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六章 表兄兽心 慾占友妻 撕去面皮 权慾熏心

作者:司马紫烟

常玉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地道:“表妹,你是在逼我用手段对付你。”

冷寒月冷笑道:“你已经用手段对付我了,常玉琳,可是你这次把我掳过来,实在是大错特错,你不惹上我跟文青,不管你在私底下作什么,我们总还会对你容忍几分,你这次直接惹上了我们,那才真的惨了。”

常玉琳脸上失去了平静,可是他却强笑道:“没关系,只要你不再出现,没人会想到我的,水文青虽然精明,却还在锦州转呢,却不知你早已送回京师了。”

玲寒月道:“我被劫到现在是几天了?”

“你自己难道不晓得吗?”

“我一直被你们弄得昏昏迷迷的,那里记得日子。”

“算算日期,刚好是半个月。”

“有那么久了,那我相信文青已经查出结果了,说不定已经开始动身回程来找你了。”

“常玉琳,别以为你是世上最聪明的人而别人都是笨蛋,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大家都早有数了,连父王都知道你不大靠得住。”

”哦!舅舅也对我有了怀疑?”

“当然了,他一直在私下跟我谈,说你能干有余.稳健不足,唯恐你将来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辜负了他对你的一片厚望。”

“他的厚望就是要我们常家世世代代做奴才。”

”常玉琳,你说这话可得凭良心,父王委你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集天下大权于一身,那是奴才吗?”

“那还是一样,我要保住他万年江山,尽管我是万人之上,却还是要在他一人之下。”

“那是你的职责,你还想作什么?当皇帝?”

“当我手下势力强于任何一人时,为什么还要屈居人下,天下没有限定一定是你们朱家的。”

冷寒月居然笑了道:“父王也没有这个想法,他虽然有三个儿子,却也发现我的三个哥哥没有一个是人君之器,他看中了一个,如果那个人有意接掌皇位的话。他想办法,破除万难,也要把大位传给那个人,甚至于不惜杀了我三个哥哥”

“那个人是谁?舅舅居然舍得为他舍弃亲生的儿子。”

“因为他是皇帝,皇帝的职责是治好国家,为了尽到这个职责,他不惜牺牲一切的。”

“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水文青。”

“是这个匹夫,他也够资格。”

“他当然够资格,头脑冷静,思虑纯熟,有魄力,有眼光,能识人,明察姦充,而且有一颗仁侠之心。”

常玉琳咬牙道:“水文青也是一介匹夫,只会在江湖上称雄,他也配当天下之尊。”

“能为江湖之雄,必能胜任庙堂之尊,江湖人比朝臣更难管理,他能跟—大批江湖豪杰。相处得水rǔ交融,在朝廷上就更能发挥其长才。”

常玉琳哼了一声道:“所以老头子才要把你交给他,原来早就存了私心。”

冷寒月嗤的冷笑一声道:“父王把我交托给他,是为他钟爱的女儿找一个最好的归宿,不过文青更绝,他天性淡泊,视富贵如浮云,我若是个公主、他绝不会要我、所以我才要放弃公主的身份,追随他湖山终老,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他在一起。”

常玉琳怔了一怔才道:“想不到这小子会是这样的一个人,看来我是无法跟他争了。”

“你跟他争什么?”,“什么都要争,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发现他处处都比我强一点,心中自然很不服气。”

他吞了一口唾沫道:“本来我以为专习兵法,专攻将兵之道是他所不能的,我担任这兵马大元帅时,心中很高兴,我终于强出他一点,不过现在才知道,假如他要当兵马大元帅,这个位子就轮不到我了。”

冷寒月骄傲地道:“人总算也明白一点事情了。”

常玉琳道:“我这大元帅是他不要的,他垂手可得的江山不要,我却要费力去追求,看来我是什么都不如他。可是我却可以跟他在一种事情上争一争。”

“你还有什么可争的。”

“你!”

“争我,你难道还以为我会嫁给你?”

“我没有这样想,我知道在你眼中,我连他的一根手指都不如;要你转换心意跟我已经是不可能了。”

“你总算还有自知之明。”

常玉琳神色一转狰狞道:“可是你落在我手中.只有由得我如何摆布,他拼命在找你时,我却在这密室中可以搂着你亲热,这是他争不过我的。”

冷寒月的脸色也变了,厉声道:“常玉琳,你敢!”

常玉琳哈哈大笑道:“我没有什么不敢的,我没有娶妻,也没有心爱的女人,不怕他报复,我可以送他一顶绿帽子,他却无法回敬,这一点他是输定了。”

说着他慢慢向前。冷寒月慾待挣扎,却发现自己没有半点力气,她情知不免受辱,只有紧咬舌根以求自解。

那知道这一点愿望都无法达到,常玉琳伸手一托,竟卸了她的下巴,使她无力咬合。

常玉琳脸上充满了狰狞与报复的快感,上前托起她的身子,脱掉她的衣服。露出了洁白似玉的胴体。

她什么也不能作,只能充满了仇恨和蔑视的眼光看着他,常玉琳却不在乎,先摸了一下她的*尖,然后狰笑道:“你没有骗人,果然已经把身子交给了他,而且不止一次了,可是我对女人却不是完全没经验。你说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却不是那回事,三个月的身孕,腹中多少已有了点货,你的小腹却如此平坦,也许我还来得及先在你的肚子里留个种,再领先他一次。”

冷寒月的下巴虽不能运动自如了,但还是可以听出她不断地在骂着两个字——“畜牲!”

常玉琳的心中虽是充满的兽性,但他却是一个人,人与畜牲究竟不同,就是他无法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提起情慾,他也无法占有这个女人。

而且这种事越急越不行,常玉琳的手已经抚遍了她每一个地方,可是偏偏他自己不争气。

冷汗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他恨不得拉出长剑。狠狠地刺自己一下,但他慢慢冷静下来,冷笑道:“现在我虽然提不起情趣,但等一下就行了,我去喝点酒,吃点助兴的葯,而且我也会替你带一点来,那时候我会要你自己就着我。”

说完他带着一脸的傲然走了出去,心中好象对他这个新想到的主意十分得意。

但是冷寒月的心从头却凉到脚底,她知道大内有许多神奇的葯物,也知道那些葯物能使一个烈女变为荡妇。常玉琳是可以拿到这种葯的,她更知道自己服下这种葯后,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她的心在刺痛,与其如此,倒不如刚才让常玉琳污辱了,那样在无法抗拒的情形下。她还能原谅自己。

万—……她简直不敢往下想,只有在心底暗呼着:“文青···文青…”

她只有一个意念,只要有点机会,她赶快杀死自己,最好能连常玉琳一起宰了。

但她也只能想想而已,却连什么都不能做,她的衣服堆在于一边,她却连穿的力气都没有!_常玉琳回到了外间。这是他个秘密的落脚处,秘密得只有极少的人知道。

因此,他这儿没有这种葯,因为他不是一个好色的人,他的英雄事业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没有闲情寄托在那些桃色闲情上。

他正在盘算着叫谁去取那种葯时,却有人不让他沉思,一个行色匆匆的汉子急步进来,老远就打了个拱,屈下一腿道:“爵爷,张义在门口有急事求见。”

张义是他最心腹的家将,因此才知道他的行踪,量他也知道没有十分火急的事,是不敢跑到这儿来的,所以他只发了一个简短的命令:“宣!”

张义进来了,穿着便服,但仍是照军中的礼节行了军礼,然后才简短地道:“爵爷,锦州传来急报,总镇袁尚文在营中服毒自尽。”

“啊!他服毒自尽了,为什么?”

“不知道,他来到大营中,屏退从人,一个时辰后,部属发现他七孔流血,死于帅座上。”

“他留下了什么遗言没有。”

“只有八个字——事出无奈,乞全家小。”

“哼!乞全家小,这是向谁请求?”

“卑职不知道,他只留了八个字,不过照口气看,应该是向爵爷恳求。”

常玉琳的脸上浮起了怒色道:“哼!他一定出卖了本爵,还敢来乞求本爵,水文青呢?”

“不知道。他在袁尚文服葯后两个时辰,就离开了帅府他的行踪飘忽,没人能抓得住。”

“冷秋水呢?冷家庄的动静总该抓得住吧!”

“据急报上说,他已经率了全部的人员,兼程急赶回京。

回程动用了驿马,一直没停,大概快到了。”

“快到了才来通知我。”

“爵爷。京师跟锦州没有设立紧急通信,完全靠飞鸽传信,只能比绎马快一步而已。”.常玉琳终于叹口气道:“能够快一步也不错了,张义,照你看,袁尚文什么都说出来了。”

张义顿了一顿才道:“袁尚文对爵爷一向忠心耿耿,他出卖留爷是不可能的,但水爵爷的精明能干也是人所难及的,他一定是查出了什么,令袁尚文无以置辩,只有服葯以求爵爷宽怒了。”

常玉琳冷笑道:“我知道他是你的妹夫,他的妻小也就是你的妹妹。”

张义吓得跪了下来:“爵爷,卑职不敢有任何私心,只是惩罚袁尚文的妻小与事无补,反而把嫌疑拉到自己头上来,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依你之见,又将如何?”

“爵爷什么都不理,袁尚文是锦州总领,又不是爵爷的直接部属,让兵部去处理善后好了。”

“水文青如此好打发吗?”

“爵爷,袁尚文即使说了什么,现在也死无对证了,爵爷来个坚决否认,谁又能奈何爵爷。”

“袁尚文要是有了供状呢?”

”袁尚文不通文墨,不会自己写招供文书的,纵有供状,不过是画了个拥而已,那可作不得数的,画个十字,连死人也能作的,这对别人或许还能作为证据,爵爷经略天下兵马、这点证物是扳不倒爵爷的。”

常玉琳想了一下笑道:“不锗!就算真有了证据,又能对本爵奈何,势力要抓在手中才是实力。”

张义顿了顿道:“不过那位冷大小姐倒的确麻烦,卑职想还是快点解决的好,杀了秘密一埋,神不知鬼不觉。”

常玉琳道:“要杀她何必又抓起来。”

“莫非爵爷能叫她回心吗?”

“也不是,她一颗心向定了水文青,要她转意变心是很难的,不过我要抓她起来,自然有我的用意,水文青很讨厌,我掌握一个人质在手,至少可以使他有所顾忌。”

“爵爷,没用的,在锦州我们派了个王得泰去跟他谈条件,他却把王得泰差点没宰了。”

常玉琳恨声道:“就是这个家伙派坏了,否则水文青还未必能查出本爵所为,一定是那家伙身上落了痕迹。”

张义不敢作声,反正王得泰也是常玉琳自己派去的,怪不到别人身上去。

常玉琳自己也发现了,解嘲地一笑道:“王得泰是我自己派的,若是毛病出在他身上,也只能怪我用人不当,不过冷寒月是杀不得的,张义,从现在起,你留在这儿照顾,我回到帅府应付水文青去,这个人留下大有用处,却不能再出毛病了。”

“是!卑职知道,卑职把八俊调来守护此间,有那八只剑即使冷家庄的全来了,也无法冲进此处把人救走。”

“用那些人手由你调度。但我想水文青神通广大,这个地方迟早瞒不了他,等到他找上门时,叫别人死命堵住他们,你却必须…”

张义道:“卑职立刻杀死人以灭口。”

常玉琳脸色一沉道:“张义,你是猪脑袋不成,我已经再三声明,冷寒月十分重要,绝不可以伤害,到了必要时,你带着她迅速离开。”

张义答应了一声,不再提任何问题,常玉琳却道:“你有把握带着人走掉吗?”

张义道;‘卑职能为有限,不敢说有把握,但总尽力而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常玉琳啐了一口道:“我要你活着带人走,死了有什么用,告诉你,这些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安排,到了危急之时,你进入密室自会有人告诉你如何秘密离开。”

“是!爵爷算无遗策,卑职只要奉命行事就是。”

常玉琳道:“奉命行事也不简单,还是要你自己能拿主意,当机立断,因地因时而制宜,反正一个原则你必须把握住,冷寒月绝不能受伤害。”

“是!卑职只想再请示一点,真到无法控制时,卑职能否加以处置?”

“不能,宁可让她回到水文青那儿去,也不能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表兄兽心 慾占友妻 撕去面皮 权慾熏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