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四章 花子乞丐 三十六尸 风云突变 公主被绑

作者:司马紫烟

谢家全和胡有广常常站门口,对街上往来的巡检官兵与巡检司都很熟的,但是今天他们发觉换了不少人,而且巡检司官兵象也换了人,不过他们还是认得的,都是冷家庄的人,冷家庄的消息也很灵通,不着痕迹地派人来支援侍郎府了。

他们不动声色,像平常一样地跟巡检司打招呼,开两句玩笑,双方一笑而过。

这是一个很自然的暗号,明知对方换了人,却没有作特别的寒暄,这就是反常的现象。对反常的事以常态处理,本身就是一件反常。这种反常的应对,却是一种不拘形式的联络暗号。

巡检官兵过去了片刻,他们两个仍是不敢放松戒备,果然门外来了两个黑影,却是两个身着破衣的叫化子,身中各挟着一个长长的破席卷儿。

他们一直向门口走过来,谢家全边忙出声喝道:“站住!

你们想干什么?”

来人是一男一女,年纪都在四十五六,男丐赔笑道:“两位老总,天气太冷,我们又是饿了一天了,想进去讨点剩菜果腹。”

谢家全喝道:“你们看看清楚,这是侍郎府,岂是随便可以上门乞讨的。”

男丐笑道:“正因为知道这是大宅院,我们才上门乞讨,若寻常人家,不一定会有饭菜剩下,就是有一点,灶火已熄,冷饭剩菜,如何下咽。府上是大人家,厨下灶火终夜不熄,也随时备有处理好的菜肴和热饭。”

谢家全笑道:“看不出两位倒还想得挺如意的,不但要讨饭菜,而且还要热烧现煮的呢。”

女丐道:“如蒙赏赐一顿,在府上不算回事,我们却是终身难忘,一辈子常念着,这是一场功德。”

胡有广也笑道:“听你们这一说倒还真有道理,我们哥儿俩在这儿看门,一生中也难得做些功德,二位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倒是不能错过,二位就请吧!”

他答应得离奇,反倒使两个乞丐怔住了,他们是存心在门口闹事,所以才采取了这种不合理的姿态,半夜登门强乞,哪知胡有广竟然准许他们进去。

男丐一怔道:“你要放我们进去?”

胡有广笑道:“不但让二位进去,而且还想沾二位的光,陪二位进去,到厨下去弄点酒菜进去宵夜,我们在门口吹西北风也有一阵子了,又冷又饿…”

“宅里的人会招待我们吗?”

“一定会的,刚才龙总管己经吩咐过了,说今夜可能会有贵宾登门,要我们小心接待,宅里的酒菜也准备齐全。”

“尊驾别开玩笑,我们像是贵宾吗?”

“龙总管交代过了,今夜登门的都是贵宾,我们等了半天.就是二位前来。”

这显然与他们的预料情况不对,而且显示宅中已有了防备,男丐想了一下道:“既然宅中准备接待客人,我们就不便前去打扰了,多谢二位盛情。”

胡有广笑道:“二位不进去了?”

“不敢打扰了,叫化子不是府上的客人。”

胡有广笑笑道:“那实在很遗憾,不过没关系,今天不成还有明天,只要是我们哥儿俩当值,二位随时前来都是受欢迎的。”

男丐原以为对方会留难的,不想胡有广又很客气地放他们离开了,倒是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是好了。

胡有广与谢家全一直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那个男丐顿了一顿才道:“我们只是两个沿门乞讨的叫化子,不知在别处受了多少白眼,二位为何要对我们如此客气呢?”

“二位怎么还是把我们当贵宾呢?贵宾有这副行状吗?”

胡有广笑道:“敝宅龙总管没说贵宾是什么样子,不过二位在深夜前来,总不是普通人,我们肚里有数,不管二位的真正身份么,总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所能接待的。所以我们只有客气点,希望二位能高抬贵手……”

女丐笑笑道:“既然二位如此坦率,我们就实话实说了吧,我叫飞花女莫英,这是我汉子草上飞凌无影,我们是北地道上的人物,都在三十六友中。”

胡有广拱手道:“失敬!失敬!果然是鼎鼎大名的人物,龙总管交代下来,今夜有三十六友来访,要我们妥为接待,幸好我们没失了礼貌,二位当真是贵宾,就请进去吧,龙总管在等待着!”

莫英笑道:“我们可不是上门来做客的。”

胡有广道:“不管二位是为何而来,那都不是我们接待得了的,我们只有送二位进去,如何款待是里面的事。”

莫英道:“二位不必费事了,我们自己会进去,而且还不止两个人后面还有一批呢,我们只是先打个头阵,难得二位如此通达情理,我们也卖份交情,我们还有十来个同伴,他们进来时,二位当作看不见就是了。”

胡有广连忙道:“当然!当然!我们本来就是什么都没看见,府中人员都在各地方埋伏下了,只有从大门口进去是最安全的。”

莫英一笑道:“朋友,你倒真够意思。”

胡有广道:“各位与高总监之间,只是意气之争,骨子里我们都是一家子的人,这有什么好分的,说不定将来还要在各位手下讨碗饭吃呢。”

凌无影也露出一丝笑容道:“好!我记住二位,只要我们做了高人凤那两口子,总有你们的好处。”

胡有广和谢家全连连道谢,莫英和凌无影向后一招手,黑暗中闪出十几条人影,个个身形俐落,也不打任何招呼,在二人领导下,向内行去。

胡有广与谢家全相视一笑,索性关上了大门,闪进了一边的小屋中去了。

莫英、凌无影带了一批人,直往前扑,进人到了大厅,却看见龙行雨一个人坐在厅上,似乎专在等待他们,一看人进来,就站起道:“各位终于来了,倒叫兄弟好等。”

凌无影道:“龙行雨,我们今天找的高人凤!

龙行雨道:“高总监不在,兄弟就是全权负责人,任何事情都可以唯兄弟是问!”

“龙行雨,你别强出头,这件事你管不了,我们要高人凤的脑袋,还要他交出京师地面的监督权!”

龙行雨道:“这两件事倒的确是兄弟管不了的,各位要高总监的脑袋,他不在这儿,兄弟无法取来奉上,京师地面的监督权也不是兄弟的,兄弟也不能作主。”

“但是你可以决定一件事,你站在哪一边?’“兄弟哪一边都不站,兄弟是为王爷效力的,只站在王爷那一边,只不过王爷谕命兄弟辅助高总监,所以有时要听他一点。”

“好!龙行雨,话已说过,那是看在你师兄五虎断魂刀彭连虎的份上,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我们。”

他在说着话,已经有两人扑过去,可是还没到龙行雨面前,已经被不知何处来的两支弩箭射倒了。

这种弩箭钢羽利簇,劲疾无比,只听得唆唆两响,两个人都是额前中箭,穿透进去,倒地不起。

凌无影见状又惊又怒道:“龙行雨,你敢下毒手。”

龙行雨一笑道:“那两位朋友也不是过来跟我攀交情的,我对他们自然也用不着客气,凌无影,这个地方虽不是王府的白虎节堂,可也不是任人随意咆哮之处,你们不告而入,待械威胁,这罪名可不小,你们快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否则我就格杀勿论!”

看了他一脸从容之状,凌无影倒又怔住了,他们这次倾巢而来,事先打听得颇为清楚,高人凤这边就是他们夫妇和龙行雨两三块硬底子,其余全是些二流脚色,高人凤之所以能一再得利,完全是他懂得利用形势,训练了一批弓弩手,所以今天他们每个人都作了准备,身上穿了软甲避箭,想以人数的优势吃掉对方。

现在的情形却不理想了,第一是行动不够保密,对方已有了准备;第二是没见到高人凤夫妇,龙行雨说他们不在,很可能是躲了起来,突然再出现;第三是低估了那些弩手的威力,他们居于暗处发弩,矢出无声,又劲又准,可以对准身上各处要害,软甲也没有用了。

大张旗鼓而来,就这么退了下去,似乎又太丢脸,势必要硬干一下,才能扳回面子,何况行前还留下了一手,把三十六友中,轻身与暗器功夫最佳的八个人布在暗中潜入侍郎府,由他们以暗制暗,对付那些暗桩,自己这边只要闹开来,闹到那些暗桩现形,潜入的同伴就可以对付他们了,因此凌无影沉声喝道:“龙行雨,你又杀了我们两个同伴,梁子结深了,善罢不了,哥儿们,放开手来,见人就杀,鸡犬不留!”

他一声招呼,那些三十六友中的豪杰们也都个个红了眼,呼喊一声,分头杀了出去。

龙行雨迅速退后到了后厅,有几个人追过去,屋梁上迅速扑下两条人影,凌无影动作奇疾,刷刷两刀挥出,将那两个人挥成四截,其他几面的人也都杀开了。

每一面都是由屋梁上用绳子纵下的拦截者由于现身突然,大家也不问对方是谁,拉刀就砍。

得手倒并不难,对方出现得虽突然,却似乎全无还手的余地,都是一招授命,也正因为大容易了,使那些人难以相信,所以他们都为之一怔,而后才注意一下被杀的人,这一看不禁亡魂失魄。

那居然是他们安排了潜入的八个同伴,凌无影等人在门口周旋拖延,就是为了方便那些人进入的。凌无影由于在门口没听见宅中有任何动静,所以才放心地率众长驱直入的,在他的想法中,这八名同伴的身手,纵然不慎被发现,也不会吃大亏的,那知道在刹那间,已被人无声无息地制住了。

对方显然有了十分慎密与厉害的安排,今天这一次突袭是绝对讨不了好去,因此他连忙大声呼喝道:“大家先回来,别忙着出去。”

招呼得迟了一点,右侧的那一组人在杀死两个截留者后,已经冲了出去,那一组是五个人。

幸好厅中还有三组人留而未发,总计是十六名,他把人集中了,商量了一阵,决定还是先退走算了。

冲出厅去的五个人又如泥牛入海,半天都听不到一点声息,想来又是凶多吉少了。

凌无影和莫英只有放弃他们,每人带了七名伙伴,虽然厅门是敞开的,但是外面太黑了,看不清状况,他们决定由窗子里出去,大厅中的两扇大花窗都是关着的,由他们夫妇二人悄悄地来到窗前,内劲暗聚,然后突地击发出去,猝然巨响中,两扇高与人齐的花窗平飞了出去,跟着人也成两条线似的,依次由窗中飞出。

奇怪的是外面毫无动静,只有一片漆黑,由客厅通向大门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靠近大门处,接着一对灯笼,发出了微光指示方向。

但那长廊却像一条巨莽,张开了大口,准备要吞噬人似的,使他们又不禁犹豫了,他们不知道这条长廊两边埋伏着什么凶险。

观察了半天,仍是没有结果,凌无影忍不住了叫道:“龙行雨,你出来!

连叫了三声,龙行雨的身影才又出现的厅门口,含笑道:“各位,兄弟正命人到厨下去整治水酒,怎么就走了?”

凌无影叫道:“龙行雨。你少来这一套了,我先问你,我们还有五个弟兄呢?”

“龙某不知道哪一个是,贵弟兄!”

“你少装蒜,刚才在厅里出去的五个。”

龙行雨哈哈一笑道:“龙某不知道,不过龙某为了接待贵宾特别吩咐宅中的人特别小心防卫,凡非本宅中人而四处乱走的,一律格杀勿论,想来是被手下人处决了。”

凌无影见宅中平静如常,心知那五个同伴也必然是凶多吉少了。三十六友纵横北五省,个个都是绝顶身手,但是来到这宅子里,无声无息就折了十三个。

凌无影咬牙切齿地叫道:“龙行雨,你记着,先先后后,共是二十条人命了,三十六友必然要讨回这笔帐来的。”

龙行雨一笑道:“龙某记得很清楚,只是阁下的帐算得太早了,三十六友能够平安走出大门的不知有几个,究竟有没有人能来讨帐也很难说呢。”

凌无影色厉内茬地叫道:“你敢赶尽杀绝。”

“有什么不敢的,三十六友,到现在为止,已经杀了二十个了,剩下你们这十六块料,我们还怕了不成!”

“华大哥饶得了你们吗?”

“华云龙更不足为论了,他是仗着你们三十六友才抖起来的,没了你们,他就成了头没脚虎,无爪龙,连条泥鳅都不如,只有我们宰他的份。”

“可是在南昌方面,你们可无法交待了。”

龙行雨哈哈大笑道:“在道理上是你们先来犯我,在情势上是我们占足了优势,王爷总不会为了替你们报仇而惩罚我们吧。老兄,这些废话都不必提了,你们想要活命,就放下兵器,乖乖束手就缚。”

“放屁!龙行雨,你欺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花子乞丐 三十六尸 风云突变 公主被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