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

第 七 章 寒山恶斗 尸横遍野 尔虞我诈 险机四伏

作者:司马紫烟

水文青道:“第一,她们故意冷淡其他的客人,却又有一批客人经常去捧场,这批人不是失意的政客,就是当权而又地位不太稳的人,他们都是天府所要网罗的对象!”

冷寒月忍不住道:“天府要这些人干嘛?”

“这一批人都是长袖善舞之辈,天府如果要独揽大权,这些人就是最佳的班底,将来天府如果得势,把一批受控制的人放请要津,就可以把天下运用在手了!”

“岂有此理,这批人非贪即墨,没一个是好东西,天下人了他们的掌握,岂不苦了老百姓!”

水文青一叹道:“老百姓无时不在苦中,只有大苦与小苦之别而已,小苦仅堪温饱,大苦则不免饥馑,但那些善良百姓却只有逆来顺受而已,我们努力的目标,就是使老百姓少受点剥削,免于大苦而已!”

冷寒月有点讪然道:“我父亲没有尽到善保百姓的责任,没有给他们良好的照顾,他自己也经常这样自责!”

水文青笑笑道:“他能够这样想,有此见识,就是一个不错的皇帝了,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实际上是你祖上留给他的基业就不好,他登位之后,已经颇有建树,惩治了不少贪墨的大员,举拔了不少清廉能臣!”

“但是仍然有一半的贪官污吏,活跃于朝庭之上!”

“这也没办法,他不是不想做好,实在是力有未逮,他虽是天下第一人,却也不能无缘无故,凭自己的好恶而任意办人,一切都要讲证据的,可是那批人成群结党,势力太大,蒙蔽了他的耳目,所以他才在三厂之外,另外成立了我们这个机构,赋予我和你表哥莫大的权力,就是要使耳目灵敏,弥补内政之不足,惭愧的是我们表现不佳,没有真正的尽到责任!”

冷寒月笑道:“你也别大谦虚了,父亲对你们的工作已十分满意,实在是天下太大,败类太多,你们也不可能凡事都知道的,父亲曾经要你们扩大编制,好多做点事,表哥倒是很高兴,但听说是你坚决反对!”

“是的,我不主张扩充,因为我们这个圈子是相当机密的唯其少为人知,我们才能做事,编制一大,人一多,就难以守密,弄得人人皆知,别人就会防备我们,反面探不到消息了再者,我的人都是我自己挑选的,心性行为我都经过考核,是我绝对信得的,若是编制一大,用人必滥,总难免有不肖之徒渗了进来,那时我们就成为另一个厂卫,是害民而非保民了第三…”

冷寒月笑道:“好了,上一个才说了第一点,现在又来二三四点,把人都听乱了,你这方面的事我不想多知道,你还是说那两姐妹可疑的第二点吧!”

水文青也笑了道:“她们可疑之二不在她们本身而在诸葛龙身上,诸葛龙自从江上一战,字文兰身死后,居然对我们放弃了追踪!”

“那是他吓破了胆,不敢再追下来了!”

“不可能,天府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有的是人手,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

“因为我们已经泄漏目的地是姑苏,他们在姑苏另外有人,可以就近追索,不必再跟上来了!”

“冷芳双艳就是他们在姑苏的人员了?”

“这点已可圈定,只是不知道她们的地位如何?不过我相信她们很重要!

“她们会不会是玄冰宫的两位官主!”

“也非常有可能,因为她们所取的两个花名,冰冰冷冷都与玄冰有关!

“这个推断太不切实际了,她们如要掩饰身分,就该取今完全无关的名字才对!这不是慾盖弥彰吗?”

水文青一笑道:“也不尽然,江湖武人的心理总不肯掩名埋姓,即使为了不得已而易名,也得带上点关系,像你以冷梅的化名去逛书寓,不也是同样的心理吗?”

“还有第三吗?”

“有的,你今天易钦而男装前往,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她们居然没发现,便证明她们的江湖经验太缺乏。玄冰官主在关外的地位虽高,却极少走动江南!”

冷寒月有点不服气道:“我以为很象了,居然会有那么多的破绽,你倒是说说看!我那些地方不象了!”

“你的耳上有孔,那是悬耳环的!”

“京中大家子弟穿耳孔的多得很!”

“那是一般的纨绔子弟,你却是以冷家庄的子弟身份前去冷家子弟不会做这种无聊事!”

冷寒月只有咬咬牙道:“还有吗?”

“有的,你前胸太挺,皮肤太嫩,腰杆儿太细,屁股太圆肌肉没有劲,身上还带着一股香味,喉下没有结,稍微有点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女的,那两个宝贝居然毫无所觉,证明她们不是风尘中混的!”

“她们本来就不是,她们说是宦门千金!”

“高张艳载两年,虽不至门庭若市,可也是门前客不绝若是还混不出一点见识,她们就是两头猪了,除非这两年她们根本不在混,还是过着以前的生活!”

冷寒月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道:“以前我在京师时,也曾化装过男人去逗逗八大胡同的姑娘们,还没出岔子!”

“我相信你去逗的都是些清倍人,小姑娘,要是换个老练的,绝对瞒不过她们的!

冷寒月笑而不言,显然水文青把她料透了,也只有水文青可以挑她的毛病,别人面前,她是不肯服输的。

顿了一顿,她才问道:“以后你作何打算呢?”

水文青道:“既知狐穴,自然就是捉狐去,不过,假如她们真是所谓的玄冰宫主,恐怕不太好捉,玄冰宫技艺非凡,从那个字文兰身上可知一般,她们自然更难对付。”

冷寒月傲气又上来了,冷笑道:“我倒不相信,我一个人斗她们两个给你看看!

水文青道:“寒月!我倒不是说你不如她们,而是玄冰宫的技艺有很多未为人知,咱们可以把她们进出来,在外面逼出她们的真相!”

“这倒可行,但是如何要她们出来呢?这两个妮子从不过堂差的!”

刘志远笑道:“那可能是沾了冷公子的光,冷公子跟她们订了约,说要带她们出去玩玩,她们都没反对,就利用这个机会将她们哄出来吧!

水文青笑道:“这个办法好,她们从来也没出过堂差,既然答应了你们的约会,可见冷家庄的身份使她们大感兴趣。

冷寒月说道:“也许她们真的是为了冷公子!”

水文青道:“我保证绝对不会,你在女人中固然是绝色,但是长在男人身上,却嫌脂粉气太重,不是风尘中人托终身的对象,除非她们是别有用心!”

冷寒月也知道自己在人情世故上太嫩,多说了徒增自己浅薄而已,水文青把计划细说了一遍。

第二天早上,冷寒月仍是男装,由刘志远作陪,带了小云,到了冷芳阁,那两姐妹居然已经起身了,而且梳洗整齐,等着他们出去!

冷寒月笑道:“昨夜匆匆,我未曾约定好,今天特地一大早来,想不到你们居然准备好了,难道你们能未卜先知?”

冰冰笑道:“我们那有这个神通,只是一片痴心而已,我们说过,在公子未离之前,天天都闭门谢客恭候,所以从今天一早开始,就梳妆准备着,到底公子没让我们太失望,一早就来了”

冷寒月笑道:“好!好!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今天我们出去玩玩,大家上那儿去呢!”

刘志远道:“冷兄不是说要往姑苏台去一访馆娃宫遗迹一吊西子吗?”

冷冷立刻反对道:“哪儿只剩下一片废墟,事隔两三千年谁知道是真是假呢,我们上寒山寺进香去!”

争执了一阵,冷寒月道:“寒山寺就寒山寺吧,反正我儿都没去过!

刘志远答应得很勉强,两个女的相视一笑,冷寒月也在中暗笑,她知道两个女的必然在寒山寺有了布署,便也暗暗服水文青设想周到,把一切都料定了。

由街上雇了二辆车子,出门前,刘志远道:“我得找人送个信去,因为冷兄说要上姑苏台,我叫人准备了酒菜送到那儿去,现在换了地点,我得吩咐他们改送去!”

他掏了五两银子,叫了个闲汉来,吩咐了一阵,那个闲汉立刻说走了。他们这才上车。

冷寒月带了冰冰坐一辆车,小云跨辕,另一辆车上带着个小丫头,就是昨天陪着小云玩儿的,叫小梅,刘志远一直显得心不在焉,冷寒月却放心得很,因为她已发现那个车夫就是水文青改扮的。

送信的闲汉没完成任务,走到一半,就被人硬架着到一间屋子里绑了起来。

这一切都落人一批人的眼上,他们却不动声色,也没人去搭救那个闲汉,因为他原是个不相干的人,也不真指望他能把口信送到,水文青办事是十分稳健的。

寒山寺因古时高僧寒山和尚而得名,也就是与拾得和尚并称为和合双仙的那一位,为了附会传说,寺中自有许多古迹,冷公子学识渊博,就着那些古迹,把往事握握道来,十分动听,使得两女的异常倾倒,连刘志远都钦佩异常,笑着道:“冷兄虽然来自京师,却比我这土生士长的还精熟地理,实在使兄弟佩服!”

冰冰笑着道:“冷公子是读书人,见闻自然比我们强多了,对了,冷公子如此高才,想必早已高中了!”

冷寒月一笑道:“你是说功名?那可很抱歉,在下到现在一领青衿,仍是个正一品的老百姓!”

冰冰道:“那怎么可能,冷公子这么好的学问!”

冷寒月笑道:“我读书全为兴趣,像这些山川地理掌故传说,也只是游戏文字,算不得学问的!”

刘志远笑道:“冷兄不必在科场上去求功名,他的功名是天成的,无须钻营!”

“那一定是世袭的公侯了?”.刘志远道:“公侯算什么,就算一等公爵,见了冷兄也得垂手请安呢!”

他没有吹牛,正是暗点出冷寒月的公主身份,这是有意的,要看看对方对冷寒月知道多少。

但冰冰却会错了意,笑道:“那只有一家,冷公子一定是冷家庄的人!’”

冷寒月哦了一声道:“你们也知道冷家庄2”

冷冷连忙潭:“我们那里知道,只是京中有几位厂卫老爷,他们在口中常提起冷家庄!”

冷寒月道:“他们还说了什么?”

“他们说冷家庄的人都是官家的亲信近卫,虽然无官无级,但是见官大一级,权力大得很!”

冷寒月冷笑道:“这几个人大多话了。我家的事是绝大的秘密,不容随便谈论的,是那几个人,我回京后要好好地办他们!”

冷冷忙道:“这是妹妹多嘴害人了,他们只是随便谈谈,而且我们姐妹的嘴很靠得住,不会随便说出去的!公子就不要追究了!”

冷寒月冷笑一声道:“我也知道你们是不会说出名字的,不过这件事实在不可原谅,我回去后会找司徒平!”

冰冰问道:“司徒平又是谁?”

“锦衣尉指挥使,三厂的总领班!”

冰冰道:“这位司徒大人好象也不是最有权力的人吧,我听那对位老爷口中也提到司徒大人,言下并不恭敬,他们口中,似乎一位曹总监才是最有力的人!”

冷寒月道:“不错!曹正琳是三厂的实际负责人,但他只是个太监,只管官中的提调,因为他按照本朝朝律,不准出宫,对外仍是司徒平总领其事!”

冰冰微笑道:“冷公子说得不对吧,若是曹公公不准出宫,他怎么上姑苏来,而且还到过我们那儿?”

“什么!曹正琳出来了?什么时候?”

“前两天,是由几位厂卫老爷陪着一起来的,冷家庄的事,也是由他们说的,因为他们对冷公子十分注意,到我那儿问长问短,最后才判断公子是冷家庄的人!”

冷寒月冷笑一声道:“好啊!曹正琳这老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私自出宫离京不说,还敢干涉我的行踪了!回去后我绝不放过他!”

冰冰低声道:“公子,冷家庄和曹总监之间,究竟是谁的权力大些!”,“你问这个干吗?”

“因为那位曹总监对冷家庄好像并不买帐!他这次来,也是找公子麻烦的!”

“笑话!他敢找我的麻烦?”

“他的目的不是找公子,而是找公子的姐姐,他们说公子的姐姐叫冷寒月,专门跟他们捣蛋,他们就是来对付你姐姐的,公子还是小心些!”

刘志远看了冷寒月一眼道:“冷兄!这倒是不太妙,看来还是知会京中一声,多派些人手来!”

冷寒月道:“用不着,曹正琳如果敢对我们出手,他就活得不耐烦了!我们姐弟联手,还会怕他们!”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他们人多!”

“人多算什么,家姐的一把刀就足够令他们胆寒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寒山恶斗 尸横遍野 尔虞我诈 险机四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