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五章 爱侣落难 急煞夫君 叛逆恶贼 近在君侧

作者:司马紫烟

水文青立刻接见他,在一间秘室中,只有冷秋水在旁,来人带了个包袱,先打了开来,里面是一口刀,冷寒月的那口六月飞霜宝刀。

他把那口刀放在水文青面前道:“水先生,兄弟王得泰,得意的得,和泰的泰,无名小卒,跟人跑腿。”

水文青微微一笑道:“王兄客气,无名也许,小卒却未必,能担任这份工作就不简单。”

“兄弟是真的马前小卒,除了传话之外,此外一无所知,所以水先生若是想在兄弟身上挖出点什么……”

水文青的眼睛一瞪道:“你知道水某是什么人吗?’“不知道,兄弟只是奉命来找水先生传话。”

水文青笑笑道:“你们掳去了冷大小姐,是这位冷庄主的女儿,你不找冷庄主,却来找水某,不很奇怪吗?”

“这个兄弟是奉命来找水先生。”

“冷庄主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

“这个倒知道,冷庄主是冷家庄的庄主,冷家庄职掌大内近卫,权重天下。”

水文青道:“他这个衙门不同别处,有杀人不偿命的,这一点你想必也知道的。”

王得泰平静地说:“这个也知道,但兄弟只是个传言的人,冷庄主不会杀我的。”

“冷庄主不会随便杀人。可是我却不能随便容人在我面前称兄弟,你给我跪下,改口自称小人。”

王得泰道:“水先生该不是搭官架子的人。”

水文青道:“我不是。但也看人而易,若是随便派个跑腿的奴才来跟我称兄道弟,那也未免把我看得太低了。现在最好亮亮你的身份,看看你够不够自称兄弟。”

王得泰道:“在下没什么身份,正一品的布衣江湖人,江湖人眼中没有官,对谁都够资格称兄道弟。”

水文青笑笑道:“这就行了,我这人最重江湖人,也只有对江湖人,我不但以兄弟相称,也以兄弟视之,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王兄代表那一方面?”

“代表敝上。”

“贵上又是那一方面?”

“敝上是捉住了冷大小姐的那一方面,水先生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

水文青想想道:“这也说的是,现在你可以说出来意了,你们要什么?”

王得泰道:“水先生松风水月胸襟,敝上十分钦佩。”

“说重要的,别提这些废话。”

“这就是最重要的,水先生既不慕富贵,淡泊荣利,何必混在这一个圈子里,敝上只希望水先生回到江湖去。”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敝上也知道水先生的胸襟与人格,知道不能对水先生作太多的要求。”

“贵上很了解我,那也该知道我不是一个人进这圈子,我还有不少朋友被我拉进了这个圈子。’王得泰道:“敝上知道,不过这不成问题,先生的那些朋友若是只为先生而入这个圈子,先生离开了,他们自然也会跟着离开,若是另有所图,敝上也不会叫他们失望。”

“说得倒轻松,我对他们又如何交待呢?”

王得泰道:“这是水先生您自己的问题了,不过为一了冷大小姐的安全。他们应该会谅解的。”

水文青道:“那很难,他们是为了交我这个朋友才进来帮忙的,我若是为了个女人而撇下他们,这可开不了口。”

“这个女人可不是普通女人,她是冷大小姐。”

“冷大小姐是冷家庄的大小姐,放着她的父亲在面前,这些事问不到我。”

“敝上却以为水先生能作十分的主,而且要求的也是水先生一个人,与冷庄主无关。”

冷秋水忽然道:“不!老夫我不答应,水先生要走我拦不住,他如真的要走,至少也得把手中的那些人交给我,这是我的条件。”

王得泰道:“冷庄主,你忘记你是谁了。”

“我没忘记,所以我才要坚持如此,那是我的职责。”

“可是冷寒月的性命你就不管了吗?

“她是我的女儿,我可以作主。”

“冷庄主,这儿只有三个人,她是不是你的女儿大家都知道,否则我也不会只跟水先生商量了。”

冷秋水沉下脸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你们捉到的只是冷寒月,那就是我的女儿。”

王得泰不理他,只问水文青道;‘水先生,你怎么说?”

水文青毫无表情地道:“我就是答应了,又有什么好处?

总不成我就这么平白无故的退出了。”

王得泰笑笑道:“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冷寒月,这已经是最优惠的条件了,有了冷寒月,你要什么还怕没有?”

水文青道:“你们似乎把一切都打听清楚了。”

‘不错!否则兄弟不会一个人前来谈条件的。”

“你既然一切都了解,就该明白我不是靠着寒月才得到这份差事的。”

“我知道,水先生是位富贵不能婬,威武不能屈的大英雄,你为了冷寒月才担下这份责任,所以敝上才请你为了冷寒月放弃这份责任。”

水文青轻轻叹道:“你们知道得很清楚,只有对我这个人还不够了解,这也难怪,你那个主人跟本不是我同类的人,他自然不会了解我。”

王得泰一怔道:“你知道敝上是谁?”

“差不多已经知道了。”

王得泰沉思片刻道:“我相信你多少也有点眉目了,所以才请你退出去,你夹在中间,对朝廷,对大局都不会有好处,敝上是个人杰,你不反对这句话吧!”

“不反对!他够得上是个人杰。”

“人杰自有作为,却无法忍受处处受人掣肘,你和冷寒月若是热衷富贵权势倒也罢了,偏偏体们又不是这种人,何苦夹在中间捣蛋呢?”

水文青道:“好了!我明白了,现在我给你答复。”

王得泰道:“敝上保证,只要你们离开这圈子,他负责绝不给你们任何麻烦。”

水文青笑笑道:“我也不怕他给我们麻烦,倒是他自己的麻烦大了,因为他先惹上了我,你回去告诉他,叫他乖乖地把寒月送回来,否则我就要他好看。”

王得泰没想到是这个答复的,怔了一怔道:“水先生,你不要冷寒月了?”

“谁说我不要,我不是叫你把她好好地送回来吗?”

“那只有在一个条件下。”

“没有任何条件,送回寒月,我原谅他的愚昧无知,只要他以后安份守己的尽他的职守,我不再计较,若是他敢动寒月一根汗毛,我就要他的命。”

“水先生,敝上的命没这么好要的。”

“他不妨试试看,凭我水文青的一句话,如果他能活过三天,那就算他行;现在你可以滚了。”

王得泰道:“水先生,这就是你的答复。”

“不错,这是我的答复。”

“那兄弟就这么回报了,希望你别后悔。”

水文青笑笑道:“我这人从不受威胁的,如果你不说最后那句话,我还可以放你全身而去,你既然敢威胁我,那就只得受点训练才能走了,你留下一条胳臂来。”

王得泰脸色一变道:“水先生,如果我身上缺少什么,冷寒月的身上也就不能完整了。”

“是吗?我倒不相信你有如此重要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人就动了,飞身而前,伸手直取门面,王得泰连忙伸手挡架,两人就这么徒手拆了十几招,居然势钧力敌,水文青冷笑道:““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

王得泰道:“水先生,我的一条性命不足惜,但你要为冷寒月多着想。”

他说话时一个疏神,水文青一指点上他的肩窝,使他的左手垂了下来,水文青却一不作,二不休,握住他的手腕,一抖一拉,又卸了他的关节,王得泰痛极昏倒,水文青也真够狠的,拉起墙上的长剑,擦擦两声,居然把他的两只手掌齐腕剁了下来,然后吩咐从人把王得泰抬出去,丢在路上僻静处。

冷秋水看得呆住了,半晌才道:“水先生,你这样对他,岂非置寒月的安危不顾了。”

水文青笑笑道:“我相信常玉琳没这么大的胆子。”

”什么?是常大将军。”

“除了他还有谁,谁会对寒月的身份这么清楚,谁能对我们的内情了如指掌,谁会提出那个要求。”

冷秋水默然半刻才道:“老朽也有所疑,只是不敢确定而已,主上也是微有所疑…”

“怎么,圣上也在怀疑他了?”

“是的,因为他最近的态度转为桀傲,凡是他手下的兵马,都不肯接受兵部的调动了。”

‘兵部侍郎是宁王的死党,他不受调度是对的。”

冷秋水轻轻一叹道:“可是主上是在御书房中当面跟他商量,调度出去的兵马是为了监视南昌的死党。”

“在这种情形下他也敢拒绝吗?”

“是的,他不但一口拒绝,而且说镇压南昌党羽的事他一肩负责,自有全盘计划,要主上不要去干扰。”

水文青居然笑了一下道:“这本来也不错,当初是主上自己答应他全权调度的,不该再去干扰他。”

“但他的计划有缺失之处,就该接受改进。”

水文青道:“冷老,你知道他的计划吗?”

“老朽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又何以得知有缺失之处。”

“这个看也看得出来。”

水文青道:“连你这旁观者都能看出来,他身为天下兵马都招讨大元帅,岂有看不出的道理,冷庄主,你管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你本分的工作,你又不懂,强插手进去,只有误事。”

“这…不是老朽插手,是主上……”

“主上足不出禁城,没带过兵,也不会用兵,他从那儿知道这些的?”

冷秋水喂喂不敢言,水文青沉下脸道:“冷庄主,你也不是知兵的人,却要强不知以为知,在主上那儿乱出主意这是很不智的事。”

冷秋水面红耳赤地道:“老朽也是一片忠主之心。”

水文青冷冷地道:“你的忠心是可信的,只是你的雄心太大了,强要去管那些不是份内的事,那是很危险的,轻则误事,重则误国。”

冷秋水见他眼中不怒自威,心中大为惶恐,连忙道:“是爵爷责备得极是,老朽自悔孟浪,可是大将军的态度跋扈也是事实,主上不但是万民之尊,也是他的母舅。”

水文青道:“他从小就是那样,一向在主上面前都是没有规矩的。”

“小时候可以说是无知,长大了就不行,当知人臣之节,不可逾越。”

“冷庄主可是在教训我了,我在主上面前也是不守规矩的,从未守什么君臣之分。”

“老朽不敢,爵爷不同。”

“我又是怎么个不同法?”

“爵爷恋怀淡泊,心无富贵,不慕权势,故而可以中傲天子,下仲王侯,但大将军却不行,既为人臣,就该守人臣之分,何况爵爷也极有分寸,至少还守着长幼之分。”

水文青笑笑道:“玉琳跟我不同,他那个人很固执,不喜欢人家去管他的事,而他也确实有能力,主上既然把全权交给他,就不该去管他的事。”’冷秋水顿了一顿才道:“至少他不该对寒月如此。”

“这倒使我想起一件事,他这么作,一定有道理的,是不是寒月去干扰他了。”

冷秋水道:“老朽不知道。”

“你不会不知道,还有,只是你一个人的建议,主上也未必会轻信,一定是你透过寒月,在主上那儿烧了火。”

冷秋水只有道:“爵爷明鉴,老朽在主上面前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只有把一得之愚贡献给寒月。”

“这就难怪了,寒月也糊涂,这种事居然也不向我问一声,就自作主张了。”

冷秋水道:“公主可不糊涂,她也知道布军之事,大将军自有定策,不会听人的,这只是测试一下大将军的忠诚与态度,使主上多了解他一下就是了。”

“这还不糊涂,天下事不可谋之妇人,这就是一例,她们见事不明,心胸狭窄,好逞意气,往往就因此小端而误了大事,自毁长城。”

冷秋水道:“公主对大将军有成见是不错的,但不会不识大体,她要求的人臣之分是国之正体大节,绝不可稍有逾越。”

这是一篇大道理,水文青无以为驳,只有道:“可是常玉琳却不是这种人,又如之奈何?”

冷秋水道:“天下将才不止常大将军一人,朝中多一悍将亦非国家之福,桀臣咆哮于朝廷之上,置君王威严于何在,爵爷,你不能用自己的那一套来定朝纲,也不能用你自己的那一套来治天下的。”

这下子水文青更没话说了,冷秋水却振振有词地道:“老朽虽然多管了一些闲事,但是老朽职掌冷家庄,就是为治桀臣悍将的,这可不是老朽多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爱侣落难 急煞夫君 叛逆恶贼 近在君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