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七章 扫荡梅府 尸横遍野 杀手无情 血流成河

作者:司马紫烟

费楚天对这个问题的确认真考虑了很久,然后才叹口气道:“我只是名义上属于天府的!”

水文青道:“费兄在名义上也不属天府,你是东厂的大档头,现在是奉了朝命来拯救公主和郡主,有了这个名义,你该把其他的名义都抛开了!”

费楚天苦笑道:“照说是应该如此,可是天府的势力多半深植在西厂和内厂,一旦脱了节,恐怕以后就难以控制了,那将增加很多麻烦。

冷寒月冷笑道:“你以后不必再操心天府的问题了,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天府了!”

费楚天脸上掠过一阵喜色道:“大小姐这一次是决心要将天府连根拔除了?”

冷寒月道:“我也希望能和平解决的,可是解决不了时,我就必须要诉之武力,那只会便宜厂卫和宁王,但是梅铁恨这次实在太不聪明,惹的祸也太大,使我们别无选择余地!

费楚天叹了口气道:“冷小姐,天府没有这么容易被击破的,梅铁恨也没有这么容易除掉的!”

“除掉他也许不容易,可是没有了天府,他就玩不了什么花样来了!”

“天府若是只有这么一点看得见的势力,又怎能创下那么浩大局面呢,他暗中所控制的人手才是真正的可怕!”

水文青对这番话毫不感到惊奇,可见他早已有了相当的了解,他只是笑笑道:“没什么可怕的,他手中不管掌握了多少势力,总是无法与朝廷相比的,也不足以成为气候,我们只要挤他一下,他必然令那些势力一点点地亮出来,我们再一点点地加以消灭!

费楚天微感诧然地道:“水先生好似已成竹在胸了!”

水文青哈哈一笑道:“我这人从不做十分有把握的事,那太不够刺激了,我喜欢冒险,只有一两成希望成功的事,我做起来最起劲,到了有四五分希望,我已经兴趣缺少了,超过六分成功的希望,我就放手不为了!”

“那么这一次对天府,水先生有多少把握呢?”

“我不知道,因为对目前天府的实力我毫无所知!”

“这个兄弟倒是知道一点。”

“费兄!与其知道一点,反而不如毫无所知好,万一你所知的那一点是错误的,岂不是将陷人万劫不复之境!”

费楚天道:“若是对敌人全无了解,那不是太冒险了?”

“是的!十分冒险,梅铁恨掳劫了两位皇族,自然是知道朝廷必定不肯甘休,也必然会源入来。他当然要作相当的准备,天府的实力,必然更强于往昔。因此,凭着以前的了解来估量天府,必定会错误,我们不如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随时因势制宜的好,现在,费兄决定好你的立场没有?”

费楚天只有苦笑道:“水先生,你已经说过了,兄弟奉了皇命在身,也只能有一种立场了!”

“费兄能了解最好,因为此行是以冷小姐与费兄为主师,在下只是协从人员而已!”

费楚天道:“水先生太客气了,冷小姐才是此行之主,兄弟只不过跟随听候驱策而已!”

水文青笑笑摇头道:“费兄!现在不是客气的问题,而是要弄清各人的职责,假如人不能平安的救回去,费兄的责任不会轻于寒月。很可能更重一点,因为玲家庄只负责皇宫的安全,人是在德王府丢的,那是东厂的责任!”

费楚天窘迫地道:“这个兄弟自然知道!

水文青道:“费兄只怕没有仔细想过,所以才会顾虑到日后与天府相处的问题,事实上今天的事已不容有任何的考虑,除非费兄能够把人质不血刃地要回来!”

费楚天额上的汗已流了下来,连忙道:“在下既然追随冷家庄出来了。自然会尽全力以期达成任务!”

水文青道:“好!那么费兄这次带了多少人手?’”

费楚天道:“不多,只有十几个人,在下奉曹总监令谕,此行一切以冷家庄为主的!

冷寒月忍不住火了道:“大档头,你们只出了十几个人,当真以为天府是豆腐砌起来的!

“大小姐,因为你还领了禁军前来,人数已经够多了,在下就不必带太多人了!”

“可是我带来的禁军被阻于门外,那又怎么办呢?”

费楚天道:“这个水先生不是已有安排了吗?”

水文青道:“不错!兄弟是有了安排,但是兄弟总希望阻力越少越好,助力越多越好!”

费楚天道:“水先生究竟要兄弟如何配合、但清明示好了,兄弟无不从命!”

水文青一笑道:“兄弟想知道东厂在天府里能真正动用的人手有多少,费兄可别推说没有,因为回头我们要跟天府全面作战了,那批人手留在天府固然能有点作用,但是所花的代价将很大,似乎得不偿失!”

费楚天道:“兄弟仍然不明先生何所指?”

水文青却不容他推托,笑笑道:“那兄弟就说得明白一点,如果还要保全这些人,在这次的战役中,势必要跟我们发生争战,如果他们要使天府更加信任他们,必须更卖力死战建功,我们这边势将难免赔上死伤!”

费楚天道:“梅铁恨的实力并未完全在此,为了侦知他以后的动向,这牺牲还是有价值的!”

冷寒月道:“可是牺牲的全是我冷家庄的人!”

费楚天一怔道:“彼此全是为朝廷效力,我们谁都没有私人,何分你我?

冷寒月道:“冷家庄从未存私心,,是你们厂卫存了私心,这个梅铁恨就是你们弄出来的!”

水文青一笑道:“寒月,你这样子说话,本身就先立了一道界线,难怪费兄要误会了,由我来说吧,费兄,对梅铁恨以后的动向,我已能完全掌握,冷家庄的子弟,已经能被入到梅铁恨另植的班底中去了,费兄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已经没有价值了。如此不知费兄是否可肯把天府中的人员,调出在这一战中应用呢?”

费楚天愕然道:“冷家庄的渗透工作竟能如此深入?”

水文青笑道:“空口说白话,费兄也许难以相信,这儿有份文件,标明了梅铁恨私植人手的情形,费兄请过目一下,可能就会对我们产生信心!”

说完递给他一份卷宗,里面夹了十几张文件,费楚天接过后看了,不禁变色道:“你们真了不起,比兄弟所知居然多了一倍!”

水文青道:“这是一个抄本,原是准备给费兄留做参考的,费兄现在肯动用那些人手了吗?”

“这个……兄弟恐怕不能作主,要向曹公公请示一下。”

水文青道:“事急从权,来不及等费兄去请示了,费兄是直接负责的人,也有权担当,何必要请示呢?这次如果援叙人员失败,曹总监恐怕也担当不起,他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冷寒月温然道:“这本来就是你们厂卫的事,我只是协助面已,你们若再推三阻四,我干脆带人回去,撒手不管了,朝廷那儿交不了差,看是谁的责任大!”

她的大小姐脾气一发,费楚天就没辙了,只有陪笑道:“冷大小姐别生气,费某一切都听候指示便是!”

他这一答应,什么问题就解决了,于是水文青将拟定的进攻计划告诉了他,要他配合行动,决定在一个时辰后行动,费楚天道:“一个时辰后,这怎么来得及?”

水文青笑道:“没什么好准备的,费兄带领贵属,跟兄弟一起杀上正门,遇人即砍,这十分简单!”

“但总要提早告诉他们一声,使大家心里有个准备!”

“我们若有准备,天府也有准备,此行第一机宣,就在进攻时机之保密,除了兄弟与冷小姐之外,费兄是第三个知道的人,时间不早了,费兄请即刻去召集贵属,准备出发吧!”

费楚天这才领略到这位水先生的不平凡之处。一个时辰,足够他召集了人立即出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了。

他领了十几个人,水文青也领了十几个人,加起来不到三十,来到天府大门前,看到若大一座天府,一相形之下,他们的人数是太少了,连天府门口守值的人,也认为他们只是来再作谈判的,还装模作样地喝问他们来意!

水文青的反应十分简单,手起剑落,两个人就倒了下去,冷家庄的部属们也同时发动,各找一个对象,展开突击,完全不给对方有准备时间。

大门上十几个人就这么绘解决了,他们轻而易举地就冲进了大门,毫不停留,直往次门逼进。

一直冲到第三道门前,天府的人才来稿及抵抗,也不过才二三十人,由索天彪串领着出来,见面就叫道:“费楚天,你要造反了,居然敢登门行凶!”

费楚天这时已无退缩余地,只有苦笑蹬:“索者,费某这次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已,请多原谅!”

“奉命?你奉了谁的命,别忘了你隶属天府。”

“索老!那只是我们私底下的事,费某真正的身份是隶属厂卫,听命于朝廷!”

索天彪征了一征才道:“好!费楚天,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希望你不要后悔!”

费楚天也豁开了道:“索者,费某没什么好后悔的,若说我与天府有来往,那是曹总监的指示,朝廷根本是知道的,这不会构成费某的罪名。”

索天彪冷笑道:“曹天琳能替你担待什么?他自己也难保了。”

费楚天微笑道:“索老,天府行事周密,势力壮大,原是颇有一番作为的,只是你们在厂卫中的措施大大的失败了,以费某而言,原是颇有诚意合作购,可是天府给我的待遇太差了,叫人热心不起来。”

“府宗许你为京师最高的负责人,这还叫差!”

费楚天哼了一声道:“我这最高负责人连条走狗都不如,别处来人我都不知道,有什么重要行动也不知会我一声,连派在厂卫中的那些人,我都调动不了,跟着天府,我是越混越回头了,那叫我怎能起劲儿。”

索天彪也是一叹道:“费老弟,那是诸葛龙的错失,以后就不会如此了。”

费楚天道:“诸葛龙死了很久了,我的地位未见改善,可见在府宗眼中,根本没把我这人看得有多重,这个我不怪他,也许是我的能力太差,不值得他重视……”

“老弟深谋远虑,智慧若海,行事沉稳而有魄力,当初是老朽一力支持你负责京师的。”

“多谢索老器重,但天府叫我所负的责任却实在难以使人热得起来,我只有选择我这大档头的本份了。“那是以前,今后由老朽主持,就不会再有这种情形了,费老弟可以相信老朽说的话。”

“索老的话自然是可信的,可惜的是梅府宗这次做错了一件事,他不该掳劫了公主和郡主,这两个女孩的身份虽高贵,地位却不够重要,劫为人质,只会引起朝廷的震怒,却不足以牵制影响谁,现在朝廷已下了旨意,发兵前来讨剿,天府想要保全恐怕是很难了。”

“大军可进不了城。”

“但厂卫和冷家庄的人已经来了,这两个机构联手,天府仍难以讨得了好。”

“他们只得五十人,天府是可以应付的。”

“索老!目前王爷是准许五十人人城,如果这五十人受了挫,事态即将扩大,那时王爷就无法坚持了,不但会允许大军入境,甚至王爷也会源大军协助征剿。”

“不可能……王爷……”

“索老,王爷所志何在,我们都清楚,问题是他现在有没有行动的意思,否则他仍须接受朝廷的牵制的,府宗是否能影响王爷为了他而抗拒朝廷呢!”

索天彪不禁默然,费楚天却意犹未尽,佩佩地道:“费某既已奉旨,就没有转变余地,否则我这个大挡头也干不成了,丢了这份差事,天府对费某也不会重视了,索老站在费某的立场想一想,费某该如何进退呢?”

索天彪终于长叹一声道:“俯宗是把事情做得莽撞一点,不过你们要考虑清楚,公主和郡主的两条命还捏在我们手中,逼急了我们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冷寒月冷冷地发话道:“圣上在临行前作过指示,此行虽以抢救人质为主,却也另外指示说,万一抢救不及,也不会怪罪我们,但要我们使那两个女孩子死得有价值。”

“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说,朝廷的意志很坚定,只要我们抢救,却不准备接受任何要胁,万一救不回来,就痛剿天府,不放过一个凶手,务使那两个女孩死有所值。”

“他连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儿安全都不顾了。”

“她们不幸生为皇族,就要受点委曲,皇族之所以尊贵,就因为他们有皇族的尊严,任何一个皇族都不允许损及皇族尊严的,别说你们只是掳劫了公主和郡主,就算你们掳劫了皇帝和德王爷,朝廷的态度也不会有所改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扫荡梅府 尸横遍野 杀手无情 血流成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