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六 章 水底冤魂 魂命换颜 青楼雅妓 冷冷冰冰

作者:司马紫烟

船启航后幸好遇着了顺风顺水,船行很快,那条船也十分平稳,冷寒月可以行动,但是她身上被火烫的地方都起了水泡,一碰就痛得要命,所以她不能穿衣服,只有整天关在船舱中,身上涂着一层油膏,这份罪是够她受的,若不是水文青在旁绍心地照料着,照她的脾气,早就拔出刀来,一刀结束自己尽管心情坏到极点,神情也闷然不乐,但她的性情却变得十分和顺,不像以前那么任性倔强了,水文青说什么,她都乖乖地听着。

由于腹背都起了水泡,她不能躺下来睡觉,只能盘膝坐着养神,水文青怕她寂寞,只有陪着她说话,告诉她一些不知道的见闻,话说完了,只得挖空心思,想新的话题,甚至于把外面坊间听来的许多笑话也转述给她听,那当然是连荤带素,五味俱全,听得冷寒月满脸娇红,但是又爱听,连声催着水文青多讲几个。

水文青笑道:“寒月,真不得了,有些女孩子才听到一半就害羞跑掉了,那有你这样子赖着听不完的!”

“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你能说出口,我还不能听?”

“我不同,我是个男人!

“可是你的那些笑话,有些是专为打趣女孩子的,说给男人听可没什么好笑,你们也不是光为说给男人听的!”

“那是在坊间娼窑,跟那些欢场女子调笑时说的!”

“她们听了不会不好意思吗?”

“怎么会呢!大部分还是她们说给我听的!”

“这一定很有意思,那天你也带我去逛逛!”

“伤要上那个地方去?”

“难道去不得吗?”

“不是去不得,而是去了没意思,那是女人取悦男人的地方,你去取悦谁呢?”

“取悦你,这总可以吧!”

“要取悦我,何必要上那儿去,要称去取悦别的男人,我可没这么大的度量!”

冷寒月忍不住笑了道:“你们男人真自私,自己到那儿去花天酒地,却不肯让自己的女人去散散心!”

“女人在那儿是为了赚钱,可不是散心,不管什么样的客人,也不管是否喜欢,都得扮起笑脸应付,这可不是散心,而是一种痛苦!”

“可是总也会遇上一两个看起来顺眼的客人吧!比如说像你这样,那不是很快乐吗?你在那儿一定很受欢迎!”

“这倒不假,姐儿爱俏,钨儿爱钞,我在声色场中既肯挥霍,年纪也不大,人也不算丑,总是沾点便宜的!”

“你也常去那种地方吗?”

“常常去,那是为了工作,犬马声色场中,是消息最流通的地方,很多人尽管平时守口如瓶,但到了那个地方,得意之下,总难免会漏出一些风声……”

“你不必解释,就是为了享乐而去,我也不会吃醋的!”

“寒月,你实在很怪,没有—个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上那冲地方去的!”

“那或许是因为我出身在宫中之故!”

“这有什么不同吗?”

“有的。在宫中只有我父亲一个男人,却有一大堆的女人,谁都知道不可能一个人独占那个男人的,假如她们喜欢争风吃醋,表现得太不堪,只会到处树敌,连唯一的男人都将失去了,我父亲有两个妃子就是为此而饱受冷落,所以宫中出来的女人都不会吃醋的,她们都必须学习温柔、慷慨。才能取悦我的父亲!”

“这么说来,求一个理想的伴侣,应该到宫中去找了!”

“是的,只不过宫中的女孩子并不多,不是人人都求得到的,所以……”

“所以我能得到一个实在是我的运气!”

“说对了,所以你应该多加珍惜才是!”

两个人相对哈哈大笑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门上响起了必剥的叩门之声,水文青问道:“谁?”

“是小的许老大!”

冷寒月皱眉道:“这家伙真讨厌,不早不晚,偏就在这个时候来罗嗦!”

水文青道:“许老大是这条船上的船主,也是个很靠得住的人,没事不会来随便打扰的,你避一避!”

冷寒月只好躲进帐子里,许老大进舱来道:“公子!后面的小船增加到三条了,小的特来禀报!”

“三条船都是一路的?”

“是的,前一条跟了我们两天一夜,后面的两条是昨天才追上来的,三条船首尾相接不超过两丈!”

“不会是恰巧同行吗?”

“不太可能,因为那是三条快舟,不适合长程行驶,现在三条船都跟了我们一整夜,想必是为了我们!”

“船上有多少人?”

“十个,不过六个是驾船的水手,所以真正追下来的是四个人,其中有一个老头儿!”

“那恐怕是诸葛龙自己追下来了。”

“小的不认识请葛龙,不过照公子所说的形貌,多半就是他,只是他在那群人中,似乎不是主要的地位,为主的是一名中年妇人。”

“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这个中年妇人,似是很有权威,所有人都要听她的,另外的两个人倒是认得的,是兄弟两个,老大叫分水鱼毕珍,老二叫逆水鱼毕奇,是长江的水上大豪,设寨焦山,水上功夫精绝!

水文青眉头微皱道:“是这哥儿俩,那倒是不好弄,他们若是由水中过来动手脚,恐怕不易应付!““这一点请公子放心,小的船上有六名水手,每个人水里功夫都还来得,不怕他们在水中捣鬼!”

“许老大,我知道你的手下弟兄们水中功夫了得,但是毕氏兄弟成名多年,不全是仗着水性,他们的武功也是江湖上的顶尖人物!”

许老大微笑道:“小的知道,在岸上,小的不敢说大话,但是在水中,小的有把握不让他们接近木船一丈,小的这些弟兄们终年在水中讨生活,总有一些自卫之力的!”

水文青一笑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出去继续监视吧,我想他们大概是水中先开始攻击的成分居多,我们这边有个病人,她受了火伤,可不能沾水的!”

许老大答应着退走了,冷寒月从帐子里出来道:“这个许老大也是我们大营中的人?”

“是的,不过他是我私人所建的班底,名册不载于大营之中,所以你不知道!”

“你还有所谓的私人班底!”

“是的,那是你父亲特许的,我和你表哥每年各有三十万两的特支费用,就是培植一批私人的班底,作为一些特别任务时的助手之用,所以连你也不知道!”

“文青,我倒不是争权,我只是替这些人抱屈,他们虽是替你私下出力,但实际上也是为朝廷,理应有所报酬的,没有一个正式的名份,将来如何酬报他们!”

“他们的酬报是有的,朝廷允许我授以三品以下的军功前程,但必须在他们效力十年之后,因功而受职,他们的名册和功绩记录由我负责登载,藏于一口铁箱之内……”

“假如你有个什么意外呢!他们不是白忙了!”

“也不会的,有一个人专门保管那口铁箱,假如我们有了意外,那口铁箱就会呈送到你父亲那儿,他有特制的钥匙可以打开,继续指挥这些人!”

“为什么要这么秘密呢?”

“因为这些人所从事的是一些真正的国家机密工作,身份不能公开,知道的人越少,行事越有效率!”

“每年三十万两,能养多少人呢!”

“不多!我自己是一百名,你表哥那儿多少不清楚,这些钱只是给他们维持目前的生活之用,他们的报酬是在十年之后,所以不会计较眼前的,不过即使没有任何报酬,他们也不会在乎的,我所邀请的人,都是不计名利的!”

“他们都是一批可敬的人!”

“是的,除了志行可敬之外,每人都有一身奇技异能,像这个许老大,他的水上功夫卓绝,天下不作第二人想,他能潜伏水中,半个月不起来!”

“那怎么呼吸呢,他总不能像鱼一般生活吧!”

“那当然不可能,不过他有他的方法,这是他的秘密,我也不能过问的!”

门上又响起了毕剥声,许老大人没进来,只在舱外道:“公子,毕氏兄弟下了水,小的也作了准备,不过还是请公子注意防范一下!”

水文青推开了一块舱板,那是一个暗格,可以望见外面,却不会被外面所发觉。

江面转为辽阔,可以看见后面三条快舟已并排疾行过来。

船上只有八个人了,六名水手操桨,诸葛龙和一名中年妇人各扫一条船头。

小船追到五六丈处,诸葛龙已发话道:“文青水,快吩咐停船施边,把冷寒月交出来,否则你们将后悔莫及!”

水文青冷笑道:“这个老儿真卑鄙,他自己出头叫阵,却叫人从水底下暗袭,我得出去逗逗他!”

冷寒月忙道:“文青!他们若是攻了上来,我总不能束手待毙,你得给我想想办法!”

水文青想了一下,取出一套薄绸的衣服递给她道:“这衣服隔绝水分,但是却不能保护那些水泡不磨破,好在我所上的油膏效用很好,可以保持破处不溃烂,你先拿着,非至必要时,最好不要穿上!”

“等人家杀到面前,我再穿也来不及了!”

“不可能的,毕氏兄弟有许老大应付,对方只有两个人了,诸葛龙我应付得了,只有那个女的莫知高深,但不管如何,我一定给你有穿衣服的时间!”

说着他已来至舱外,走到船头上,许老大还是很镇定,亲自揽索扯帆,使那条大船飞速进行,另外两个水手,一个掌舵,一个摇槽,水文青知道四名水手也下水去拦截去了,倒是很放心,走到船尾上道:“诸葛龙,你真是不想活了,我们饶你不死,你却自己送了来!”

那个中年女子发话道:“冷寒月呢?叫她出来!”

水文青笑笑道:“冷女侠是何等身份,凭你这么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就能请她出来见面!”

中年妇人冷笑道:“她不过是冷家庄出来的罢了,在玄冰官面前可端不起架子!”

水文青的心中大震,玄冰宫这三个字太惊人了,那是在北海的一个神秘门户,宫中全是女子,武功高不可测。

不过她们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不与江湖人来往,只是谁侵犯到她们,却也讨不了好处,,她们报复的手段极为惨烈,稍有冒犯,必死无疑,有很多江湖上的有名人物,因为犯在她们手中而遭杀害!以至于后来看见她们的人,不管是谁,都得避道而行,唯恐冲撞了她们!

看来诸葛龙的本事不小,居然把玄冰宫的人搬了来,他定了定神才道:“请教劳驾尊姓大名!”

“我说出来,你会知道吗?”

“假如劳驾只是玄冰宫中无足轻重的人物,在下当然不知道,但是玄冰宫中十二玄冰使及两位宫主,在下倒都有个耳闻!”

中年妇人似乎不太相信地道:“我叫宇文兰,虽非玄冰使,也不是宫主,但我的地位并不低于玄冰使,你听过没有?”

水文青道:“宇文兰这个名字没听过!”

中年妇人薄有怒意,但水文青接着道:“玄冰官二位宫主之下,只有一位总监在十二玄冰官使之上,劳驾想必就是那位总监了!”

中年妇人微露笑意道:“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对本宫的事倒是知道不少,本官有个惯例,能够知道本宫一个人名字,可以不杀,现在你能知道本监,已够活命条件……”

水文青道:“字文总监,在下可没有说出芳名!”

“知道有我这个总监的尤属难得,因为在玄冰宫中的弟子,都未必全知道我的身份,你能知道我这个人,想必与本宫中一位重要人物有些渊源,所以本监饶你一命,你把冷寒月交出来算了!”

水文青笑笑道:“多谢总监的一番好意,只是在下与冷女侠只是普通朋友,既无权叫她出来,也没有权利代她决定是否要出来!”

宇文兰道:“你曾经抱着她上车子,又在这两天内与她同居一舱,怎么会是普通朋友呢?”

水文青道:“劳驾居然全知道!”

“你自以为行踪隐密,又怎能逃过我们的耳目,你们的一举一动我全清楚!”’“那劳驾就该知道,冷女侠被萧圣的火器所伤!行动不太方便,在下据朋友之义,略加照料而已,否则凭在下这点身份,又怎敢高攀冷女侠呢!”

诸葛龙笑道:“原来冷寒月受了伤,难怪要急急地躲避了,小子,萧教主和雷火天王呢?”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还问我干吗?”

“我们只是知道你们的行动而己,对那两位的下落却不清楚,因为他们行事不喜欢有人知道,所以对他们去找冷寒月的情形,我们没派人去盯着!”

盯也盯不住,那天有五六位冷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水底冤魂 魂命换颜 青楼雅妓 冷冷冰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