个当呢!”

两个人都没想到高人凤会一口拒绝的。冷秋水道:“高先生,事情牵涉到大内,尤其是这个消息还瞒住了太后,若是三五天内找不到人,太后问起来,连皇帝都没法子担待,老朽实在是没法子,才向高先生求计。”

高人凤冷笑道:“人家是摆好了一个圈套,想叫我跳进去,天府在南昌高手如云,我去了是死路一条,二位莫非以为该要我姓高的一条命去换回两位公主吗?”

一句话把两个都问住了,高人凤又道:“东厂和冷家庄都是负责京城治安的,京师丢了人,该是二位的职责,那可推不到我姓高的头上来,再说,我今天干的是宁王爷的差使,也没义务替官家干什么。”

冷秋水怔了半晌才道:“人我们一定要尽全力找回来,只是怕天府的人等不及而辣手推花。”

“天府要的是我,二位是否要杀了我去讨好天府呢?”

费楚天忙道:“高兄别误会,我和冷老绝无此意,只是因为事起非常,而高兄机智过人,我们特地来请教一下,看有什么两全的方法没有?”

高人凤想了一下道:“只有一个地方我可以尽力,第一,我擒住了梅铁恨的两个女儿,还没来得及送回去,那是我怕龙兄到南昌去会有问题,留着作押的,现在可以交给你们,给你们当作交换人质的本钱;第二,我们夫妇可以暂时躲起来几天。”

费楚天道:“高兄伉俪躲起来干吗?”

高人凤道:“给你们有充分的理由和时间去办交涉或救人,天府指名要找我,你们找不到我,他们也没理由强求你们什么!”

冷秋水还慾有所言,高人凤道:“冷庄主,这件事我只能尽力到此为止,令媛寒月小姐技艺武功心智都超人一等,想必她有办法救人的,至于费兄,则可以向王爷去陈情,这件事,做得太过份了,掳去的两个女孩子都是他的晚辈,他至少也该尽点心!”

费楚天道:“王爷恐怕不会帮忙。”

“为了我姓高的,他也该帮个忙,人家是利用这件事来打击我姓高的,而我是在替他做事,可以说是为了他才受牵累的,他若想我还在京师为他效力,就该帮帮忙。”

费楚天为难地道:“王爷不是听这种话的人!”

高人凤笑道:“费兄的身份是不便说这话,但冷大小姐却无此顾忌,她可以向王爷提出警告的,这件事情不摆平,王爷在京师办事也困难了,天府不在乎把路子走绝.王爷却多少有个顾忌!”

这番副析十分有力,两个人都高高兴兴的走了,尤其是冷秋水,更像是卸下了一份重担,因为高人凤指点了要冷寒月出头负责此事,冷寒月暂以贾若凤的身份出现,这表示了他们两口子还将管这件事,不过将以水文青与冷寒月的身份来管。

既然那两个人要出头,高人凤夫妇就必须要暂时消失一段时间。

这件事不但严重,而且棘手,冷家庄既挑不起担子,也负不起责任,冷寒月若不出头,他实在一筹莫展。

高人凤回到内室,冷寒月也刚从官中回来,她是一大早被皇帝老子召去的,谈的也是这件事,冷寒月听了这件事很生气,她除了答应负责之外,还作了一项准备,就是把捍卫京都的大将军常玉琳也叫了来,当面吩咐他准备挑选禁军精锐五千人,即日开赴南昌.如果天府敢不放人,她就要率众痛剿天府。

常玉琳虽是她的表哥,但是对这位公主表妹又兼顶头上司的冷寒月,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何况皇帝也表示赞成了,劫掳皇室的公主和郡主作为人质这是向整个皇室的尊严挑战,也是向皇帝的尊严挑战。

皇帝正好借这个题目,向宁王示以颜色,而这个题目可以获得宗藩的一致支持,常玉琳虽觉此计不妥,但也没办法反对。

水文青听说了冷寒月的计划后,倒是拍案叫绝道:“寒月!

你这一手大高明了,只是五千人太多,只要三千精锐就足够了!”

“五千人还嫌多?常玉琳反对的原因就是认为人数太少,不足以与宁邸抗衡,他认为至少要五万人才够。”

“跟宁邸抗衡干嘛?我们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公主郡主 掠为人质 虎须拔毛 兵临天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