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十九章 大闹法场 弃尸而亡 卿卿爱意 两厢情愿

作者:司马紫烟

冷家庄的其他人手也围了上来,他们宁可放走待决的人犯,却不肯放过这五名劫法场的蒙面人,而且他们的武功也突地高明了起来,不像先前那么地差劲,这证明了一件事,先前那些人犯是故意放走的。

廖战半刻,五名蒙面人的处境越来越险,他们虽然努力突围,却无法冲开一丝空隙!

其中一个蒙面人忽地有所知觉道:“不好!我们中计了,那些死刑犯是他们故意纵走的!”

另一人道:“怎么会是故意纵走的呢?”

“他们找不到府宗,才故意要处决人犯,逼我们来救出人犯,他们好循线去追踪,找到府宗。”

水文青笑道:“阁下不愧高明,只可惜见机得太迟一点,现在才想到已经来不及了。”

那蒙面人道:“府宗也不会这么笨,会跟那些人立即联系的,你们仍是找不到府宗。”

水文青道:“我们不急,只要盯牢人就行了,迟早他们会与梅铁恨碰头的。”

“没那么容易,我们会适时提出警告,叫府宗注意。”

“你们若是跑得出去,自然是可以的,只可惜我今天主要的就是对付你们,绝不容你们跑出去的了,老实说,今天要处决的那些人根本就是些无关紧要的,能由他们身上追到梅铁恨固然不错,追不到也没多大关系,主要的是我们要把梅铁恨身边的一些得力亲信剪除掉…”

那家伙大概也知道脱身无望,厉声大叫道:“哥儿们,大家豁出命干吧!拼得一个是一个,如果哪一个能脱身出去,就向府宗通个消息,叫他别上当,否则就拿性命来报答府宗一番知遇之情。”

刚完,他的手下攻势加强,完全采取了拼命的战法,放弃守势,一心以攻敌为主。

这种战法倒是见了效,冷家庄的子弟虽然不怕死,但也要看时机,在眼下的情况,似乎不必要跟对方拼个同归于尽,因此包围略松,看来竟要围不住了。

冷寒月道:“文青!不能再等生擒了,跑掉了一个,我们的计划就白忙了。”’她的宝刀首先施展了威力,六月飞霜的杀手尽出,眨眼间就把两个人腰斩尸横就地。

水文青的杀手也施展开来,剑发如电,也是一两个照面下来就刺穿了对方的咽喉。倒下了两个,只有最先说话的蒙面人,身手最高,居然能及时避开咽喉,被水文青一剑穿胸,他忍任伤窜出去,跳上了一边的民房,身形奇速,几个起落就不见了影子。

后面的人虽也努力追了上去,但对方的身形大快,再加上这是在闹市,屋子太多,他上上下下,几转之后就看不见他了。

冷寒月道:“文青,你怎么把最重要的一个放走了。”

水文青苦笑道:“我哪里是好心放走的,实在是他的身手太高,我的锁喉一式居然被他躲了开去。”

冷寒月想想也是实情,那个蒙面人的武功的确是惊人,幸好是水文青一直缠住他,若是在自己手中,恐怕还未必胜得了他。

最主要的是她对水文青一往情深,不会真正地怪他,因此一笑道:“文青,今天总算看见你的真功夫了,那几手剑法凌厉精绝,放眼天下,恐怕也无人超过你了。”

“我倒不敢这么想,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不!我可以这么说,京师中几个宫廷剑师号称无敌高手,我看你就比他们强得多。”

水文青笑道:“原来你是以这个做标准,难怪眼界这么低了,真正的高手绝对无法在宫廷中找。”

“不!宫门四杰是真正的高手,他们不是贪慕富贵而入宫的,我父王做王子时,就和他们布衣论交,完全是凭着交情才入宫保护我父亲的。”

水文青看了她一眼,冷寒月自知失言,讪然一笑道:“对不起,我忘了,好在这儿身边都是自己人,冷家庄的人是知道我的身份的,他们都晓得冷大小姐另有其人。”

这—阵激烈的杀斗把其他人都吓得躲起来,只有一些冷家庄的子弟围在四周,倒是没人听见她的话。

水文青一叹道:“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要是让人知道你是大内的公主,所有的敌人都会集中力量来对付你了。”

冷寒月低头笑道:“就算我是冷大小姐,要对付我的也不在少数!

“那倒不然,现在大家只为冷家庄而对付你!没把你看得太重,如果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情况又不一样,只要能卡制你,就等于按住了我们的脖子,缚住我们的手脚。”

“我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了,第一个是冷秋水,他可以牺牲女儿,却不能叫你这位公主受到损伤;第二个是皇帝,他宁可放弃江山,也不肯叫你受到委曲的,那样一来,就真的叫人予取予求了。”

“不过还有你呀!你不会因我而受威胁的。”

水文青一叹道:“寒月,你认为我是个冷酷的人。”

“我知道你不是,只不过你行事有原则,不轻易受人威胁而已。”

“那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受到伤害,如果你真是被人制住了,我会接受任何条件来换取你安全的。”

冷寒月心中一阵甜蜜,水文青又道:“你是知道我的,我现在做的这些虽是为了兴趣,但主要的还是为你,我只希望能早点把你身上的这些责任完成,来换取你的自由。”

“我的自由?我一直很自由呀!”

“但是你的父亲不自由,他有着太重的责任及太多的麻烦,虽然他没有强迫我,但我要娶他的女儿,就必须为他尽点心。

你也是一样,他对你这个女儿爱得近乎偏心,从没有拿宫廷的规矩来约束你,你要学武,他为你请了最好的教师,你要带兵,他把全国的兵权都置于你的手下。”

冷寒月道:“我的手下一共才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常玉琳。”

“我总理天下密探,玉琳是天下兵马部招讨大元帅,管住我们两个人,你还不是天下在握了。”

“可是你们两个人,我一个也管不了。”

“话不可以这么说,你若是提出合理的要求,我们几时打过回禀,你要我们的脑袋,只要吩咐一声,我们也会自动奉上的。”

“你还说呢,就是你不给我面子,王琳表哥还不太驳我的请求,你却常给我难堪。”

“那是因为你对他的要求不过份。”

“他管的是军队,我对军事既不感兴趣也不懂,所以我很少管他的事。”

“你对我这个部门感兴趣,可是你的要求有时不合理,我必须要驳回,有时不让你插手,是因为你不懂。”

“我也不是对你这个部门感兴趣,而是对你这个人感兴趣,我想插手,也是想帮你的忙。”

“可是在你没熟悉之前,却千万插手不得,还好,你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所以我把冷家庄的业务交给你了,还有是我私人建立的关系,不能照官方的手续来办的,倒不是我藏匿不交,而是那些关系不能转手。”

“你不必解释了,我也不是真的要接手,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工作,与你同进退。”

“但是你却必须为你父亲尽点心。虽然他答应我,随时都可以带你离开,那是他的心意,我们却必须也尽到我们的心意。”

“是的,文青,我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对你也不说感激的话了,那是多余的,我只说这是我们的事,我们一起干。”

水文青道:“那要你是冷大小姐才行,如果有很多人知道你是大内的公主,我全部的精力用来保护你都不够,什么事都不能干了。”

“你放心好了,事实上我早已忘了我是什么人了,连我自己也把我当冷寒月了。”

他们开始检查地上的尸体,连水文青也吃惊了:“难怪他们要蒙面了,原来他们都是江湖上久享盛名的侠土,梅铁恨本事真不小,居然能找到这些人来卖命。”

“你认识这些人?”

“是的,若非他们的尸体在此,说什么我也无法相信他们会是天府的成员,梅铁恨是如何让他们来卖命的呢?”

“只可惜跑掉了一个,那家伙好象他们中间的头儿,抓到了他,一定可以问出究竟的。”

水文青笑了一下道:“我倒不怕那个家伙跑了,剑法如此高超,轻功如此美妙的人究竟不多,尤其是他蒙了面。”

“蒙面的目的就是让人认不出他来。”

“不过他若是不知名的人,不蒙面也没人认出他,正因为他蒙了面,我倒反面容易找到他了。”

“你知道他是谁?”

“在未经证实前我不敢说,不过我相信他一定是我的一个熟人,我有把握找到他的。”

冷寒月知道水文青说有把握,就是十拿九稳的事,因此很兴奋地道:“好!我们上哪儿去?”

“回京师去,此地没什么可忙的了,其实我也太笨,早就该回京师了。”

“梅铁恨他们会上京师吗?”

“应该是的,他所劫的官银只分出了一小部分,大部分仍在他手中,这么一大笔银子都带着官方的铃记,只有在京师花用最安全,因为京师每天都要发放大笔的官银,在那儿流出才不会引人注意。”

这倒是个线索,户部、工部、史部都是花大钱的地方,亲铸的官银也都在那几支销,有几家大银号专收官宝,兑换成银票,再大的数字也吞得下,宁王所失的那一批官饷,也是由户部支发的,在别处是笔大数字,在京师,却不算回事,这也不可能成为线索了。

冷寒月想想又问道:“你能确定他们是上京师吗?”

“这个我当然不能十分确定,不过四个被杀的蒙面人,有三个是在京师的,所以我认为该回去一查。”

冷寒月叹了口气道:“我实在难以相信梅铁恨会把他的秘密巢穴设在京师,那是最难活动的地方。”

水文青道:“我倒不觉得突然,其实也就是近半年来,我们才对他展开反击,然后又弄个高人凤来整掉他一批人,在此之前,京师是他们活动最烈的地方。”

“可是他设置的这些秘密人手全无线索。”

“这是他聪明的地方,有一批人在明里活动就够了,用不着再动暗藏的人手,不过再往深处一想,则又不足为奇了,将来他们作为最大的作用仍是在京师,他这批人手不仅是用来对付你父亲,将来也可能用以跟宁王抗拒,宁王如果得了天下,也一定是入骏京师,这批人才用得到。”

冷寒月猛点头道:“不错!不错!我以前怎么想不到!”

“不仅是你想不到,连我也没想到,别看我们连连予天府以重创,梅铁恨的老谋深算乃是我们所不能及的。”

决定了目的,争取的就是一个快字了,水文青与冷寒月两个人用最快的方式回到了京师。

他们的密探组织十分严密,在每一个大城小镇都设有联络站,随时准备有最好的快马,而且每一站都有人牵着马在路旁等候,以供交换。

行程计算十分精确,休息睡眠的时间,他们搭乘水路的快船,风向不对时,用人力摇榴划桨。几乎是没有一刻停的,水道不通时,则有双人一肩的快轿抬着赶路。

他仍之所以要如此急急地赶路,就是要争取到时间,赶在那个受创的蒙面人之前回到京师。好从容布置。

日夜兼程,每天最少的行程也在六百里以上,人固然十分辛苦,但是还能支持,因为每天至少还有四个时辰休息,虽然休息也在行动,但至少可以闭上眼睛睡觉。

所以这一程虽然地跨皖鲁赣燕四省,足足有三千多里,他们却只以五天的时间赶到了。

冷寒月简直难以相信道:“五天功夫,飞越几千里,假如不是我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姑奶奶,你要知道这一段行程,花了多少钱?那要几十万两银子呢!”

冷寒月又不信道:“文青,我倒不是小气,但怎么算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吧!

“怎么没有,这一路行来,动员了多少人力,要养着他们,每年的花费在百万两之上。”

冷寒月道:“原来是这么算的,那么我们即使不用,这笔钱还是要花的,对不对?”

“当然了,我设下这些人员,也不光为我们赶路用的,那是用来传递紧急消息的。他们可以比朝廷的飞急羽递还挟上一倍。”

“这一算又便宜了,朝廷每年花在飞递绎站上的费用,约十倍于此数,拿一半的钱来扩充主儿……”

“寒月,这是不能合并的,朝廷的騒报是传递军情之用,我这是传送秘密消息的。”

“作用是一样的。”

“不一样,我这个机构是秘密的,专为密探而用的,若是与军递合并,就失去守秘的作用了。”

冷寒月叹了口气道:“我不懂的地方还是太多,还是少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大闹法场 弃尸而亡 卿卿爱意 两厢情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