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三 章 亦真亦假 亦怨亦痴 武林闺中 血飞情迷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个文青水自然就是那个易名为文青水的水文青,他和冷寒月的关系似乎很密切,此刻拥着冷寒月也颇为激动,过了一会儿,他才把冷寒月轻轻的推开道:“寒月,冷静一点,还有人在看着我们呢!”

这句话非常有效,冷寒月是个很好强的女孩子,她似乎很不愿意被另外的人看见她的眼泪,擦了擦眼睛才道:“文青,你怎么跑到马骐那儿去了?”

水文青微微—笑道:“我是个爱找麻烦的人,那儿有麻烦,我就往那儿钻!”

“你喜欢找麻烦,也不必挤到那个圈里呀,在京师你一样可以找人家的麻烦,而且远……”

“你不必要应付人,在京里谁敢跟你过不去!”

水文青一叹:“我知道我们那个圈子权力很大,人见人怕,但我不是那种作威作福的人,所以并不感到愉快,再加上自己人的倾轧……”

“我明白了,一定是我表哥跟你过不去!”

“不!寒月,他是我唯一信得过而且处得来的人!”

“哼!你别替他辩了,他是唯一能给你难过的人,这个讨厌鬼,我跟他算帐去!”

“寒月,你别胡闹,玉琳不是那种人,他忠于所事,不讲情面,处事公正,是我唯一最尊敬的人!”

“可是只有他的职位高于你,可以左右你,别的人再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了!”

“姑奶奶实在不明白那个圈子!”

“我怎么会不明白,那完全是我一手统辖的!”

“不错!你是圈子里的头儿,每个人都听你节制,但并不表示你完全了解这个圈子的一切,为了争功,为了争权,每个人都在身心斗角,互相打击,谗言中伤,甚至于还故意扯后腿!”

“有这么严重?我怎么不知道?”

“你高高在上,怎么会知道呢!”

“也有人故意地跟你过不去吗?”

“怎么会没有呢!连玉琳都难免会受到小人的排挤,否则你不会对他那样印象恶劣!”

冷寒月沉思片刻才道:“是有人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但人家可不是凭空造谣,却是有根据的!”

“寒月!我们这个圈子的工作不同一般,有时必须行之以非常的手段,那要看你以什么立场去评估,有些事情的举措虽有悖清理,却是必须的!”

冷寒月想了一下又道:“我不管那些,但我听说你这次是被表哥挤出来的!”

“表面上看来是如此,但实际的内情只有我们两个人清楚,我是自己愿意出来的!”

“你自己愿意出来,为什么?”

“为了有一件大事可能会发生,我们必须深入了解,防患于未然!”

“什么大事?”

“这个目前还不能说,我没有掌握到确切的证据,不能随便指控,因为这影响太大了!”

“对我也不能说吗?”

“不能,别说是你,就是对那一位,我们也不能在真相未明之前,随便就透露!”

“你到马家去,就是为了这件事?”

“是的,否则我又没奴才瘾,放着一等奴才不干跑来干这种三等奴才!”

“文青!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很多委屈,你放心好了,我跟我爹谈过了,过一两年,我就把我这份职位交给你,那时你就可以放手做事了,再也没人会干扰你,连表哥也没办法了!”

“你别把玉琳扯进去,他没有这个意思,他在你爹面前也同样地推举过我!”

“真的吗?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好心!”

“他是个可敬的人,担任这个职务完全是帮你的人,他自己本身的志趣并不在此!”

“我知道他的志趣何在,但是我爹对他并不信任,所以才要我压在他的头上!”

“他是你爹爹的亲外甥,你爹爹怎么不信任他?”

“因为他的雄心太大,不肯安份!”

“你们都太误解他了,他有雄心,却没有野心,他行事积极,却很有方寸,有识人之明,也有容人之量,是个难得的人才,你家的那些堂兄弟,没一个及得上他的!”

“这些我爹爹都知道,爹爹说不会埋没他,但也不会太寄重他,就因为他太能干!”

水文青轻轻一叹,才人遭嫉,自古皆然,冷寒月又道:“爹爹也说了,有才干的人可以办事,但不适合做大事。综理大局,那必须要一个平凡的人,除非是在乱世,天下大乱之际,才用得到人才;因为才人喜欢事事作主,不甘屈居人下,赋予他们大权,只会使天下更乱!”

水文青一声轻叹道:“你爹爹的顾虑也有道理,玉琳的事不谈了,我帮不了他什么,也无权决定什么!”

冷寒月欣然道:“对!那些事不用我们操心,倒是我们这个圈子,爹爹很欣赏你,对你也很放心,叫你用点心,将来第一把交椅,一定是你的!”

水文青想想道:“干这个是我的志愿,可是我要凭自己的本事去争取,不是靠你的力量!”

“你怎么会那样想呢,我可从来没有……”

“不是你的缘故,但每个人都那样想,所以我一定要自己创一番成绩出来!”

冷寒月默然片刻才道:“那也好,我知道你的脾气,更敬重你这份傲性。将来等你接了手,我一定什么都不管,躲在家里享我的清福去!”

水文青道:“你不是那种安得下来的人,何况我们这个圈子也不容人退出的,尤其是你,知道得太多……”

“那我该怎么办呢?”

“继续干下去,帮帮我的忙!”

冷寒月笑了起来道:“那当然行,不过也只有你来接手时,我才肯退居第二,否则谁也别想爬到我头上去!”

谈话总算有了结果,冷寒月显得很高兴,指指地下两具残尸道:“幸亏有你来,否则我可要被这两个家伙吃死了,我本来还以为我不错,现在才知道差得太远!”

水文青一笑道:“你其实也不差了,黄河三蛟是当世有名的高手,你能一举尽斩其三,足以自傲了!”

“我只抽冷子杀了一个,有两个是你杀的!”

“不!五个都是你杀的,目前我还要在马家耽下去,可不能出面居名!”

冷寒月想了一下才明白,笑笑道:“我杀就我杀的好了,但马骐那儿真值得你耽下去吗?”

“值得的,他只是一个总督,却广开门户,邀聘许多武林高手为其用,这一点就值得怀疑!”

“有没有一点迹象呢!”

“目前还没有,因为我只打通马其英的关系,还没有深入内部,无法参与秘密,有待进一步的查证!”

“为什么不多派人手,把他收拾了呢?”

“那样做固然不难,可是打草惊蛇,消息就断了,马骐的地位很重要,但尚非其主事者,我要设法把其余的人,一个个地找出来!”

“我该做些什么呢?”

“本来我是要劝你回去的,但你杀了黄河三蚊,事情闹大了,恐怕也不易脱身,就留下来继续跟他们闹下去好了,看看是否能多引些人出来!”

冷寒月十分高兴地道:“只要不赶我回去,叫我做什么都行,下一步我该做什么呢?”

“寒月,我可以替你出个主意,但最好还是你自己想办法,因为你必须要自己挑起担子的,干了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当机立断,不能凡事等别人来告诉你怎么办的!”

冷寒月道:“好!我就自己作主好了,毕竟我还是圈子里的头儿,虽然我不大管事,可不是不会管事!”

水文青笑道:“对了!我要走了,屋子里的人,我还是不去照面的好!再见了,我的好姑奶奶!”

说完在她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又潇洒地道:“我会尽力保护你的,但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为我珍重此身!”

人影消失了很久,冷寒月还在发呆,但是她内心却充满了喜悦,她要找的人毕竟找到了。

回到屋里,那两个女子吓得缩成一团,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冷寒月安慰了她们一阵,然后吩咐套车,史元龙留了一辆车子在庵里,供她们使用的!

她把尤可通和斑人俊的尸体各补上了一刀,自己骑着马,把尸体搬上了车子,押着车子,走直路进了城门,到了城门口,刚好已天亮开城了,史府的车子,门上也没有检查,就放了进去,她把车子直驶到马骐的家门口。

总督府自然是门禁森严的,可是冷寒月的雍容气度,使得门上的守卫不敢怠慢,连忙通报了进去,没有多久,一臂还包着白布的马其英出来了,旁边还跟着水文青,马其英的脸上带着栗惧,举起了一只手作礼。倒是水文青上前作了一揖道:“冷女侠,在下文青水,是马公子的朋友,马公子因为受伤未愈,不便理事,全权由敝人代表,女侠有什么指教,告诉在下也是一样的。”

冷寒月道:“你能作几分的主!”

文青水陪笑道:“一般说来,在下可以作十分的主,除非十分重大的事情,马公子就在旁边,相信必然有十分满意的交代的!”

“那就好,我是来报案!”

文青水故作迷惑地道:“报案?那是江宁府的事,女侠找错地方了,总督大人负责一地的军政防务,寻常的案件是由地方处理的!”

“这案子不寻常,地方管不了,我才来找总督府!”

马其英忍不住要开口,却被文青水拦了下去道:“请教女侠是什么案子?”

“我跟史元龙的家眷,在栖霞山史氏家庵中静养,有三个人自称是总督府门客,上门惊扰,意图不轨,我特地来问一声,你们这儿是不是有这三个人!”

马其英睑色微动,终于开口了道:“家父门下是有三个人,奉命去跟女侠去解释一下误会的!……”

文青水却道:“公子该先问问是什么样的人!”

冷寒月道:“他们自称是黄河三蛟!”

文青水忙道:“这三个人倒是不错,他们是很有名的江湖人,虽然是敝府门客,却没有什么人能管住他们,因此他们若是对女侠不礼貌,敝府十分抱歉……”

冷寒月冷笑道:“只有一声抱歉就算了?他们带来闷香*葯,夜闯家庵,意图不轨,不仅是无礼而已!”

文青水道:“他们是太过份了,总督大人只是要他们去解释一下,谁知他们竞如此的放肆呢!女侠对他们不必客气,通加惩处就行了!”

冷寒月道:“马其英,这就是你的答复?”

马其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是的,他们虽是家父门客,但是桀傲不驯,谁的话都不听,而且朋党又多,家父对他们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对他们的行动,舍下也无法过问,最好是自己加以应付!”

“这么说,你们是不管了?”

“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

“我要是杀了他们呢?”

“舍间也不加过问,因为他们在家父那儿是居于客卿地位,而不是家父的下属,家父也无权对他们下达命令!”

马其英笑得很可恶,不仅摆出了幸灾乐祸的样子,而且还推得干干净净,冷寒月瞪了他一眼,才冷冷地道:“马公子有了这句话就好办了,那三个人都在车子上,就把人交给你们了!”

马其英神色一变,连忙问道:“他们怎么了?”

冷寒月冷笑道:“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没等马其英有所行动,文青水已跳上了车子,过了一会儿,才下车到马其英耳边低语了一阵,马其英脸色大变地道:“你看清楚了?”

文青水道:“没错!三个人分为六载,都是死于兵刃,而且断处平整,显然死于利器!”

马其英道:“可是他们三个人都是一流高手!”

冷寒月道:“在我六月飞霜宝刀之下,没有高手!”

马其英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文青水道:“女侠,他们冒犯你,自是死有应得,可是敝人可以说明,总督大人只要他们以礼过访,这都是他们自作主张,绝非总督大人或马公子的意思!”

冷寒月冷笑道:“我不管是谁的意思,我把死人交回给你们,只是说明一件事,我不找你们麻烦,你们少来惹我,否则我的宝刀却不认识什么方面大员!”

文青水连忙道:“是!是!女侠言重了,我们对女侠绝无不礼之心,只不过这三个人的朋友很多,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女侠最好能小心点!”

“我不怕,谁敢再找我,我就对付谁,不过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事情是你们引起来的!”

文青水苦着脸道:“女侠,我们是真的压不住他们,你也知道这批江湖人的!”

“你们自己也尝到滋味了,江湖中人是沾不得的!”

文青水道:“冷女侠,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我只能保证一点,总督和公子不会再来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亦真亦假 亦怨亦痴 武林闺中 血飞情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