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五 章 恶教魔头 作茧自缚 绝世佳人 颜毁心惊

作者:司马紫烟

另一名汉子也怔住了,多少年来,他们在此地唯我独尊,连到附近探望一下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是登门伤人的了。再说那个同伴的身手也算得上是一流的了,居然被人一刀斩断了双手,这还得了。

他回头要跑,冷寒月已喝道:“站住,你敢再跑一步,我就要你变成两截!”

那汉子知道她不会是恫吓,果然站住了脚,回头道:“你们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文青水笑嘻嘻地上前道:“我们是从南京总督府里过来的,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你们是南京总督府来的,你们好大的胆子!连马骐自己来了,也不敢如此的放肆!”

冷寒月道:“马骐不敢我们敢,我们虽是从总督府过来,却不是马骐的下属,你们也不必拿出厂卫的牌子来吓人,告诉你,就算这是司徒平和费楚天的地方,本姑娘也不含糊他,你给我好好站立回话!”

一听冷寒月的口气,那汉子倒是吓呆住了,只有老老实实地站好了道:”姑娘有什么指教?”

“有个叫诸葛龙的家伙,他是不是在这儿?”

汉子道:“在不久前才来到的,二位是找他的?”

冷寒月道:“我是找他算帐的,他在这儿最好,你去通知他一声,就说冷寒月找上门来了,叫他不要跑,否则我唯你们是问!”

汉子脸色一变道:“原来姑娘就是六月飞霜冷女侠!”

“不错,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也知道我找上了谁是很难逃得了的,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叫王隐九……”

“王隐九,你好象是费楚天手下的三档头,怎么从京中调到南京来了?”

“姑娘怎么知道贱名的!”

“因为阁下大名鼎鼎,在京师跟一个大官的女儿私通成孕,女的溜出来找你,你却避不见面,害得人家出家做了尼姑!”

“姑娘明鉴,那个女的自己就不安份、早不知跟多少人上过床了,在下跟她好时,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她老子要招赘在下上门做女婿,才唆使她来找在下的,我岂能要这种老婆……”

“人家可是三品京官,对你并不辱没!”

王隐九脸现不齿之色道:“那有什么用,他身为户部主事,性情又贪,被人拿住了小辫子,他是想搭上费老总的关系,替他摆平麻烦,才借机会赖上在下,费老总为了在下,只好帮了他一点忙,不过绝不答应在下做他的女婿,才把在下调到此地来!”

冷寒月冷笑—声道:“这么说来,费楚天对你倒是非常重视的喽,像这种机会,应该狠敲他一笔的!”

王隐九笑道:“姑娘既然明白,当然知道费老总不会白白放过他的,而且为了避开他的女儿,才把在下调开,说起这件事,在下才是被害者,在京中,在下常替费老总办事,何等风光,跑到此地来,却只是看门巡路!”

冷寒月懒得听他罗嗦,喝了一声道:“你既是费楚天有头有脸的手下,我就不怕找不到你,快进去通报此地的负责人,叫他把诸葛龙送出来!”

王隐九立刻回头走了,文青水一笑道:“寒月,你倒是很会找人,一下子就找到个肯说话的!”

“我是恰好看过这个人的资料,因而记得一点!”

“寒月,你要问他什么话,他绝不会隐瞒的,只是千万别发脾气,送他过来很不容易!”

冷寒月一怔道:“什么?他是你的人!”

文青水笑了一笑道:“我们这个圈子,总要在各处安插一些人的!”

“你既然在此地有人,怎么还会弄不清此间底细?”

“我就安插了这—个人,而且看样子他在这儿没有深入进去,刚才他已特别点出,他在这儿的地位并不重要,所以我的确是不明此间底细!”

“这个地方究竟是谁在负责呢?”

“孔依仁,退致礼部侍郎,以前是曹监的儿女亲家现在还替他在厂卫中负责!”

“曹正琳是太监,那来的儿女亲家!”

“他们不是攀姻亲,孔依仁女儿认了曹监做干老子,人家是巴结老曹的权势,如此而已!”

“无耻,堂堂京官,居然跟太监攀上这种关系!”

文青水;笑道:“曹玉琳最喜欢这一套,看个女孩子漂亮一点,他就想收做干女儿!”

“这老混球是什么意思呢!”

“他没有别的想头,事实上他也不能有别的想头,他只是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他本人无法有子女,弄个女孩子承欢颜色,也是聊胜于无!”

“那他为什么不收干儿子!”

“第一,干儿子没有干儿女可爱,第二,干女儿比干儿子娇小玲珑,着意可人,可以坐在身上撤撒娇,亲亲拍拍都很自然,他若是弄个大男人抱在身上,那多难看呢!”

冷寒月也忍不住笑了,她想到那个情景的确很滑稽。文青水笑笑道:“不过老曹那个人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所以人家的女儿给她做干女儿都很放心,京中权贵,有一半是他的干亲家,有人还巴不上这个门路呢!”

冷寒月咬咬牙道:“无耻!下流!”

文青水一叹道:“其实京师更无耻更下流的事儿还多着呢!

你我也管不了这么多,还是打点一下精神应付目前吧,这个孔依仁恐怕不简单呢!”

说着他们的马匹已经来到一幢大庆院前面,那个王隐九已经等在门口见他们来了翻身道:“家主人有请!”

文青水抢上去问道;“孔庄主怎么说?”

王隐九道:“诸葛龙也在,对于冷女侠来访,很感到意外,庄主说,彼此间只是意外,趁着有几个好朋友在,大家做个和事佬,说和一下就好了!”

他很巧妙地把消息传出来了,文青水笑问道:“他的这些朋友够份量吗?要叫冷女侠点头可不是容易的事!”

王隐九道:“这个在下可不知道了,在下并不认识多少有来头的江湖人,但庄主的朋友,自然非比寻常!”

他的话也隐约点明了,王隐九的江湖眼皮子最宽;他不认识的人,必然是江湖不出名的,但他说得如此隆重,想必那些人一定大有来头。

文青水笑笑道:“有来头又怎样,冷女侠出身冷家庄,那个地方你总知道,又含糊谁来!”

这时一个中年人出来道:“老王,叫你出来迎接客人。你噜哩罗嗦些什么!”

王隐九笑道:“冷女侠是冷家庄的人,她对我的底细一清二楚,我惹不起冷家庄的人,问我话,我不敢不说!尤总管,你来了最好,客人交给你引进去吧!”

那个中年人一拱手道:“兄弟尤新贵,是仰止山庄总管,奉庄主命,特来迎近嘉宾!”

冷寒月冷笑一声道:“孔依仁好大的架子,自己都不出来,费楚天和司徒平都不敢跟我端架子!”

尤新贵一笑,只是一伸手道:“请!”

转身向前而去,文青水一拉冷寒月,示意她不必多说,进去瞧瞧再作道理,冷寒月低声道:“你又把冷家庄抬出来干嘛?

这个身份不能招摇的!”

文青水也低声道:“诸葛龙已经知道了,这个身份对他们不算招摇,我实际上是向王隐九打个招呼。叫他必要时召人来支援,这个地方似乎不简单!”

“你的人能及时赶到吗?”

“没问题,行前我已发出通知,只要一声信号,至少有六个人能在半盘茶时间内赶到!”

“他们进得来吗?你的身份不就要暴露了?”

“我用的人身手都过得去,有人指点着,绝对误不了事,我说出冷家庄,就是要他们以冷家庄的身份支援,不会影响到我的身份掩护的!”

听说有后援人手,冷寒月才放了心,胆气也壮了,她也深深地佩服水文青办事的精细与周密,在从事密探这个工作上,她毕竟还懂得太少。

终于走到了一所高厦之前,那个尤新贵回身在等候着他们,冷寒月不禁有点踌躇,像这样子孤身冒险赴会,她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紧张,文青水却鼓励地看她一眼道:“寒月!

不管有多少危险,记住有我在你身边!”

这句话使她得到了无限的勇气与支持,挺挺胸,大步跨入厅里,那儿坐着四个人,主位上一个白发老人,想必是庄主孔依仁,破他旁边的无疑是诸葛龙,鼠目尖腮,一脸姦刁之相。

另外还有两个人都较为年轻。一个是文士,一个是带发的头陀。

冷寒月进了厅,招呼也不打,第一句话就是:“那一个是诸葛龙,给我站起来!”

诸葛龙与孔依仁是同时站起来的,诸葛龙没有去答理冷寒月,反而责问文青水道:“小文!你怎么会跟冷寒月在一起,跑到这儿来的?”

文青水道:“在下是奉了总督大人之命,陪伴冷女侠来找先生的!”

“什么!马骐叫你来的?”

“不错!先生未得总督大人的同意,擅自派人到冷女侠的住处去行凶伤人,冷女侠找上门来了,总督大人再三解释都没有用,只有叫我陪着来找先生说明一下了!”

诸葛龙神色一交道:“老夫在此地,也是马骐说的?”

文青水笑道:“先生常上此间来,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总督大人不说,在下也找得到!”

诸葛龙怒声道:“马骡他不想活了!”

文青水道:“先生说这话就太没担待了,先生自己闯了祸,拍腿一溜,把烂摊子留给我们去收拾,我们也惹不起冷女侠,只有请先生自行处理了!”

诸葛龙怒声道:“老夫自己处理好了,一个冷家庄也吓不倒人,等老夫收拾掉冷寒月后,再找马骐说话!”

文青水道:“那是最好,总督大人说了。他的官做得好好的,犯不着惹那些麻烦,他也有专函拜上兵部刘大人,请先生另谋高就,先生也不必回总督府去了!”

诸葛龙冷笑一声道:“他倒想得好,凭他也能叫老夫卷铺盖走路,叫他试试看!”

文青水也冷笑道:“总督大人已经那样做了,他相信刘大人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再说,总督大人这份前程是自己凭本事挣下来的,并不是尚书大人的特别提拔,更不是靠先生的关系,尚书大人推荐先生前去,忙没有帮上,麻烦都惹下一大堆,对这份盛情,总督大人实在难以消受!”

诸葛龙哼了一声道:“马骐敢讲这神话,若非老夫帮他居间协调,他这个总督早就垮台了!”

文青水居然也针锋相对地道:“诸葛先生,你太重视自己的身份了,总督大人说,不管你能为他搭上什么关系,人家重视的是他手中掌的权,既不是他马骐这个人,也不会是你诸葛龙的面子,因此他相信只要这个总督在干着,人家自然会重视他的地位,有没有你都一样!”

诸葛龙怒不可遏地叫道:“放他的屁!他也不照照镜子,凭他那块料……”

这时孔依仁说话了:“诸葛龙,该照照镜子是你,你太过份了,刘公请你到马大人那儿去是帮忙的,可不是要你去当太上皇的!”

诸葛龙一怔道:“孔老怎么这样说呢?”孔依仁道:“我不知道你和马大人是如何相处的,但你们宾主之间不怎么愉快则是必然的,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居幕的师爷,爬到主人头上去了,岂非失去了刘公当初一番推荐的雅意!人家当然要赶你出来!”

诸葛龙急道:“可是我每件事都是为了大局着想!”

孔依仁神色一寒道:“你说什么?”

诸葛龙禁住不敢再开口了,孔依仁这才向文青水道:“这位文老弟想必跟马大人关系非常密切!”“不敢当,在下只是马公子的朋友!”

诸葛龙冷笑道:“他还是马其美的好朋友呢!将来很有希望袒腹东床,成为乘龙快婿呢,所以他才死命巴结,只可惜总督这个位子不是世袭的,你再有心也轮不到你!”

文青水笑笑道:“总督没希望,但这个师爷却是自聘的,在下立等可即,所以在下对挤按走诸葛先生这件事,进行得更是热衷!”

诸葛龙怒叫道:“我说马骐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是你这小子捣的蛋,你简直在做梦!怎么也轮不到你!”

孔依仁沉声道:“诸葛兄的话太多了!”

诸葛龙道:“孔老不知道这小子有多可恶,他公开跟冷寒月串通在一起,捣我们的蛋!”

孔依仁沉声道:“那只是跟你一个人过不去而已,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跟冷女侠作对,可不是我们要跟冷女侠过不去,你别把大家拖在一起!”

诸葛龙没想到孔依仁会突然撒腿的,一时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文青水与冷寒月也颇感意外。

孔依仁朝冷寒月一拱手道:“冷女侠,你是冷家庄出来的,老夫则是替曹总监管理一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恶教魔头 作茧自缚 绝世佳人 颜毁心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