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三章 轻敌冒进 遭遇高手 设伏围歼 又诛敌酋

作者:司马紫烟

高人凤连忙接住了龙行雨,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还好只是皮肉之伤,虽不严重,却很讨厌,身上总有二三十处,刀伤、剑伤,棍棒钝伤都有。

等他把伤治疗过了,他才问道:“是怎么回事?”

龙行雨叹了口气道:“小弟找到了地头,也找到了要找的人,可是那三个家伙都是一等的高手!”

高人凤道:“兄弟后来也想到了,他们既是华云龙派在京师专司联络的人,自然不会是一般的混混儿,手底下必然来得,可是我们不必跟他们力拼呀,兄弟交付的劲奇和蜂簧针筒都是伤人的利器,十几枝一起发出去,再高的武功也没用。”

“小弟没有带那批人去,因为小弟想,对付几个土痞混混,不必杀鸡用牛刀。”

“难怪你们要吃大亏了,龙兄带了多少人去?”

“五个人,就是在府中随便点了五个人前去,以为足可稳吃他们了,哪知道那家赌馆中个个都是高手,连那些看门帮闲都身手了得,五个人只回来了两个。”

“那三个人是被杀了还是被擒了?”

“他们受了重伤倒了下去,生死不明,不过活着的机会不多了,对方狠得很。”

高人凤略一沉思道:“龙兄的伤处虽多,伤处却不重,假如还能动手的话,我们就再去一趟。”

龙行雨跳了起来道:“去!再去杀他个鸡犬不留,否则兄弟这一口怒气难平,不过他们还会在那里吗?”。

高人凤道:“那批人知道我们即将大举报复,自然不会再留在那儿,不过没关系、我会知道他们躲到那儿的。”

“莫非高兄另外还派了人监视?”

“侍郎府中的人早就被人摸熟了,派出去了也摸不到准着落的,我是通知了冷家庄的线人追踪,他们有了消息,不会直接报到这儿,但我一定会知道的,我们等寒月回来。”

水文青是间接指挥冷家庄的,利用那儿的眼线监督行事,必须向冷寒月报告,龙行雨对他的行事周密,倒是十分钦佩,不过他又叮咛上一句话:“对方有二三十名好手,实力很强,我们恐怕吃不下。”

高人凤笑笑道:“靠宁王拨给我的这些人,自然不行的,兄弟接手此地后,又引进了一批人都是靠得住的。”

“他们行吗?”

“兄弟引进的,自然不会是吃闲饭的。

“可是高兄并没有太重视他们呀。”

他们的重要性不在表面上,在必要时才能发挥功能,隐藏的实力必须在出人意料时运用才收功效!

“原来是这样,高兄可真能用兵!”

“我假如只有手头的一点人手,就无法跟天府去硬碰了。

好了,寒月来了,我们准备再厮杀吧!”

冷寒月来了,她在这儿的身份是高大娘子贾若凤,见了龙行雨立刻歉然地道:“龙兄受累了,我接到龙兄失手的消息,却无法直接施援,请龙兄原谅,不过有两个人却是专为保护龙兄的,如果龙兄真有性命之危时,他们会立即出手的,因为龙兄的一柄刀使尽威风……”

龙行雨苦笑道:“嫂夫人别为我脸上贴金了,我这满身是伤,还能算是威风吗?”

贾若凤笑道:“据那两个人说,龙兄是因为险招太多,只顾攻击而忽略防守,才会受伤的,否则自保足足有余,龙兄一个人足足伤了他们七八个人。”

“有这么多吗?我自己根本不知道。那时五六个人包围住我,大家杀红了眼都在拼命!”

贾若凤道:“对方的确都是好手,若非龙兄神勇,使他们有所顾忌,恐怕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高人凤这时才问道:“他们上哪儿去了?”

“都撤退了,退到不远处一家独立的院子里,离赌馆不过才里许远近!”

高人凤接过一张纸,冷家庄的线人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办事很内行,不但将那所院子的住户情形打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还画了图,标明了位置及左右的形势!

高人凤笑道:“很不错,我们捅到个大蜂窝了,这儿恐怕是华云龙在京师的一个重要据点,狄小侯这次倒是帮了个大忙。”

贾若凤道:“何以见得呢?”

“我是干这一行的,一看这院子的形势就知道必然是个十分重要的地方,这下子我们倒要好好计划一下,务必一扫而尽,光是这一处的收获,相信也足够叫华云龙跳脚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天黑了就出发。”

贾若凤道:“等到天黑还有两个时辰呢。”

“必须要等到那个时候,这所李家大院的形势适中,虽然是独立的,但宅的四周三十丈处,都有一些农舍,我相信必然是放哨的岗位。我们是要展开包围突袭的,如果在白天去了,他们老远就看见了,庄中也有了准备……”

“晚上去就不会被发现了吗?那些岗哨也不是普通的乡下人,都是练过武功的。”

高人凤笑道:“我派去的人只要有夜色掩护,就一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摸掉他们,我派去的人都是专家。”

龙行雨自然明白他所谈的专家的意思。那是一批精挑细选,再经特殊训练的好手,担任着密探的任务,自己是个江湖人,跟水文青攀上了交情,答应他做这份工作只是为了自己的志趣所在与一份知己之情,而且也为了酬恩的心愿,水文青曾经帮了自己一个很大的忙。

但自己究竟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对某些事情,不必知道得太清楚。

龙行雨只是问道:“现在兄弟要做些什么?”

“龙兄要做—件使对方安心的工作,带着府中的人手,大批前去,砸了那家赌馆!”

“那儿不是没人了吗?”

“主要的人物不在,几个小脚色总还是有的,龙兄去大闹一场,装着索然而返,对方认为没事了,戒备会放松一点,我们就可以顺利地堵住他们了。”

高人凤的计划是十分周详的,龙行雨在天快黑的时候,点齐了人员出发了,这一次很慎重,几乎有四五十个,个个都手执兵刃,而且也都身手不弱,就是凭这副声势,也可以跟对方硬拼一场了。

到达赌馆的时候,正好是华灯初上的时候,赌馆已经开始营业了,也有了七八个客人。

龙行雨这批人却霸道得很,一进门拉开刀子就砍,连话都没说,赌馆中的人自然也抵抗了,他们的身手也过得去,但这次却很惨。龙行雨是存心泄愤来的,交付那些手下的命令是杀无赦,不留活口,连来赌的客人都算上。

他了解得很清楚,下午才大闹过一场,一般的赌客怕事,绝对不敢再来了,来的都是有些问题的。

这一阵杀砍,难免不惊动地方的,可是龙行雨的手下中,有几个是在厂卫中任事的,官人才一出面,就被他们给堵了回去,刹眼间就是二十多条人命。龙行雨打了进去,找到了下午留下的三个同伴,一个奄奄一息,两个已断了气,这下子更火了,下令拆屋子。

这批人也是能手,金银钱钞早已捞进了腰包,连值钱一点的东西也都顺手牵着了,然后找到了家伙,砍柱子.砸家俱,破坏得很彻底,最后拉垮了屋顶。

这才意犹未尽,气势汹汹地退走了。

龙行雨很快地又摸黑找到了李家大院,由于大队人马撤退了,他一个人悄然而来,倒是没惊动人。

高人凤与贾若凤由暗处出来。拦住了他笑道:“龙兄好威风,那一阵砍了多少人?”

“二十七个,遵照指示.放走了两个!

“那两个刚过去不久,大概是报信去了我们现在可以直接地打上门去了。”’龙行雨道:“就是我们三个人?”

高人凤笑道:“就是我们三个人也足够令他们头痛的了,不过兄弟不会这么鲁莽从事,龙兄放心好了,今天绝不让他们跑出一个人去。”

三个人一字排开,直往庄门而去。大门是虚掩着的,龙行雨一脚就把门踢开了,靠近大门屋子里出来一个汉子问道:“你们找谁?”

高人凤哼了一声道:“碰上谁就找谁,你叫什么?”

贾若凤却没有等他回答,墓地出刀,一下子把那汉子劈成两片,这是他们夫妇的默契。高人凤问他姓名时,对方虽然怀有戒心,却想不到他们会即时出手的,因此没有任何逃命的机会。

屋子里还有个年轻的女人叫道:“不得了了,强盗上门杀人了!救命呀!”

一面叫,一面从侧门出来,飞也似的向后奔逃,高人凤一抬手,一枝铁翎箭射向后心,那个女的只跑了十几丈,就扑地倒了下来。

龙行雨看了只有咋舌,他是个江湖人,下不了这种狠手,尤其是在背后杀一个女人,他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这女子可能是个无辜的。

高人凤上前,把那个女的翻过身来,但见她腰带上插着一排飞刀,显见是个会家了,然后他才笑笑道:“龙兄现在不会以为兄弟出手太狠了吧!”

龙行雨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兄弟没这个意思。”

“可是龙兄心中确有此意。”

龙行雨没话说了,顿了一顿才道:“这个女的并未与高兄照面,高兄因何知她身怀武功呢?”

“她若是个普通女子,此刻早已吓呆了,绝不可能还有胆子跑出去求救。”

“那倒不一定,也许先前所杀的人是她的丈夫呢。”

高人凤一笑道:“还有就是她跑得太快,步子很稳,一点都不慌乱,分明是学过轻功的,她若是上来拼命,倒还可能是个无知的妇人,但她这一跑,必然是华云龙的同党。”

龙行雨虽是老江湖,也不得不佩服高人凤的观察人微,心中想着,口中也表示了出来。

高人凤笑道:“兄弟一直是个江湖人。”

龙行雨低声道:“高人凤是,但水文青却不是!”

“龙兄错了,兄弟只是因为祖上出身之故,多担了一些责任,却始终是以江湖人自居,我接触的人是江湖人,结交的也全是江湖人,将来更准备以江湖人而终。”

“可是嫂夫人却是……”

“她目前还跟京中有些联系,将来也是江湖人。”

“兄弟实在不明白,贤伉俪何以会选择这个归宿。”

高人凤笑笑道:“因为我们喜欢做江湖人。”·听起来这是最牵强的理由,但了解他们真正的身份后,才会明白,这是最正确的理由了。

来到第二进院落时,里面出来了一批人,为首的一个脖子上长着个香瓜大的瘤,手中玩着一对铁胆。旁边两个人,一个是铁塔似的大汉,一个是干瘦似虾米般的老头子,正是名单上前三名的双头龙李三,混号叫李三瘤子。大汉是巨无霸何坤,老者就是虾米夏弥。

他们的名号俱不登大雅之堂,却想不到会是技击一流的功夫好手,华云龙找人的确是有一手。

李三沉下脸道:“高人凤,你上这儿来杀人是什么意思?

当真以为你仗着官府的势力就能欺人了吗?”

高人凤一笑道:“朋友叫得出我高某的名字,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

李三冷哼一声道:“在京师混的,谁不知道你高大爷的大名,可是我们哥儿几个不过在地面上混口饭吃,没碍着你高大爷吧!”

“不!你碍着我了,你们开赌馆碍不着我,但是替华云龙办事儿就碍着我了,李三儿,光棍眼里不揉沙子,我们别说废话了,下午我有一批弟兄来到赌馆,在那儿输得脱了底,我是来扳本的。”

李三也哈哈一笑道:“高大爷找上了我们,光脚的还怕你这穿鞋的吗?咱们哥儿几个少不得只有拿性命巴结了。”

贾若凤在对敌时向来不说废话的,滚身进去,双刀并发,就砍向了何坤和夏弥。

何坤手中是一对护手钩,嚓的一声,竟把她的双手锁住了,夏弥却是个点穴能手,居然深指直取贾若凤的穴道,贾若凤好在是反应快,连忙丢开双刀,滚身退了开去。

一招之下,贾若凤丢了兵器狼狈而退,这的确是叫人大出意外的,贾若凤退了回来,脸色煞白地低声道:“文青!贾若凤的凤凰刀不行,我要用六月飞霜了!”

高人凤沉着地摇摇头道:“今天不行,我们这个身份还得维持一下,改天由冷寒月用好了。”

“那么今天就得放他们过去了?”

“那也不然,好歹总能拼掉他们几个的,不过对方太强,强得超过我的意料,看来今天想全数放倒他们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以后总有机会的。”

那边的李三已哈哈大笑道:“凤凰双刀也不过如此。高人凤,你的顺风船驶太久了,神气也只到今天为止了。”

高人凤冷笑不语,挺刀卷身进去,依然是攻向何坤,何坤也照样用钧去锁他的刀,他这对护手钩锁人兵刃是一绝,嚓的一声又锁住了。不过高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轻敌冒进 遭遇高手 设伏围歼 又诛敌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