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四 章 情侣联袂 力斩诸雄 离间计成 山庄初现

作者:司马紫烟

马骐只会点点头称是了,他实在惹不起这些江湖人,因为他已有了富贵前程,不但是个穿鞋的,而且还是穿着织丝锦靴的,犯不着跟那些打光脚的江湖人拼。

诸葛龙冷笑一声道:“总督大人可别想得太美,认为就此可以无事了,冷寒月是冷家庄的人,做事情岂有半途而废的,你不去惹她,她也未必放过你!”

文青水忙道:“这个倒是不会,她已经向我保证过,此来金陵,纯为游历,无意多生是非,只要我们不再去惹她,她是不会主动找麻烦的!”

诸葛龙冷笑道:“文老弟,你能保证!”

文青水道:“能!我可以绝对保证!”

诸葛龙哦了一声道:“你凭什么可以保证!”

“因为我跟她是朋友,她不会骗我!”

马骐和诸葛龙都猜疑地看着他,文青水从容不迫地笑着道:“我是特地跟她建立友谊的,黄河三蛟计划以*葯对付她,我就先跑去通知她一声,免得她上当!因此她才把我当作朋友!”

诸葛龙叫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文青水道:“为了要保护我们自己,最先惹上她的是公子和小姐,她记恨的也是这两个人,黄河三蛟如果暗算她不得手,她找上门来,遭殃的也是他们,所以我必须和冷寒月搭上点交情;把这两个人撇开!”

“那关你的屁事!”

“怎么不关我事,马公子是我的好朋友,马小姐对我更是意义重大,我可不能看着他们遭受到危险!”

诸葛龙怒叫道:“你简直混帐!”

文青水笑道:“诸葛先生,我们在此地一样是客人,你可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事实上我的顾虑非常对,我到达时,黄河三蛟尚未发动,她已先有知觉,我只送了个现成的人情,却省了许多麻烦!“马骐也道:“先生,青水的做法也有道理。一面示好,一面对付她,成功了固好,不成也不会迁怒到下官身上!”

诸葛龙怒道:“大人!你倒想得好,想置身事外,我们可是为了你大人好!”

马骐也佛然道:“我可不要对付冷寒月,都是你们放不过她,把我的儿女也拖了进来,害我儿子丢了一条手臂,成了个半残废,你的平时吹得天下无敌,结果却被人家宰了一大堆,把帐记在下官的头上来!”

诸葛龙沉声道:“大人是否认为下官办事不力!”

马骐也沉下了脸道:“不错!我是有这个意思,你们的职责是保护下官的安全,现在你们要对付冷家庄的人,影响到下官的安全,下官自然要表明态度了!”

“冷家庄的人也没什么了不起!”

马骐道:“冷家庄是大内侍卫的训练所,他们是替皇帝训练贴身近卫的,个个武功高明,身手不见,你们认为没什么了不起,下官却惹不起他们!”

诸葛龙怒声道:“老夫就杀几个冷家庄的人给大人看看,先从冷寒月开始!”

马骐道:“可以,只要你们把话说清楚,扯不到下官头上,下官绝不干预到你们的任何行动。”

诸葛龙一拱手道:“老朽告退了!”

马骐也拱手道:“先生请便,下官不送了!”

诸葛龙气冲冲地走了,文青水才道:“大人,这老家伙太跋扈了,简直没把大人放在眼里,又那里是幕友对主管的态度,大人为什么要用他这种人呢?”

马骐叹了口气道:“他是我老师兵部尚书刘大中的同乡兼同窗,刘老师特地致函推荐,而他来了之后,着实表现也很能干,本爵寄重一多,他就骄横起来了!”

这当然是鬼话,文青水听了心中暗笑,马骐又道:“青水,你跟冷寒月既然是朋友,就为我疏通一下,告诉她要对付她的是诸葛龙,实非本爵之意!”

“这个大人放心,在下已经说过了,不过在下也奇怪,诸葛龙为什么要跟冷寒月过不去呢?”

“这个……下官也不清楚,起初也许只是意气之争,因为死了几个人,乃至恼羞成怒,亦未可知。”

这当然又是一番推托话,文青水明知他在搪塞,却也跟着装糊涂陪笑道:“他们的器量也太窄了点,本来就是他们先起的头闻江湖嘛,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就是这话了,所以我说青水啊!你不妨再去见一次冷寒月,告诉她情形,叫她小心防备,这样子就是出了事,也怪不到咱们头上了!”

文青水点点头道:“这当然,在下一定把话传过去,不过大人,在下有点意见,象诸葛龙如此身无规矩,大人何必要受一个伦夫之气!”

马骐道:“那没有办法,他是刘尚书推介来的,刘尚书不仅是我的思师,而且也是我的靠山,辞退他恐怕会得罪刘老师!那就太不上算了,还是容忍他一下吧!”

文青水笑了一下,他知道这又是一篇鬼话,不过总算又套出了一个人,马骇的靠山是刘大中,但马骐与刘大中并无师生关系,他们一定是同党而且是较为重要的一个。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去打探内情,而是要保护冷寒月的安全,所以他想想道:“在下这就到冷寒月那儿去一下。”。

马骐倒是再三拜托,文青水答应着出了门,虽说这次是公然衔命,他仍是非常小心,一路掩饰行藏,也幸亏如此,他才能发现到三个跟他走在一路的人,那三个人是十分普通的打扮,但文青水却深为吃惊,因为那是三个极有名的杀手,一个是天杀手杜冰,一个是地杀手何芳,是一对夫妇;另一个则是极乐童子王立明,极乐童子并不年轻了,却天生一付娃娃脸,始终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文青水是最近才在总督府中见过他们的,他们是以诸葛龙的佣仆及书懂身份住进府中,而诸葛龙所居的屋子别设一院,别的佣人都不准前去,一切饮食起居都由这三个人招呼,别人也没注意,只有文青水这种有心人,才会调查他们的底细。

现在这三个人也走向史氏家庭的方向,证明了诸葛龙又有了一次新的行动。。

文青水这一个发现太重要了,因为三个人都是极富经验的杀手,冷寒月一个人未必应付得了。

他盘算了一下,看看是自己先击杀这三个人呢,还是等到了冷寒月的住地再联合下手。

想了一下,他决定先不动手,因为他也没有把握一举击杀三个人,只要跑了一个,自己在总督府就耽不下去了,而目前,他还有必要在那儿混一下。

好在这三个人的路径还不熟;要找人问讯,文青水找到个机会,抄捷径绕在他们的前面,先一步赶到史氏家庭。

天地杀手和极乐童于是在下午到达的,他们很有耐心,居然在栖霞山其他的寺庙中烧香拜佛,用了一顿素餐,然后在天黑时才摸到史氏家庵,他们在天未黑前已往来看过一次地形,这次很熟练地找到了个隐秘的地方,翻身进了围墙;庵中很静,似乎大家都睡了,不见一点灯火。

天杀手杜冰有点怀疑道:“怎么没见一点灯火呢?”

极乐童子王立明却道:“她们昨天被瞄山双鸟闹伯了,自然不敢再点灯!”

“那又怎么找到冷寒月呢?”

王立明冷笑一声道:“我们是干杀手的,又不是挑明了跟人比武,悄悄地摸进去,见一个杀一个,总有一个会是冷寒月的!”

“万一第一个找到的不是冷寒月。声张起来呢!”

“杜兄说这话就不够资格当杀手了,杀手杀人,怎会叫人有知觉呢!再说这儿就是一个冷寒月扎手,就算让她发觉了,咱们三个人联手,也不怕对付不了她!”

“王兄既是这么说,就由你去下手好了,愚夫妇在外面给你掠阵打个接应!”

“杜老大,如果是个普通人,用不着掠阵,如果是冷寒月,一个人恐怕得不了手!”

“那又该怎么办呢?”

“大家分开行事,找到有人住的屋子就进去下手,见人就杀,反正咱们这一次并不是真要宰到冷寒月,主要是杀几个人,把事情挤到马骐身上,叫他无法置身事外,得手了就迅速离开,一人杀一个交差,谁碰上了冷寒月,能杀了她就建功是运气,叫她逮住了认倒霉”

杜冰考虑了一下道:“愚夫妇向来都是联合行动的,咱们分两头进行好了!”

“那也行,不过你们可得多杀一个,咱们是一人提回一个人头才能交差的!”

“这当然,不劳王兄提醒,愚夫妇自然知道的!”

于是三个人分成了两堆,一左一右,分开进行了。王立明摸到左边的一间屋子,听见屋中有鼻息声,他刺破了一点窗纸,借着微弱的光线,隐约看见榻上睡了一个女人,身子盖着被子,只有长长的头发散在被外。

王立明杀人的手最干脆,脱手就七支飞刀,分击七个位置,都是要害的部位,劲力极强,床上的人只隐约地动了一下子就寂然了,王立明暗呼侥幸,他杀的是一个没武功的人,虽不是冷寒月,却可以交差了。

玉立明也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并不立即进去,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陈设,看见这是一间女子的居室,室中有着妆台,也有一面妆镜,他感到更高兴了。

照陈设看,不会是那两名家庭中尼姑的静室,不是冷寒月,就是那个红红的居室,王立明倒不敢奢望是冷寒月,练式的人警觉性不会那么差,自己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得手,最大的可能是红红。

但只要杀了红红,也可以叫冷寒月缠死了马骐无休无止,逼得他不敢再置身事外,目的就达到了。

等了一会儿工夫,倒是旁边的院里传出了呼叱声和战斗的声音,那一定是天地双杀手夫妇跟冷寒月遭遇上了。

王立明很高兴,这两口子的运气太坏,遇上了扎手货,看样子自己这场大功是立定了,趁着冷寒月跟他们决斗的机会,自己赶快进去,摘下脑袋走人是最好的了。

他不再避忌犹豫,拍开了窗子,飞身进去,到了床前掀开被子,却不禁怔住了。

被子底下盖的只是另一个被卷,那散在外面的长发只是一柄马尾做的拂尘而已,这是个假人,空城计。

他才想到不对,人已突然矮了一截,那是床下挥出一柄利剑,一下子从腿弯处扫断了他的双腿。

剑非常锋利,王立明先前几乎没感觉,直到文青水从床下钻出来,他才感到一阵奇痛澈心。昏了过去。

文青水笑了一笑,他又补上了一剑,把王立明由昏迷中削下了首级。

他是个非常谨慎而有经验的人,永远记忆住一句明言,除非你的敌人没有了头,否则绝不可认为他死了。

他确定了王立明再不可能作怪了,才提了那颗首级,向打斗的地方走去。

天地双杀手夫妇的运气果然不好,他们摸到了冷寒月的房间,以他们丰富的杀人经验,是很难会被人发现的,只不过冷寒月已先得到了消息,所以就该他们倒霉了。

只是冷寒月没有文青水沉得住气,出手太急,宝刀只创下了地杀手何芳的一只左掌,她追了出来,被天杀手杜冰截住了,一刀一剑,展开了决斗,何芳看了一下,见丈夫一时之间难以杀死对方,忍痛负伤,也拉剑加人联手作战,他们夫妇的双剑合联是颇具威力的,冷寒月由平手而转为落下风了;不过她仍然很沉着,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后援很快就会来到了,倒是天地双杀手很紧张,他们碰上了扎手货,极乐童子,一定是轻松地完成任务回去交差了。虽然他们并不一定要放倒冷寒月,只要能脱身就行了,此行的目的虽是在杀人,但并不是要杀冷寒月。

但冷寒月却很讨厌,她落于下风,却只是守多攻少而已,攻击少,但守势极稳,毫无紊乱迹象,而最令人担心的还是她的轻身工夫,一掠即至,比何劳高明多了,他们夫妇想撇下她脱身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将她杀伤,两人才有脱身的可能,但是能伤她就能杀她了,还用得着去避开她吗?

何芳的断掌处又在流血,而且还痛得厉害,她的体力也衰竭了,忍不住道:“贼汉子,你快加把劲,老娘顶不住了。再拖下去,血都快流干了!”

杜冰也着急地道:“我何尝不急,但是没用,这贱人守得太稳,一切的险招都用不上,她是存心在拖住我们,我看这样好了,你先走,回去上葯裹伤!”

何芳怒骂道:“放你妈的屁,老娘叫人剁掉了一只爪子,还有脸单独回去,天地双杀手几时这么狼狈过,你不怕丢人,老娘却拉不下这个脸!”

“可是你断掌已成事实!”

“那老娘至少也要卸下她—条胳臂才能扳本!”

杜冰叹口气道:“我也知道:我还想收这小婊子做小老婆呢!可是她这么凶悍法,摆不平她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情侣联袂 力斩诸雄 离间计成 山庄初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