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章 穷追紧逼 再除姦人 巨款人名 各有所得

作者:司马紫烟

狄青居然出奇的好说话,笑着道:“兄弟陪你一起去拿好,文兄的寓所离此不过一刻工夫,兄弟乘了车子来的,拿了葯,兄弟再送文兄回来。”

他本来是叫他小文的,现在改口称为文兄来表示好感,文青水笑道:“那也好,拿了葯,我们再来喝两杯。”

狄青却摇头道:“兄弟急于去救治那个朋友,而且兄弟也不做这种缺德事,你们久别重逢,正该好好聚聚……”。然后他放低了声音道:“文兄,兄弟知道海棠是你的相好,你走后,也许听说过一些言语,说兄弟把她给包了下来,不让别人上门文青水也笑笑低声道:“谁在这种地方都是逢场作戏,还能认真不成,海棠在这个圈子是顶尖人物……”

“文兄别误会,兄弟并不是看上她。”

“这当然,小侯乃侯门世家,也不可能看上个风尘中的女子,最多跟小弟一样,兴来一游而已。”

“也不是那回事,兄弟只是利用她的地方,跟几个朋友谈谈生意而已,兄弟连沾都没沾她一下,不信文兄可以问海棠文青水笑道:“海棠倒是说了,小弟还以为她是在讨好小弟,现在听小侯一说,倒是真有此事了,这是为什么呢?小侯要谈事情,在侯府中不是更方便吗?”

“因为兄弟的那些朋友不愿到侯府去,而且我们的事情也不想给家父知道,还是在这几方便。”

“对了,小侯,听说你最近很发了几票财,是否能让小弟也沾点光!”

狄青道:“我那些朋友很有办法,本来兄弟也想邀文兄一份的,可是他们听说文兄跟冷家庄的人常来往,就大加反对,兄弟也没办法了。”

“我只是跟冷寒月沾上一点交情而已,可不是冷家庄的人,也进不了那个圈子。”

“这个兄弟了解,等以后再说吧,今天请先将葯赐下。”

“好!我们这就走,凭心而谕.今天除非是你小侯,换了别人,我是不肯拿出来的.为了那一瓶不可多得的葯,小弟也花了几百两银子呢!

“这个小弟有数,小弟也不会白要你的。”

“这是什么话,兄弟可不是向人要代价,只是告诉小侯,此葯得来不易。“兄弟明白,可是文兄干嘛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弄来这瓶葯呢,难道你也跟冷家庄过不去吗?”

“不是我跟他们过不去,是他们跟我过不去。”

“这又是怎么说呢?”

“上次我不是在金陵跟冷寒月搭上点交情吗?他们竟怕我会拐了他们大小姐似的,明里防着我,暗中警告我,气得我一脚离开了京师。”

狄青笑道:“凭心而谕,他们的担心也不为过,女人叫文兄一沾上手,用棒子都打不走,而冷寒月的身份特殊,他们倒真是怕文兄把她给拐了。”

文青水笑道:“我真要拐,他们也拦不住!”

“这一点兄弟倒是绝不怀疑,冷寒月的姿色绝顶,武功强明,文兄得斯人为侣,可以不负此生了。”

文青水摇摇头道:“正因为她的武功太高,尤其是那一招六月飞霜,刀出断魂,兄弟惹不起。”

“她总不会拿刀子来杀文兄吧。”

“那段时间是不至于,往后可难说了,这个妞儿虽漂亮,可是毛病太大,跟她在一起,必须规规矩矩,连开句玩笑都不行。”

“这倒是,她是那个圈子里的,而且又高高在上,平时对人就不苟言笑。”

“这倒还好,问题是她还要干涉我的行动,连我跟别的女孩子调笑也不行。”

“这倒是真的要了文兄的命,文兄文采风流,京师的娇娃名媛,那一个不跟文兄有过两手,若是叫文兄守定了这么一个女人,岂不是一辈子都完了蛋!”

“正是这话,她又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搭上了甩手一定,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只有赶紧溜了!”

“不过文兄真要娶了她,倒也是一条青云之途,冷家庄的权势可大着呢!百官听命,公侯低头。”

“算了!我可不希罕这种神气,整天得准备跟人拼命,不定那天就玩掉了小命。”

“文兄的剑技无双!

“我只是剑玩儿得不错,可当不上真正的高手,而且我也受不了那个掩柬,成天为任务所属,连一点自由都没有,还是过我的浪子生涯好。”

“你离开了,冷寒月没再找你?”

“没有,我们只是个朋友而已,谈不到什么,倒是他们冷家庄的人,偶尔还会找我罗嗦两句,我也怕他们的兵刃上的毒,听说砍上了就收不了口,所以我才不惜工本,从那个老铸剑师手中弄了瓶特制的伤葯来。”

“你花了五百两,我用一千两向你买下来。”

“小侯,别谈钱,我虽然常闹穷,可也没缺过钱。”

“我知道你有办法,八大胡同去转一圈,你也能周转个千儿八百的出来,只是…”

“葯可以给你一半,我自己得留下一半,我也是刚回来,不知道冷家庄的人是否放过了我,若是他们对我还没放心,我自己说不定还会用得上。”

“这一半就管用了吗?”

“一瓶葯可分作十次用,每次只要一点点,把伤口上的毒解了,就可以用别的伤葯了,再厉害的伤势,也不会超过两次去;这个葯不但能解冷家庄的毒,就是中了其他的淬毒暗器或是刀剑之伤,也特别有效,对有些武林中人而言,那是无价之宝。

狄青想想道:“既是这样,有一半也就够了。”

“小侯,我可不是小气,葯我一半给你一半,不过这葯在使用时还有很多手续,一点都错不得。”

“啊!那些手续你都会吗?”

“会,我要到了这瓶葯,自然得会使用它,所以我磨着那位老师父,硬是把使用方法教了我,为了不浪费葯物,干脆你把那个朋友带到我那儿,我给他救治。”

“文兄不能把手续教给小弟吗?”

“当然可以,而且我也准备教你的,不过施行时很麻烦,又不能弄错一点,我怕你一时记不住。”

“没关系,兄弟尽量地快点记熟,兄弟的记性不坏,最多听两遍,一定可以记熟了。”

“其实小候还是把贵友带来的好,小侯一面看着一面学,不但容易记住,用剂量时也有个分寸。”

“文兄!我那个朋友毛病根怪,不肯见到陌生人,请你多予原谅。”

文育水道:“好吗!被冷家庄的人杀伤,多少总是有点麻烦的,我也不便去问了。”

“文兄倒是世情练达!

“我在京师混了这么多年,总有点知觉,厂卫、冷家庄,还有以前的那个天府,和近来的高人凤两口子,都是些不简单的人物,能够不沾上,还是远离的好。”

“可是文兄却帮过冷寒月,跟天府作对过!”

“那是赶上了,我跟冷寒月认识,她受了伤,我为了救她,再者也为了本身的利害,不得不撑上,到了京师之后,我知道了他们错综复杂内情之后,赶紧躲开了。”

“可是你却得罪了天府。”

“那是没办法,好在天府垮了,他们没空来找我了。”

“你怎么知道天府垮了?”

“高人凤跟我说的,他有意思拉我帮忙。”

“文兄跟高人凤有交情?”

“谈不上交情,以前在江湖上见过,大家还谈得来,他们的凤凰刀门最近很罩得住。”

“文兄答应跟高人凤搭伙了?”

“怎么会呢?我这浪子混得舒舒服服的,干嘛去找罪受,不过我也答应他,如果赶上了,我也可以出一点力,那可是论价计酬。”

“你是为钱办事?”

“是的,我要钱过日子,我也能花钱,不能老是向女人伸手。偶尔自己也嫌一笔,最重要的我想多交几个朋友,少树几个敌人。”

狄青沉声不响了,二人来到文青水的寓所,他在京师有一所小公寓,是一座小四合院儿,雇了一对老年夫妇看门,十分清静,只是不常在家而已。。

到了书房里,文青水搬出了一大堆的葯瓶来,狄青道:“有这么多。”

“这都是副葯,主葯还没拿出来呢。小侯,这么多的葯,你记得清楚吗?还是让我给你治一治吧!

“我……你弄错了,是我的朋友要用……”

“小侯,你别装了,你的脸色告诉我,受伤的人分明就是你自己,要不我也做得多事了,若是为了你的朋友,我绝舍不得用掉这么珍贵的葯。”

狄青的脸色变了一阵,终于叹了口气道:“文兄!你实在厉害,我是叫人在胸前刺了一剑。”

“我也知道,你们劫宁邸的军饷!”

狄青脸色大变,文青水笑道:“你别紧张,我可不管你们的闲事,我只是治你的伤!”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忘了,我跟冷家庄有交情,消息从那儿得到的。”

“什么?冷家庄也知道我了?”

“他们不知道,但是有几个跟我们常在一起混的人,在九江被冷家庄杀死了,他们向我打听…”

“你……怎么说的?”

“我还能怎么说,那一批人全是有根有底的,不是世家子弟,就是镖局源头,事实上他们全清楚,他们说还跑了一个受了伤,你小侯来找我要葯,我才知道你也有份!”

狄青目中隐闪过一丝杀机,文青水一笑道:“小侯,我的嘴是靠得住的,你不必担心我,你们劫的是宁王的军饷,更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治你的伤,那可耽误不得,我估计你受伤已有七八天了。”

狄青叹了口气,解开衣服,里面衬着纱布和油纸,还有血水隐隐流出。

文青水为他解开纱布,伤口倒是不大,就是不收口,他看了一下道:“这家伙落剑很利落,想必是个高手。”

“是的!就是那个叫水文青的家伙!他是大内密探,剑法相当高明。”

文青水笑道:“小候还是运气好的,没碰上冷寒月,她的那柄刀,挨上了准保授命,听说另外几位全是她杀的。”

“冷寒月的刀法虽厉,未必就强得过我去,倒是水文青那柄剑实在难缠……”

文青水帮他洗净了伤口,然后郑重地取出了一瓶葯,倒出一些粉红色的葯散,那葯散相当神奇,洒上没多久,伤口已不再流血水了,他把葯郑重地分出了一半道:“小侯你的伤口开不大,只是时间施大久,恐怕要用三次才能收口,有这一半足够!”

狄青收下了葯道:“文兄救命之恩,兄弟自当后报,关于兄弟受伤的事,还望掩饰一二。”

文青水笑道:“那当然,不过小弟也想不透,小侯家中不之钱用,那批军饷一共也不过百多万两,小侯怎么有兴趣去下手的?”

“我是没兴趣,是那几个穷朋友硬拉我帮忙,我只是为了好玩才插了一脚。”

“小侯这可太冒险了,要是被人发现了可太不上算。”

“是啊,他们说宁王的那批粮饷很容易得手,只是没想到冷家庄的人也在那儿,硬插了一手,兄弟也十分后悔。”

文青水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吗?那几使连命都玩儿上了,想想实在不上算,不过他们一死,对小候却大有好处,小侯这一笔分的人就少了。”

狄青脸色一变道:“我们这次是帮人家的忙,每人才分到一万两,人死了,他们还有家小,我不能吞下来。”

“这倒是,尤其是缥局里的两位,留下了孤儿寡妇,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我们三个人,共是五万两,两个有家的,我各送了二万两去,我自己只落下一万两,就以此来作为文兄对我救命的报酬。”

“小侯说哪儿话,我为你治伤是为了交情,不想落一文好处,小侯不妨也给那两位有家小的朋友送去。”

“好!这我一定照办,而且我自己再加个一万,每家有了三万两,勉强也可以过下去了。”

“一百多万两银子,你们出死命劫了来,却只分到了五万两,那些人可实在小气!”

狄青脸色一阵大变道:“文兄!你不知道,那只是宁王欠他们的债,变个方法收回来而已,劫饷并不费力气!

“那又为什么要你们去下手呢?”

“文兄!你不懂的。”

文青水微笑道:“我很清楚,真正下手的人该是天府的府宗梅铁恨,变相讨债是不错,但不该把你们牵进来,有人赔上了性命也不管抚恤,这就太不上路了。”

“文兄!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消息是从冷家庄里来的,自然很清楚。”

“你不是说跟冷家庄没什么来往了吗?

“是啊!有些人怕我跟冷寒月搭上交情,把她给拐走了,但有些人跟我还是混得不错,尤其是我这次回来,他们找上我调查几个死者的背景,自然要告诉我实话,他们正在全力找梅铁恨,托我帮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穷追紧逼 再除姦人 巨款人名 各有所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