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一章 浪荡公子 另有隐密 七计连环 围而待捕

作者:司马紫烟

狄青郑重地把名单褶好了放入怀中,然后才道:“文兄!你这份名单真是自己调查出来的吗?”

文青水笑道:“小侯,我这么告诉你,你也可以如此相信,反正这绝不会是从冷家庄挖来的,因此也不会有泄密的可能。”

“不!文兄!这件事对小弟十分重要,所以请你一定要老实告诉我。”

“是不是名单不太确实?”

“不!十分确实,几乎把兄弟的关系人一网打尽了,所以兄弟才会紧张。”

文青水笑道:“那你这五十万花得很值得。”

“钱是花得不冤,可是兄弟想到这些贴身的大机密,居然轻易会泄漏,怎么能放心呢,所以文兄一定帮个忙,你绝不可能是自己由侧面调查所得!”

文青水想想道:“好!兄弟再透露一点,这是一个朋友透露的,他自己也是圈子里的人,因为日子不太好过,才跟兄弟合作想弄几文,这五十万两有一半是他的。”

“那是什么人?”

“小侯,我如把他告诉了你,今后就甭想混了,话说到这个程度,应该也够了,反正是你们自己人,绝不会把你们泄漏出去的。”

“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主意?”

“那可没办法,同是自己人,有人打光脚,有人穿鞋,想来也叫人难以服气,你说是不是?”

他丢下两个满脸疑惧的人走了,狄青却追了出来,拉住他道:“文兄!兄弟托你的另一件事怎么说?”

“你是说对付梅铁恨,这个我绝不推辞,什么时候你把对方的落脚处打听出来,什么时候我就动手,不过,话先说在前面,我对自己有多少本事很清楚,那怕梅铁恨站在我面前,我对付不了他,一定得找人帮忙,这件事也只有冷寒月才担任得了。”

“那当然,但兄弟只有个希望,这次一定要手脚干净些,千万不能叫那个家伙再漏网了。”

文青水笑道:“那当然,不把那老家伙摆平,我也不得安宁,放倒了他,以后小侯大展宏图,兄弟也可以跟着沾点光。”

“文兄!你说的是真心话?”

“绝对真心,不过我这个人不耐拘束,你若是叫我正式地加入你们的组织,我没有那份兴趣,我只能打零工,论件计酬地为你效力。”

狄青微感失望,这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的方式,可是他也了解到文青水的性情和身上复杂的关系,并不是适合担任机密工作的人选,关于入伙之事也只有等以后再谈了。

所以他又叮咛了一句道:“最迟不超过两天,兄弟一定有消息奉告,该如何着手准备,文兄也计划一下。”

文青水也答应了,却是一副争着去花钱的样子,有了钱就不可能安份,这是浪子的通病,狄青倒反而很放心。

文青水发了财,他的那些朋友也沾了光,三千五千的分了出去,他的那群穷朋友都抖了起来,把身边一些零星债都还掉了,而且个个都换了一身新。海甸的赌局也热闹起来,海棠的香闺中不时有那些公子哥儿们出入,也照样开了赌局,赌得很凶,赌伴们全是京师的一些大户,平时是不屑于光顾这个穷地方的,因为文青水有了钱,他们也有兴趣来混了。

文青水发财容易,赌运却不佳,两天下来,输了约摸有十来万,不过海棠却笑口常开,她是主人,自己不参加赌,打赏吃红却着实地捞了不少,而且文青水还送了她将近两三万的珠宝,使她差点没把文青水当祖宗。

狄青到底不放心文青水,这一切的活动他都知道,虽然不免心病,因为这些钱都是花他的,但他却更放心了,文青水只是个酒色之徒,只要运用得法,这个人将来可以大派用场的。

熬到了第三天,狄青终于派人来找到了文青水,两个人见了面,狄青笑道:“文兄这两天好风光,一掷万金,京师中你是最受欢迎的大红人了。’”

文青水笑道:“我这是在为己张本。”

“这话是怎么说呢?”

“交朋友拉帮手呀,小候一旦有了消息,我要一批能帮我拼命的人!”

“可是你来往的那些人能帮忙吗?”

“小侯!关于那些人有什么本事,能帮我什么忙,我可是清楚得很,我知道你一直派人盯着我,但是我交往的那些人你却未必了解。”

狄青脸上一红:“我可不是不放心你,只是想知道一旦有了消息,如何尽快地通知你。”

“那些话不谈,反正小侯也清楚,我手头的钱不多了,急着找点事做做。”

“五十万,你就花光了?”

“我只有一半,另一半是别人的,我那二十几万已经去了个整数,是不是有消息了?”

“文兄!兄弟上次已竭尽所有了,将来或许可以周转一下,目前却无力筹措了!”

“小侯放心,我不会在一件事情上开第二次口的,不用你拿钱,有别人会付的。”

“还有谁会付钱给你?”

“冷家庄,他们托我帮忙找梅老儿,谈好条件了,找到了他,酬金二十万,而且他们只要人,身边的零碎归我,我想梅老儿自己那儿多少也会剩个十来万的……”

“文兄倒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文青水哈哈一笑道:“我们这种人原本是生存在夹缝和矛盾中的,这种机会也不是时时有的……”

狄青脸色一变,文青水道:“不过你放心,我的手头攒不住钱,所以我也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往后还指望小俟提携帮衬呢,我不会把你的机密泄漏出去的,这是混世面的职业道德!”

他见微知著,没等狄青开口,就把他心中的疑惧点明了出来,充分地表现了他的精明,话也说得很上路。

狄青吁了口气,总算是放下了心,讪然这:“文兄这一份才华闲散江湖太可惜了.你若是求发展……”

文青水双手连摇过:“小侯!人各有志,说句不知进退的话,做皇帝也没有我这个浪子逍遥自在,你就是把我抬上九五之尊的龙座上,我也没兴趣!”

狄青道:“文兄薄天子而不为,兄弟自然也不必多说什么了,梅老儿的下落打听出来了!”

“在哪儿?确实吗?”

“长辛店,华夏镖局中,这个地方千真万确!”

文青水皱皱眉头道:“华夏镖局是京师最大的一家镖局,高手如云,连个车夫趟子手都不简单,当然我不怕他们人多,可是消息若不确实,兄弟可负不起责任。”

“消息绝对可靠,华夏镖局的总镖头华云龙是梅铁恨的表兄,这是他多年以前在京师设下的一个秘密据点,也利用走镖的机会跟各地联络,这几天他一定留在局中,因为他把劫来的饷银送了出去,正在等候回音……”

文青水道:“好!只要消息确实。我叫冷家庄去策划动手去!”

“文兄是否要一起行动呢?”

“我有必要参加吗?”

“文兄最好是参加,因为冷家庄未必急着除去海铁恨,他们希望梅老儿身上,引出他其他的同路人,但兄弟却希望他永远消失!”

“文兄是个明白人,而且这是早先谈好的条件。”

文青水想想道:“兄弟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这件事,不过兄弟也要说句话在前面,梅老儿若是只有几个人,兄弟说什么也要做翻了他,但是在华夏镖局中,有些情势未必能由兄弟控制。”

他不把话说绝,狄青也没有办法,只有再三叮咛了一阵,又悄悄地走了。

文青水也很快地回到冷家庄,冷寒月在等着他,见了面就笑道:“文公子,你可来了,再不来我就要到海棠的香闺中去抓人了!”

“有什么事吗?”

“冷家庄没有事,贾若凤可有事,高人凤那个混球,把老婆丢下来,跑去找别的女人去!”

文青水一笑道:“文大少爷是海棠的恩客.但我水文青却是你冷大小姐裙下不二的忠臣.而且你可以找人打听去,我虽然住在海棠的家里,成天都是忙着应酬,没在她屋中睡过一觉!’冷寒月脸上一红道:“你整天抱着她,我也不会吃醋,不过我爹却对你不太满意,说你太荒唐!”

“文青水是个有名的浪子,只有在荒唐中才能办事,我这两天的荒唐大有结果,终于找到了梅铁恨,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围剿拿人了!”

冷大小姐在冷家庄反倒不是冷大小姐,连最高负责人冷秋水见了她都是恭恭敬敬的,而且她也没叫过一声爹,这虽是个天大的秘密,但是在冷家庄却不算机密,冷家庄择人极严,除了是自己的亲朋子弟外,还要心性品德贤质禀赋绝佳的才得入选,所以门中绝无叛徒。

冷家庄弟子在京师权力很大,但行事极有分寸,他们不会仗势凌人,不会无端生事,而且极有前途,到了个相当年资,外放将军督抚统领,内放阁合,都是一步登天,所以冷家庄的人干事也特别卖力。

冷寒月自有她独居的宅院,那是连冷秋水都不敢擅入的禁地,这禁地只不禁水文青一个人,只有他直来直往,而此刻他跟冷寒月一起进去后,这个院子就成了真正的禁地,连皇帝前来也会暂时地被挡一下驾。

此刻就是一个例子,皇帝由冷秋水陪同着,才来到门口,就由一个青年汉子挡住了,他倒是跪下请过了圣安,然后道:“圣上是否要召见大小姐和水先生,微臣这就去通报,请圣驾在此稍候。”

皇帝连忙道:“没关系,我只是来看看他们,没什么要紧事,你去告诉他们一下。”

那个青年飞快的转身走了,也没有等多久,冷寒月和水文青就迎了出来。

冷寒月飞快地扑进皇帝的怀中道:“爹!您怎么出来了,莫非宫中出了什么事?”

皇帝笑道:“宫中没什么事。我是出来看看文青的,这个小子愈来愈不像话,回京半个多月,也不来看我。”

水文青一笑道:“老爷子,我是忙,实在抽不出空,不过寒月去看过您了,一切都向您报告了。”

“寒月是寒月,你是你,我对你们两个的关心是一样的,也不因为是公事,还有一份长辈的关切,总是希望能当面看看你们,知道一下你们是胖了还是瘦了。”

这番话说得极有感情,倒使得水文青十分感动,低下头来道:“那是小倒该死了,不过小子溜去看您太不方便,宫里的人太杂,而这两天又正在吃紧关头上。”

皇帝笑笑道:“我知道,所以秋水来看我,我就跟他一起出来了。”’水文青笑道:“您可来巧了。寒月下厨房,弄了几样菜。

手艺比您御厨里的大厨子还好呢!你正好尝尝。”

皇帝哦了一声道:“寒月会烧莱了,这我可得尝尝。”

他们一起进去,来到里面的小楼上,松木圆桌上放了几碟小菜与两副杯筷;冷寒月笑道:“我们也不过才动,酒还没喝两杯呢,因此这也不算是剩菜残羹了,我是不知道您二位要来,也没作准备,再叫我去准备一份,我也弄不出来了。”

皇帝看看桌上都是几味家常小菜,倒是十分喜欢,连忙道:“这就好!这就好!”

他坐了下来,冷秋水也很脱俗,在皇帝的对面坐下,冷寒月又加了碗筷,虽然门口有她贴身侍候的丫头,但这间屋子却是她们所不敢进来的。

皇帝喝了两杯酒。也每样菜都吃了几口,吃一样,赞一样,最后竟是瞪大眼睛道:“寒月,这是你做的?”

“是的,文青给我弄了个好身份,叫我当上了什么高大娘子贾若凤,住在马侍郎的家里,我闲得无聊,只好跟他们家的姨奶奶学做菜。”

“你这位老师一定是个女易牙,才有这么高的手艺。”

“马仕伦的这位姨奶奶是江南人,出身西湖的船娘。烧得一手好菜,马仕伦就是为了她的手艺才娶她进门,把他的嘴也养刁了,除了这位姨奶奶烧的莱,他几乎食不下咽;听说这位姨奶奶进了门,马侍郎就很少出门应酬了。”

皇帝道:“我要是每天吃这种口味,也不想出门了,马仕伦倒真懂得享受,日子过的比我做皇帝还舒服。”

冷寒月看了他一眼:“爹,别以为做皇帝的就一定日子过得好,我倒觉得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日子也过得比您自在,宫里吃的每餐都是山珍海味。依我看,还不如我这道凉拌豆腐来得可口。’”

皇帝叹道:“这话我绝对同意,不过也得看人做,凉拌豆腐我很爱吃,在宫中也常吃,就是没这口味。”

“您那些御厨能做山珍海味,做不来这种家常口味的,所以您也别费心学了,将来有空的话,您出来走走,我弄给您吃就是了。”

皇帝笑道:“我知道你是不会回宫了。”

冷寒月道:“文青跟我决定了,将来不但不进宫,也不在朝做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浪荡公子 另有隐密 七计连环 围而待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