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二十九章 拼死剑击 徒劳无益 侠女飞刀 再展神威

作者:司马紫烟

常玉琳这次却展现他真正的剑技了,电光闪舞,疾若飘风,直杀得冷寒月不住地退后,然后他轻轻地一剑前挪,剑光挑破了冷寒月的胸衣,冷寒月骇然退后,常玉琳按剑笑道:“表妹,我不为己甚,准你们全身而退,今后你们只要不干涉我的事,我也不来管你们。”

但水文青这时也表现了他超人的剑技,剑影微闪中,了几胸前受剑,透出后背,跟上前—脚,交身踢开后,急抢至冷寒月面前,用剑护住她。

常玉琳也微感意外,顿了一顿道:“文青,好剑法,看来你比我预计的要强。”

水文青道:“玉琳,我不得不对你说一声佩眼,你真能藏拙,居然一声不响练成了这一手好剑法。”

常玉琳一笑道:“我这是为情势所逼,不得不已,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不知有多少刺客想要我的脑袋,我若是不会几手,也不知叫人暗杀多少次了,去年一年,有九次刺客行刺,结果都死在我的剑下。”

水文青道:“你不是有许多护卫吗?”

“靠人是不行的,九次剑客都杀到我身边,至少有三次是跟侍卫们串通了放进来的,这年头相信一个人很难。”

水文青道:“你自问能比我强吗?”

“本来我颇有这个自信的,可是看了你刚才杀了凡的那一剑、我又不敢说了,这些年你的剑技进步得很多,比前几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水文青叹道:“我也是受情势所逼,干我这份工作,必须经常跟人面对面拼命的,我若不在武功上充实自己,恐怕也早就给人宰了。”

常玉琳道:“文青,我只是没把握胜过你,现在我们互相都不了解真正的深浅,只有经过拼命后才能分出上下。”

水文青道:“不是分上下,是分生死,我们之间已不可能并存了,总要倒下一个为止。”

常玉琳道:“一定要如此吗?”

“恐怕是如此了,因为我知道不可能说服你改变心意了,而你学剑术,也是为了这一天。”

常玉琳想一想叹道:“是的,在两年前,我就广求剑子,想要能对付你,我也找来了不少人,可是经过观察后、我发觉他们实在不行,你若是个普通人,我还可以利用人多对付你,但你身边有着更多的高手,比起来只有我吃亏,所以我只有自己加强剑术,为的就是亲手对付你。”

水文青淡然一笑道:“可见你自己也明白,我们之间免不了会有这一天的。”

“可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我一直在努力,想以情势来避免这一天的,你是个很理智的人,既无权势之恋,又无富贵之念,我们之间更没有仇恨,还是很好的朋友,如果大势所趋,无法挽回时,我想你不会跟我作对,说不定还会帮助我的。”

水文青点点头道:“很可能,至少我对你颇为了解,你很有魄力,由你掌握天下,不会弄得狠糟。”

常玉琳道:“那你为什么不支持我呢?”

“因为有人比你更适合,方今太子殿下宽厚仁爱,而且是皇室正统,以他出治天下,名正而言顺,可以省却一番兵变之灾,老百姓少受一点苦。”

“太子不是仁厚而是懦弱,人太重私情,目光太近,做不好人君的。”

“他也许有此缺点,但慢慢可以学习的,皇帝还可以理政几年,有机会给他充实自己的。”

“再学也没有用,他的天性就是如此。”

“我倒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皇帝并不须要太精明,只要有一片仁心就够了,国事自有六部大臣为辅。”

“若是由太子主政,天下将人权臣的把持。”

“不可能,有我这个机构在,绝不容许有一个权臣出现,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常玉琳一叹道:“看来我们是无法谈得来了。”

“是的!王琳,你太性急了,时机尚未成熟,你不该先惹上我的,掳劫寒月,是你最失策的事,若是你慢慢地来,等完全能掌握情势时再发动就好了。”

常玉琳—叹道:“我也知道,可是我不能等了,你破坏得大凶了,我好容易建下一个天府,被你一手拆散了。”

冷寒月忍不住惊呼道:“什么,天府是你建立的?”

“当然了,难道你以为是宁王建立的吗?”

水文青却道:“我也知道天府不是宁王的势力,因为江西对天府的支持并不力,而天府对江西的态度也大跋扈,不像是臣属对主管的样子,我知道天府一定还有强有力的后台,只是没想到你身上而已。”

“你迟早会想到的,我建天府真正的目的在牵制江西,你却加以破坏了,那等于是帮他的忙。”

“那只是你的看法,我的职责却是扫除一切反对朝廷的势力集团,我虽然扫除了天府,对江西并没有好处,我另有牵制他们的方法。”

常玉琳道:“我却不喜欢这种方法,我要一切都置于我的控制之下。”

“王琳,你的野心太大了!”

“没办法,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人,文青,废话不必说了,你也明白,我是不会交出兵权的,而且我也劝你别搬出朝旨硬来,那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如果你以为宁王会为你发兵,那是太傻了!”

“他不会为我发兵,但他会为自己发兵,我的兵权若是落入朝廷之手,对他更为不利。”

水文青想想道:“你说得也许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对天下大局,我了解得比你清楚。”

“那我只有杀死你一途了。”

“你有把握吗?”

“我没有,但是我有另一番布置,我还有许多朋友,他们会陆续地找上你的。”

“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我也有我的准备,这几年我不遗余力,网罗湖海奇技异能之士,成绩也颇为可观。”

水文青却微笑道:“你的人是用钱买来的,我的人却是凭道义邀来的。”

“这又有什么不同呢,用人唯才,来源并不重要。”

“很重要,我的人不会改变心志,你的人却靠不住,你能买得动,别人也能以更高的代价买过去。”

常玉琳一笑道:“可是没有人能出价比我更高。”

水文青一叹道:“王琳,你对江湖人的了解还不够,真正的人才不是高价能买得动的,你必须再付出了解与尊敬,他们才会自动自发地舍命以事。”

常玉琳道:“我不要那种人,我志在天下,不是在江湖上去交朋友,我犯不上那样做,再说,只要没有了你,那些人未必就会为朝廷卖命了,别人对他们未必就有了解和尊敬、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问题了。”

水文青一举手中的剑,常玉琳道:“等一下,不是今天,我愿意跟你一搏,但要做个交待。”

“还有什么好交待的?”

“你没有我有,假如我输给了你,我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交。

更不想去便宜别人,我仍然愿意把一切还给朝廷。”

水文青点点道:“玉琳,你还算是有良心的!”

常玉琳笑道:“我并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而这个皇帝舅舅对我毕竟还不错,在大利害的前提下,我不得不辜负他的一片慈心,但只要有机会,我还是想报答他一下的。”

水文青:“好!玉琳,我也可以给你一番保证,这一切都及身而止,你们常家的爵位还是保留的。”

“我若死了,留不留都无所谓。”

“话不是这么说,你没有后人,常氏还有子孙,你不能成为祖宗的不肖子孙。”

“那就谢谢你了,三大之后。我们在西山白云寺前见,午正碰面,生死一决。”

“你是单人赴会吗?”

“文青,我不会那么傻,相信你也不会一个人赴会的,那一天我会带足人手去,你去不妨多带些人,但交手的只有你我二人,假如你能杀我,就可以把一切都接收过去。”

水文青道:“假如我死了,我可不能交给你什么,那可不是我的。”

“你交给我我也不敢要,我知道你的人都是死党,不过我也不怕他们,如果他们不死心,继续要跟我捣蛋,我也有对付他们的方法”

水文青招呼了冷寒月一起走了,才出门,冷寒月道:“文青!你干吗要放过他呢?今天正是个机会。”

水文青摇头道:“不,今天不是机会,我低估了他的实力,在他的后厅,至少藏着五十名以上的好手。”

“有那么多吗?”

“只多不少,王琳是个很慎重的人,若没有充分把握,他不会现身与我们相见的。”

“三天之后,他会准时赶约吗?”

“我想他会去的,这一战对他更重要,因为我们的存在,对他是个莫大的威胁。”

两个人之间又沉默了一阵,终于,冷寒且开口道:“常玉琳真有造反的可能吗?”

水文青道:“原来我以为他不敢,现在才知道他真有这个打算,这实在是意想不到的事。”

“我早就说他有问题,偏是你一心替他辩解,文青,我这个妇人之见也有言中的时候。”

“是的,寒月,我没想到你的观察比我更深人,你又是怎么发现他有不稳之状呢?”

“我什么都没发现,只是凭直觉,我一直就对他没好感,因为他从小就表示了不甘居于人后,处处要居于第一位,而且这个人永不满足,从不知感激,这样一个人绝无可能老老实实地守住本份的。”

“只是凭直觉?那不是大武断了吗?”

“也许有一些,可是他在我们面前,经常批评父王的种种措施不对,对父王毫无尊敬之心。”

“事实上他批评的也不算错,皇帝在某些地方,表现得是过于软弱一点。”

“父王天性仁慈,有时虽嫌软弱,却是一个好皇帝。他也不是不想振君权,而是国库中空虚,年年都在透支,没有钱能供给一次战争,这十年来,他努力节省开支。给常玉琳扩充训练禁军,就是想要有一支能安定天下的武力来巩固朝廷的;想不到还是所托非人。”

水文青笑道:“这倒不能说所托非人,常玉琳他把这支禁军训练得很好,也的确发挥了镇慑作用,否则宁王和安化王野心勃勃,早就反了。”

冷寒月冷笑了一声,然后又道:“常玉琳靠这支禁军反得成吗?即使他能控制了朝廷,但宁王与安化王的军力加起来仍强于他,他仍然难以如愿的。”

“我知道他的计划,他不会先反。一定是把宁王和安化王逼得先反,再以朝廷的名义,下召天下兵镇勤王,等把那两处击溃之后,他已优势在握,自然而然就成为天下第一人了。

“这个家伙无可否认是个人才,不过那也要怪你,是你一力把他支持起来的,父王对他并不放心,一再地问我后,才大力支持他的,而我则是听了你的保证后,才在父王面前说他没问题的。”水文青一笑道:“我的保证也没错,我说他没问题,是因为我可以控制他,那批禁军中,我安插了一批可以举足轻重的人员。”

“真能有把握吗?”

“当然了,我很少做没把握的事,尤其事关军国大计,我不会草率从事的。”

冷寒月笑道:“难怪他一力要挤走你了,大概他也看出你对他的威胁。”

“是的,我把天府和华云龙—一拔除,使他狠耽忧,这两处秘密机构实际上是他在暗中支持的,一个控制宁王,一个控制安化王,我居中一闹,使那两处冰消瓦解,他才紧张起来。”

“你以前知道他在暗中支持那两处秘密机构吗?”

“我不知道,我本来以为那是宁王的私设人员,可是我后来也觉得不太对劲了,宁王对天府支持不力,而且有扯后腿的情形,我才想到天府必然另有背景,但也没有想到常玉琳身上来。”

冷寒月道:“其实也应该想到的,除了宁王和安化三外,再也没有别的有力人士了,再往朝中一算,除了常玉琳外,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水文青一笑道:“你现在检讨起来当然容易,我相信你在锦州被人擒走时,也还没想到是他呢。”

冷寒月哼了一声,那是无言认输的表示,水文青知道她的脾气了,遂也笑笑打住。

这三天水文青很忙,他不但要召集冷家庄的好手应战,也私下发出了很多封信,邀集他的那些朋友来助拳,他很了解常玉琳,西山之约,虽然是两个人订下的,但常玉琳不是江湖人,也不会遵照江湖规矩的。

常玉琳是学兵法的,最重情势,以大吃小。以情势压人是最拿手的本事,水文青不得不预作准备。

三天后,到了西山围场,那是皇帝亲临狞猎的地方,范围很广,可以纵马驰骋,在中间围出一块大空地,那是皇帝高兴时,由侍卫把兔鹿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拼死剑击 徒劳无益 侠女飞刀 再展神威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